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 师妹难缠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Luna寒 书名:携子穿越来种田
    ps:

    ps:该交代一下这对师兄妹了,不过又留了好多悬念。

    “自家姑姑有什么好怕的,再说平阳公主这几年不带兵,脾气已经好多了,以后你也有自己的公主府,又不在一起过,怕什么。”小杨妃转着茶杯,眼中闪烁,却扯着微笑安慰高阳道。

    “我...我...就是有些怕...”高阳我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总不能跟小杨妃说,怕自己以后想偷(情qíng)被婆婆发现斗不过人家吧。

    “你这孩子就是想多了,虽然平阳公主是皇上的亲姐姐,但你也是皇上的亲闺女啊!皇上还能害了你啊!据我说知,平阳公主这两年已经不怎么管事了,都是大儿媳琅琊王氏在打理,王氏你也应该见过,那是十分知礼数的,你是公主比她尊贵,她自然是不敢欺负你的。”小杨氏挥退了屋里伺候的人,小说对着高阳劝说道。

    “我听说,平阳姑姑(身shēn)子不大好,可是真的?除了节(日rì)她也都不进宫来,我着好久都没见到她了。”高阳将小杨妃的话听了进去,转念一想小声问道,平阳公主是真的不管内务还是(身shēn)体不行了?如果是(身shēn)体不行了,弄不好哪天就过去了,这婚到不是不能结。

    “...你啊,知道错了吗?一会儿别忘了去你父皇那里认错,还有一年才成婚呢,难道你真想天天呆在宫里面啊!”看着越发跟她亲近的高阳,小杨妃满意的点了点头。

    “我这就去找父皇,还要跟父皇说谢谢娘娘您。”唐朝的公主跟明清的可不一样。天天待在宫里哪儿也去不得,这才被关了两(日rì)她就有些受不住了,所以听完小杨妃的话,她阁下手中的茶杯,便迫不及待的去找李世民了。

    “哼,你到是想明白了?以后成婚了,切不可再这么任(性xìng)妄为,不然朕定不饶你。”父女哪里有隔夜仇。高阳认错态度恳切,又是撒(娇jiāo)又是卖萌,总算哄的李世民高兴了,到也不气她了,认真的研究起了给她建公主府的事(情qíng)。

    “想明白了,杨妃娘娘已经跟高阳说清楚了,还是有娘好...杨妃娘娘是真心待高阳的。高阳想将婚事和公主府的事(情qíng)都请杨妃娘娘帮忙,父皇您说好不好。”对于帮了自己的人,高阳当然要帮着说好话了,在李世民耳边狠狠的夸了小杨妃一番。

    “哈哈,准了,晚上朕帮你去说。”李世民无疑是个非常好的父亲,现在见小杨妃把自己愁的事(情qíng)圆满的解决了。晚间自然要去好好奖赏一番。

    .....................

    群山之间的晨雾,时而聚合,形成一派(乳rǔ)白色的雾海,时而散开,像一朵朵在空中盛开的雾花,太阳像一个红色的轮子落在远处的山边上,那些层层叠叠的群山,变成紫、褐色的一抹涂在天边。

    无涯峰上端坐着一白衣飘飘的男子,他远远的望着,不知是在看着此时的美景还是在想着其它。

    “师兄。掌门说你不用在下山了,是不是真的啊!”一阵欢快的女声,打破了此刻的寂静,她便是乔青儿,虽叫青儿却极(爱ài)穿紫色,她昨晚听说掌门不再让师兄下山便高兴坏了,如果不是她父亲拦着昨晚她就会来找路遥了。

    路遥摇头,没有回乔青儿的话。只是坐着,淡淡的看向天际。

    “师兄你都好久没陪我练剑了,不如陪我去练练手?”乔青儿并不知难而退,反而上前环住了路遥的胳膊。撒(娇jiāo)笑道。

    “青儿听话,你先回去,明(日rì)师兄再陪你练剑。”路遥虽然对乔青儿没有男女之(情qíng),但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他把青儿当做自己妹妹一样,如果真要让他狠心伤害,他也不忍心,平(日rì)里也大多以哄骗躲避为主,只是他今(日rì)心里极乱,没心思应付。

    “那就不练剑了,我陪你坐着。”乔青儿百折不挠,抓着路遥推开她的手臂又靠进了他怀中。

    “回去吧,我找师尊有事。”路遥见赶不走她,也不想继续待下去了,便起(身shēn)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师兄你变了,这两次回来你想变了个人一样...难道...难道师兄你有了喜欢的人,所以掌门才不让你下山了?”乔青儿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的指着路遥说道。

    路遥真的是因为凌筱筱变成这样的吗?当然不完全是,两个都有所隐瞒的人,可能一见钟(情qíng)但却不可能是全心全意的相(爱ài),路遥不否认他喜欢凌筱筱,想占为己有,但人生却是一道道选择题,也就是说你选了a就必须要放弃b,可以两者都得到的多选题并不多。

    就像现代的男女,都想找高富帅,白富美,真正三者兼得又让你摊上了,(爱ài)你不变,那你家的祖坟得冒多少青烟?

    何况路遥看的出来,凌筱筱她更喜欢那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书生,他查了江随云很久,都没查出他的来路。

    “你这丫头,成天就知道瞎想,谁还跟你一样,都不知道长大啊!”虽然他和凌筱筱的机会渺茫,但是路遥任然不想让乔青儿去打扰她,所以说了笑语,想要打消自家师妹的怀疑。

    “那师兄也应该变的更疼青儿才对啊!”乔青儿也不过才十五岁的年纪,虽然武功不错,但心智还不算成熟,这个年龄的女孩基本上认定了一个男人便会全心全意,非他不可,可是她这个年纪也非常不能理解,为何她喜欢的人会不喜欢她,或者也喜欢她,为何就不肯娶她。

    “青儿,你长大了,总不能让你父亲师兄陪你一辈子,你也是要嫁人的,到时候你的相公就会更疼你了。”见乔青儿不让他走,他便想趁此说清楚也好,不然天天被这个师妹缠着,他什么也做不了。

    “那师兄做我相公不就好了,咱们就住在山上,这样我爹爹也可以继续疼我啊!”乔青儿不知是真的没听明白路遥的话,还是不想听明白,依旧只顾自己的想法说道。

    “师兄会入道修行,无意于儿女(情qíng)长。”与说不清楚的人,实在没办法继续沟通,路遥只好继续逃跑,说了句狠话,便丢下了乔青儿,直奔师父无崖子的住处而去。

    乔青儿被路遥的话吓住了,也忘记了去追,想了一会儿觉得自己解决不了,便回去找了自家父亲,哭道:“爹爹,师兄说他不娶我。”

    “什么?那小子亲口说的?”乔父只有这一女,疼(爱ài)的很,除了天上的星星他摘不下了,其他的,女儿想要什么他便满足什么,他知道女儿喜欢路遥,自然也把路遥当成了他们家的所有物。

    “嗯,师兄说他要修道,不要成婚,那我怎么办啊。”乔青儿抹着眼泪,可怜兮兮的说道。

    “乖女儿,你别哭,在家等着,为父去问他。”乔父怒目一瞪,拍了拍女儿的肩膀便冲了出去,他与无崖子是师兄弟,他可完全没听说过,他师兄有让这个弟子入道不娶的意思。

    山间的居住环境没办法跟城市相比,都是竹屋,石洞,草屋之类,而逍遥派掌门无崖子的居住之地便是别有洞天的石屋。

    “师父,徒儿求见。”路遥站在一处石壁外恭敬的朗声道。

    随后石壁缓缓的开了一道门,路遥便走了进去,这石屋机关重重,如果没有里面的人关了机关放其进入,想冲进去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

    “师父,徒儿打扰您修炼了。”路遥端坐在无崖子面前低着头恭谨的说道。

    无崖子面貌看着年纪并不大,但不知为何却是满头白发,他缓缓的睁开了双目,看了路遥一会儿才道:“你可是想好了。”

    “徒儿...放不下。”路遥挣扎了一会,缓缓道出。

    “你何时知道了自己的(身shēn)世?”无崖子摇了摇头叹道,天机难测,越是关乎自己和自己(身shēn)边人的事(情qíng)他越难看出,不然也不会有了紫伊的娘,突然离世,他却一点预兆都没有的事了,这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医难自医,算难自算。

    “第一次下山,寻找紫伊的时候,他们找到了我...”路遥一点一滴的将这几年发生在自己(身shēn)上的事都说了出来,没有一丝隐瞒,如果说父母给了他生命,那师父和师娘便是给了他血(肉ròu)之人,骗谁都可以,但他骗不了师父。

    “那便下山去吧,以后为师帮不了你了,至于紫伊你不用担心,她不是福薄之人,总有一(日rì)她会回来的。”对于路遥所说的话,无崖子一点都不意外,有的只是遗憾,在路遥说完这些之后,他仿佛看到了结局是怎样的,只是他无力去改变什么。

    “谢谢师父这么多年的教养,如果徒儿不能再回来,就期望来世能承欢膝下孝敬您老人家。”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只是未到伤心处,路遥忍着泪,重重的冲着无崖子磕了三个响头,便一去不回头,他不知今(日rì)的选择是对是错,但如果不这么选,他的心一定不会好过。

重要声明:小说《携子穿越来种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