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6 高阳的善意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Luna寒 书名:携子穿越来种田
    毕竟是佛门圣地,让嫣儿在此处生孩子已经是善举了,不过这么多人却是不能都住在这儿的,没想到这个时候却三个意外来客出现了。

    高阳公主,晋阳公主,晋王(殿diàn)下本来在附近的庄子上打猎,听说了这件事(情qíng)就连忙赶了过来,就算为报小兕子的救命之恩,她们也该来看看的。

    “公主,(殿diàn)下...您们怎么过来了?”在场的人只有孙思邈与他们最熟悉,所以在一众请完安后,他作为代表便上前问道。

    “我们打猎刚回去,听庄上的人说的,就赶过来看看。”高阳公主虽然依旧锐气凌人,但冲着孙思邈却和善的很。

    “劳烦王爷和公主你们跑这趟了,现在母子平安...”孙思邈为她们讲了一下当时的(情qíng)况。

    “平安就好,不过这寺庙也不是久待之地,不然你们先去本公主的庄子上住些(日rì)子吧!”高阳公主听后点了点头,说出自己的想法。

    “是啊!你们都住到我皇姐的庄子里吧,哪儿什么都有,还有我们今天打到的许多猎物,都留给你们了。”晋阳公主也点头赞同道。

    “这...”苏家人互望一眼不知该如何拿注意。

    “行了,都听本王的,不去就是不给我们面子。”皇子胆子在小也不可能怕“老百姓”的,所以李治表现出了自己的“王八”之气,替众人做了决定。

    “那你们就随公主和(殿diàn)下去住一晚上吧,顺便给孩子找些(奶nǎi),我们几个留下照看着嫣儿就好。”孙思邈也表示赞同的说道。

    “何必分着呢。我那住的下...要是怕坐月子的吹风,我派人抬我的轿子来。保证不会进一点风。”高阳公主依旧傲气的说道,她现在虽然精神正常了一些,心地善良了一些,但骨子里的许多(性xìng)格习惯还是改不了的。

    “不是坐月子的问题,而是我动了刀...她(身shēn)上有伤口。现在不能移动,我怕伤口会裂开,还是让她修养几(日rì)吧!”开刀的事(情qíng)自然不可能一直隐瞒着,现在大人孩子都没事,也是时候说清楚。

    “孙道长真的好厉害,不止救好了小兕子...”晋阳公主听后拍手叫好道。

    “孙神医,您这医术可以教给更多的人吗?要是随行的军医学会了,我方军队在战场上更是不怕拼杀了。”

    李治其实是个很有军事。政治素养的小孩,不过平(日rì)里被爹爹,哥哥们吓怕了,不太敢表达而已,但是这段时间他与凌府的几个男孩相处后,他更勇敢,明理了一些,不知凌筱筱知道了这个(情qíng)况会有何感想。

    “竟说些没用的。孙神医什么时候私藏过,时间不早了,咱们也该回宫了。”高阳这是表扬与激将法并存的话语。

    “皇兄你放心。父皇要是知道了今天的事(情qíng),肯定会夸咱们的,才不会怪咱们回去晚了呢。”李明达见李治被高阳吓唬住了,连忙笑道,小手还拍了拍李治的肩膀以示安慰。

    就如李明达所说,李世民知道了事(情qíng)的经过后自然不会怪罪。反而有所表扬,“不错,你们今(日rì)做的都不错。特别是高阳,越来越懂事了,你不要公主府,朕就再赏你一处位于骊山的园子。”

    “小九也不错,居然能想到将孙神医的这项医术运用到军队去,也值得表扬,你想要什么,与朕说来听听。”李世民这还是第一次关注这个不起眼的九儿子。

    “儿臣不敢居功,儿臣是前段时间听说孙神医研制的药被送到了军队去,今(日rì)才会有此想法的...”第一次被李世民正面表扬的李治表示十分开心,不过任不忘谦虚的道,至于想要啥礼物却是没敢说的。

    “呵呵,小兕子知道九哥想要什么,他想要父皇您心得的那匹宝马,宝马配英雄,九哥说他想做英雄呢。”李明达完全无顾忌的坐在了李世民大腿上笑道。

    “哈哈,宝马配英雄,小九这是想当英雄呢,还是看好朕的翔麟紫了啊!”李世民听说李治想要马,更是满意的笑了起来,他自己喜欢马,自然希望儿子们也喜欢,平(日rì)里这小九弱了些,给他匹宝马如果能让他发奋连下(身shēn)子也不错。

    “儿臣...前两(日rì)与阳阳他们谈到,周穆王八骏,骅骝 绿耳 赤骥 白羲 渠黄 逾轮 盗骊 山子,很是羡慕,所以也想有一匹属于自己的宝马!”

    李治先是紧张了一下,但最后依旧按着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他听多了阳阳说的影响主义故事,也满向往那种生活的,他现在就是个小孩子,上面有强势的哥哥们,在他看来皇位跟他是没关系的,所以他很想做个有英雄气概的逍遥王。

    “哈哈,好!朕的宝马就赏赐给你了,且看小九你能不能做成英雄。”李世民十分开心,他发现只要是跟凌筱筱牵扯到关系的事(情qíng)就都是大好事!

    李世民是十分(爱ài)惜他的宝马的,这次能赏给李治,除了觉得儿子有进步以外,还是因为新粮的产量和质量,味道,太让他满意,开心了,孙思邈这开刀缝合之术更是景上添花,这人一高兴激动自然会大方许多。

    ...............

    凌筱筱到底没有等紫伊和马国忠他们,得到消息的第二天就雇了船返回长安,哪怕现在知道嫣儿脱离了危险期,她依旧担心,古代没有青霉素,万一伤口感染发炎了该怎么办,她空间里的急救药品刚好有这种消炎药,她要赶快回去给嫣儿用了才放心。

    不过凌筱筱也太小瞧咱们孙神医了,孙思邈将伤口处理的非常干净完美,只要小心些,是不会感染的。

    “孙道长,谢谢你了,谢谢你救了我们母子...”昏昏沉沉,醒醒睡睡,整整三(日rì)过去,凌嫣儿才彻底的清醒了过来,在得知她们母子平安后,她激动的止不住眼泪。

    “哎,你小心些,不要抻到伤口,还好你们都没事,不然老道到时候都不知该如何跟筱筱交代。”孙思邈叹了口气,摇头道。

    凌筱筱临走前自然是没少拜托孙思邈,如果嫣儿有事,他也难辞其咎!

    “都是我的错,姐姐离开前交代过我的,我明知她对我们家有敌意...”对于这次的事(情qíng),嫣儿真的是很后怕,怕的要死。

    “天理循环,都是逃不过命数的,你此番大劫已过,且好好休养吧!”孙思邈对于那位小乔姑娘的下场还是知道一些的,本来她的手只是轻微骨折,只要好生休养,并不会影响以后的生活,可是前去“看病”的大夫却诊断为严重骨折,就算胳膊治好了也会留下后遗症。

    至于沈复听说是死在了一个太子心腹的家门外,怀疑是被魏王的人灭了口,所以刚平息不久的二位皇子斗争又继续了下去,只是这些都不是嫣儿所关心的。

    “孙大夫...我的孩子呢?”凌嫣儿四处打量,才发现没有看到自己的孩子。

    “这里是寺庙,多有不便,所以在你生产后的当天晚上,她们就搬到了在这儿附近的庄子上,是高阳公主提供的...”孙思邈简单的将生产那天发生的事(情qíng)说了一遍。

    “少夫人您不用着急,刚才我就让人去通知老夫人您醒了,一会儿她就能带小少爷来看你了。”嫣儿的婢女见自家主子面上失落,连忙劝慰道。

    “别,别让她们来,外面风大,会吹了孩子的。”凌嫣儿虽然想见孩子,却也知道来回折腾是对孩子不好的,而且她的孩子是早产,(身shēn)子一定弱的不行。

    “好好,夫人您别激动,我这就去说。”丫鬟想想也是,止住了有些激动的凌嫣儿后,便往寺外跑去,希望前去阻拦还来得及。

    本来是来不及的,只是苏夫人一直怀揣着愧疚的心思,磨蹭着不知该如何去面对嫣儿,这出发的速度就慢了些,后来听说嫣儿又不要见孩子了,苏大人和苏瑾玉也过来了,便提议说她在家带孩子,就不去了,只是她没想到,她不去,嫣儿却过来了。

    一来住在寺庙实在是不方便做月子,寺庙不能杀生,这做月子少不了鸡汤,鱼汤的进补;二来嫣儿实在是太想见见自己拼命生下来的孩子;三来反正高阳公主的(情qíng)她们都承受了,不住白不住。

    “嫣儿,都怪娘不好,害你受委屈了。”苏夫人已经从儿子哪儿知道了,小乔是故意害嫣儿的,如果一开始不是她说邻里要亲近,不是她说要跟小乔一起去上香,就不会有嫣儿早产的事(情qíng)了。

    苏夫人见逃不过就大方的认了错,只是婆婆给儿媳认错,这怎么都觉得有些尴尬。

    “娘,不怪您,都是嫣儿的错,您来了之后我该跟您讲清楚咱们在长安的人际关系的...”凌嫣儿那是《女诫》倒背如流的主,怎会真的接受了自己婆婆的认错,而且她也觉得自己做的不周到,才导致了今(日rì)的结果,根本就不关她婆婆的事(情qíng)。

    “不,是我的错...我明明感觉到了你对那小乔有疏远之意,却没有问你...”苏夫人被嫣儿的话说的更无地自容,本来就是她这个做婆婆的以为嫣儿不懂礼数,以为嫣儿是瞧不上小乔故意不与之结交,才会弄成这样。

    “娘...”

    “哇...”

    随后婆媳俩进入了互相认错模式,直到一声哇的哭叫后才停息了下来。

重要声明:小说《携子穿越来种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