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 案情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Luna寒 书名:携子穿越来种田
    今夜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整个扬州城都关注着这一起案件,愤怒的,冤屈的,高兴的,好奇的,人人都在等着结果。

    萧府尹沉了脸,瞪着利剑般双眼走进了正房,“让那个不孝子给我滚出来。”

    “爹,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杀人,我就打了他两拳而已。”肖志恒顾不得上的伤,一瘸一拐的走到了萧府尹前冤屈道。

    “老爷,咱们的恒儿不可能杀人的,都怪那个狐狸精,要不是因为她,也不会出这么多事。”萧夫人赶紧亲自上前扶住儿子,冲着萧府尹愤恨的说道,在她看来罪魁祸首都是那个素心。

    萧府尹余怒未消,此时听了萧夫人的话更为神奇,喊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思争风吃醋,我看都是你是错,慈母多败儿,从小到大他就没有一消停的时候。”素心是他亲自纳进府的,不管怎样他都不会承认是自己的错误,毕竟儿子跟老子抢女人就是不对了,出去受人挑拨,闹笑话,就更是大不对。

    “你这个时候了,还要帮那个狐狸精说话,来人,去把她给我撵出府去,我这一辈子都不想在看见她了。”萧夫人也是怒火中烧,冲着外面伺候的人喊道。

    “你敢”萧府尹摔了桌上的茶杯,冷喝道,这么多年对于嫡妻的怨恨都一触即发。

    “老爷,衙门来说要请少爷回去调查,您看...”一直跟着萧府尹的护卫,一听到门房来报,便火速前来禀告。

    “老爷...”“爹...”萧夫人和萧志恒都一脸紧张的望着萧府尹,等待着他的决定。

    萧府尹抚平心气,微微皱眉,在怎么生气都是自家儿子。他关起门来,是打是骂都可以,要是让所有人都看了笑话对他也没好处,“真的不是你杀的?”

    “爹,真的不是我,好多人都可以作证,我走的时候他还好好的呢,我们俩伤的应该差不多,他顶多就是比我稍重一些,不可能会死的。一定是他有病,突然发作了,或者有人要害我。”人命关天的事。萧志恒不敢含糊,恨不得用全的语言来解释。

    “好,你一会儿跟衙役去衙门里,只要一口咬定你没杀人就行了,剩下的事我来解决。”萧府尹点点头。还是决定让儿子去衙门配合调查,他要去查查这幕后是否有黑手。

    “老爷,恒儿他还伤者呢。”萧夫人心疼的摸了摸儿子受伤的脸颊,伤心的说道,就算安排的在好,那也是大牢。她怎么忍心。

    “娘,您别担心,我听父亲的。人不是我杀的,我一定能很快就回来。”萧志恒摇摇头,阻止还要继续说下去的母亲,这几天的事,他仿佛如做梦一般。似幻似真,此时涉及到命案。老实了许多。

    衙门,沈老爷认完了儿子的尸体便跪在堂内,“大老爷,求您给我儿做主啊!”白发人送黑发人,沈老爷也是哭的满眼通红,声音颤抖不能自抑。

    “沈老丈,您节哀,现在还需要进一步验尸才能确认死亡原因,看是病故还是他杀。”录事参军蒋大人此时坐在主位上很纠结,他也不清楚自己希望结果是他杀还是意外,如果是意外,那欣娘的婚事怕是躲不过,如果他判了他杀,判了萧志恒有罪,那他的官路怕是也到头了,弄不好他那两个儿子都...

    好不容易将沈老爷弄回了家,蒋大人没升堂,在衙门后问起了萧志恒,“萧侄儿,我刚刚问过了其他证人,他们都说沈健是在你走后才亡的,只是仵作查看过了,他不是急症而亡,而是死于内伤,这对你很不利,你在好好仔细的回想一下,是否有对你有利的证据。”

    萧志恒尽量让自己冷静的回想,下午的时候他在酒楼遇见了沈健,沈复两兄弟,一开始大家都没有理对方,各吃各的,他由于心不好所以只顾着自己喝酒,不清楚酒楼里发生了什么事,沈健突然冲上来挑衅,说素心以后会给他生弟弟,妹妹出来,还说他只能等他父亲死了才能将素心占为己有,这样他才忍不住打了起来的,从酒楼打到街上,很多人在看着,只是他真的没有下重手,而且他也没什么功夫,怎么都不会受到至死的内伤啊!

    “就这些?没其他的了吗?”蒋参军听完微微皱眉问道,这些只能证明他们有冲突,萧志恒有杀人动机。

    “我想想,好像他还提到过...提到过令千金,说蒋姑娘已经有心上人了,不会真心嫁给小侄...当然小侄以为他是为了激怒我,所以瞎说的。”萧志恒看着蒋参军有些尴尬,这话他本是不想说的。

    “胡说!”蒋大人听后大怒,但心中却怀疑这话语的真实,毕竟今欣娘的反应过于激动,将这想法暂时放到一边,又接道:“这沈健也着实奇怪,他为何老是挑衅于你?”

    “小侄也不太清楚。”萧志恒也没细想过这个问题,不过沈健以前就不服气他,现在找到他的笑话可以看,狠狠踩住也不是没有可能,只是他那个弟弟往里同他也不亲近,怎么最近却总跟他在一起?

    “萧侄子,今夜在要牢房里待一晚,先委屈你了。”蒋参军思考了一下还是决定先在萧志恒收押,这案子疑点很多,他还在去跟其他官员研究一下。

    “蒋兄,刚才萧府尹来传话,因为萧志恒牵扯在案中,他需回避,此案由段刺史来主审。”法曹参军,苏大人看了所有证人的口供后,就坐在后堂等蒋大人,这案子他虽然很不想参与,不过那是不可能的,所以还是得赶紧找到‘真相’,或者制造出能被大家相信的‘真相’。

    “哎,最难办的就是咱们两个了。”蒋大人先是叹了口气又接着道:“苏兄,供词你已经看过了,可有发现什么问题?”

    “我绝对沈府的下人和那个沈复好像有所隐瞒,对沈健这几的去向都比较含糊。”苏大人先是抽出了沈府的几份口供,点出疑点说道,他为法曹,审案多年,一个案的审查,一是要找出嫌疑人的杀人动机,二是寻找谁是此案中获利最大的,在他看来萧志恒的杀人动机和最终获利都是不足的。

    “苏兄是怀疑沈复杀害其兄长嫁祸给萧志恒?可是他现在没必要冒这个险啊!他是本次秋闱的榜首,前途不可限量,沈老爷对他也是疼有佳,还有学院上下对他的评价都很不错。”没有人会拿自己的仕途来赌,所以蒋大人第一时间就否定了沈复是凶手。

    苏大人也没有立刻反对,两人又探讨了一下其他人的供词和仵作的报告,才各自返回府中。

    沈府的夜晚灯火通明,虽然沈健的尸体还在衙门,可灵堂一早就设好了,沈老爷看着庶子脸上的伤只是叹了一口气道:“复儿,就别怪你母亲了,她也是伤心至极,过了这几你就和姨娘去庄上住段时间,那里清净,适合你温书。”

    庶子秋闱得了榜首,所以沈老爷这段时间很高兴,只是没想到今就忽闻大悲,他一开始也是不信的,直到见了沈健硬邦邦的尸后,他才意识到自己唯一的嫡子已经死了,这种况下他虽然伤心,可更多的是无奈,大家都说杀人凶手是萧府的公子,官官相护,怕是他倾家产都不能将其判为有罪吧,而且为了已死的人,害了活人,他是做不到的,现在他唯一能期盼的就是沈复高中,和剩下的几个儿子能有出息,至于正妻那面,除了应有的脸面,他也无法给予更多了。

    “老爷,健儿没有死对不对?这个小畜生他说谎,他想孩子我的儿子对不对。”沈夫人见自家老爷回来后,便精神恍惚的指着沈复说道,她将近二十年细心照料的唯一孩子就被人说突然死了,让她怎么能接受,她还没看着儿子娶妻生子,还没同儿子一起破坏这小畜生高中呢,好不容易有了眉目,对...眉目...

    “老爷,一定是这小畜生害死健儿的,健儿发现了他的秘密,他要杀人灭口...是他。”沈夫人忽然瞪大了哭红的双眼,扯住沈复的衣袖喊道。

    “不要闹了,健儿是和萧志恒打架亡的,关复儿何事。”要是往沈夫人这般闹,沈老爷早就发火了,只是今这样的子,他只是让下人把她拉开了,还劝说道。

    “老爷是真的,健儿昨天还跟我说,他看见了沈复同蒋府的小姐在幽会,还做了苟且之事...”沈夫人见自家老爷不信她,便认真的将昨晚之事学了一遍,她和儿子本来计划拿这件事彻底扳倒沈复的。

    沈老爷听后双目一瞪,却不是冲着沈复发火,而是重重的打了沈夫人一巴掌,怒道:“住口,这是你能瞎说的吗?你想让咱们全府都跟你陪葬吗?我告诉你,健儿就是跟萧公子发生冲突而死的。”

    “老爷...你好狠的心啊!”沈夫人捂着脸哭道,她不会就这么算了的,她要让凶手不得好死。

    沈老爷也看出了她的怒气,吩咐下人将沈夫人关进了屋子里,没他的吩咐不准出来,他已经没了一个儿子,不能再失去另一个,哪怕幽会的事是真的。

重要声明:小说《携子穿越来种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