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 买的不如偷的香

    随着新一轮降雪,天气越来越冷。

    晚上早早吃完晚餐,宋恩冰就关门躺上了。看着天花板,想着三天后冷胡两家的婚礼。

    她需要的东西,很快就能弄到手,冷熠天那边又准备成什么样子了呢?与他分开的时间也不长,她怎么就越来越想念他了。没有他在边,她连胃口都差了好多。或许是嘴被他养叼了,其它人做的菜都不合她的口味,只想吃他亲手做的菜。

    这两天胡家父女确定她是一个毫无威胁的存在,对她的监视也就放松了许多。胡柳月也不再来缠着她,这样就方便她做自己的事了。

    他们以为她天天就知道睡觉,晚上睡白天睡,和一头吃饱就睡的猪没有什么区别。哪有人会知道,晚上她根本就没有睡过。

    以前在云天时,有任务是晚上执行,白天蒙头睡觉。所以黑白颠倒对于她来说轻易得很,尤其是晚上出去做一些事,胡家的守卫还没有一个人察觉到她的异常。

    现在天色还尚早,胡启山和胡柳月都还没有休息,那么她就只有先在屋里躺着,等到适当的时候才出去溜达一圈。

    躺在上无所世事的时候,脑子里想得最多的还是冷熠天那个坏蛋。她没跟他说就离开了,他连问都没有问一声,就像她根本就没有出现过似的。

    那天她还特地发了一条信息给他,让他给点时间给她。这句话把自己的意思说得很明白了,哪知道那个男人一个字都没有回复。如果他还在生气,气她不告而别,会不会太小气了。

    正想着,只觉得一股冷风从窗户处吹进来,紧接着她的屋子里就多站了一个人。

    这样的速度,这样的手,真不是正常人能做得到的。如果换作是任何一个人,可能都会尖叫一声,有鬼!

    宋恩冰看着他,眼里的光芒一闪而逝,很快地摆出一幅冷冰冰的表,别过头看还不看他一眼。

    她在心底不得不再一次佩服这个男人的勇气,他现在是私闯民宅,是做违法乱纪的事,拜托能不能低调点。大晚上的穿一白衣,从窗户上闯进良家妇女的房间,这种行为也太不把别人放在眼里了吧。

    他含笑看着她,站在离她几步远的位置,也不向她靠近。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托尼奥想妈妈了。”

    托尼奥想妈妈,难道他就不想她吗?

    宋恩冰听了更没有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干脆拉起被子将整个人都裹起来。他不想她,那么她也不要想他了。

    刚从鼻孔里冷哼一声,沿就往下陷了一些,属于这个男人独特的味道透过厚厚的棉被也飘进她的鼻息之间。

    “老婆。”他整个子都已经爬上去,扯开她的被子就钻了进去,“这么久不见,难道你都不想念我吗?”

    “想,当然想……”她在心底喊了好几遍,但是她为什么要告诉他呢,他都不说想她,她也不会说想他了。

    他的手指轻轻拨弄着她的发丝,硬是将她扯进怀里,戏谑地说道:“今天托尼奥告诉我,带他的姐姐喜欢我,还拿着我的相片做了一些事。”

    她也学着他的样子,笑了起来,还伸出一只手勾着他的下巴:“所以冷先生是想要告诉我你的魅力不减,随处都有慕你的女子?”

    他捧着她的脸亲强行亲了一口,吊儿郎当地说:“我是想告诉老婆大人,即便你不在家,别的女人主动送上门来,我也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我的体和心灵都是清清白白的,绝对没有被污染。”

    “谁知道?”她嘴上还在逞强,心里早就笑开了花。即便他不说,她也是绝对的相信他的。

    冷熠天低下头去,咬着她的耳朵说:“就是担心老婆大人不相信,所以今天特地跑来让老婆大人检查检查。”

    “你要我怎么检查?”

    “脱光衣服,随便你想怎样检查就怎样。”

    宋恩冰坏坏地笑了起来,像一个女流氓似的:“真的?”

    “为夫的都送上来了,难道还有假吗?”

    正当两人闹得起劲,有人咚咚地敲响了她的房门。

    宋恩冰白了冷熠天一眼:“大晚上的,你要爬窗户也应该换一黑色的衣服吧。穿一白色的,不是吵着叫别人来捉你吗。”

    “宋小姐,你睡了吗?”

    屋外传来胡柳月的声音。

    宋恩冰又瞪了一眼冷熠天:“你的未婚妻来了,不如你去处理。”

    “她敲她的,我们俩做我们俩的,不理她。”冷熠天倒是笑得惬意,一点都没有半夜私闯民宅,快要被人抓住了的惊慌。

    “我敢保证,她要是再问两声,我没有回话,就会有人撞门而入了。”宋恩冰推开冷熠天,就准备向门边走去要开门。

    “老婆,你开了门,让人抓到我怎么办?”宋恩冰都快走到门口了,冷熠天还半躺在上,懒洋洋的模样。看他的样子,似乎真打算和胡柳月照个面。

    宋恩冰打开门,胡柳月一下子就冲了进来,以最快的速度将屋子里每一个角落都查看了一遍。

    宋恩冰靠着门,不慢不急地问道:“胡小姐是来查房的?”

    胡柳月将每一个角落再看了一遍,而后笑了笑:“刚刚守卫发现有不明飞行物,我担心宋小姐所以过来看看。”

    “不明飞行物?”宋恩冰轻笑,“难道有飞碟进了我的房间?”

    胡柳月盯着她瞅了瞅:“我只是担心宋小姐的安全。”

    “一个人住这么大的地方,确实害怕的。要不胡小家就在我这里住一晚,也好陪陪我。”

    “既然没有事了,那宋小姐早点休息,我就不打扰了。”胡柳月再看了看,确实没有发现可疑的东西。

    刚刚接到守卫员的报告,好像看到有白色物体进了宋恩冰的房间。她接到消息,不动声色地先安排了一群人在窗户下面守着,再直闯宋恩冰的房间。倘若有问题,肯定会发现。如果宋恩冰的房间里有别人,也一定是逃不掉的。

    胡柳月一走,宋恩冰才关上房门,冷熠天又优雅地躺在了上:“老婆,是不是感觉像偷一样,很刺激?”

    “我还没见过像你这么胆大的偷者。”她刚刚都还替他提了一口气,万一这胡柳月走过去撩开被子,是不是就能看到过几天就要和自己完婚的未婚夫正半体躺在另一个女人的上。

    幸好胡柳月不知道他们俩人早就拿了结婚证书,不然这段时间不晓得又要怎样来闹腾她了。

    “男人们都说,家花没有野花香,买的不如偷的香。”冷熠天换侧躺的姿势,一只手臂撑着,另一只手臂慢慢地解白色衬衫的纽扣,一颗,两颗,再解开第三颗的时候,他将衣衫向两边拉开,眨了眨眼,“老婆,过来尝尝这偷的花到底有多香。”

    宋恩冰看了看,纵扑了上去,抱着他的脸咬了一口。她的力道用得稍重,在他的脸上留下一圈整齐的牙齿印。

    “你怎么可以咬我的脸?”他哇哇地吼起来,“脸是一个男人的门面,脸毁了,为夫今后要怎么出去见人?”

    “就是要毁了你这张脸,这辈子我让你祸害就够了,就不要再去祸害其它女人了。”她趴在他的上,用力捏捏他的脸。看他的脸上被自己烙下印记,越看越是欢喜。

    “那我是不是也得在你的上留下一个印记,贴上冷熠天所有物的标签,也免得你出去祸害别的男人。”说完,他可是找了一个最又最软的地方咬了一口,留下他一圈整齐的牙印。

    “冷熠天,你这混蛋!”咬那么重,疼得她都快掉眼泪了。

    他却突然正色起来,将她拥在怀中,也不再乱动手动脚:“老婆,这些子你有没有想我?”

    宋恩冰想到一个非常聪明的回答:“你想我的话,我就会想你,你不想我,我自然也就不会想你了。”

    “小坏蛋,这油嘴滑舌的跟谁学的?”

    “跟我的男人学的。”

    “你的男人是谁?”

    “一个很坏很坏的坏蛋。”

    “那么请冷太太告诉我,你喜欢那个很坏很坏的坏蛋吗?”

    还没有等到她的回答,他又动了起来,开始享用他的美食。饿了这么长一段时间了,好不容易潜来偷一次香,今天晚上一定要吃饱喝足才能放了她。

    屋外冷风萧萧,屋内战火缭绕,一片光羡煞旁人!

    ……

    “老婆……”激战过后他抱着她,又吻了吻,“谢谢你。”

    他一直不敢将十年前的那件事对她说,就是担心她会再向以前那样,与外界隔离不与任何人交流,连他都有可能不认识了。

    每想到十年前的景,他都忍不住后怕。小小的她减缩成一团,不吃也不喝,也不让任何人靠近。

    “老公!”她第一次这样称呼他,手指轻轻发扯拉着他前两个小小的凸点,“因为有你,所以我什么都不怕,什么事都能过去的。”

    该说谢谢的是她才对,如果没有他,现在的她会是个什么样子。如果不是他给她满满的,那么她也不会有勇气面对十年前那触目惊心的一幕,更没有勇气独自来到胡家,找到十年前胡启山的杀人证据。

    她原本只是一粒细微的尘土,入不了任何人的眼,而他却拿她当着是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贝,让她像钻石一样发亮。

    他搂着她的手臂又紧了一些,低沉地说了一声:“小傻瓜。”

    他们两人谁都没有对谁说出来,却都是如此明白对方心中所想。那么坚定地相信,相信对方会明白自己。

    冷熠天走了好久以后,宋恩冰还沉浸在刚才的一番甜蜜里。因为三天后就要举行婚礼了,所以他才冒险过来找她。

    他并没有对她说他的计划,只告诉她,这辈子他的女人就只有宋恩冰一个,其它人他都不要。

    只要有这么一句话就足够了,她早就明白在他心中的份量。而她也很快能分死得不明不白的父母报仇,一定要让胡启山得到应有的报应。

    他也没有阻止她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尊重她,让她自己做选择。两个人在一起尊重对方也是一项必不可少的修为。

    看看窗户,天色已经亮了,昨晚累了一晚,今天应该要好好休息一天。

    睡觉前摸摸了小腹,这里会不会已经孕肩着一个小生命了呢?她好希望好希望,能拥有一个孩子,长得和他一样的孩子。

    ……

重要声明:小说《黑道军王的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