281 三年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Luna寒 书名:携子穿越来种田
    时间飞逝,一转眼又过了三年,一下子到了贞观十五年冬,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情qíng),很多人反对的文成公主和亲依旧发生了,因为李世民即将要新的军事行动,多以要以此来安抚吐蕃,让他们不要轻举妄动。

    这一年杜荷也成婚了,成为城阳公主的驸马,从此以后要住公主府,好在城阳公主的(性xìng)格一直是不错的,而他们也算是青梅竹马,所以婚后生活还算幸福,只是孙思邈和凌筱筱都建议他们不要着急要孩子,俩个都太小,现在生不但危险,孩子也会不够健康。

    这一年子瑜十三岁了,要下场正式参加科举考试了,于皓然和卢照邻都是十一岁,两人都成了江随云的直系弟子,这三年也学了不少,不止学识成长了,连气质都变了许多,于皓然沉稳了,卢照邻心(胸xiōng)开阔,变得云淡风轻了。

    子杰十岁,随着饭越吃越多,体重也直线上升,好在平(日rì)里练武,(身shēn)上多是肌(肉ròu),只是他对文举,武举都没多大兴趣,更是喜(爱ài)跟着凌筱筱一起鼓弄稀奇古怪的东西,吃吃美食,对对小账,值得一提的是,从去年起,凌筱筱便将对账的工作交给他来做了,如果没意外,以后家里的生意也都会交给他来打理了。

    阳阳九岁,个子长高了不少,而且退去了包子脸,样子也慢慢张开了,不算太像凌筱筱,不过依旧是个帅气的小少年,这三年他也的变化不多,只是从原来的吃饭,上课,练武,听故事,睡觉变成了吃饭,上课,练武。看游记,睡觉,他依旧是那个怀揣着大侠梦的小家伙,惹人喜(爱ài)。

    子汐七岁。已经是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小淑女了,因为没有年龄适合的姐妹淘在(身shēn)边,孤独了许多,毕竟哥哥们长大了就没什么时间陪她一起玩了,好在她找到了新的乐趣,就是照顾嫣儿姨姨和子伊姨姨家的小朋友,不是给人家讲故事就是给人家做小衣服,好吃的,看来这长大后一定会是贤妻良母的典范。

    然后是咱们凌府的两大宠物,小白依旧是老样子。天天混吃混喝,偶尔去和袁天罡谈谈心,或者回终南山找那牛鼻子沟通下感(情qíng),而小虎的变化则大的很,这三年吃喝充足。直接给他催肥了,体格大的不得了,都赶得上成年的老虎了,缩小版的小白坐在小虎(身shēn)上都不容易被发现。

    至于凌府的两大主角,凌筱筱和江随云同学,后两年基本都在当甩手掌柜,时间大部分都在旅游中。只有节(日rì)才会回来与大家团聚,感(情qíng)甜蜜的让人极度羡慕恨,不过别人不知道的却是,他们不仅仅是在游玩,也是在各地做好事,争取多赚积分。

    通过这三年的时间通过她们不懈的努力。空间终于可以要再次升级了,为了安全起见,他们就提前结束旅程回来了,凌筱筱希望这次升级能给她更多的好处。

    因为凌筱筱的出现,这三年长安城。乃至整个大唐也有了很大的变化,皇宫,公主府,各大臣府上家里都用上了,玻璃,火炕。

    占城稻真的可以一年两熟到三熟,这三年都是大丰收,国家的粮仓再次被装满,恢复到了隋朝时的富足,由于这次总负责是长孙无忌,他得了不少名声上,实惠上的好处,所以这段时间到是没特意去找凌筱筱麻烦。

    难民迁移计划也用了这整整三年的时间才算真正的完成了,他们今年第一次丰收了,特别是玉米,地瓜,土豆,不但自家够吃,还给他们带来了很大的经济效益,各地的报纸更是配合这些买菜的农民,贴了许多菜谱,都是以玉米,地瓜,土豆做原材料的。

    朝廷里一开始的反对声音也都淹没在了一条条水泥马路上了,他们从来没想过,不花一分钱,居然修出这样的路来,当然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所谓不花钱只是不花朝廷的银子,这供给难民的饭,是李世民出的私房钱,这修路用的水泥制品,是凌筱筱捐的。

    不过生活就是如此,有人欢喜有人愁,除了欢喜的众人外,那愁的也许或有千万家,比如...

    太子那场重病躺了一年后,(性xìng)格变的越来越(阴yīn)柔暴躁,不过也不能太怪他,就算一个好人,一年的时间必须躺在(床chuáng)上解决吃喝拉撒睡,也是受不了的,何况他是一国太子,以后可能是皇上的人物,所以在他病好后,那些伺候过他的下人,也都被他默默处决了,而李世民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再次证明在古代这些下人的命跟一头猪一只狗没有太大区别。

    太子的病好了,就得换太子妃病了,不过太子妃的意志力极其坚强,加上太子的人不敢做的太明显,她这一病整整托了两年,才病逝,太子如愿以偿的娶了新太子妃,不过却也不可能有嫡子了,因为他早就被下了药绝了精,对于这样(阴yīn)毒的症状,孙思邈也表示无能为力,而凌筱筱虽然空间有灵药可以救治,不过也没理由帮他不是吗?

    到是魏王这三年又得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不过他的生活也没幸福到哪儿去,太子遇刺,不能生孩子的事(情qíng),都被算到了他的(身shēn)上,虽然没有确实证据,不过光是怀疑就断了他的前程,不过李世民的想法,做法都太隐晦了,不(禁jìn)李泰自己没发觉,就是文武百官都没发觉,只以为李世民更加疼(爱ài)李泰了,却不知这根本就是棒杀。

    贞观十二年,虞世南病逝,李世民悲恸非常,于是手敕给(爱ài)子李泰说:“虞世南和我,犹如一体。我有了小的过失,他一定会犯颜而谏。如今他不在了,我的痛惜哪里能够用语言表达出来呢!”

    贞观十三年,王珪逝世,李世民为此悼惜了很长时间,又下诏令李泰亲率百官亲往临哭。唐太宗曾令礼部尚书王珪做李泰的老师,李泰见到王珪也从不以亲王(身shēn)份自居,不仅见师以礼,拜答如礼,还主动向王珪请教忠孝之道。见自己的儿子如此崇师问道,唐太宗大喜,说道:“我儿以后可以不犯过错了。”

    贞观十四年,李世民亲临李泰在延康坊的府邸,并因此特别赦免了雍州及长安死罪以下的罪犯,又免去了延康坊的百姓一年的租赋,还赏了魏王府的官员以及同住一坊的老人很多东西。

    说到这只青雀的府邸,早在还没有正式搬进来入住之前,便因为盛修府邸一事而被岑文本进谏。而唐太宗照旧是对岑文本的上疏夸奖赏赐了一番,却唯独不见对李泰的行为有任何的不乐意与制止。

    更甚至有一次,李泰对父亲抱怨说朝中那些三品以上的大臣对自己不够尊重,结果李世民一听自己心(爱ài)的儿子受了委屈,雷霆震怒之下二话不说,立马把那些大臣召进宫来严词质问一番。

    房玄龄等人被吓得是不敢说话,唯有魏征梗着脖子据理力争。最后李世民承认自己是因私(爱ài)而忘公了,然而事后对这只青雀的宠(爱ài)依然是该怎么来还是怎么来,大臣们也无可奈何。

    贞观十五年,由李泰主编的《括地志》完稿,李世民非常高兴,如获至宝,不仅将这部著作收藏进了皇家的藏书阁秘府中,还接二连三地大肆赏赐李泰——先是赐“物万段”,紧接着又每月赏赐大量的财物,数量之多甚至超过了太子的规格,惹得褚遂良不得不上疏劝谏。结果李世民是乐呵呵地表示赞同他的观点,却并没有因此削减李泰的开支,而是取消了太子的开支限制,等于是变相地维持了李泰逾制的花销。

    就在上个月又发生了件气昏李承乾的事(情qíng),贞观十五年的十一月辛卯,李泰发愿为母亲长孙皇后所造的龙门山宾阳洞佛龛落成,李世民亲自前往,大阅于伊阙。而伊阙佛龛碑的碑文则是由岑文本撰稿,“初唐四家”之一的褚遂良书写,“画奇伟,名垂千古,可见李泰对母亲长孙皇后的一片孺慕之心,更可见李世民父子对此佛龛之重视。

    正因为唐太宗对李泰这种种逾越礼制的宠(爱ài),就连史官都不得不感慨到:“其宠异如此”。

    也正因为这样无尽的溺(爱ài)让李泰产生了一种错觉,以为只要把亲哥哥李承乾拉下了马自己就能登上储君之位了,所以李泰最终还是选择踏上了一条注定无法回头的路,大家都以为是李泰的错,却不知真正的幕后黑手就是他的父亲,大唐皇帝,李世民。

    李泰还不了解帝王这一职业,如果李世民真想让他接班就不会如此溺(爱ài)般的对他,只是(身shēn)在棋局中李泰看不清了,他只看得到眼前的利益,只愿做着美梦。

    同样不了解的还有太子,他觉得自己的时间变成了一片黑暗,好像挣脱黑暗的方法只有一个,那便是挣脱,他该如此吗?趁着他还是太子的时候,趁着可以名正言顺的时候?

重要声明:小说《携子穿越来种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