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 一场乱斗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Luna寒 书名:携子穿越来种田
    ps:  谢谢大家这么多天的支持!!!

    凌筱筱将刚刚沈府派媒婆来求亲的事说了一遍,当凌嫣儿听到自己掉的手帕被当做信物时,明显一愣,接着是无尽的愤怒,又听说自家姐姐说是跟二少爷沈复有时,小脸先是一红,又马上觉得不妥。

    她的表,凌筱筱都看在眼里,想着她是真的动了,只是在得知她的手帕是掉了的时候,凌筱筱就知道这沈复不是薄寡义就是对她完全无意了,不然也不会将帕子给了沈夫人,不管是那一种,嫣儿都必定会受伤,所以凌筱筱还是决定早点断了她的念想。

    “嫣儿你可想过帕子为何会到了沈夫人手中。”看着还在胡思乱想的妹妹,凌筱筱喝了一口新泡的花茶提点道。

    听着姐姐的话,凌嫣儿回过神,直觉的道:“定是被那个恶霸抢去的...”

    虽然凌嫣儿心里不信沈复是这种人,却也觉得她说的这个理由有些牵强,到后来便越来越小声了。

    凌筱筱摇了摇头,认真的开口道:“如果我说这帕子是那沈复给出去的,你可相信?”

    凌嫣儿一愣,想了半天才有些幽怨的回道:“嫣儿定是相信姐姐的,我与那沈二公子也只见过一面,他定是要向着家人的。”

    凌筱筱见她还不死心,便又将昨从陆凝香那问来的话与她说了,“这沈复,并不是沈夫人的亲生儿子,而是一个庶子,听说沈老爷常年在外,他那个姨娘没少被欺负,你觉得他会帮谁?”

    “那他更没有那理由帮那恶霸不是吗?”凌嫣儿急忙的反驳道。

    呵呵,凌筱筱没说话。只是轻笑一声,想着初恋也许都是盲目的吧!她还不是一样的识人不清。

    “姐姐,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凌嫣儿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只是她真的不相信昨那个温文如玉的男子会做出这种事来。

    “算了,你自己想清楚吧,他不是你的良配。”对于这种说不通一心往死胡同里钻的人,凌筱筱也懒得继续讲大道理了,反正在这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时代。如果她不同意,他们也翻不出什么大风浪,如果嫣儿真的不懂事。就别怪她狠心养她一辈子了。

    呵呵,看来不管男人女人,誓言都不过是一时的失言,想着前段时间凌嫣儿信誓旦旦的说着终不嫁的话语,此时看就有些讽刺了。留下云英。灵珊照顾她,凌筱筱带了林婉去院子里看子汐。

    再说沈府管事婆子回去后,将事详细的同沈夫人学了一遍,并将自己的疑问也说了出来“夫人您看,二少爷是否真的与那小娘子有私?”

    沈夫人没说话,只是重重的将手拍在了案几上觉得不解气又将上面的茶杯食盘都扫到了地上。

    管事婆子看这形也不敢再说话了。小心的退到了一旁。

    “巧云,去给我将方姨娘叫过来,再让人告诉门房。如果二少爷回来,让他马上到我这儿来。”沈夫人瞪的满目通红,她就知道那野种没有好心思,竟让自己闹了这么大个笑话。

    “夫人,那方姨娘还病着呢。怕是起不来。”巧云看着夫人的脸色,小心的回道。

    沈夫人现在是四处燃火。将手边仅剩的花瓶丢道了巧云脚边,怒声道:“让她死也给我死过来。”

    “是”巧云应了,飞快的退了出去前往方姨娘的院子,她是大丫鬟,平时还算得宠,可是好多年没挨过打骂了,此时难免埋怨起了二少爷和方姨娘。

    巧云声音冰冷的传达完夫人的话语,便站在院门外等了起来。

    二少爷和老爷都不在府上,山竹也没地儿去求救,只好进了屋将事告诉了方姨娘。

    昨天大夫开了药后,方姨娘已经好多了,此时挣扎了下了,便由山竹扶着去了沈夫人的屋子。

    “夫人”方姨娘进屋看着满地的碎瓷片,由山竹扶着恭敬谦卑的行了礼。

    沈夫人冷哼了一声道:“方姨娘,你到是生了个好儿子,竟要去人家府上入赘。”

    “这不可能,二少爷还要考科举呢。”方姨娘一惊赶紧否定道。

    沈夫人听到科举二字,心思却活络了起来,要是让那小畜生入赘凌府也是一桩美事,不过就怕老爷不会答应。

    “呵呵,也许二郎觉得他考试无望了呢?毕竟他考了两年连个穷秀才都没考上。”沈夫人冷笑一声讥讽道。

    “才不是,复儿他没考上还不是因为...咳咳...”方姨娘连憋的通红,气息有些不够用的说道。

    “还敢狡辩,还不是因为什么?”沈夫人双目一瞪,又喊了旁的管事婆子,“你给她说说你今天去凌府提亲的‘况’”她把况二字说的极重,想来这婆子能明白她的意思。

    果然,管事婆子说到绣帕的时候,将凌筱筱说的没谈成,变成了已经沟通好,如果今年还考不中便入赘。

    方姨娘腿一软,整个人都靠在了山竹上,生意颤抖的道:“二少爷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定是被冤枉的,定是那凌府冤枉了他。”在她看来这也许又是夫人不让复儿考科举的计谋,今年要是再考不上,老爷他...

    “哼,人家凌府要财有财,又与段刺史一家较好,人家为什么要冤枉他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庶子。”看着方姨娘的模样,沈夫人突然发现自己没那么生气了,毕竟只要没了这个沈复,她的健儿便就是府上的唯一男定了,比娶那小娘子划算的多。

    方姨娘看着沈夫人冷笑的嘴角,忽然觉得眼前一黑就倒在了地上。

    “方姨娘”山竹吓了一跳,赶紧跪在了地上叫道。

    “夫人,老爷和二少爷回来了。”看着倒在地上的方姨娘,巧云楞了一下脚步不停的走到了夫人面前小声道。

    “老爷怎么也回来了?快,你们将她给我付到椅子上去。”沈夫人心一惊,赶忙让丫鬟扶那晕倒的方姨娘起来,然后看着一地碎瓷片又皱起了眉,想着一会儿该怎么解释。

    沈老爷个子不高,眯着精锐的眼睛走了进来不悦的道:“这是怎么回事,我听人说你一回来就发脾气。”

    听着沈老爷的话,沈夫人却突然哭喊了出来,“老爷啊!我是伤心啊!辛辛苦苦养大的孩子竟要入赘别人家去了啊!”

    “你这搞什么哭哭啼啼的,谁要去入赘了?”沈老爷被她弄的也忘了去看方姨娘。

    到是沈复,一进来便看到了晕倒的亲娘,走了过去轻声道:“姨娘,你怎么了?”

    仿佛听到了儿子的呼唤,方姨娘悠悠的醒了过来,“二少爷,你快跟夫人说,你没要入赘。”

    “老爷,我昨不是跟您说了么,要去西市的凌府给健儿说亲,谁想.....当时王媒婆也是在场的不信您去问问。”沈夫人故意把王媒婆说了出来,因为她知道以自家老爷面子的子,是不会去确认的,就算确认她也不怕,因为凭着他跟那小娘子有私这一项不说还让自己却提亲就够他受的了。

    “父亲,孩儿真的与那小娘子无半点私,帕子也是孩儿拾到的。”沈复听完马上跪在了地上说道。

    “是啊!老爷您明察,二少爷绝对不会说入赘的话的。”方姨娘也跟着跪在了地上哭道。

    “老爷,那就是那凌氏冤枉复儿了?可好没道理啊?”沈夫人显得惊讶的问道,但嘴角的冷笑掩不住她的得意。

    “娘,我的亲事可说成了?”沈大少爷,一脸喜悦的走进屋问道,看的自己父亲后又赶忙收起嬉笑,恭敬的唤了一声:“父亲。”

    “哎,我命苦的健儿啊!凌府说凌小娘子早有中意的人了,拿着绣帕做了信物,等着人家如果不能高中就去入赘的。你就是娘唯一的宝贝,娘是不会让你去入赘的,咱还是看别家姑娘吧。”沈夫人朗声叹道,话里透着委屈。

    “瞎说什么呢,我沈万福的儿子是不会去入赘的。”沈老爷手拍桌子怒声道。

    “是你对不对?我说你当怎么着急将我支开,原来是去幽会,我还以为你好心帮我才给了我绣帕,原来是想看我出丑。”这时沈健也反应了过来,指着沈复喊道,如果不是看沈万福在这,怕是就要踢上去了。

    “大哥你误会了,小弟真的不认识那个小娘子,绣帕也是在地上拾的。”沈复垂着手,眼神清明的解释道。

    “哼,谁知道你是不是一晚上就引的人家对你动了,弄不好人家的绣帕就是故意给你留下的。”沈健冷哼一声说道。

    “好了,都给我闭嘴。扶方姨娘回去,让她好好养病,这段时间不要出来了。”沈老爷先是手指,方姨娘后的山竹吩咐道,然后又面向沈复“你也回去温书吧,这段时间不要像其他的了。”

    方姨娘没敢哭闹,因为那样只会更加惹恼老爷,便不舍的看了一眼儿子,跟着山竹离开了。

    沈复躯一震,起福了礼,没再解释的离开了,谁也没注意到他腿上被瓷片划开的伤口正淌着血。

重要声明:小说《携子穿越来种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