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 高阳反水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Luna寒 书名:携子穿越来种田
    想夺了萧若雪的管家权,只能由几个方面出发,一是她怀孕了,自然为了子嗣着想不能((操cāo)cāo)劳,可是这不是人为能控制的;二是她做错事(情qíng),不能胜任,这点到可以考虑,不过想让兰陵萧氏的嫡出女,当众做错事,那还真不容易,除非萧若雪那天脑子刚好被门挤了;这第三就只能是萧若雪“重病”了,褒国公夫人转好了。

    对于单细胞生物的,褒国公夫人来说,她自然喜欢最直接,最简单的了,所以某人萧若雪在府内荷塘赏花的时候,就那么“不小心”的失足落水了,只不过不知是不是萧若雪的体质太好了,人家愣是什么事都没有,只喝了碗(热rè)姜汤就好了。

    “小姐,那老巫婆太过分了,居然找人推你,要不是奴婢们手脚快,这次您定会生病,这管家权也会被她抢回去的。”萧若雪的心腹婢女,一脸愤愤不平的模样。

    “紫竹,说了多少次了,要叫我少夫人,你放心,她欠我的,我迟早会找回来的。”萧若雪可不是会吃亏的人,只是她最近在帮李泰拉拢段府的人,她不能因小失大,所以暂且忍了。

    可是让萧若雪没想到的却是,她这么在积极行动,高阳公主那边却反水了。

    “高阳见过太子妃。”给徐贤妃她们请过安后,高阳公主特地在必会经过东宫的路上等着太子妃。

    “怎么小高阳找我有事?”太子妃见着高阳明显一愣,平(日rì)里这个高阳公主可是不是很给她面子的,今(日rì)来等自己有何目的?

    “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前几(日rì)在父皇那听说了一件太子哥哥的事(情qíng),所以想着应该给您说一下。”高阳公主浅浅一笑,大有卖关子的意味。

    “喔?”太子妃挑眉,到是显出了让高阳公主满意的好奇。

    “高阳听说,太子哥哥最近喜欢上了一个叫称心的太常寺乐童,连给文德顺圣皇后去祈福都带着他了,据说两人在寺庙里...”高阳公主这话几乎是贴着太子妃耳边说的。所以其他人根本就不会听到。

    不过太子妃还是不放心,挥退了(身shēn)边伺候的人才又看向高阳公主道:“你说的可全是真的?”

    “自然不假,这么重要的事(情qíng),高阳哪里敢乱说,太子妃回去细查一下自然会明白,这几(日rì)父皇在忙图书馆的事(情qíng),可能还没时间处理,只盼再父皇想起此事之前,太子哥哥能有个好的解释,解决。”高阳公主见伺候的人都离的远了。到也不在贴着太子妃耳边说话了。只是压低了声音。

    “好。不管这件事(情qíng),是真是假,本宫都多谢高阳了。”太子妃这话也算是对高阳的承诺,意为这件事(情qíng)如此查清楚了。解决了,定会记得她的(情qíng)分的。

    “不管怎么说,太子也是高阳的哥哥,虽然他平时看不上高阳。”高阳公主这句话说的却是心里话,如果太子对她够好,她也没必要放着正统不倾向,去选个后备的依靠。

    “公主,您为何把称心的事(情qíng)告诉了太子妃,不知觉告诉太子呢?而且咱们不是从魏王哪儿听说的吗?您怎么说是从皇上哪儿听来的呢?”待太子妃带人回了东宫后。高阳的心腹宫女有些不理解的问道,她们这些做贴(身shēn)奴才的,主子好她们好,主子如果不好,那她们也就是活到时候了。所以自然没道理背叛,而高阳对待她们也算是宽厚,所以她们自然要关心一下自家主子的选择。

    “哼,太子现在被那个男不男女不女的迷惑住了,哪里会听我的‘好意’,还是让太子妃出面的好,而且我也不想明面上与四皇兄起冲突,毕竟还是他当继承者的机会大一些。”高阳公主望向东宫的方向,仰着头说道,她心里其实现在不希望他们这两位任何人继承大统的,因为她都讨厌了。

    凌筱筱和房遗(爱ài)绝对不能想到,因为他们的出现,重生,造就了高阳公主的心境转变,那她会跟历史上的结局有所不同吗?这点现在谁都还不清楚,不过这不影响凌筱筱和房遗(爱ài)想要报复的心(情qíng)。

    “姐姐,咱们不能就这么算了,她这从都敢伤人了,谁知道她下次还能做出什么来。”房遗(爱ài)代表他们全家来探病江随云,但仅代表自己表了态度,他还是在心底放不下前世对高阳公主的仇恨,这次高阳公主闹到凌府来,无疑触及到了他的神经敏感处。

    “不然你现在想怎样,她是公主,你还能将剑刺回去啊!”江随云重伤后,凌筱筱不是没想过要报仇,甚至想过让小白潜进宫去,给高阳下点药什么的,只是时间太敏感,皇上他们也知道了小白的存在,这个时候高阳要是出点什么事(情qíng)的话,一定都会被算到她的头上。

    “就是不能明着刺回去,也不能让她伤完人后还如此好过。”房遗(爱ài)心里还是很敬佩李世民的,不过却受不了他如此的偏(爱ài)儿女,将儿女教的都无法无天了。

    凌筱筱也是很赞同房遗(爱ài)的看法的,如果李世民能有一个儿女像他如此,这大唐的天下最后也不会落到了武则天手中。

    “那行,先说说你有什么想法。”凌筱筱在心里也看高阳公主不爽很久了,如果房遗(爱ài)有好办法,她也不介意配合。

    “咱们不用做什么大动作,她是子女灭亡,我的人探到,她在南昌公主府上与南昌公主的面首们关系匪浅。”房遗(爱ài)说这话是有些恼怒的,因为此事让他想到了前世,也许前世高阳公主在与他成亲前就与别的男人亲(热rè)过了,光这么想着他就觉得恶心了。

    “不会吧,她才十五岁,还没嫁人呢...她不怕到时候...”凌筱筱只以为高阳公主现在是(爱ài)美男的少女(情qíng)节阶段,万万没想过事(情qíng)会是如此,一时间长大了嘴,无力的反驳道。

    “此事千真万确,一同参与的还有永嘉公主和萧若雪。”房遗(爱ài)的人会发现此事还是因为前段时间褒国公夫人传的流言,他让人多留意些段府,他的人跟着萧若雪才发现了这件事。

    凌筱筱想了想现代有些初中生就去做人流的事件后,也就释怀了,便道:“就算事(情qíng)是真的,你打算怎么做,这如果传出去被皇上知道了,皇上只会觉得没面子,一定极力压下此事,最后还是不会拿高阳公主怎么样的,即使不宠(爱ài)她了,她也一样会好好的出嫁,而且这事(情qíng)还牵扯了其他两位公主。”

    凌筱筱虽然不擅长谋划,但是她还是能分析出一个上位者,一个父亲的心思的,只要高阳做的不是谋反的事(情qíng),就不会把她怎么样的。

    “谁说我要把事(情qíng)闹大,传到皇上耳朵里去,我们只需将消息传到平阳公主哪儿就可以了。”房遗(爱ài)清楚平阳公主的(性xìng)格,即使知道此事也不会说与皇上听的,但为了自家的名声,她以后绝对不会放任高阳公主不管的,等高阳嫁了以后绝对不会有什么轻松的好(日rì)子过了,在这大唐能管住高阳的,在他看来就只有同时公主的平阳公主了。

    “告诉平阳公主又能怎样?她还会退婚?会对高阳不好?我可是听说平阳公主的(身shēn)子大不如以前了,现在根本不怎么管事。”凌筱筱觉得自己的思绪有些跟不上房遗(爱ài)的想法,她并不觉得告诉平阳公主后她就算报仇了,她宁愿想办法去捅高阳公主一剑,解解气。

    “起码以后她嫁进柴府后的(日rì)子不会好过啊!”房遗(爱ài)即使重生了,这底子不好也怨不得别人,他还真不会什么(阴yīn)谋诡计,就即使是要报仇也只会想些小麻烦。

    “是吗?但我听过一句话,想要使其亡,必先让其狂啊!你想让平阳公主管教她,这不等于在救她么,你这是要报仇吗?”凌筱筱想了一下,觉得房遗(爱ài)的报仇方式也太‘特别’了一些,她甚至都怀疑这房遗(爱ài)是不是对高阳公主余(情qíng)未了,想要改变一下她的悲惨人生啊!

    当然如果高阳公主没伤到江随云以前她是不反对房遗(爱ài)如此做的,但伤了她(爱ài)的人,她就必须斤斤计较一下了,这仇怎么都得报。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姐姐说怎么办吧。”被凌筱筱这么一说,房遗(爱ài)也觉得他的想法烂到不能在烂,可是让他再想计谋他实在是想不出来。

    “早说了别让你着急了,这仇早晚都能报的。昨(日rì)紫伊来了,她说她有办法,咱们先等着看看。”凌筱筱白了房遗(爱ài)一眼,心想这重生者也都不是厉害无敌的么,智商这东西果然是天生的,重生一百次也不过是技能上会的多些而已。

    “那你不早说...有紫伊出手,咱们还想什么啊!”房遗(爱ài)一听紫伊有办法,就松了一口气,在没认识凌筱筱和江随云之前,这紫伊就是他的大脑,他只需好好学习,练武,其他的都不用他((操cāo)cāo)心。

    “你也没问啊!再说我以为你有更好的办法呢。”凌筱筱用一副看白痴的眼神望向房遗(爱ài)。

    ps:

    ps:不让写亲密戏,小寒只能跳了...哎...这真的不怪我。小寒发现自己越着急写主角们的戏,她们就是不出现...暴走中!!!求订阅,求推荐!

    说说反派高阳公主吧,本来想把她写的跟历史上的结局相同的,只是写着写着突然觉得太没心意,那让她有个美好的结局?那又太对不起她这个反派的角色,所以写着看吧,其实她的最后结局如何,作者我好都不知道。

重要声明:小说《携子穿越来种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