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 父子谈心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Luna寒 书名:携子穿越来种田
    上学的时候其实有过疑问,为什么小学老师的工资没有高中老师的多,高中老师的工资又没有大学老师的高,现在想想却容易理解的多了,小孩子你教他们什么她们就学什么,不会想为什么就要按老师教的学,这样子的学生最可(爱ài)了,可随着年龄的增长,伴随着心智的成熟,还会有叛逆和自己独到的想法,不会在继续任由老师家长们灌输想法了,也就难教的多了,这个时候她们的作用更多的是指引,引导他们走向光明的道路。

    而在大唐,房府内,房玄龄这个宰相就在为了怎么引导儿子而发愁,“俊儿,早先我问你时,你说只站在皇上这面,我还以为你是个通透的孩子,现在是怎么了?你明知三(殿diàn)下不会有机会的,他不合适。”

    “父亲,您想听真话,还是假话?”房遗(爱ài)前世很怕这个父亲,但是因为有着前世没有好好相处的遗憾,今生他特意与家人都亲近了许多,才有了现在可以与房玄龄开玩笑的场面。

    “废话,当然是得说真话!”房玄龄揪着胡子,狠狠的瞪了房遗(爱ài)一眼,这种事(情qíng)跟他还想说假的!

    “那儿子便只说了啊!陛下在世的时候那儿子绝对是拥护陛下的权威,我谁都不会支持,但是如果陛下仙逝了,我就一定会支持更我关系最好,最适合的那一位皇子了。”房遗(爱ài)想说,前世他没有支持过任何人,最后的结果不还是那么惨,今生他就是支持了,也不会更惨的!而且对于就那么处死他们的李治,他真没什么好感,更别说去支持了。

    老房听了房遗(爱ài)的话并没有大发雷霆,反而欣慰的点了点头。笑眯眯的说道:“嗯,这就是你的真话?呵呵,你知道吗?如果是你大哥的话。他一定会告诉我,他会一直保持中立。只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哪边都不靠拢,可是他太单纯,这潮流中,又有哪个人可以真的独善其(身shēn),中立的人永远是两边都不讨好,如果不是跟随着陛下。你们以为为父会有今(日rì)的地位?”

    “其实大哥这样的想法也没有错,大哥这么谦和,谨慎,不会留下把柄给人家的。也不会有人要伤害他的,到是父亲,为何您都不站队?可是也都不看好太子,和魏王?”这是房遗(爱ài)的一个心结,他觉得如父亲和杜相爷如此通透的两个人。怎么都没为自己的后代做任何安排呢?

    “俊儿,你错了,大错特错,你认为如果有人想算计你,需要把柄吗?他只需要一个理由。他根据这个理由,可以制造出任何合(情qíng)合理的把柄,证据,至于为父为何不站队,并不是为父没看好任何人,而是陛下不希望我们站队。”李世民是走过萧墙之乱的,怎么会那么单纯的认为儿子们不会如此,只是他们这些老臣是跟着皇上一路走过来的,在跟皇子也不会比跟皇上更好的结果了,只是他的儿女们却不是如此,因为现在的皇上照顾不到他们的以后。

    “父亲说的对,儿子还是浅薄了一些,等过些(日rì)子,儿子想去军队,还是那里更适合儿子。”听了房玄龄的话,房遗(爱ài)犹如醍醐灌顶一般,清醒了过来,他的政治素养还是差了一些,前世长孙无忌不就是借由莫须有的造反,编造了一堆假证据,把房府,高阳公主外加吴王全都砍掉了么。

    是啊!父亲不站队肯定是皇上不想让他站队,李世民在世的时候,长孙无忌不也老实的像绵羊吗?哎,怪只怪前世杜伯伯和他父亲都去世的太早了,不然也不会是那样的结果,房遗(爱ài)才不信,凭着房杜二相,斗不过他长孙老狐狸。

    “你毕竟拜了李药师为师父,所以你想去军队发展,为父不反对,不过要答应为父,入军队后听从指挥,不要冒进,不过这些事怎么也得等你成亲之后,现在你还要其他事(情qíng)要做,再过一个月就是秋收的(日rì)子了,扬州那边陛下很看重,你和筱筱得用心盯着点。”房玄龄也知道这二儿子从文官根本没发展,去了军队也好,有那几个将军罩着,等俊儿成长起来了,即使他不在了,也没人敢轻易动他儿子。

    可怜天下父母心,前世房玄龄不是不想将家里安排好,实在是儿子们不争气啊!

    “是,儿子会尽力的配合马大人的,不过筱筱姐那边,又要装修新房子,又要照顾孕妇,怕是没有空再回扬州,而且筱筱姐应该也帮不上什么忙。”与种粮不同,这丰收,还得运回长安,一定会阵势不小,这种被关注的事(情qíng),房遗(爱ài)猜想凌筱筱是一定不愿意参与的。

    “谁说让她亲自去了,你去与她说便是,到时候她自然会有安排的。”房玄龄抖了抖袖子,横了自己儿子一眼,筱筱怎么帮不上忙,就是派个宠物去当保镖也是好的啊!比一个军队都管用。

    ...................

    房遗(爱ài)想的没错,凌筱筱是真的没时间,没空去。房子装修的问题,她交给了江随云看顾,可是制作玻璃温度的事(情qíng)她还没想好解决办法,外加嫣儿最近(情qíng)绪很不稳定,她还得时常安抚着。

    “嫣儿,今天这鱼可是姐姐亲自下厨做的,你可得多吃点才行。”凌筱筱这两(日rì)见嫣儿胃口不佳,已经想着法多弄好吃的,让她多吃些了。

    野生的鲫鱼原本就鲜美可口,凌筱筱还得意将鱼放进了灵泉水了养了一晚上。那鲫鱼汤是将鲫鱼用滚油略微炸成金黄色,立刻投入锅中的,在配上竹笋,鲜菇,和嫩豆腐,放足了香姜调料,在小炉子上炖了整整两个时辰,待到豆腐都穿孔了才得成的,汤色(乳rǔ)白,味道鲜美,还有那葱香鲫鱼脯,是将鱼(肉ròu)一片片切开,用盐姜汁和烈酒腌制了一个时辰后,放在温油中反复煸炸而成。

    光看着这两道菜就能感觉到其中的美味,连嘴被养叼了的孩子们都是赞不绝口,可嫣儿也只勉强的吃了一点而已,从而也能看出那件事对她的影响有多大。

    “劳烦姐姐这般为嫣儿费心思了,不过嫣儿真的吃不下了。”凌嫣儿知道这样子对孩子不好,可是她还是会隐不住担心她的哥哥。

    “傻丫头。”凌筱筱先是头疼的拍了拍嫣儿的手背,然后转头看向子瑜道:“子瑜,你是哥哥,一会儿去了卫公府要照顾好弟弟妹妹,然后紧跟你们遗(爱ài)哥哥,娘今天还有事就不陪你们过去了。”

    以李靖和张初尘的脾气,能去他们家玩的孩子还真不多,这怕是人家也是看了房府的面子,才叫他们一起的,凌筱筱今(日rì)应该陪着孩子们一起去的,不过她实在放心不下嫣儿。

    “娘放心,我会看着弟弟妹妹的。”子瑜越发成熟了,而且在他心底,照顾弟弟妹妹本就是他的责任。

    孩子们也都看出了,这回嫣儿姨姨来了之后,家里的气氛变的很不一样,所以他们全都乖乖的,不敢吵到自己娘亲,这次也没闹着让凌筱筱跟着他们一起去。

    待孩子们都串门去了后,凌筱筱才单独拉了嫣儿问道:“你就是着急又能怎样?是想我派人去把他们拆散了,还是想办法把那个((妓jì)jì)女办成良民,还是想过去与他相认?”

    “姐姐,我...我也不知道...一开始小乔来跟我说哥哥他要订亲了,我还很开心呢,才几(日rì)的时间,怎么就变了样子...如果让爹娘知道了,他们怎么受的了,爹...爹他这辈子最瞧不上这种女人,如果知道哥哥他...”凌嫣儿说着说着,眼泪就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傻丫头,这个时候胡思乱想什么,你就是不为你自己也得为你肚子里的孩子想想,你现在是我妹妹,是苏瑾玉的娘子,是你肚子里孩子未来的娘,我们这些人加起来还比不过你那个哥哥吗?”凌筱筱觉得她那个哥哥也不过是第二个陈生罢了,不值得同(情qíng)。

    “姐姐,我知道,嫣儿不会跑去认他的,只是有些担心他的前途,担心爹娘的心血都白费了...嫣儿知道自己做不了什么,可是还是会忍不住担心,姐姐,我是不是很没用。”凌嫣儿知道她不该如此,可是还是忍不住的胡思乱想。

    “好了,好了,我已经派人去打探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你别多想,如果其中有隐(情qíng),总不会看着他不管的,如果真都是他的个人原因,是他所想,是他非要如此,咱们做再多也改变不了的,即使你去跟他相认。”凌筱筱将嫣儿接过来后,便派人去调查这件事(情qíng)了,为此她还跟紫伊借了人,她总觉得那(日rì)小乔说到此处时看她的眼神很不对,如果这只是嫣儿哥哥的个人行为到也罢,如果小乔参与其中了就没那么简单了。

重要声明:小说《携子穿越来种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