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 萧府尹入京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Luna寒 书名:携子穿越来种田
    凌筱筱觉得自己真的很不适合去应酬,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太有主角的霸气,就像柯南一般,每到一处总要有点意想不到的事(情qíng)发生,只不过她没人家那种破了案的好心(情qíng),往往都是要憋屈的郁闷几天,这不从段府回来后,她郁闷了好几(日rì),可没想到麻烦又上门了。

    当然离开段府的时候可以说是不欢而散,卫夫人人居然是跟她求药,不过不是求保胎药,也不是救命的药,而是能不知不觉,要妾侍们无法怀孕的药。

    当时凌筱筱就愣住了,心想大姐,您不是得产前抑郁症了吧,竟然也开始玩这(套tào)了,好吧,就算你玩,你找我当这个侩子手做什么?姐们我还等着行善积德给空间升级呢。

    好几天过去了,但凌筱筱任然没忘卫夫人当时说的话,她说:“筱筱啊!姐姐实在没办法了,大太太那边给送人,外面也有给送的,我这(身shēn)边能信任的,懂医术的只有妹妹你了,为了姐姐,和姐姐肚子里的孩子,你就多帮帮忙吧。”

    凌筱筱当时就变了脸色,心想你信任我,你钱咋不放我这儿,这种猫腻的好事到想到信任我了,别人不知道还行,知道了以后还得以为是我(诱yòu)使你这么做的呢,到时候嫣儿,子汐还要不要做人了。

    所以凌筱筱她立马便回绝道:“姐姐别开玩笑了,我哪里是有医术的,不会会弄些给小孩解(热rè)的药丸罢了,再说段大人是个有分寸的,这个时候定不会让姐姐伤心的。”

    凌筱筱这点说的没错,虽然段鸿伯觉得男人三妻四妾正常,但在夫人怀孕期间,他还不会没事找事,让下面的侍妾怀上的,只不过卫夫人并不相信,依旧不依不饶的求道:“妹妹不会,这府上不是还有江先生么。再说姐姐也是知道你扬州开了医馆的,再说府上还住着个大神医。”

    说完卫夫人还拿了一种你是不是不想帮我的眼神,看向凌筱筱,模样要多欠揍有多欠揍。

    人的(性xìng)格不会永远不变,做一天的好人容易,能做一辈子那就难了,凌筱筱不得不承认,卫夫人回到长安后变了,不知是段府这个大染缸祸害了她,还是她本(身shēn)就有这种天(性xìng)在骨子里。

    不过她的这种变化让凌筱筱很不爽。凌筱筱本就对江随云有意。两人也正往好的方向发展。现在去求人家给你来配还自家小妾的毒药?还有孙老道是什么人?是你花点钱就听你摆布的庸医?你可真敢想,让我找他们帮你,是你蠢还是不彪啊!

    “姐姐可别开玩笑了,江先生是教书育人的。孙大夫更是悬壶济世的,再说姐姐要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这个时候更应该积德才对。”反正这时候屋里也没其他人,凌筱筱也不用太顾及卫夫人的面子,严肃的反驳道。

    做人总要有自己的底线,如果有人对不起你,你要报仇无可厚非,可段府里的人自然得罪不到凌筱筱,就算她跟卫夫人姐妹(情qíng)深。那也得那些人对做出啥伤害了,我再为你报仇吧,现在无缘无故的拉着我跟人下药是啥(情qíng)况?

    嫉妒?不满?那你说啊?

    什么?怕被别人说是不贤,是妒妇啊?

    那就没办法了,里子外子都想要。哪里有那么便宜的事,看看人家房夫人,几千年后都是被举例的妒妇呢,有本事你也光明正大的来啊!想在找我,算是怎么个(情qíng)况,凌筱筱越想越憋气,当下就告辞了,只是没想到几天过去了,这段府的请柬又来了。

    “夫人,这次不如就推了吧。”风瑶见自家夫人从段府回来后就一直闷闷不乐,这次不敢再劝让她去了。

    “段府不去也可,只不过要让人给她回话罢了,萧府尹一家因为女儿的亲事都入京了,还有萧府的嫡女也要订亲了,萧府要大设宴席,她到时候想与我一道前往。”凌筱筱看着帖子上的信息,不冷不淡的说道。

    “这段府也算是不错啊!就算她要去也应该是跟着自家走吧。”风瑶有些纳闷的问道,小丫头虽然聪慧手巧,但她还是无法想出,非常人的思想。

    “呵呵,她想跟可不代表人家想带,大房和二房是同褒国公夫人一起,并没有带她的意思,再说这次是兰陵萧府设宴,可不是扬州萧府尹设宴,我想我那位干娘也是要去的。”凌筱筱将请柬丢到桌子上,神(情qíng)抑郁的说道,人家大房不带她,她跟着自己去又算什么。

    “那也不合适吧。”风瑶将凌筱筱的话分析了一遍,任觉得如此不合适。

    “嗯,你就告诉她,萧府并为给我下帖,我就不主动上门了,至于到时候干娘拉我去,我们用的也是房府的帖子。”如果说凌筱筱一开始是因为麻烦,不想老去段府找卫夫人,现在则更多是讨厌了,虽然卫夫人她有可能是患有产前抑郁症,就像一个疯子错手杀人了,你可以判他无罪,但不能阻止被害人家属对他的恨意。

    萧府这次设宴自然不会是因为萧府尹一家,主要还是为了嫡女萧若雪和褒国公府嫡子段瓒的婚事,当然萧子冉的婚事也是要借机庆贺一下的。

    “叔父,侄儿回来了,给您请安。”不错萧府尹正是萧瑀的侄儿,也正是因为有着这一层的关系,他才能在扬州混的风声水起。

    “嗯,当初我的意思是让子冉找个门当户对的人家做正妻,却没想到...哎,以后你好自为之吧。”萧瑀看着立在下手边的侄儿叹息道,想他们这样的人家最忌讳与皇子结亲,特别是在太子地位不稳的(情qíng)况下。

    “都怪儿子治家不严,让志恒那个小畜生给您惹事,给萧家丢脸了,只是弄成今(日rì)这般模样,侄儿已经没有退路了,等子冉成婚后,我们就会回扬州,不会给叔父添麻烦的。”萧府尹,名曰萧怸,也就是萧瑀大哥家的嫡子,他一开始让妻子带儿女来长安就想凭着兰陵萧氏的名头给儿女找个好亲事,没想到最后的结果竟是这样,越发恨起了萧夫人和萧志恒这对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母子,只是事已至此,李泰他得罪不起,只能跟随了。

    “你清楚就好,你那庶子我看着(挺tǐng)不错的,不如你送回兰陵去让你父亲教养,或者等大些了送到我这里也可。”萧瑀的(性xìng)格虽然是忠诚亮直,不徇私(情qíng),不越法度,但是对着家人,却是几有人(情qíng)味的,也就是俗称的护短。

    萧怸作为他大哥的唯一儿子,他不愿看到其因为萧墙之乱,断了香火,一个庶子养子他大哥那儿,或者是他这儿,到最后即使魏王的事不成,也应该不会有人迁怒。

    “多谢叔父,家父他(身shēn)子这两年越发不好了,怕是无法教养子传了,这次叔父不说我也是想厚着脸皮将他留下的,恒儿他的(身shēn)子不行了,怕是不能有子嗣了。”即使萧瑀不提此事,他也是要求的,等子冉婚事结束后,他那妻子定是要同他一起回扬州的,等着她知道了儿子的(情qíng)况后,定会想尽一切办法除了子传,而素心根本护不住,至于他自己也心有余而力不足,总不能叫他天天抱个(奶nǎi)娃出门吧。

    “哎,那就留下吧,你以后好自为之,我累了,你下去吧。”萧瑀自然明白侄儿的意思,只是人家的家事他也不好多管,留下一个庶子,他也算仁至义尽了。

    “是,侄儿告退。”萧怸知道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至于素心怎么想,并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对于素心他是很喜(爱ài),但那也不过就是件玩物罢了。

    “老爷...子传他还这么小,他还不会喊爹娘呢,您怎舍得啊!”将儿子从(身shēn)边抱走,这对素心来说无疑是件噩耗,当下便抓住萧怸的胳膊哭了起来。

    对于喜欢的玩物,萧怸的态度自然是好的,特别是这个玩物还给他生了一个能传宗接代的儿子,所以他便耐着(性xìng)子哄道:“能得叔父教养是多么难得啊!在说让子传跟着咱们回扬州,我不放心啊!”

    素心自然知道自己是斗不过萧夫人的,加上白姨娘有了自己的孩子要看护,更不会来帮她,将儿子留在长安无疑是最好的选择,可是她舍不得啊!如果舍得下儿子,她早就离开了。

    “可是老爷,子传他不过才满月啊!以后他会不会都不认得我了,不然老爷,你让我留下来照顾他吧。”素心想了想满含期望的说道。

    “胡闹什么,你要以(身shēn)份留下来。”听素心这么说,萧怸不高兴了,心想在你心中儿子比我这个主子重要啊!也不想想自己的(身shēn)份,还想留在国公府,唤作以前他跟自家嫡妻关系好的时候,这孩子说抱走也就抱走了,还叫你娘,越想他越对素心感到不满意。

    “老爷,人家这不是伤心么,这是咱们的孩子啊!”素心心里一颤,暗知不好,连忙墨者眼泪撒(娇jiāo)道。

    “行了,你不用多想了,我的儿子到什么时候都是我的儿子,与其想这些,不如回去想想,怎么样才是对子传真的好。”这个儿子现在是他的心头宝,他自然也是舍不得的,素心作为一个妇道人家这样也正常,当下也就不气了,**苦短,这美人他可是好久都没享受了。

重要声明:小说《携子穿越来种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