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 边境矛盾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Luna寒 书名:携子穿越来种田
    “启禀皇上,边关急奏,突厥人又大势掠夺了,他们今年寒冬冻死牛羊无数,现在都没粮了,所以已将抢了边关好几座镇的粮食...”兵部上书道。

    听了此消息,满朝文武,都汇聚成一个字说了出口,那便是:“战!”

    即便是孔颖达,颜师古这类文官都气的胡子跳脚,恨不得亲自上阵,武将们更是积极响应,都想去亲征。

    这就是大唐,虽然文官不喜站,可大唐的威严胜于一切,没理由人家打上们,咱们不回击的道理。

    聚餐是最能增进人们感(情qíng)的活动,所以怪不得古今中外的酒楼(日rì)(日rì)夜夜爆满,今晚紫伊的酒楼来了两个值得她亲自观察的人物。

    “司空,您与皇上亲近,可是听说了皇上要对外用兵?”侯君集相较于政治他更善于打仗,而且他生(性xìng)高傲,没仗打的(情qíng)况下,他就没有房玄龄和杜如晦受重视,这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所以当他听到了风声后便约了老相好,长孙无忌前来。

    “仗是肯定要打的,陛下从去年的时候就开始计划了,只是当时时间未成熟,所以没有对外透露,现在突厥人敢先来犯,就给了陛下出兵的机会了。”长孙无忌虽然受重视,但是一山难容二虎,何况是三个,只是房杜二位关系太好,他自己势单力薄,自然要找搭档,虽然侯君集不是合适人选,但其他忠臣,不是如魏征,程咬金一般(性xìng)格不和,就是如萧瑀,李靖一般滑不溜秋,谁也不得罪。

    “那司空看。皇上有意谁为主帅?”当将军的没有不想带兵打仗出征的,侯君集好几年没打仗了,手痒的很。所以今(日rì)特意找了长孙无忌来撞钟。

    “这个皇上到没说,不过用药师和程知节的机率大一些。怎么你在京城呆不住了?”长孙无忌喝着小酒明知故问道。

    “程咬金我没话说(说了也没用,人家既不要脸还受宠),但是李靖的(身shēn)子不是说一直不好吗?还能上战场吗?”侯君集知道李世民绝对不会让程咬金单独掌管大军的,但是李靖...他真心拼不过。

    “李药师(身shēn)子不好?哈哈,他的(身shēn)子可比咱们都好呢!他不过是想低调的避风头而已,他没有子嗣传承,看女儿嫁的好就行了。何必跟你们争,不过即使他不争,咱们陛下也不会忘了他的,谁让人家有着战神的名头。还是不败战神!”

    别人不清楚,但他长孙无忌可是非常清楚的,什么(身shēn)子不好,上朝各种请假,不过是掩人耳目而已。皇上(身shēn)边好多暗卫可都是他培训出来的,可想而知他在李世民心中的地位。

    “还请司空到时候多为我美言几句...司空如有用的到候某的地方都请吩咐。”侯君集也不是个会拐弯抹角的人,大家互利互惠的事(情qíng),直截了当的好。

    “哈哈,候大人的能力。老夫自然信的过,不过与其让老夫去美言,不过去求了太子(殿diàn)下,由于太子(殿diàn)下对突厥(情qíng)款‘有所了解’,皇上特命太子写一份,有关于突厥作战的奏折...”长孙无忌点明,你老候可别当我是傻子,你明明就是太子的人,这种事(情qíng)可不是你求我就行的,要求也得是太子来求我才行。

    长孙无忌对那个不把他当亲舅舅的太子感(情qíng)并不深厚,但如果太子真的能成为未来的皇帝,他们还是亲近些的好。

    “呵呵,司空又不是不知道太子他现在的(情qíng)况,要让我说,您是太子的亲舅舅,帮着他点不是更好吗?太子昨(日rì)还说要请教司空您问题呢!”侯君集眼一眯笑道。

    “太子有困难我自然要帮,不过手心手背都是(肉ròu),有些事(情qíng)老夫我也很无奈!”演戏谁不会,两个都是我亲外甥,谁当皇帝对我都没影响,这时候就得看谁给的利益多了,长孙无忌似有为难的叹道,其实他不想这么早做决定的,但最近房玄龄风头出的太过了,他有些忍不住也想做些成绩出来了。

    “哎,其实太子(殿diàn)下早看那房玄龄和杜如晦不顺眼了,只是陛下护的紧,一直没机会下手啊!”虽然长孙无忌平(日rì)里没表示,但明眼人都清楚他看那俩老头不顺眼,侯君集这么说便是向他表示,太子也看不好他们,会帮着你收拾他们的,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

    ..................

    太子这几(日rì)很得意,李泰那小子想跟他比军事力量,根本没法比,所以就出征问题也就只能做几句歪诗来抒发下(情qíng)感。

    李承乾拿着就突厥问题的奏章意气风发的笑道:“哈哈,就他那样,完全不懂军事,还想跟本宫抢皇位!”

    “太子您能这么想就最好了,魏王不过也就是小打小闹,您平(日rì)里让着他点就好了,还能让陛下看到您(爱ài)护弟弟们,您现只要做好陛下交代的事(情qíng),得到他的信任最重要,至于其他,等您坐到那个位置,还不是想怎样就怎样。”太子的谋士们,也借此机会劝说道,太子这两年要不是老跟魏王争宠范了错,也不会让李世民失望,挑到那么多错处。

    “行了,都下去吧,本宫有分寸...”李承乾正得意呢,哪里愿意听忠言,不耐烦的挥手将人都赶了出去。

    “太子(殿diàn)下,今晚您想要息置在哪儿?奴才好提前去给您准备...”太监见李承乾心(情qíng)不错,便上前笑问道,太子没有儿子,他们这些做奴才的也跟着上火啊!所以将太子看的很紧,可不能让他再去找不能生孩子的男人了。

    “随便!就按(日rì)子排吧!”女人对于现在的李承乾来说不过就是生孩子的工具,在称心之后,李承乾他对男人更有兴趣了,女人就是传宗接代的工具,他每(日rì)是不得不提起兴致做,很委屈呢!

    “是,是,奴才这就去办,太子妃那边?”太监先是点头称是,但之后又想到太子妃该如何排呢?所以他又走了回来。

    “哼!她(身shēn)子弱,哪里承受的住!不过她这么半死不活的坏本宫大事,不如给好人让地方!暂时不用排她的(日rì)子。”李承乾冷哼一声,满眼厌恶的说道。

    太子对太子妃厌恶,太子妃对太子一样没有好感,太子想让她死,她就非得好好活着,至于继续谋划帮太子登基大统,呵呵,那是不可能的,就是太子当了皇帝,她也没儿子可以继承,何必呢,至于家族利益?冲着她家里这次事件这么对她,让她忍气吞声,还送了妹妹进宫伺候太子,她便对于自己的家族没了(情qíng)感,她现在只要活着,占着这个位置,看着他们的下场便好,她要让这些人都下地狱去陪她的儿子!

    “娘娘,太子(殿diàn)下已经好些(日rì)子没来过您这儿了...”所谓皇上不急太监急就是这个道理了,太子妃虽然不在意太子来不来她这儿,但伺候的人在意啊!

    “呵呵,没关系,本宫生不孩子来,你以为其他人就生的出来?”太子妃压低生意冷笑道。

    “娘娘您要...”太子妃的心腹吓的瞪大了双眼,她家娘娘不是要让太子断子绝孙吧!这也太狠了些...但如果被发现...她不敢继续想。

    “放心,本宫不会亲自动手的,你当这东宫就没有人被收买?想看他从这个位置上跌下去的人多的是,就是他亲爹都不看好他,他还在自以为是。”太子妃冷冷一笑道,这其中有被收买的人都是她放纵的,也有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不然他们想在这东宫继续生存做小动作也没那么容易,太子妃就是想看李承乾为自己的自以为是吃苦。

    “娘娘您这又是何苦啊!不然跟太子爷服个软,还是再怀上最重要啊!”这心腹好像一下子明白了太子妃的意思,叹了口气说道。

    “呵呵,你觉得我还能再怀上吗?就是怀上了本宫也不想让自己的儿子没了亲娘,与其生下他抱去给别的女人养,我宁愿自己从来没生过。”太子妃心痛的皱眉道,她流产后就偷偷的打探过太医的口风了,她伤了(身shēn)子,不容易怀上,就是怀上了,坚持生也容易流产,就是坚持到生产,也会是有一个必死。

    “娘娘您...您这么好,老天爷不会这么对您的...”心腹说着忍不住哭了出来,她家娘娘虽说不上是什么特别善良的人,可对他们这些下人真的很好,对外人除了任(性xìng)些,却完全没有害人的意思,这种人在宫中已经是难得了,她觉得老天爷不该这么对她们家娘娘的。

    “行了,我心已死,活着不过是想看着他们的下场,想看着他们给我失去的儿子陪葬而已,我让你盯着的人都给我好好盯着,能抓到证据最好,可别让他们把责任都赖到咱们(身shēn)上来,哼,想让本宫给你们背黑锅,也要看看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才行。”

    太子妃抬手示意心腹不要再劝说她,她已经决定她以后的生活就这样过了。

    ps:

    ps:谢谢*懒*的2张粉红票票,谢谢暮雪醉渔的打赏,谢谢為妳鎖鈊→飛的评价票!话不多说,码字!

重要声明:小说《携子穿越来种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