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 赏菊(一)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Luna寒 书名:携子穿越来种田
    ps:  谢谢″心随君飞″和穆宇霆的粉红票,写作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

    九月初七,素心以陈生义妹的份,嫁入萧府,这在许多人看来都是个笑话吧,然去恭贺萧府尹纳得美妾的人都故意忽略了这一点。

    其中最高兴的宾客就应该是陈生的正妻,陈王氏吧,这一天她的嘴都没合拢过,就差仰天大笑了,她感谢老天爷有眼,感谢万千神明,她要好好的活着,不仅为了养大自己的骨,也为了看他们的下场。

    凌筱筱得知素心真的嫁入了萧府并且得宠后,心中不感叹,她看错了,素心终不是杜十娘,她没有带着百宝箱寻死,而是含笑出嫁,但让她相信素心是全心全意为了陈生的前途,她却是半点都不信的。

    自汉魏以来,重阳(九月初九)都有赏菊,佩茱萸,饮菊花酒的习俗,段夫人和萧夫人这两年都会办个赏菊会,与扬州府上的名流们沟通下感,顺便给小一辈的人们一个光明正大的,相亲,交流的机会。

    这几天在府中凌筱筱自己想破了头,有关菊花的诗句,她也只想出了两句,一句是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一句还是看电视剧步步惊心时知道的,“朝饮木兰之坠露,夕餐秋菊之落英。”而歌曲的话当然就是在现代那首红极一时的“菊花台”。

    诗画方面凌筱筱已经彻底放弃了,她能作假的了一时,却假不了一世,还不如干脆的承认不会,到也能涂个清闲,至于那首菊花台,也是送到了环彩阁。毕竟曲风太过忧愁,不适合由她在那种场合吟唱,如果今天真的有人非要让她表演,她就随便弹个曲子应付下,反正大家都知道她没什么才,能得段夫人赏识也是因为对段小公子的救命之恩,想来没谁那么无趣敢在段夫人面前找她的麻烦。

    “姐姐,你好了没啊?路师父和江先生已经在府外等着了。”凌嫣儿拥着四个小的一起走到了门口笑问道。

    “夫人,好了。”灵珊为凌筱筱选好发簪,佩戴好茱萸。终是满意的停下了手。

    见终于可以动了,凌筱筱也累得没心,没时间。再欣赏自己的妆容,连忙起往外走去。灵珊和云英两个对于这次赏菊会可是表现的比她还要重视,不单给她左挑右选,发型换了又换,就是两人给自己的打扮也是十分精致的。把往里她赏的好东西都带上了,看来她们小丫头之间也是有比较的。

    上了马车,顺着窗外看着骑马前行的路遥和江随云,凌筱筱心中暗叹,今天怕是想不出‘风头’都不行了,凌筱筱真心没有想带他们俩去。只是段夫人为了答谢他们也一起救过段誉,所以‘特意’邀请了,不过她极度怀疑。段夫人是要借他们二位的‘美色’,为这赏菊会增添一些色彩,谁让美色这东西不管男女老少大家都喜欢呢。

    其实凌筱筱现在已经想开了,古代无网络无报纸,这点人言可畏对她来说还没什么实质伤害。这要是摊上在现代。八卦杂志,报纸。网络,还不把她骂死了,就是照片都得满天飞了,出门弄不好还得被人丢鸡蛋。

    就在凌筱筱yy的正出神的时候,坐在她旁边的凌嫣儿笑了,轻声在她耳边道:“姐姐,你到底喜欢哪一个啊?嫣儿看着都好的呢。”

    凌筱筱回过神,看着林婉和沈芸正在哄着孩子们,心想还好没人听见,不微瞪了嫣儿一眼。

    凌嫣儿吐了吐舌头,连忙转移话题“姐姐,我还没参加过赏菊会呢,不知道里面都有什么菊花,以前在家中时我只看过秋菊和野菊。”

    “姐姐也没看过太多种,等着一会儿到了庄子让你看个够。”凌筱筱看过的菊花也就那两三种,自然不会卖弄。

    “恩,得看仔细了,回去好画点菊花样子来秀。”凌嫣儿坚定的点了点头道,脑海中想象着要给一家人做些什么衣服。

    凌筱筱见她陷入了沉思也不打扰,继续望向车窗外,在现代坐车时由于有手机不离手,她错过了很多看美景和事物的时间,现在在唐朝正好全都补回来了,看着初晨的秋光,街上的点点行人,如画卷一般,似梦似醒。

    当凌筱筱一行人,照着帖子上的地址进入段夫人说的庄子时,里面已有两个体面的丫鬟迎了出来,给她们行了一礼后脆声道:“请凌夫人和几位公子小姐随奴婢来,我家夫人和别府的夫人小姐们都在赏菊轩呢。”

    庄子很大,菊花的栽种也很有讲究,错落有致,似随意,但细看之下,不同品种的菊花在一起又那么的和谐,阵阵冷香扑鼻,凌筱筱第一次觉得赏花是一种享受。

    赏菊轩,位于庄子的中心地带,亭台楼榭竖立在花海之中,独具匠心,凌筱筱心中暗自佩服这古代的匠人。

    远远望去,亭子里坐了几位年纪不大的公子,并没有看见段夫人她们,想来应该是在楼榭里。

    领路的丫鬟先是走出来了一个,引着江随云和路遥走向亭台,另一个则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引着凌筱筱她们往楼阁走去,果然随着丫鬟一进去,便看见了大气端庄的段夫人正和几位她并不熟悉的妇人说笑着,而段誉则像个小大人一般在一旁乖巧的坐着。

    凌筱筱和凌嫣儿收敛心神,从容大方的走上前去,先是向主位上的段夫人福了一礼:“筱筱,嫣儿,拜见段夫人。”

    “夫人好”几个孩子在一旁也随着母亲,礼貌的行了礼,声音脆脆的惹人喜

    “都是自家人,客气什么,快过来。”段夫人冲着凌筱筱她们招了招手笑道,最近她的生活可以用‘风得意’这四个字来形容,儿子的体越来越好,她的铺子赚钱越来越多,老爷有了钱可以去帮助更多穷苦的人,笑容也越来越多了,这一切都是因为眼前的凌筱筱,她怎么不喜,所以对着凌筱筱极为,惹得旁边几位夫人,小姐都眼红。

    “这便是西市那凌府家的吧,果然长的是有福气的,还有这几个小的看着就招人喜欢。”紧挨着段夫人坐的是法曹参军的夫人何氏,看着走过来的凌筱筱一行人,含笑打量道。

    “夫人夸奖了,他们平时皮着呢。”哪儿有不愿意听别人夸奖自己孩子的妈啊,凌筱筱听了这位夫人的话,顿时觉得亲切。

    段夫人此时拉过已经跳下椅子的段誉笑道:“誉儿是早就等急了,快让他们几个小的去玩吧。”

    凌筱筱点了点头,安排了林婉和云英去照顾几个男孩子,让沈芸看好小子汐。

    接着段夫人又一一为她们介绍了一番,凌筱筱才知道,今到场的基本都是官家夫人小姐,那怕是旁支也是书香门第,其中只有一人引起了凌筱筱的注意,那便是新上任县丞陈生的夫人,陈王氏。

    “今年萧姐姐去了长安,到是累到段姐姐了,一个人为我们大家筹办。”说话的是路南书院的院士夫人冯氏,虽是奉承的话语,但从她嘴中说出却倍感真诚。

    一旁的凌筱筱听着直叹其功力高深,但她的眼神却不自主的看向陈王氏,虽然听说她只有二十五岁,但不知为何脸色发黄,看着得有三十岁,想来素心的事,她是伤透心了。

    “呵呵,筱筱妹子为何一直盯着人家县丞夫人看?莫不是想着人家的‘义妹’,萧府尹的妾侍为何没来?”录事参军的夫人方氏,顺着凌筱筱的目光看去,有一丝讽刺的笑道,这笑话是全扬州城都知道的,只是没有人愿意损了萧府尹的面子点出来罢了,不过这方氏与萧夫人一样都是出了名的河东狮,最看不上‘世不清’的小妾。

    凌筱筱微微一愣,心想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躺着也中枪?双眼恢复清明,她赶紧笑道:“哪儿有啊!筱筱是从来没看过这么多种菊花,刚才进来时还没看够,想着什么时候才能再去看呢。”

    凌筱筱没有故意提起陈王氏,不过那陈王氏刚好坐在门口,大家也都会以为她真是看向外面。

    “方妹妹又瞎说,妾侍哪里能出来参加这种聚会啊!”一旁的法曹参军夫人何氏,赶忙笑着打趣道,岔开话题,不然由着方氏继续准没完。

    “人家也是好心提醒筱筱妹子嘛!”方氏说的另一层意思不外乎,凌筱筱是小户人家,也许把一个妾都能当大人物来看待。

    凌筱筱懒得理她没有回话,段夫人也是知晓方氏格的,赶紧出声道:“不早了,筱筱她们还没来过,咱们就先去园子里逛一逛,一会儿好回来尝尝我今年特别准备的菊花宴。”

    “那便听姐姐的,我付姐姐出去。”这方氏是典型的欺软怕硬,笑着扶了段夫人一起出去。

    这次凌筱筱没敢再去看那陈王氏,拉着小子汐同嫣儿她们走在最后,出来楼榭望向外面的亭台,空空无一人,看来男宾已经先一步去赏菊了。(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携子穿越来种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