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6 路遥归来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Luna寒 书名:携子穿越来种田
    凌筱筱从环彩阁回到家中已经接近子时了,云英和灵珊得了信,一人去打水,一人迎着她进屋伺候更衣。

    待凌筱筱上,亲了一口睡的正香的宝贝儿子后便闪进了空间,在现代时虽然网络发达,但她还是喜欢购买正版cd,此时那些歌词便有了作用,不然仅靠她的脑子想怕是不准的。

    选了几首古风歌曲后,凌筱筱又去寻了自己原来学古筝时上网搜的琴谱,接着从藏宝阁内搬了一架唯一适合自己使用的古筝,练习了起来,好多年不练难免手生,还是现在熟悉下,免得明天去江随云那里丢人。(此灵感来自,优酷牛人,古筝妹—徐鹤薇,我不知道还有多少人与小寒想法一样,但未免哪个它书读者在说抄袭之类的我就解释下,这世上不是什么东西只有你一家所有。)

    “筱筱今是要弹琴给我听吗?”江随云给孩子们上完课,才用过午膳,便见凌筱筱命人台了琴进来。

    凌筱筱今天很高兴,所以一进门便笑吟吟的道:“随云,我昨去环彩阁了…还有我答应了那些姑娘给她们填词作曲,不过曲谱却要麻烦随云来写了。”

    凌筱筱先是讲了昨的见闻,和自己对环彩阁以后发展的想法,然后才在琴架旁坐了下来。

    江随云听着她去了青楼先是皱起眉头,接着听她说并不怜悯素心,还有对环彩阁以后的设想便笑了,“没想到筱筱还是大家,那我今可是有耳福了。”

    “什么大家,这都是筱筱以前在‘别处’听来了,不过是想着够新颖独特,也许能给环彩阁带了些效益。”凌筱筱一边带着甲,一边笑道。虽然这古筝她是从小练起的,不过她子懒惰,根本就没想过自己填词作曲,现成的那些她都弹不过来呢。

    看着江随云已经拿起小狼毫笔,一副拭目以待的样子,凌筱筱轻轻扯起嘴角,弹唱了起来,她选的第一首歌是《锦鲤抄》,因为她非常喜欢这首歌背后的故事。

    “蝉声陪伴着行云流浪,回忆开始后安静遥望远方。荒草覆没古井枯塘,均散一缕过往,晨曦惊扰了陌上新桑。风卷起庭前落花穿厚回廊,浓墨追逐着绪流淌,染我素衣白裳,阳光微凉,琴弦微凉。风声过往,人间仓皇,呼吸微凉,心事微凉,流年匆忙,对错何妨......”

    待凌筱筱琴声落下。江随云也放下了手中的笔,眼神悠长,深的望着眼前的女子。

    “看什么呢?这词曲可能用?”那怕是在现代见惯各种明星的凌筱筱。此时被一个美男这么看着也不脸红,赶紧出声问道,想打破这暧昧的气氛。

    “筱筱唱的真是好听,我突然有些不想拿去给别人用。”江随云也没想到自己开口竟然说出这么暧昧的话,一时也有些脸红。赶紧接道:“筱筱可是还有别的曲子?”

    “有的,有的。”就在凌筱筱想着接下来要唱什么的时候。一道久违的男声插了进来。

    “呦,我在外面劳心劳苦,你们到好,在这儿又是弹琴又是作诗,好不悠闲的呢!”路遥从密营回来,本想先去换洗再来找他们商谈,在路过江随云院子时,却听到里面琴声歌声动人,便走了进来,没想到却看见两人含脉脉的样子。

    “路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凌筱筱站了起来笑问道,虽然平里觉得他很烦,但几个月不见却是有些想念,有些人也许就是这样,在的时候你不觉得他重要,但离开了却会有些不习惯。

    “刚回来。”路遥依在门框上,衣角上的灰尘和那满脸的胡茬到真显得风尘仆仆的样子,只是他说话的语气却是十分怨念。

    “呵呵,这样吧,你先去换洗,我今天亲自下厨给即做几道菜,算是给你接风洗尘。”凌筱筱看着路遥那满是你们有的目光,一阵干笑便逃跑似得离开了。

    “我这儿已经没什么可教的了,接下来就得看随云的了。”路遥很自然的拿起了刚才凌筱筱用过的茶杯,挑了挑眉冲着江随云说道。

    江随云没在意他的挑衅,眼神依旧温和,笑道:“路兄既然是无崖子老前辈的徒弟,自然是相信命数的,不知家师说没说过,我和筱筱的缘分是天定?”

    “哈哈,家师说过在下是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子,学不了他老人家的星算。”路遥虽然笑着但眼神却十分凌厉,眼前这男子虽然没有任何武力,但路遥就是觉得他上有着危险的气息。

    经历过真正沙场的江随云到没被路遥的气势所压倒,为自己填了一杯绿茶,轻声道:“随云到是学过一些观面之法,路兄怀大志,但如果不能克制自己却容易酿成大错,随云和筱筱都是喜欢随遇而安的,并不想牵扯到其中。”

    凌筱筱在厨房忙碌着并不知道,那两个大男人已经明争暗斗了一番,不然一定会觉得好笑吧,在这古代她已经算是大龄寡妇了,江随云如果因为同是穿越的原因喜欢自己到是正常,但那路遥就有些无道理了。

    其实凌筱筱并不懂得什么是,在现代时她的丈夫追她对她好,她也就欣然接受了,可是她也只是享受着人家对她的好,那是吗?当知道丈夫外遇时,她想到的是儿子,钱,离婚,却完全没有想过她们这么多年的感,也许她心底清楚,自己对丈夫是有亏欠的,她感激他,喜欢他,习惯与他一起生活,但却从来没表达过对他的意。她曾经看过一本书,上面写着,男人都是需要被自己女人崇拜的动物,而她却完全没有做到这一点,一旦有一个不比自己差的女人做到了,很难有男人坚守的住吧。

    “妈妈,妈妈,路师父回来了吗?”包子阳阳叫喊着钻进了小厨房,相比跟江先生上课。他更跟路师父学武,所以听说路遥回来了便赶紧跟自己妈妈确认道。

    “阳阳哥哥不是不喜欢路师父嘛?”子汐小美女跟着另外两个哥哥一起了进来,气的问道,还一副满脸好奇的样子。

    这也不能怪小子汐,因为阳阳包子,没少在她面前说讨厌路遥。

    “哪有,我只是说不喜欢路师父他抢我好吃的而已。”阳阳包子赶紧否认道,眼珠却时不时的看了看妈妈都做了些什么菜。

    凌筱筱那看不出孩子的意思,不过她不想给小孩子们养成饭前偷吃的习惯,便笑道:“既然你想路师父了。就亲自去叫他来吃饭吧。”

    阳阳没想到妈妈会如此说,但终是不甘心自己一个人去便又拉了两个哥哥一起。而凌筱筱则带了子汐去寻嫣儿,刚刚杏儿和甜儿回小厨房的时候有说。她已经将自己关在屋子里一天了,只是默默的缝制着衣服,也不说话。

    凌筱筱虽能唱出歌百态,却实在不懂这种,问世间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的。若是两相悦到也罢,单相思却最是要不得的,而凌嫣儿此时很明显就是在单相思。

    “姨姨,吃饭啦!上次妞妞姐姐说她不着急的,只要在菊花宴的时候能穿上就好了。”子汐虽然人小,但心灵极为敏感。也感觉到了凌嫣儿这两天并不愉快。

    “好,嫣儿姨姨这就跟小子汐去吃饭。”凌嫣儿看着姐姐,不知为何有些尴尬。浅浅一笑,便哄起了子汐。

    凌筱筱先让人带了小子汐去净手,才面向凌嫣儿叹道:“感的事是强求不来的,除非你肯像素心那般抛下一切去追逐,只是一旦做了决定就没有后悔的机会了。”

    凌嫣儿愣了一下也没在意姐姐将自己与一个艺相比。轻声问道:“环彩阁的素心姑娘?她怎么了?”

    凌筱筱将素心为郎赎的事说了,也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和忧虑。

    凌嫣儿点头。是,她佩服素心的勇敢,可那陈生毕竟与她有,而自己不过是一头而已,还有她记得那萧志恒一直对素心是志在必得,要不是他还没娶正妻,萧大人不许他胡闹,定是早素心接回府了,如果萧志恒还回来,那陈生怕是真的保不住素心。

    “姐姐,你放心,我会将这当成一场梦的,也会听姐姐的不嫁人为妾为续室。”凌嫣儿不知是真的开窍了,还是为了安抚凌筱筱,一派坚定的说道。

    “你能想明白就好,走吧,去吃饭,今路遥师父回来了,我亲自下了厨,咱们去给他接风洗尘。”凌筱筱也没在意她说的是真是假,领了她的手,迎向洗完手的子汐,一起走去饭厅。

    “好菜没有美酒,可惜了!”路遥一入席便感叹道,在山里他可是好几个月没喝到酒了。

    “好菜当然得配好酒了。”凌筱筱笑着让灵珊拿出她事先准备好的酒,52度茅台,她刚才已经将酒倒在了一个普通的酒壶里。

    灵珊上前给路遥和江随云一人倒了一杯,才将酒壶放到了桌子上。

    “好酒!浓烈,醇香。”路遥一口把杯中的酒喝下去,赞叹道,接着又为自己倒了一杯,好似怕江随云与他抢一般,将酒壶放到了自己这边。

    江随云也不在意,吃着手边的菜,到是几个小的时分好奇,路师父喝了什么好东西,这般喜欢。

    ps:  ps:如果没有写书,小寒此时应该在学古筝吧!哎,有一段时间超级想学,终于没好意思和小朋友们一个班,也就做罢了,这梦想看来只能延伸到下一代了。还有在此谢谢支持正版的亲们,小寒需要正能量!但小寒是卖书,不是卖笑,如果有人喜欢本书小寒高兴,如果有人不喜欢那就请绕路,在现实一片混乱,勾心斗角的况下,小寒希望写字是一件愉快的事。发在起点,签约说不想赚钱那是假的,但如果一味的赔笑却是不值得的~如果您想静静的看书,细细的品味,小寒谢谢,如果您想投票打赏,小寒感激,但如果您要摸黑辱骂,那么抱歉,并不欢迎您,我也不会留着您,以示圣母怀!啊~今晚感慨多了些!

重要声明:小说《携子穿越来种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