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 梦中的记忆

    “嘎吱……”尖锐刺耳的刹车声响起,几乎要震动天地。

    宋恩冰吓了一大跳,如果不是绑了安全带,这会肯定早已被甩到车外去了,车开得好好的,他怎么就突然一个急刹,将车甩停在一旁。

    她半眯着眼看他,他的口起伏得很快,握着方向盘的两只手青筋凸现,似乎在极及隐忍着什么。

    他突然转过头来,深邃的眼神在向她诉说着一件事,他要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她。

    “冷熠天,怎……”后面的话,她根本没有机会说出来,他的吻就敷了上来。霸道急切,带着不容拒绝的强势。

    他一直在等这三个字,今天终于让他给等到了,在听到这三个字的一瞬间,他像被一颗炸弹炸中了头一样,甚至忘记了自己还在驾车。他想让自己冷静,可是不行,只要她在他的边,就能让他血沸腾。

    ……(省略)

    宋恩冰早已不知道该怎么来形容这种感觉,冷熠天他,竟然又驾着车跑了起来。所有的害怕、所有的彷徨,在他的做弄下,早已烟消云散,只要有他,她什么事都不怕了。

    因为太过刺激,她早已累得没有了力气,是冷熠天抱着她回家的,她窝在他的怀里都不敢抬头,仿佛之前做的事都让别人看了去。

    在房门前,她想下来自己走,但他就是不放开。还恶意在她耳边说了一句令她恨得牙痒痒的话。

    这个男人发的时候,真的是一头野兽,不管哪里都能来,她才不敢再去惹他。

    打开门的时候,她尽量让自己的表自然一些:“托尼奥,我们回来了。”话说出口时,才知道刚刚在车上呐喊得太过激励,现在嗓子都哑了。

    托尼奥看了二人一眼,又转过头去,很明显地告诉二人,他在生气。

    冷熠天将她放在屋中沙发上,抚了抚她的发丝,又看了看托尼奥,笑道:“托尼奥不生气了,爸爸现在就去做饭给你们吃。”

    他哪是做饭给托尼奥吃,是担心刚刚的体力劳动累着自己的小女人,一赶回来就恨不得马上将她喂得饱饱的,晚上才能继续他的‘霸业’。

    “托尼奥,对不起,妈妈出去太久了。”宋恩冰向托尼奥靠过去。因为刚刚的事脸红得发烫,体上还有他留下的味道。她内心好不尴尬,脸蛋也是越来越红,不由得轻轻地呻吟了一声。

    托尼奥察颜观色特别厉害,一见妈妈的神不太对,也顾不得爸爸跟他说过的什么狗男女有别。马上爬起来,用一只胖胖的小手探着妈妈的额头:“妈妈生病了?”

    在他每次生病的时候,妈妈也是这样用手探探他的额头,然后告诉他,他发烧了。而后他就必须得躺在上,喝很苦很苦的药。

    “妈妈没有生病。”宋恩冰拿下他胖胖的小手,将他搂在怀里。

    “妈妈要乖,生病要吃药药,不能不听话。”他像个大人似的,板着一张稚嫩的脸,“吃了药,病就好了。”以前他生病不吃药妈妈就是这样告诉他的,然后他吃了药,病就会好了。

    “妈妈没有生病。”

    “可是妈妈刚刚明明不舒服。”小家伙用怀疑的眼神看她,这么大的人了,因为害怕吃药而撒谎?

    “妈妈是……”要她怎么解释?难道她跟他说,妈妈不是生病,而是而是刚刚被爸爸疼过……

    “妈妈不乖哦。”小家伙非常坚持自己的想法。

    “好吧,妈妈现在就去吃药。”宋恩冰在心里苦叫,抬头看了一眼在厨房里忙碌的男人,若不是他执意乱来,她现在也不会有苦难言,非得在小家伙的关注下去乖乖吃药。

    以前她很少生病,几乎没怎么吃过药,因此一看到药就令她头疼不已。看着一盒子的药,她心里默默地想,就吃小儿止咳糖浆,这药是小孩子的专用药,不苦是甜的。

    拿起药瓶子,刚准备喝,一旁的托尼奥又非常不满地说道:“妈妈那是小孩子的药,大人应该吃大人的药。”他迈着小小的步伐,一边走还一边蹙着眉,走过去从里面拿出感冒冲剂,“这个才是妈妈喝的。”

    “……”宋恩冰的嘴都张成了一个O型,家里有这么一个怪才,以后她应该是没有轻松的子了。不仅什么事都瞒不过他,还得时不时让小家伙训训她。

    在小家伙的‘迫’下,没有生病的宋恩冰不得不冲了一杯感冒冲剂喝下,而后还听得小家伙说:“妈妈,以后出门记得打电话回来,不要让大人心。”

    被一个四岁大的孩子训话,宋恩冰不知道自己的脸该往哪儿搁了,只好动手去捏捏小家伙的脸。托尼奥却又突然扑进宋恩冰的怀里,想要哭却又极力隐忍着。

    “小宝贝怎么了?”宋恩冰拍着他的背,轻声安慰,“妈妈吃了药,就没有事了。”这么点大的一个孩子就学会隐忍,可不是一件好事

    她喜欢看到小家伙无忧无虑地生活,健康快乐地长大。

    “妈妈不可以不要托尼奥……”毕竟年纪还小,小家伙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绪,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托尼奥以后会乖,妈妈千万不要丢下托尼奥。”

    “谁说妈妈要丢下托尼奥的?”

    “杰丝妈妈……”

    “不会的,妈妈不会丢下托尼奥,一定不会的。”宋恩冰懂托尼奥的意思,小小年纪的他,是在害怕。杰丝妈妈就是说出去做生意,然后就永远离开他了。小家伙心里有影,明明是担心害怕得很,却还要装出一幅小大人的模样。

    冷熠天走过来,一把将托尼奥从宋恩冰怀里拖出来抱上饭桌前的椅子,捏了捏他胖嘟嘟的小脸蛋:“我们是一家人,谁也不会丢下谁的。”

    “爸爸……”托尼奥好不可怜地扁着一张嘴,泪眼花花的,还想着今天妈妈的事。妈妈出门前说得好好的,只出去一会儿,哪知道一走就是这么长的时间,让他真的害怕了,害怕像杰丝妈妈一样,永远也不再回来,留下他一个人再也见不到她了。

    冷熠天看着这两个人,不由得叹了口气,看了看宋恩冰,又急着安慰托尼奥:“托尼奥是爸爸和妈妈的宝贝,爸爸和妈妈会一直疼你,托尼奥也会一直爸爸和妈妈对不对?”这一对母子啊,以后还得让他不少的心。

    “对。”托尼奥擦掉眼泪,勇敢地点了点头。

    冷熠天一手又将宋恩冰拉着坐在椅子上:“老婆大人也别难过了,吃晚饭。”

    只要有冷熠天在,不管多大的事都能处理得很好。只要有他在,心里所有的不安都会烟消云散。一个晚上的时间,宋恩冰似乎已经将白天发生过的事全都给忘记了。

    吃过晚饭,时间已经晚上十点,比平时整整晚了几个小时。托尼奥已经困得不行,却又担心白天的事,整个人也睡得不太安稳。睡着的时候,小手一直拉着宋恩冰的,只要她轻轻一动,小家伙就会马上睁开眼,扁着小嘴一幅小可怜的样子。

    宋恩冰怎么忍心放他一个人睡觉,所以决定晚上陪着他一起睡。半夜的时候,宋恩冰感觉边下陷,睁开眼睛就看到冷熠天也爬上了

    他躺在她的旁边,舒服地叹了口气:“没有老婆在边,怎么也睡不着。”

    “冷熠天。”她用柔柔的声音叫着他的名字,同时将头靠在他的前,“有你在真好。”

    “是哪里好?”他的大掌恶意地来到她的前逗弄,“说说看,为夫是哪里好?”

    “是这里好。”她竟然学着他平常痞痞的样子说,他自然是明白指的哪里。

    她的动作简直让他大跌眼镜,他的老婆大人何时如此大胆?敢用言语和动作同时挑衅他。

    “老婆,你知不知道惹火是要负责灭火的?”他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比较淡定,尽量装着无所谓的样子。可是再怎么装,也还是会泄露心底的颤抖。

    “睡觉吧。”她慢慢地缩回手,心底是一片火,脸上也装着淡定的样子,仿佛刚刚做的那件事根本就不是她做的。

    “有老婆在边也是睡不着的。”没老婆在边寂寞得很,想她想得睡不着。老婆躺在边,上的火气大得很,还是想她想得睡不着。只是这个想和前面的想不一样,这个想是想好好地疼她。

    “别闹了,孩子在旁边。”其实她是故意的,故意惹得他心痒难耐,这会儿又不让他碰她。原因是今天下午他得罪了她,让她和他在车里做了那件事,不知道多少人看了,回家还让小家伙给训了一顿。

    “我们回房。”

    “要回你回。”

    “那我尽量温柔些,不吵着孩子。”

    “不行。”

    “为夫愿意证明给你看,为夫是‘行’的,绝对‘行’的。”

    “流氓。”

    最后灯一关,花爷也不知道流氓到底有没有吃到

    只知道第二天早上(花爷在这里想问一下,十一点五十分还算是早上吗?)宋恩冰起的时候,在心里骂了不下十遍:“冷熠天这个禽兽!”

    宋恩冰一看是在自己的上醒来的,竟然有些迷糊,昨天晚上他是怎么将她弄回房的,她竟然一点意识都没有。洗刷完毕出去,看见厅里坐着一大一小两个人。

    难得起时还看见冷熠天还在家里,她到是奇怪了:“冷熠天,你今天不忙吗?”

    “再忙也得陪老婆大人和儿子吃饭是不是?”冷熠天向她走来,揽着她的腰,“赶快收拾一下,一会儿去见爷爷。”

    “见冷老爷子?”虽然知道他的亲人就只有冷晴晴和冷老爷子,但宋恩冰从来没有想过去拜见那位老人家,毕竟冷天佑的名声,不是什么人都能见到的。

    “叫爷爷。”他立即纠正,“一会见到他的时候,一定要叫爷爷。”

    “我是不是应该要准备一下。”说完她就想着要躲进房里,心里对见冷老子这件事没底得很。

    他伸手就将她拉住:“亲的,该准备的东西我已经准备齐全了。”

    宋恩冰蹙了蹙眉头,还在试想着找另外一个理由:“我今天有点不舒服。”

    “麻烦你找借口的时候,表自然一点好吗?”

    宋恩冰没法,只好再一次跟他确认:“真要去见?并且一定是今天?”

    “非去不可,就是今天。”

    宋恩冰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这么害怕见到冷老爷子,或许是听过他的大名,让许多人敬畏,因此她就在心里给那位老人家定了位。

    不仅是她,还有托尼奥,他们两个被冷熠天带着来见冷老爷子。冷家的事冷熠天很少跟她提起,她也不喜欢去问。所以直到进了医院,她才知道老爷子是让冷熠天给气得入了院,如今躺了几个月了,还不能出去。

    幸好,冷家财大气粗,有专人侍候着,用不着冷熠天时时在一侧孝顺。不过他每天都会抽一两个小时来陪老人家聊聊天。

    眼看前面的特殊病房就是冷老爷子住的房间时,宋恩冰的脚步是越来越沉,最后干脆不动了:“那个冷熠天,可不可以让我有心理准备再来见他?”

    “我们都结婚这么久了,老婆大人还要准备什么呢?嗯?”冷熠天一手牵着一个,他蹲在托尼奥前,“托尼奥告诉妈妈,让她不要这么胆小。”

    “妈妈不要害怕,有爸爸和我保护你,不怕。”

    “谁说我是胆小了?”她这么大一个人了,被人说成胆小面子上哪挂得住。曾经面对多少敌人时,她都面不改色,也没有像现在这样过。现在连一个小孩就能小瞧了她。可是这确实是事实啊,她就是害怕见到冷家的老爷子,那个曾经在军政界呼风唤雨的风云人物,他的手段,她多少听说过的。

    “老婆,一切有我在。”冷熠天揽着她,轻轻往怀里带,“放心吧,爷爷会喜欢你的。”

    冷老爷子现在的样子确实是出乎宋恩冰的意料,老人家顶着一头花白的头发,闭眼躺在上,有人进屋他似乎也没有听见。

    直到冷熠天走近叫了一声爷爷,老爷子才慢慢睁开眼睛,看了一会儿似乎才认出面前的人是谁。

    “熠儿,来了。”

    “爷爷,我带妻子和孩子来见您。”冷熠天扶着老从坐起来,将病的靠位摇高。

    老爷子听了连声说好好好,心中的事放下了,要接受其它的人也不是难事。

    “爷爷,这就是我跟你提起的宋恩冰和小托尼奥。”冷熠天指着二人,向老爷子慢慢地说。

    托尼奥比宋恩冰大方多了,因为之前冷熠天也嘱咐过他,胖胖的小子马上跑过去:“曾祖父好。”

    “乖,真乖!”看到这么乖巧的孩子,哪有人不喜欢的。加上再用甜甜的嗓音喊自己一声祖父,那感觉更像是浸在蜜罐里似的,甜得腻人。

    “爷爷……”宋恩冰也叫了一声,却站在一旁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些什么。

    冷老爷子看见她时,明显愣了一下,招招手:“丫头,你再走过来一点。”

    宋恩冰看了看冷熠天,见他点头,这才往边走去,又小心地叫了一声:“爷爷。”

    “宋雪玲?”老爷子像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指着她的手指都颤抖起来,“宋雪玲是你,怎么会是你……”

    “爷爷,你认错人了。”冷熠天或许他也没有料到事会有这么一个插曲,他上前赶紧将宋恩冰挡在后,一边扶着冷老爷子躺下。

    宋雪玲这个名字宋恩冰记得非常清楚,正是这几天跟她扯上关系案件的受害人。她没有吭声,只是看着老爷子反常的反应。

    如果说冷家跟那件杀人案一点关系都没有,宋恩冰是不会相信的。不管是冷老爷子还是冷熠天,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都是那么的不同寻常。

    冷老爷子将她错认成宋雪玲,那么是不是就证实了资料上所说的,她是李承显和宋雪玲的女儿——李冰!

    宋恩冰看着前的两个人,一个是她决定要一辈子的男人,一个是她男人最亲的人,这两个人本来就应该是她最亲的人。可是这一刻,她好想逃,逃得远远的,再也不要见到他们。

    因为冷老爷子的激动反应,冷熠天不敢再多留宋恩冰在病房,安抚好老爷子的时候宋恩冰已经带着托尼奥离开了。

    他心中一慌,挑出电话赶紧拨通她的号码,电话响了许久也没有人接听。紧接着他又拨打了两个电话,皆是吩咐让人全城搜索,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找到他的小女人。

    从病房里出来,宋恩冰一直心神不宁,带着托尼奥漫无目的地走着。走到人多的地方,干脆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看着路过的行行色色的路人。他们每一个人都走得很急,都有很明确的目的地,而她没有。

    以前,她从来不觉得这个世界少了谁会停止转动,现在却有这样的认为。

    是因为她太享受冷熠天对她好,仿佛他对她好就是应该的,从来没有想过,他对她好还隐藏着另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妈妈,……”托尼奥或许也是感受到妈妈的伤心,用小手扯着她的衣袖,小心地提示。

    “托尼奥。”宋恩冰看着小家伙突然想通了一些事,心也好了许多,“我们去儿童乐园吧。”

    “好。”托尼奥的小手掌拍了两下,又“叫爸爸一起。”

    “就依你。”她又捏捏他胖胖的小脸,有人经常欺负她,现在她总是找到人可以捏回去了。

    她拿出手机时,才看到有几通未接电话,都是冷熠天打过来的。正准备拨回去,他的电话又打了进来。

    “宋恩冰——”很难得他连名带姓叫她,还带着浓浓的火药味。

    她吐了口气,对托尼奥做了一个鬼脸,才回冷熠天的话:“我们要去儿童乐园,你要不要一起?”

    “在原地呆着,不要走,我马上就来。”

    “哦……”宋恩冰长长地哦了一声,心想这次应该是真把他惹火了。

    刚挂掉电话,冷熠天就急匆匆地跑了过来,他还是一白衣,在人挤人的步行街里仍然是那般显眼。更难得的是,他脸上的怒气是那么显而易见。

    宋恩冰摸摸头,想了想应该要怎么开口和他说话,毕竟这一次又是她让他担心了。

    “冷熠天……”

    他不理会她,过来抱着托尼奥就走,显然是生气了,并且还气得不轻。

    “冷熠天,对不起!”宋恩冰急忙跟在他的后,伸手去拉他,又让他给甩开。

    一路上,冷熠天只跟托尼奥说话,当她是个透明的。到儿童乐园下车时,还引来一大堆妈妈们围着他打转。人说女人是祸水,这个男人也是祸水。他一来,这儿童乐园就闹起来。

    这个男人还来者不拒,对每个妈妈都好得好,那笑容看在宋恩冰心里像是有人用爪子在抓似的,一口气闷得慌。

    他让一群女人围在中间,而她则被严密地堵在人群之外。

    这男人也太小气了吧,她都放下老脸道歉了,他还拽什么拽。

    越是想着,心里的火就越大,恨不得一拳打暴他的头,打成个丑八怪,看他还要怎样去招蜂引蝶。

    “大家静一静,请安静一下。”

    这个男人发话,女人们都闭上了嘴,个个像花痴一样看着他,甚至有人还夸张得流了两滴口水。

    “麻烦大家给小小空间给我,让我和儿子好好玩玩。”说完,还不忘记送一个迷人的笑容给围观者。

    这些人女人仿佛这时才注意到他手上还抱着一个孩子,不过并没有损坏他在一群妈妈们心中的形象。好男人不就是出得厅堂,还如此照顾自己的孩子。

    有人将手中一大一小两张门票往他的手里塞,仿佛这是一件多么荣幸的事

    他再一次让宋恩冰明白,有一张好看的脸皮真的可以赚钱。只要对女人笑一笑,门票都给省了。

    冷熠天还假作推辞:“美女妈妈,这怎么好意思收你的票。”

    一听到美女二字,那女人眼里直接长了两朵桃花,就差点没晕过去了。

    如果说这些事,宋恩冰还能忍受的话,那么冷熠天接下做说的这句话,绝对会让她竖起四根大拇指。她不得不再一次感叹,见过不要脸的男人,没见过像他这么不要脸的。

    冷熠天还是笑得那么风满面:“我们一家三口,还差一张门票。”

    另一个女人像抓到什么千年难得一遇的机会,马上将手中的票向献宝一样递了过来:“你先拿去用,我们再去买。”

    冷熠天很绅士地接下票:“谢谢你美女。”

    这场面宋恩冰再也看不下去了,大吼一声:“冷熠天,你有点原则好不好?”

    “各位真是对不住,我老婆发火了,我得带儿子去玩,不然……”说完他还做了一个很害怕的表,赶紧走出人群来牵她,“老婆,别生气,我错了还不行吗?”

    一群人的目光随着冷熠天移动,看宋恩冰的目光恨不得把她吞了似的。这个男人的形象又在她们心中升了几分,长得帅,疼老婆,孩子,还对每个女人都这么绅士。

    宋恩冰退离冷熠天三步远,比了一个停的手势,让冷熠天离她远一点。到底是谁在生气?这会儿还让她被这么多女人仇视。

    “老婆……”冷熠天好可怜兮兮地叫了一声,立即又博来更多的同

    “我认输。”她举手投降,随他怎么闹都好。她还不想成为众人娱乐的对象,更不想被一群女人揍成胖子。

    “认什么输?都是我不好,耽误去玩的时间了。”他还故意提高了嗓音就怕别人听不见似的。

    “够了。”宋恩冰气得想翻白眼,她不就是没听到电话响没有接到他的电话,至于这么整她吗?

    冷熠天一手抱着孩子,一手牵着她,一路上还很礼貌地请人让让路。好不容易避开那群女人进了园,他动手揉揉她的头,亲昵地威胁:“下次还敢乱跑吗?”

    听着他的话,她跟着笑了起来:“不会再有下次了。”她和他不会再有下次,也不会再有以后了。

    她的语气让他一怔,隐隐觉得出了什么问题,但他这次选择听而不闻,随即又拉住她的手。

    ……

    一整天下来,宋恩冰都不在状态,整个人的心思全在那件事上。

    冷家和李家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

    几个月时间都没有来的噩梦,竟然再一次重现,就像一张看不见的无形的网,绑得她透不过气来。梦中的一切越来越清晰,以前梦里不曾有过的节,也在梦里出现。

    “冰儿,躲起来,一定要藏好不要让妈妈找到你,一定要藏好,千万不要出来。”

    “嗯。”小女孩闪着灵动的大眼认真地点点头,让父亲将她躲在电视柜下方的储物柜里。父亲告诉她,妈妈要和她玩躲猫猫,让她一定要藏好。

    她不过七岁左右,根本没有注意到父亲的脸色,以及语气里的慌乱。

    “快躲好,妈妈一会儿就会来找你了。”父亲说完就走了,留下小女孩一人。

    小女孩躲了许久,也没有等到人来找她,慢慢地她睡着了。是一声雷声将她吓醒的,她揉着眼睛透过柜子的缝隙看向外面,看到爸爸躺在上,流了好多好多的血。

    “爸爸……”她吓得瞪大了双眼,似乎连哭都给忘记了。

    “首长!”一群人冲了进来,每个人手中都拿着枪。

    喊首长的那个人小女孩认识,他是爸爸的守卫员,平时不管爸爸走到哪里,都有他跟随在后。

    “来人,立即警戒,必须要抓到凶手。”

    “胡叔叔,胡叔叔……”她用小手拍着柜子的门,用最大的声音喊着那人。

    “冰儿,你怎么在这里?”那人看到她很是惊讶,迈步向她走过去,一把打开柜子,“你刚刚看到什么了?”

    “爸爸,爸爸……”她指着上躺在血泊中的人想要跑过去,却被边的男人拉住。

    “冰儿,告诉胡叔叔,你有没有看到是谁伤了你爸爸?”

    “我睡着了,没看见。”小女孩哭着,拼命地摇着头。

    “冰儿不要害怕,叔叔会保护你。”男人拍拍小女孩的头,带着她躲在一旁,用手比了一个手势。

    他的手下,应该是带头的人物,马上大声吼道:“凶手应该还没有走远,大家仔细搜。”

    “不用找了,我就在这里。”就在这一刻,伴随着狂妄的嗓音出现的是一名男人。在场没有一个人看清楚,他是怎么进到这间屋子里的。

    只看见他一白衣,在黑夜里极为亮眼。面具遮挡住了他的脸,仅露出那双深暗的双眼。

    “立即击毙!”领头的人再一次发号司令,七次枪口齐齐对准了男人,准备一同抠动枪阀。

    在最关键的时刻,男人勾唇轻轻一笑:“杀人灭口!”而后一扬手五指张开,九条难以察觉的银丝像九条有生命的灵物,齐齐飞向九人的脑袋,出手收手一眨眼间,九个脑袋刷刷掉地,血液飞洒。

    小女孩害怕得整个人都呆住了,周就像结了冰似的,一动不动。

    眼看着那个杀手向她走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胡叔叔!”终于她大叫了一声,转头时边说要保护她的叔叔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没有了人影。

    看到那个可怕的魔鬼越来越近,她脸蛋和嘴唇都已经发白,小小的子瑟瑟发抖,本能地往后缩,像要离这个魔鬼远一些。

    在男人的眼里,小女孩竟然看到一丝宠溺,就像爸爸平时看到她调皮时的那种表

    他在她的旁蹲下,伸出手揉揉她的小脑袋,再后来手移动她小小的脸蛋上,用手掐了掐。

    她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抱着他的手就咬住。与他相比,她实在是太小,即便用尽了她的全部力气,但这一口对于他来说似乎一点伤害都没有。

    他一动不动,似乎准备让她慢慢咬。她尝到嘴里有血腥的味道,鲜血甚至顺着她的嘴往下滴……

    “小冰儿,不要害怕,我会保护你的。”

    “熠哥哥?”

    ……

重要声明:小说《黑道军王的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