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 不是爱是利用

    京城的气温越来越低,这几天大大小小的雪就没有停过。

    因出门时走得太急,连件换洗的衣服都没有带上,宋恩冰准备出门随便买两衣服。打开门正好碰见一人举手正准备敲她的房门。

    宋恩冰这人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喜欢将表像个孩子一样表现在外面。昨天才赶走胡柳月,以为能清静上一段时间了,没想到今天她又来了。这脸皮和冷熠天的脸皮还真算得上是一对,都很厚。

    胡柳月将笑容马上堆上脸,因为笑得太过灿烂,看起来仿佛脸上的白粉都要扑下来似的。

    “宋小姐,这么早来打扰你真是不好意思。”

    “胡小姐还有事?”目前见过这个女人两面,但宋恩冰觉得这张脸已经在她的心里生了根发了芽似的,清晰得很,想要忘掉都忘不掉。

    女人之间最大的仇恨,不是金钱,也不是权力,而是男人。她们两个之间的导火线就是——冷熠天。虽然说她已经表明态度不会再见冷熠天,然而以胡柳月对冷熠天的痴迷程度又怎么会轻易相信她说的话。

    胡柳月扬笑,整个一张讨好人的嘴脸:“我是来问问宋小姐有没有什么需要的。”

    “你来得正好,我正需要几冬天的衣服,你替我买回来,顺便洗好了再送过来。”既然有人愿意送上门来侍候她,宋恩冰也是不客气的。理所当然地将胡柳月当佣人使唤起来。

    胡柳月又是最讨厌宋恩冰以这种口气跟她说话,这会让她想到十年前,她还在李家的子,那时候就只能算这个小丫头边的一只跟虫。

    那段时间是她人生最不快乐,最痛苦的时间。不过现在这一切都变了,她才是真正的千金大小姐,京城多少名门公子心中恋的对象。

    “胡小姐有问题吗?”见胡柳月没有回答,宋恩冰又加问了一句。

    “没有问题,我马上叫人准备,宋小姐还有什么需要的话就请尽管开口,我爸说了,一定要让宋小姐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宋恩冰抬头,冷冷地扫了胡柳月一眼:“那么你可以先走了。”

    胡柳月又碰了钉子,尴尬地笑了笑:“那我先去准备了,今天天黑前一定给宋小姐送过来。宋小姐你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了。”

    “胡小姐。”胡柳月转走时,宋恩冰又叫住了她,“我这个人历来喜欢安静,不喜欢经常有人来我这里走动,如果可以的话,麻烦你把我的衣服亲自送过来。”说完,她咚的一声将门关上,也不管胡柳月答应还是不答应。

    胡柳月看着这扇门,恨不得一脚踹上去,心中的股怒气难平。若不是父亲说暂时不要去惹她,对整个事的大局都好,不然非得让那丫头吃吃苦头。

    宋恩冰也对着门冷哼了一声,这个女人要抢她的男人,难道还要让她装出一幅好脸色给她看吗?别人也许能做到,但是她宋恩冰绝对做不到。

    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如果人人活着都要伪装那不是很累。她不想让自己活得那么累,那么就做最自然原始的自己就好了。

    她靠在门板上,慢慢闭上眼睛,脑子里浮现出一些画面。

    冷熠天牵着胡柳月的手,在神父面前接受祝福。他新手将戒指进胡柳月的手指,他还吻她,他还要和他做很多很多的事……

    “不……”她绝对不容许这一切发生,绝对不会。这个男人是她的,这辈子都只属于她一个人,别的女人休想染指。

    他明知道她发现了一切,还是闭口不问。明知道她要离开,他还是装着什么都不知道。

    或许他也是在等她,等她亲口对他说,可是她没有选择对他说,而是选择离他而去。

    离开他才几天的时间,她就开始想他了。她想念他的不好,可是这些不好全都变成了好。他宠她,她,永远都舍不得她伤心难过。

    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怎么会去杀害她的全家人。

    十年前的那些事,她差不多都记起来了,她也还记得在很小的时候,有一个叫熠哥哥的大男孩一直守护着她,在她害怕的时候,他会对她说:“小冰儿,别怕,熠哥哥会保护你的。”

    十年后,这个男人还是这样说:“小冰儿,有我在你边,我会保护你的。”

    脑海里又浮现出一个稚嫩的声音:“要是小冰儿还没有长大,熠哥哥娶了别的女人怎么办?”

    回答这个问话的是带着低笑的男声,像刚变声不久的沙哑,“我会等我的小傻瓜长大的。”

    “那熠哥哥一定要等小冰儿长大,娶小冰儿做你的新娘。”

    “我们拉勾勾吧。”对于小孩子来说,拉勾勾就是他们之间最简单真挚的誓言。

    她没有想到他会将这个誓言记住,在她满十八岁成人的时候,就将捆绑在边。

    过去的誓言她忘记了,而他还记得,在她长大时,他就娶了她。

    想到这些,宋恩冰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淡定不了了。她拿出手机按下开机键,开机等一会儿,没有收到信息,也没有谁拨打过她的电话。有那么一点点的失望,不过很快她飞动手指,输了一句话:“冷熠天,请给我一点点时间!”

    不用说得太明白,她猜想,他一定能明白她的。

    在这场与婚姻里,她好像从来都是处于被动,一直是他对她好,久而久之,她就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现在想来,她似乎从来没有为他做过什么。

    天上一直在飘雪,从房间的窗户望下去,街道上难得看到有几辆车或是几个人。

    再过几天就是他的生了,她一直记在心里,还打算亲手做一分蛋糕,想给他一个惊喜的,现在想来是没有机会和他一起过了。

    她走了几天,不知道托尼奥还好不好,有没有想着她睡不着觉?有没有好好吃饭?天气这么冷有没有多穿一点衣服?其实这些事以前她在家的时候,多数时候还是冷熠天在打理,她很少心过。

    用冷熠天的话说,她能把自己照顾好,那就让他少心了。

    想着托尼奥,女人心里最软的地方又疼疼的,这就是一个女人的母

    ……

    宋恩冰离开,托尼奥这个小家伙确实有几天吃不好,睡不好。不过孩子毕竟是孩子,几天过后状态就好了许多。

    小家伙也懂事得很,心里想念妈妈,但嘴里一次也没有念叨过。他也知道爸爸也是想念妈妈的,爸爸不说,所以他也不说,他们在心里明白就好。

    因为多了一个小可相陪,冷老爷子的体恢复得很好,在医院呆不习惯,便出院回到了冷家。

    托尼奥嘴甜,一天到晚哄得冷老爷子可开心了。

    看着一老一小两个人,冷熠天笑了笑,转往外走去。

    虎仔跑了过来,在冷熠天耳边低语了几句。

    冷熠天微微蹙眉:“带到我的院子里来。”

    冷晴晴看着自己的哥哥,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最后还是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咚的一声跪在了地上。

    冷熠天也不看她,端起桌上的茶浅尝了两口。

    “哥,我愿意接受任何处罚。”冷熠天的沉默,更让冷晴晴心里难过。她知道自己的哥哥不会真的将她怎么样,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没脸来见他。

    “晴晴,你是我的亲妹妹。”他靠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爸妈去世后,你和爷爷就是我最亲的人。我的事从来没有瞒过你,因为你不仅是我的亲人还是我最信任的人。”

    “哥,对不起!”冷晴晴已经泣不成声。她知道宋恩冰对他有多么重要,一直以来都知道。就像他知道萧少卿对于她来说有多重要是一样的。

    在危险时刻,她会为了救萧少卿而伤害宋恩冰。那么同样的道理,冷熠天也会为了宋恩冰而不会顾及萧少卿。

    “起来吧。”

    冷晴晴跪着不动:“哥,求你放过他,我愿意替他承受一切。”

    冷熠天一手敲着桌面,久久不曾言语,他得知一些事,却不知道该怎样跟冷晴晴说。如果说萧少卿待她是真心的,不管多危险他都愿意放开她,让她去追求幸福。可是萧少卿这样的一个男人,值得她为他付出一切吗?

    想到便也就问了出来:“晴晴,为了一个不懂得珍惜你的男人值得吗?”

    “我也想问哥,为了宋恩冰做这一切值得吗?”冷晴晴突然激动地吼了起来,“你为她筹备了十年,到头来她走得那么地干脆,这样的女人懂得珍惜你吗?又值得你为她做这么多吗?”

    “她值得,她是唯一一个值得我付出一切的女人。”刚刚他有看到她发的那条短信,也没有回复她。对于他来说,有她这么一条信息就够了,他相信她会比自己想的会做得更加的优秀。

    “不管是怎样的萧少卿,我也愿意为他付出一切,不管值得还是不值得。”冷晴晴也说得非常地坚定。

    “不要再让萧少卿出现在我的面前。”这已经是他最大的仁慈了,冷晴晴是他的妹妹,那个男人是他妹妹最的男人。一个人真的不需要理由,也不想去求同等的回报。这个东西,它永远都是一方付出的比较多,而另一方是接受罢了。

    他追着宋恩冰,想要给她最好的一切,想要她幸福。而她却之不及,走得潇洒。

    冷晴晴二十岁不到整颗心就放到了萧少卿的上,大学毕业就世界各地追着他跑。冷家的人注定是多的种,执着追求自己的

    “谢谢哥哥。”冷晴晴爬起来,抹干脸上的泪痕,“我去看看爷爷。”

    冷熠天再看了她一眼:“晴晴,不管发生什么事,只要你回到冷家,就还是冷家的人。”

    冷熠天再拿出手机,翻开信息,看着上面那一句简短的文字,手指轻轻划过,然后一点,删除掉了。

    还有几天时间就是冷胡两家举行婚礼的子,这件事已经由各大媒体专得满城皆知,应该是全国上下都知道了。事正安他的计划一步步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可不想在这个时候再出一点意外。

    胡家!胡启山!

    十年前的案子做得太完美了,若不是这次他们如此主动,他恐怕永远也不会找不出真相。

    “小冰儿,看你的了。”

    他就是如此相信他的小女人,别看她笨笨的,有时候做出的事总会出乎他的意料。

    冷晴晴问他,宋恩冰是不是值得他付出一切,这个问题让时间和事实来证明好了。值不值得,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还要看他的小女人怎么做。

    所有的事都准备好,那么接下来就等着这场好戏上演了。

    揉了揉发疼的太阳,正准备再冲一杯茶,就看到托尼奥从门外挤进一颗小脑袋,因体太胖没有控制好全的平衡,整个子咚的一栽倒在地。大理石铺垫的地板,异常坚硬,痛得他想要掉眼泪。

    但又觉得自己是个男子汉,爸爸又经常对他说,男子汉不可以轻易掉眼泪,所以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也没有流出来,并且还很努力地从地上爬起来。

    “托尼奥。”冷熠天走过来,轻易就将他捞了起来,“你这是在表演特技吗?”这个孩子就是上天送给他们夫妻二人的礼物,在失去自己的孩子得到这么一个宝贝。

    “爸爸……”

    他知道小家伙想要问什么,捏了捏小家伙嘟嘟的脸,说:“妈妈过几天就会回来的,托尼奥不要担心。”

    “妈妈真的会回来吗?”小家伙歪着脑袋想了又想,还是不太敢肯定。

    “一定会回来的。”冷熠天放小家伙坐下,双去拿出小家伙最喜欢的糖果。

    哪知道托尼奥摇摇头,一本正经地说:“托尼奥长大了不吃糖,也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妈妈。”

    “真乖!那我们父子二人以后就要肩负起照顾家里唯一女生的重担了。”

    “好的。”托尼奥虽然不太明白爸爸话里的意思,还是重重地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赞同爸爸的意见。

    ……

    冷晴晴来到冷老爷子的住处,站了许久,才走过去。

    “爷爷……”叫了一声,她的眼泪就刷刷地掉,几个月不见而已,爷爷就老了许多,怎么能不心酸。

    “晴丫头回来了。”冷老爷子一笑,对着她招招手,“过来让爷爷看看你。”

    冷晴晴走过去,半蹲在老爷子的坐椅旁:“爷爷,对不起,你生病我都没有在您边照顾。”

    “傻丫头,照顾爷爷的人多的是,怎么会缺你这么一个。”冷老爷子抚摸着孙女儿的头,语长心长道,“女孩子应该要去追求的幸福,一定要擦亮眼睛看看这个男人是不是值得托付一辈子的人。”

    “爷爷,我知道。”冷晴晴也是知道冷老爷子从来不管她交男朋友的事,在冷家女子不用继承家业,所以只要女子高兴,嫁给谁家里的人都不会阻止。

    萧少卿这个人冷老爷子也是认识的,还见过两次,老爷子曾经说过,萧少卿这个人靠不住,劝冷晴晴趁早放手。但冷晴晴的一颗心早就落在了萧少卿的上,哪听得见老爷子的劝,她只觉得老爷子是瞧不起萧少卿的出生。

    在军政里混了几十年,是什么人老爷子一看心里也就有了个大概。冷晴晴执意坚持,他也没有反对,希望冷晴晴的真心能将那个男人带上正轨。

    现在冷老爷子提起这件事,冷晴晴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知道前段时间发生过的事。只和老爷子聊了一会儿就找了个借口溜了。

    外面的雪下得不大,但天气格外的冷。冷晴晴穿得不是很厚,在原地不停地跑跳着,希望这样能暖和一些。

    她等了将近一个小时,两只手都快冻僵了,和她约定好的男人现在还没有来。她又跑又跳,还搓着手。

    她想如果此时在这里约会的两个人换作是宋恩冰与冷熠天,哥哥一定会比宋恩冰先到,一定会将小小的女人抱在自己的怀里,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女人冻着。

    而她此时等的这个男人呢?或许这次再见之后,她就能彻底对他死心了。冷熠天也说得对,萧少卿这个男人不值得她这付出这么多,可是她仍然飞蛾扑火地扑向他,去他,希望他有一天能像自己他那样自己。

    又等了许久,跑得她双腿都没有了力气,她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刚坐下就看见萧少卿贼头贼脑地走来。他先是看了看四周,确认没有人埋伏时,才现出来见冷晴晴。

    冷晴晴又是苦笑,他对她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而她见面不过几次的嫂子,在得知她是去害人的,都还会劝她跟着她一起走。

    确定周转没有冷熠天的人,萧少卿地扑过来,比以往看到她每一次都要激动:“晴晴,事怎么样了?”

    冷晴晴不说话,将包里的两扎钱塞到他的手中:“离开这里吧,永远不要再回来了。”

    萧少卿立即将钱放入自己的包里,又忙问道:“你哥他答应放过我了吗?”

    “萧少卿走吧,不要再回来了,也不要再来找我了。”当她知道真相的时候已经不再对这个男人抱有一点点的希望。

    “晴晴,你知道我是你的,我离不开你。”

    “不要再说这些话来恶心我了。”如果是以前,她一定得高兴得飞起来,可是现在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晴晴,你跟我一起走,我们一起远走高飞。”他是真心喜欢过她,不过在权力与女人,金钱与女人的选择之下,他选择了权力和金钱,而唯独放弃了女人而已。

    男人的**是永远不会满足的,当你拥了这些,还希望拥有那些。曾经他也是想过要给冷晴晴幸福,可是在金钱和权力面前,他才觉得这些承诺,什么不过是个笑话。

    他她,的是她的体。除了她以外,他也尝过其它的女人,可没有哪一个的滋味能比得上她。

    此时,冷熠天随时可能要了他的命,冷晴晴更是他唯一的护符,因此他是绝对不会放她离开的。

    冷晴晴甩开他的手,吼了起来:“萧少卿你还没有弄明白吗?在你下决定欺骗我的那一刻,我们之间就结束了。”

    “晴晴,你明知道我是迫不得已,我是受人威胁的。你当初不也是去伤害你的嫂子,害她被人攻击,最后还将孩子都流掉了。”

    “够了,不要再说了。”这是会成为她心里一辈子的痛,永远也解不开的死结。是她为了一个自私的欺骗她的男人,去伤害了自己最亲近的人,害自己的亲哥哥失去了第一个孩子。

    萧少卿将生平学来的演技都用上了,声泪并茂:“可是我你,我你晴晴。”

    “够了,萧少卿够了,请不要再让我瞧不起你。”说完,她迅速转要走。这个时候说她,只会让她觉得更加悲哀。从头到尾她都可笑地在一厢愿,双眼像瞎了似的,才会看上这个一直都在利用她的男人。

    萧少卿又一把拉住她,她想要挣扎,但女人的体力和男人相比,天生就处于下风,怎么也甩不掉那只拉着她的手。

    “晴晴,不要离开我。”对于他来说,真的害怕不是冷晴晴离开他,而是害怕冷晴晴一走,冷熠天就会对付他。如果不是冷晴晴的存在,他现在肯定是和齐齐一样,肯定被折磨得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你非要让我把话说明白吗?”冷晴晴绝望地流着泪,一口气差点没喘过来。今她总算是看清楚了这个男人的嘴脸,此时此刻还想着要怎么利用她。他一直都很清楚自己的立场,偶尔给她一点甜头尝尝,偶尔让她觉得他还是在乎她的。此时终于明白了,这些他所表现出来的,不过牵制她,让她死心踏地地守在他的边。

    “你是不是有别的男人了,所以要甩掉我。”萧少卿随便扯了一个理由,动手发疯地摇着她,根本不顾及她不是不能承受得起。

    “萧少卿,放手!”几来没有好好合过眼加上又在雪地里站了几个小时,体早已虚备不堪,哪里经得起他这么摇晃。一阵阵的眩晕传来,连胃都在涌动着。

    “冷晴晴,你这个女人,你是不是上了了别人的,是不是让别的男人上了你?我就知道你本,真是一个不要脸的表子”知道再也不可能留下她,他也再用不着伪装,眼神里露出猥琐的光芒,低头凶猛地吻上她的唇。

    冷晴晴挣扎无用,他更是过份,在大街上就将她的衣服撩了起来,有在此地就要了她的趋势。

    “萧少卿,你放开我,放……”

    “放开你?你是求之不得吧,求我上你。”

    体突然一疼,冷晴晴已经放弃挣扎,这个禽兽,他竟然让她如此难堪,拉起她的裙子再挑出他的凶器就这样撞了进来。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许多人就当这是一对野合的侣,竟然没有一人出面帮忙。冷晴晴痛苦地闭上眼,任由他在她的体里横冲直撞。

    这就是她追了七八年的男人,了七八年的男人,将一切都托付给他的男人。如此他却以这种最残忍的方法来回报她的,出卖,背叛,再是强暴……

    以前心还会痛,在这一刻,仿佛整个天空都静了下来,心反而沉静了,那偶尔会抽疼的感觉也在一瞬间消失了。早就听人说过,不了就不会痛,原来是真的。

    这一刻,她的唇角挂起了浅浅的笑意,解脱了终于解脱了。以后她再也不会为这个男人而掉一滴眼泪,因为他从来都不值得她如此对待。

    “萧少卿你这个禽兽!”听到这一声怒吼,萧少卿浑一颤,赶紧拨出凶器推开冷晴晴,扯着凌乱的衣衫飞快地逃了。

    “晴晴……”东方晴赶紧脱下自己的衣服将冷晴晴包裹住,一边安慰,“没事了,没事了。”

    “阿敬,谢谢你。”她也是不喜欢哭的女人,从小到大家里的每一个人都对她说,流眼泪是懦弱的表现,所以她从不轻易掉泪。

    此时此刻,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眼泪顺着脸颊慢慢地滚落下来。真正疼她的人,不是口口声声说多她,多离不开她,而是陪在她边的亲人。从小到大,东方敬就总是被她欺负,每每被她气得大吼大骂,常常说要将她怎样怎样,然而在她最无助最害怕的时刻,这个男人还是会用自己的方法来保护她,疼她。

    “傻丫头……”东方敬将她的头藏在怀里,声音说不出的暗哑,“我送你去医院。”

    “阿敬,不用了,我没有事。”体的这点痛对于她来说又算处了什么,过去的这几个月里,她天天处在水深火中,受尽心灵的折磨。她甚至想过要自杀,或许死了就能恕罪。

    “冷晴晴,振作点。”看着这个女人这个样子,东方敬只能吼她。那个光彩照人的冷晴晴哪里去了,怎么能为了一个禽兽不如的男人变成这样。

    东方敬也不管她是不是愿意,抱着她上车,硬是要带她去东方家的私家医院做全面检查。

    这个他们捧在手心里疼着的孩子,他们都舍不得骂她,怎么能让萧少卿那个禽兽如此对待,这件事还远远没有完。

    东方敬知道的事自然也是瞒不过冷熠天的,因为是在大街上拍照的人也有,发微博的人也有,很快的时间这段消息便传遍了网络,但又在很快的时间被全部删掉。

    ……

    东方敬承认,他和冷晴晴就是一对冤家,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打打闹闹,一定要分出一个胜负。然而也只有他们的心里明白,对方都拿自己当亲人,也只有亲人间才能如此随意。

    平时他们可以吵可以闹,甚至可以动手打架。但一有外人侵犯到他们,另一个肯定会站出来帮忙。

    东方敬想到那天的形都还有些后怕,如果他那天不是正巧路过,那么晴晴又会遭受到怎样的对待。

    想到这些,他的拳头就不由自主地握紧。亏他看姓萧的出生可怜,还拿姓萧的当朋友,没想到这个姓萧的竟然做出这些禽兽不如的事。现在恨不得马上将姓萧的抓起来拨了他的皮,抽了他的血,然后再将尸体丢到山上去喂狗。

    东方敬一掌拍在冷熠天的桌子上,火气大得没话说:“冷少,为什么现在不能把姓萧的抓回来。”

    冷熠天明白他着急的心里,这会儿的无理也就没有放在心上。他右手食指轻轻弹着茶杯,脸上的笑意还是浅浅的:“一切都按计划行事。”

    东方敬脸一黑:“冷少,不是我说你,晴晴她可是你的亲妹妹,你就任她这样被那个禽兽糟蹋了?”

    “阿敬,我们俩是一起看着晴晴长大的,我知道你一直当晴晴是亲妹妹一般对待,绝对不会看着她受委屈而置之不理。”他是有多少年没有这样叫过他的名字了,还记得在很小的时候叫过吧。长大后不是东方少爷,就是直呼东方敬。这会儿他只是换了一个称呼就让东方敬没有了话说。

    “那你说要怎么办?”东方敬拉着椅子坐下,不过心中这口气暂时还没有咽下。

    “你说还能怎么办?”冷熠天还是笑,这笑又跟平常不同,笑里隐约带着杀气。

    “我会尽全力配合你的。”

    “不用了,这段时间你好好看着晴晴,不能再让她发生任何意外。”

    “我要帮你。”

    “你看好她就是在帮我了。”

    “我说冷大少,你好歹让我知道你要怎么做吧。”

    “顺其自然。”这一群人已经彻底触碰到了他的底线,那么他就会送他们一份很大很大的礼包。

    一直以来,他很想跟他们文斗绝对不动武,让法律来惩治这帮人。现在想来,这么做实在太温柔了,目前还没有达到什么样的效果,好像有点损冷大少爷的面子。

    雪风又吼了起来,今年的京城似乎不太平了!

    ……

重要声明:小说《黑道军王的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