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 苏瑾玉的决断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Luna寒 书名:携子穿越来种田
    “我今(日rì)去打听过了,他们早就搬走了...我已无处可去,不如就剪了头发去做姑子吧,爹娘被我克死了,萧志恒也说是因为我才变成立了废人,呵呵,我不该在到玉郎这里做罪人,如果连累到你...我也不活了。”陈(娇jiāo)虽然哭着,但声音却极为清晰,最后更是像脱了水一般的跌坐在了地上。

    “快起来,别瞎说,萧志恒的事(情qíng),大家都知道,与你无关。”苏瑾玉虽然知道自己该避嫌,不该上前扶陈(娇jiāo)起来,但是他的(身shēn)体比大脑快一步的动了起来。

    陈(娇jiāo)顺势依在了苏瑾玉怀中,这要是落在外人眼里绝对是郎有(情qíng)妾有意,起码凌筱筱派来的探子是这么认为的,也一字不漏的这么说给了凌筱筱听。

    “男人果然都是(禁jìn)不住(诱yòu)惑的”凌筱筱因为嫣儿还在她屋子里的缘故只能在心中暗骂。

    不过她真的冤枉人家苏瑾玉了,因为之后发生的事(情qíng),凌筱筱派去的人并没有看到。

    要说苏瑾玉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郎君,受了蒙蔽了(诱yòu)惑也是正常,不过他多年受自家父母影响,加上自己意志力坚定,很快便想清楚了,这陈(娇jiāo),绝对不能留,不然他和嫣儿包括同凌家都会产生隔膜。

    “死不死的且不要再说了,如果寻不到亲人,我便出钱帮你买个庄子,如果你觉得孤单那便去扬州的孤儿院领养个孩子。”苏瑾玉将扑在自己怀中的陈(娇jiāo)扶到椅子上做好,然后一派和睦的说道。

    陈(娇jiāo)怎么也没想到会得到如此答案,愣是将哭声止住了,呆呆的望向苏瑾玉,好半天才道:“玉郎,你这是在撵我走吗?难道...难道你不知,(娇jiāo)(娇jiāo)对你的心意?还是...还是有人((逼bī)bī)你如此...”

    苏瑾玉对陈(娇jiāo)的不识抬举也有些不乐意了。什么叫我撵你啊!我对你已经很仁至义尽了好不好。要是不顾(情qíng)谊,我何苦冒着被家人误解,被他人抓把柄的风险帮你?

    “陈姑娘。你我本来是邻里,多有帮助是应当的。只不过男女有别,我现在也是有家室的人,还望姑娘不要在说什么(情qíng)意,免得内子误会。”自家妻子是什么(性xìng)格的人,苏瑾玉还是很了解的,前几(日rì)他是对陈(娇jiāo)太过怜悯了,所以才会忽略了嫣儿的感受。现在他已经知道错了自然不会继续放任下去,所以极其平淡的与陈(娇jiāo)说道。

    “定是了,定是凌氏与玉郎说了什么,玉郎你不必担心萧家。他们不会找我麻烦的,至于嫣儿夫人是你的正妻,我(娇jiāo)(娇jiāo)必不会与其相争的,(娇jiāo)(娇jiāo)只求在这儿能照顾玉郎,与玉郎相见便好。”陈(娇jiāo)怎么都不会相信苏瑾玉与她无(情qíng)的。只认为是凌筱筱与凌嫣儿威胁了他,此时她再也不说什么她是不祥之人,改打起了苦(情qíng)牌。

    苏瑾玉虽然很享受着陈(娇jiāo)都他的深(情qíng),但这并不妨碍他要与陈(娇jiāo)拉开距离的决心。

    “并没有人与我说什么,我帮陈姑娘。不过是因为儿时的邻里关系,果然陈姑娘不满意在下的安排,那你的去处,请恕在下无能为力,来人帮我送陈姑娘回去。”苏瑾玉再次无视了陈(娇jiāo)对他的深(情qíng)相望,并且唤了门外守候的丫鬟进来。

    贴(身shēn)伺候苏瑾玉的丫鬟是苏夫人早就安置的,给苏瑾玉做通房用的,苏瑾玉这几年也不过是用她们偶尔解决一下生理问题,只从娶了妻子后就没碰过她们,她们虽然有些失落却也知道自己的(身shēn)份的,所以并没有怨过凌嫣儿,而且现在自家主母怀孕了,自然不能继续伺候少爷,而她们也有了机会,

    但这时候却突然杀出了个陈(娇jiāo),怎能叫她们不气,两人已经计划好了,明(日rì)就去找夫人回来,定不能让这陈(娇jiāo)留下,却没想到自家少爷已经有了撵人的意思,当下她们便高兴的将,陈(娇jiāo)架出了书房,怕她哭叫,两人更是偷偷的拿帕子堵了她的嘴。

    “你们两个小((贱jiàn)jiàn)人,居然敢这么对我,待我告诉玉郎定不会放过你们的。”陈(娇jiāo)虽然学了武,但刚才她方寸大乱,一时想不开竟忘了挣扎,此时被压回自己院子后,就回过了神来,指着苏瑾玉的丫鬟叫骂道,这样子如果被嫣儿看见,嫣儿定不会在羡慕她是大家闺秀了。

    “陈姑娘,小爷说是让您在房里好好休息,我们不过只是奉命行事罢了,至于放不放过我们,呵呵,陈姑娘可能不知,内宅的事(情qíng),都是由我们夫人说了算的。”苏瑾玉这两个通房,在凌嫣儿没来前也是极其受宠的,就是主母来了之后,也没这么骂过她们,现在被一个外人骂了,她们自然不甘心,当即便讽刺的回了嘴。

    “哼,你们等着。”陈(娇jiāo)本想再骂几句,可是理智告诉她这不是好办法,便狠狠的瞪了二人一眼,回了房间。

    “你们将院子看好了,晚间可别让不相干的人跑出去,这毕竟是人家凌夫人的家宅。”这两个通房丫鬟也属于是一等丫鬟,吩咐起这些看门的小丫鬟,气势十足。

    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他不可能这么对我...不行我还没告诉他我会帮他得到皇子的重视,他不必靠凌家这两个女人的,一晚上陈(娇jiāo)都在不甘心的想着,谋划着。

    女人的经典手段,一哭二闹三上吊,陈(娇jiāo)哭过了,闹这手段她看不上,所以她直接来了狠的,在丫鬟即将叫她起(床chuáng)的时候,拿了绳子假装上吊,果然她被救下来后没多久,该来的人便都来了。

    “呵呵,看来真是请神容易送神难啊!这好人也不是那么容易做的呢。”凌筱筱在来的路上不忘冲着苏瑾玉冷笑道。

    “给姐姐添麻烦了,瑾玉定会尽快解决的。”苏瑾玉此刻觉得十分打脸,尴尬的向凌筱筱承诺道。

    “姐姐相公他也是一时善心,没想到会如此的,您就不要在怪他了,他心里也是不舒服的。”嫣儿在早上便被苏瑾玉哄好了,现在更是一改昨天的状态,向着苏瑾玉说起了话来,弄的凌筱筱十分无语。

    “哼,一会儿不要被人家一哭就心软才好。”凌筱筱对于嫣儿突然的转变还是有那么一点点伤心的,所以就决定拿苏瑾玉撒气,便不给他好脸色的冷哼道。

    苏瑾玉和嫣儿两个小夫妻互往一眼,经过陈(娇jiāo)这件事,两人的心仿佛更近了一些,也算是因祸得福。

    相教与他们的一家和睦温馨,陈(娇jiāo)一个人装病的躺在(床chuáng)上就有些郁闷了,心想这是什么人家,自己这是自杀未遂,病了,都没人给请大夫,她还想借着大夫的嘴把自己的消息传出去呢。

    来这两(日rì)她发现凌府虽然不大但守卫极其严谨,她想传消息出去根本没机会,而暗探组的人更是没有进来联系她,这让她很不安心,特别是在苏瑾玉不帮她的(情qíng)况下。

    “怎么样,人有没有事?”凌筱筱毕竟是一家之主,人在她府里出了问题,她自然是要亲自问一下的,即使这个人不是她邀请来的。

    “回禀夫人,风月去看过了,人一点事(情qíng)都没有。”风瑶叫了风月先过来看过了,却定了人没事才没去叫孙大夫。

    所以这点陈(娇jiāo)到真冤枉人家了,人家不是不出门给你请大夫,而是全长安最好的大夫就住人家呢,你这装病是不是也得提前打探好(情qíng)况(允yǔn)不(允yǔn)许啊!

    屋内空间毕竟小,苏瑾玉作为男人也不方便进去,嫣儿怀着孩子,凌筱筱不放心她进去,所以她便只带了风瑶和风月两个人进去。

    没有达到预想效果,陈(娇jiāo)也不再继续装晕,而是睁开了双眼,在房间内四处寻找,当发现自己想见的人不在时便失控的哭叫了起来。

    “玉郎你好狠心啊!我都是将死之人了,你居然连最后一面都不愿来见我。”

    “既然人家要见你,你便见见吧,反正我在这儿呢也不会出什么乱子。”凌筱筱见她活蹦乱跳的,也没心思与她继续纠缠,反正苏瑾玉说他要解决的,而且看陈(娇jiāo)的状态,不让她见见,她也不会死心,所以便对着门外的苏瑾玉喊道。

    苏瑾玉此时已经完全没了怜悯,全都是悔意了,有钱难买早知道,早知道是今(日rì)这般光景,打死他也不会多事将人带回来的,御史台是什么地方,是最不(允yǔn)许出错的地方,所以陈(娇jiāo)的事(情qíng)他必须解决好。

    “陈姑娘,在下再强调一次,你我二人除了儿时是邻里外再无其他关系,更没有什么私(情qíng),黄天在上,我苏瑾玉在此立誓,对陈姑娘绝无半点非分之想。”

    嫣儿没有进去,只坐在外间听着,越听她越觉得满意,自家相公没有相负。

    “玉郎,定是她们姐妹俩威胁你的,对不对,她们定是嫉妒我能帮你联系到皇子,能帮你升官,才急着将我赶出去对吗?”陈(娇jiāo)说的激动,面上有些抽搐,瞪向凌筱筱的眼神极为凶狠。

重要声明:小说《携子穿越来种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