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 整蛊小三

    白天有点阳光,到了晚上气温骤降了好几度。

    冷熠天在厨房里忙碌,宋恩冰就坐在厅是懒洋洋地嗑瓜子,因为下午消耗了过多的体力,现在体还疲倦得很。肚子咕噜咕噜地叫唤了好几次,她也伸头望了厨房好几次。本想过去帮忙的,刚走到厨房又让他给赶了出来。

    这么冷的天,他舍不得小女人去厨房里,万一冻着了心疼的还是他。知道她等得不耐烦了,他从厨房里探个头出来,“老婆,再等等,马上就好了。”

    “哦……”她就这么有气无力地回应了一句。

    厨房里的冷熠天还是忙得不亦乐乎,一边还哼起了欢快的口哨。能为她做饭,他半句怨言都没有。没等多久,香喷喷的饭菜终于端上了桌。宋恩冰急忙凑过去,拿起筷子就开吃。

    冷熠天又在一旁婆妈地叮嘱:“慢点吃,不要烫着。”一边叫她慢点,一边又往她的碗里塞菜,像有人要和她抢似的。

    “请问冷先生和宋小姐在家吗?”

    这时院外传来男人的声音,用不怎么听得懂的语言在叫他们。

    “你先吃,我去去就来。”冷熠天将菜移得离她近一点,这才往外走去。

    宋恩冰抬头看了一眼,是穿着警服的两个人,估计没有什么大事,她也就认真地填饱肚子。有冷熠天在,什么事都能打理得很好,用不着她去心了。

    过了一会儿,就见冷熠天进屋,看着她的时候脸色不怎么对劲。

    宋恩冰放下筷子,赶紧站了起来拉着他的手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老婆。”他捧着她的脸盯着看了许久,而后又将她紧拥在怀里,“邻居大嫂和她的丈夫出事了,她现在想见你最后一面。”

    “怎么会……”宋恩冰只觉得头皮一麻,整个人都软了。今天早上出门时不是还好好的吗,那时候大嫂还说今天要带上托尼奥,要给他买两新衣服,晚上怎么就……

    他们跟着警察来到当地一家医院,见到了满血迹还留着最后一口气的大嫂。托尼奥拉着妈妈的手,虽说什么都不懂的他,但是也意识到什么,一直在哇哇地哭着。

    “宋小姐,托、托尼奥,我就托付给您了,请、请你、替、替我照顾他。”邻居大嫂尽最大的努力才将一句话说得完整,说完就闭上了双眼。可能是在临死前为自己的孩子找到了可以托付的人,嘴角还有一抹隐隐约现的浅笑。

    “大嫂,您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托尼奥,像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他。”她拉着大嫂还残留余温的手,另一只手将托尼奥搂在怀里,眼泪就这样刷刷地掉。她做梦也不会想到,前几天还和她一起说笑,一起做饭的人,会这样就走了。

    接下来几天,宋恩冰的绪都不是很好。听说大嫂和她的丈夫在送货时出了车祸,她的丈夫为了保护她,当场死亡,大嫂被送进医院最终还是抢救无效死了。

    托尼奥年纪虽小,可懂事得很,可能他也明白自己再也见不到父母,这些天也不吵不闹,整个人像在一夜之间成熟了许多。看着托尼奥,宋恩冰就心疼的慌,这么点大一个孩子是残忍的现实迫着他不得不成长。

    “傻丫头……”冷熠天总是无言地搂着她,抚着她的背,给她力量。

    夜晚,他们俩的中间会夹着一个小小的托尼奥,冷熠天什么事也做不了。他是不同意让托尼奥和他俩睡在一起的,但宋恩冰特别坚持。她的心思,他懂,因此也只有顺着她。

    这些天,冷熠天也很忙,在忙着领养托尼奥的事。等一切手续办妥之后,托尼奥就是他们俩的孩子了。在她失去自己的孩子时,上天以如此残忍的方式赐给她另外一件礼物。

    夜晚,等托尼奥睡着之后,冷熠天越过界线,爬到了宋恩冰这边,他一遍遍吻着她,而后又将她搂在怀里,随意地拨弄着她的发丝:“小冰儿,给托尼奥取一个中文名字吧。”

    “希望他能快乐起来,平平安安地长大成人,然后再娶一个善良美丽的妻子,一辈子都这么幸福平淡地生活着。”对取名字的事,宋恩冰不太懂,所以还是交给冷熠天负责。

    “老婆大人的意思是要取平安,快乐,幸福这样的名字。”

    “会不会太土了?”她认为男孩子还得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再说托尼奥长大后一定是个美男子,名字还不能太娘。

    他捏捏她的鼻尖,轻轻地笑出声来:“还有比你这个名字更土的吗?”

    “要不你也帮我取一个名字。”她似乎很认真地在考虑这个问题,反正这个名字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

    “再土也是我的小冰儿,所以不准改。”他的吻又霸道的吻了下来,又是一阵咬啃后,他才说道,“不如,叫冷曜,让小托尼奥的心中永远充满阳光。”

    “好,听你的。”她贴着他的口,“领养手续办好了吗?”

    “明天就能办妥,再过两天我们就回国。”

    “可是我担心托尼奥不习惯。”

    “他会习惯的。”冷熠天在心底再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是一个不可小看的小孩子,长大后必成大器。

    “托尼奥,托尼奥。”她硬是把熟睡的小家伙逗醒,将他小小的子抱在怀里,“爸爸和妈妈要带你去一个很远的地方,你愿意吗?”

    托尼奥眨着浅蓝色的大眼睛,里面闪着迷茫,还是重重地点了点头。

    小小年纪的他,越是懂事,就越是让宋恩冰觉得心疼。

    “有了娃就忘了老公。”冷熠天又将小家伙弄到一边去,将小女人揽进自己的怀里。想到自己的专属总被一个小家伙占据,心里就越发的不爽快。

    “幼稚。”话是这样说,小女人为了安抚自己的丈夫,主动吻他了一下,又赶紧躲回被窝里。

    “这么快就嫌弃为夫的了。”嘴上这样说,还是被她刚刚一个吻就甜得心花怒放。也只有这个小女人有这个本事,随便一个小小的举动就能撩拨着他的心。

    再过两天就要回国,前面的路虽然不太太平,但他为为她一一扫平,给她一条阳光大道的。

    ……

    宋恩冰再一次来到京城,这与上次来的心境完全不一样,上次是非常不愿意看见边的这个男人,这次她却是觉得再也离不开他了。还有就是边多了一个小孩。冷熠天一只手牵着她,另一只手抱着托尼奥,幸福的一家三口。

    这次是冷熠天的心腹虎仔在机场等候,一看到冷熠天就忙着说了一阵悄悄话。

    其实也用不着去猜,很快宋恩冰就知道是什么事了。各类报纸,招牌广告都在广告冷家与胡家的联姻。冷家的地位,加上胡家在京城也是赫赫有名的高干之家,这条消息如此轰动也是自然。

    冷熠天什么都没有向她解释,她也不觉得有什么,她就是这么如此笃定地相信,他绝对不会背着她娶别的女人。

    冷熠天将他们母子二人安排在一高档小区,不管白再忙,晚上都会准时回家。而她也一改往的懒散,亲自下厨,虽说厨艺不如他,但他还是吃得津津有味。一边吃一边叫好,随便还给老婆大人一个奖励。

    他喜欢这种有家的味道,却又舍不得累着她,因此大多数时候还是他在厨房里忙碌,宋恩冰则带着托尼奥在一旁玩。

    每当这个时候,他总会探出去望望,看着他们母子二人,他也会不由自主的唇角上扬。幸福对于他来说其实就是这么简单,这个家有他最心的女人,还有他们的孩子。

    这段时间,宋恩冰也了解到一些况。

    胡柳月——那个害死她孩子的幕后真凶。这个女人能早在几年前将齐齐安排在冷熠天的边,并且取得冷熠天的信任,足以证明她的心机有多么深。光是这一点,就小看不得。

    胡柳月的父亲胡启山在京中人脉非常广,权力不小,又唯独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因此特别的溺。凡是胡柳月想要的东西,他都会尽全力帮助她。

    胡柳月从小就没有受过挫折,三年前和几个朋友出去喝酒,而后醉驾,导致一条腿受伤,后来去美国医治了整整三年的时间。

    冷熠天与胡柳月的婚事是冷熠天的父亲在世时两家定下来的,现在胡柳月伤愈归来,冷胡两家自然就将婚事提到了台面上,听说两家人已选定好结婚期,迟些时候就要公布了。

    这样的消息虽然闹得沸沸扬扬,宋恩冰看到也是一笑置之,并没有放在心上。不过今天让她有点生气,冷胡两家的公子千金在哪里用餐,挑选结婚戒指等。不仅是文字,还配上了图片,有图有真相。

    宋恩冰看着报纸上再熟悉不过的影正与别的女人半拥在一起,盯着那张笑脸看了好久,而后把报纸放到正在看小儿书的托尼奥面前:“小宝贝,看看这上面的人是不是你爸爸?”

    托尼奥可能不太懂妈妈的意思,但是一看到报纸上那人就立即指着喊:“爸爸、爸爸……”

    连托尼奥都看得出相片上这人是冷熠天,她又怎么看不出来呢。她就是不喜欢冷熠天跟别的女人走得太近,就是不满意他对别的女人露出那样的笑容。他又不是不知道,他的笑容能迷死人。

    拿起电话就拨通那个男人的电话,那边很快就接通了。

    “冷熠天,听说你要结婚了?”

    电话那端传来男人低沉的笑声:“老婆大人这么快就得到消息了,我以后还要怎么出去混。”

    “坏蛋。”她气鼓地说着,“不管你在哪里,都给我马上回家。”

    听着她火药味甚浓的声音,那边的笑声大了一些:“为夫正在约会,要晚点才能回去。”

    知道他在逗她玩,她也就放慢了语气:“那你要不要洞房过后再回来?”

    那边似乎真的地思考这个问题,而后答道:“老婆大人的提议可以考虑一下。”

    “那要我去给你守门吗?”

    “求之不得。”

    “冷熠天,我要生气了哦。”她故意提高了嗓音。

    “妈妈,不气。”托尼奥听到妈妈说生气,赶紧爬过来抱着她,还象征的拿起胖胖的小手替她擦拭眼泪。

    “托尼奥真乖!”看着这么懂事的孩子,她一欢喜就在他的小脸上亲了一口,还发出吧唧一声。

    电话那端的男人可不高兴了:“宋恩冰,你再让托尼奥亲你,我就让别的女人亲我。”

    “冷熠天,你有本事就去亲亲看。”

    听见宋恩冰真的发火了,电话那端的人赶紧改变了语气:“老婆大人不要生气,要不我让虎仔车你们母子出来透透气。”

    “可以考虑一下。”她也学着他的口气,不慢不急地说着。

    “那你和托尼奥收拾一下。”

    “好。”

    至从齐齐的事件发生后,冷熠天安排在她边的人更加谨慎,只要他不在的时候,不是阳正南就是虎仔一定会在外面守着。

    托尼奥听说要出门,也激动地跑了起来,赶紧去找了件漂亮的衣服,要宋恩冰给他换上。

    宋恩冰捏着他的小脸:“真是个臭美的小朋友。”

    “妈妈不乖!”托尼奥嘟着嘴,觉得自己怎么也算是个男人,而他这个妈妈趁爸爸不在家的时候总喜欢这样捏他。爸爸在家的时候,她就不会,因为爸爸能捏妈妈的脸。

    “妈妈不乖,那谁乖?”

    “爸爸乖。”

    宋恩冰对着儿子翻了一个白眼,这父子俩没有一点血缘关系,倒是从一个鼻孔里出气。他们俩在家的时候,偶尔还用她听不懂的语言嘀滴咕咕,说完后两个人还指着她大笑。真不知道这个家里谁才是小孩,谁才是大人。

    车子在一栋高楼前停下,虎仔将托尼奥抱出来交给宋恩冰,亲自送他们二人到六十八楼,这才在外面守着。巴扎客咖啡厅位于月天大厦的顶楼,几乎能将这座城市的景色尽收眼底。宋恩冰还来不及欣赏这美景,就看到窗户边坐着的两个人。

    冷熠天他竟然还真敢跟别的女人约会,更过份的是还让人送她们母子二人过来,这算什么?再怎么相信他,她也是有自己的脾气了。

    她蹲下来在托尼奥耳边说了两句,这才吸了一口气,鼓足勇气才往那边走去,还离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她听不到他们二人在说什么,但她从他们的唇语能读懂。

    那个女人在说,拍婚纱照的时间就定在明天,希望他能准时。

    “胡柳月?”宋恩冰嘴里轻轻念着这个杀死她孩子的幕后凶手。这个女人本人比相片上看起来还要漂亮一些,但是再漂亮也不如她漂亮(宋恩冰个人是这么认为的)。举手投足间似乎都有讲究,看似优雅,却又有些僵硬。

    冷熠天坐在那里懒散地靠在坐椅上,唇角挂着浅笑,有一句没一句地应着女人的问话。看他的样子倒是享受的,哪有半点不愿的模样。

    “哟……”宋恩冰声音拖得长长的,走过去直接往冷熠天的大腿上坐,“冷大少,这么久不见,人家可想死你了。”

    冷熠天一点惊讶都没有,眼中尽是笑意,随势搂抱着她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小宝贝,告诉我,你是怎么想我的呢?”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想不想人家呐?”宋恩冰自己都快被自己了嗲声给恶心到想要呕吐了,冷熠天就是冷熠天,和别的女人约会让老婆抓个正着,也没有半点慌张还能如此应答自如。

    “想,时时刻刻都在想你。”比起嘴上说,他更喜欢用实际方法来证明是怎样想她的。捧起她的脸,毫不客气地吻住她的唇。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放开她,眼里的笑意更深了,“这样想你够不够?”

    他的吻永远是那么强势霸道,吻得宋恩冰头眼发晕,一双手儿拼命抓着他的后背。他放过她许久了,她才喘过气来,用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瞪着他。

    “可是你为什么背着我和别的女人约会?”别以为说两句好听的话,就能哄得她忘记今天来的真正目的。

    “是人家主动约我的,你不信可以问她。”冷熠天学着她的语气,说得好委屈的样子。

    宋恩冰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只看了一眼,又转过头对他说:“你背着我偷吃,至少也要找一个比我好看的嘛。”

    “有人愿意主动送上门,请我天天吃大餐,又不要我出钱,我哪有拒绝的道理。”能把和‘小三’约会的理由说得如此不要脸的,也只有冷熠天能做得出来了。

    “哦,你为了一餐饭就把自己给卖了吗?”她说得酸溜溜的。

    “老婆大人放心好了,你老公我最多卖卖笑。”他低下头,压低声音在她的耳边暧昧地说,“我的心以及我的体,永远都会留着给老婆大人服务的。”

    “流氓!”

    “老婆大人别夸了,今天晚上我一定不负你的重望,一定流氓到底。”

    “你……”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似乎忘记了对面还坐着另外一个人,并且是对冷大少爷垂涎已久的‘大灰狼’。

    胡柳月将这些看在眼里,再有修养的人可能都会受不了,何况她的修养只是装出来的。脸色气得一会儿青一会儿黑的,她以为自己的目的马上就要达到了,没想到这个女人会在此时出现,让她所有的准备功亏一篑。她不是轻易认输的女人,强制将自己的怒气压下,开口询问:“熠,这位是?”

    对于胡柳月的称呼,冷熠天和宋恩冰同时蹙了蹙眉,而后两人又当她不存在似的,继续打骂俏。

    胡柳月几时受过如此的窝囊气,浑都快要气炸了,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冷熠天,你不要太过份了。”

    “这位是?”宋恩冰眨眨眼,似乎这个时候才注意到他们对面还坐着一个人。

    “我忘记给你们介绍了。”冷熠天也歉意的耸耸肩,又说道,“小冰儿,这位是最近传得很火的新闻女主角,吵着非我不嫁,我的未婚妻胡柳月小姐。”

    胡柳月听到冷熠天这样介绍她,心里的怒气总算是下降了一点,算他还识趣,不然就别怪她不客气了。她给他脸,他不要脸,那么就是她再用别的手段。冷胡两家的联姻是必定要成功的。

    然而她高兴还不到五秒钟,冷熠天的另一个介绍,又让她的怒气火速上升。

    “胡小姐,这位就是我的妻子宋恩冰。”他看着宋恩冰的小脸,伸手捏了捏,“你要小心了,有人觊觎你老公的美色,死缠着不放。”

    “小宝贝过来。”宋恩冰招招手,托尼奥小小的体飞奔着跑来,一下子也扑进冷熠天的怀里:“爸爸。”

    “你有孩子了?”胡柳月显然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

    “胡小姐要嫁的是我这个人,跟我有孩子能扯上什么关系?”冷熠天一手搂一个,脸上满是柔

    胡柳月也见过冷熠天笑,但是那只摆在脸上,让人看见的笑,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发自内心地笑过。她突然觉得自己很悲哀,努力了这么久,还是得不到这个男人的认可。

    但她是胡柳月,没有东西是她不能弄到手的,即便是他有孩子和妻子又怎样?明天他还是得乖乖地陪她去拍婚纱照,一个月后必须得和她完成婚礼。到时候,眼前这一对碍眼的母子只会消失,他的妻子是她胡柳月。

    宋恩冰看着胡柳月的那张脸,因为气愤而又极力控制所呈现的各种表,忍不住咯咯地笑了起来。她的老公大人就是有这个能耐,不说话的时候可以迷倒一大片的女人。开口说一两句简单的话,也能气得人吐血。

    “你们、你们……”胡柳月终于坐不住了,站起来摔凳子走人。

    看着胡柳月离去,冷熠天还不冷不地加了一句:“胡小姐,记得把账单给买了。”

    宋恩冰不得不向冷熠天竖起大拇指:“没想到冷先生是这么抠门的一个人。”

    他一口将她的拇指咬在口中,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说:“冷先生的钱是要留着给冷太太花的,其它人别想花一分。”

    “那做冷太太岂不是很幸福。”

    “冷先生一定会让冷太太‘’福的。”他还是笑得痞痞的,没个正经,一边说着一边又要低头吻她。

    宋恩冰赶紧推着他,不让他靠近,而后溜下他的大腿,在一旁坐下,很认真地开口:“那么现在冷先生是不是有话要和冷太太说了?”

    “有。”他又要动手将她往怀里拖,“我有很多话要对你讲,不过现在我更想做点其它的。”

    “冷熠天!”她一边躲着他,一边说,“你确定你没有很重要的话我对我说?”

    “我对你讲的每句话都很重要。”他还是装傻装糊涂,她想问的事,要他如何才开得了口对她说,那件事忘记了,就要让她永远不要知道。

    他不愿意主动说,那么就由她来问好了:“你为什么要答应跟胡柳月约会,为什么要答应娶她?”

    “小冰儿,你要相信我,除了你,我谁也不要。”他说得很认真,非常严肃认真,“这辈子,下辈子,我都只要你一个人,我只要你!”

    他害怕她听得不够清楚,一再重复了好几遍。他上背负着很多东西,很多事不是他一手能控制的,胡家所知道的东西远比他想象得多。更重要的是胡柳月伤害了他最的女人,所以这个婚礼必须举行,并且要越隆重越好。

    今天让宋恩冰出来演这一出好戏,只是让她明白,不管那个女人是谁,在他的心目中,她就是唯一,谁也取代不了的。

    “这些我知道。”她心里憋得慌,就是知道他的心里只会有她一个人,就是知道这一点,她才不会相信他答应跟胡柳月约会是没有目的的。

    “所以其它的事都不要管了。”他又伸手去拉她,“我们现在回家。”

    “冷熠天,我只想知道为什么?”她甩开他伸过来的手,激动地说道,“你告诉我原因,我想和你一起承担所有的事,我不想你为了我受别人的威胁。”

    “小冰儿……”

    “我不再是一个孩子,我是你的妻子,不应该所有的事都让你替我担负,我想要和你一起承担。”她看着他,看了许久,“冷熠天,不管多大的事,只要是你告诉我的,我都能承受,你明白吗?”只要有他在她的边,她相信自己能够承受所有他认为她不能够承受的事

    她想让他能明白她的心里所想,她要让他明白她不是他所想的那样弱小,她有能力保护自己,有能力去面对更多的风雨。要跟他在一起,她就必须能承受别人所不能承受的。

    什么事对于她来说都不可怕,能让她害怕是的看着他去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看着他不开心,她却什么也帮不上。她想让自己承担得更多一点,减少他上的负担,可是他不愿意给她这样子的机会。

    “小冰儿,你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他又笑起来,仍然是一幅无关紧要的模样,“你这个小脑袋里面装的是豆腐渣吗?”

    当他再次以这种玩笑的口气来回答她时,宋恩冰就知道自己永远不可能从他的口中知道答案了。她不知道是一件什么事,让他忌讳这么深,一点点口风都不愿意跟她提起。

    “我想你亲口对我说,而不是以后从别人那里听来。”她也明白,他在极力掩藏的同时,肯定也有人极力在将这件事挖出来。她宁愿听他亲口对她说,也不愿意将来有一天,让人打个措手不及。

    “傻瓜。”他神色自然,处事不惊已经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了,任凭她怎么劝说,他的口刚紧得很,一个字也不愿意透露,并且还说她一天到晚都在胡思乱想。

    有没有胡思乱想,宋恩冰心里清楚得很。她气得都快要炸掉整栋楼了,而他还是云淡风轻地说了两句,让她别乱猜,根本就没有事

    托尼奥似乎看出妈妈真的在生气了,赶紧扑到妈妈的怀里,瞪着一双蓝眼睛看着冷熠天,用自己小小的体挡着冷熠天,扁着嘴说道:“爸爸不可以欺负妈妈。”

    “爸爸怎么会欺负妈妈呢?”冷熠天一把将托尼奥抱起来,“快告诉妈妈,爸爸疼妈妈都来不及,怎么会欺负她。”

    托尼奥拉着宋恩冰的衣袖,用不太标准的中文说道:“妈妈,乖,不气!”

    “你呀……”看到这父子俩人就算心里再大的火也消了,她又动手捏着托尼奥胖胖的脸,“谁说妈妈生气了。”

    对于妈妈总捏自己的脸这件事,托尼奥心里是不爽的,不过这次他就算了,不跟她计较。

    冷熠天趁机将闹别扭的小女人揽在怀里,又吻了吻她的额头:“那我们可以回家了吗?”

    宋恩冰冷眼瞧他,从鼻孔里哼出几个字来:“不回家难道你还要去约会?”

    他稍低头,温的气息就拂在她的脸颊,语气暧昧极了:“亲的老婆大人,我现在想回家跟你滚单。”

    “色痞……”听到他这么一说,她脸蛋一红,也只能说出这么两个字来。

    至从她流产后,他就不曾真正的碰过她,很多个夜晚他还是用冷水来帮忙灭火。她知道他心疼他,舍不得伤害她,所以没在确认她完完全全没事之前,他是绝对不会动她的。

    就像昨晚,她将托尼奥哄睡着回到房间时,他看着她的眼神几乎能喷出火来。她已经作好准备,完全可以接受她的,可再最紧要关头,他竟然放弃了……

    她抬起头,看着自己的男人,不管从哪个角度看,他都是那么地完美无缺,优雅从容,也只有两人在做那件事的时候,他的优雅才会然无存,像一只猛兽。

    看着看着,她的唇角慢慢上扬轻轻地笑了,慢慢地将头靠在他的上,跟着她一起回家。

    今天是冷熠天亲自驾车,宋恩冰和托尼奥坐在后面。小家伙看着外面的街道手舞脚蹈的,说不出的兴奋,嘴里还叽叽喳喳地说着她听不懂的话。

    他们回到京城已有十来天,就今天出来过一次,想必小家伙也是闷坏了。宋恩冰抚摸着小家伙的头,想起了他过世的父母,心底一片哀凉。

    庆幸的是,大嫂将托尼奥托付给她,她也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小家伙在一个好的环境下成长,一定会做一个称职的妈妈。也希望大嫂能在九泉之下帮着她照顾那未出世的孩子。

    冷熠天回头看了她一眼:“老婆怎么了?”

    “没事。”

    “眼眶都红了,还说没事?”他从后视镜里将她的一举一动都看得非常清楚。

    “想起了托尼奥的父母。”还有她流掉的孩子,这句话她没有说,因为他不知道她知,她也永远不打算告诉他。

    他又回头看了一眼兴奋的小家伙:“托尼奥,我们过两天去游乐场好吗?”

    “好。”托尼奥兴奋地拍起了手,小小的子又爬到妈妈的怀里去。

    “托尼奥……”冷熠天在前面拉长了声音。

    托尼奥懂他的意思,嘟着嘴很不愿地从妈妈怀里爬下来,心里想着真是一个小气的爸爸,他不就是让妈妈抱抱嘛。那么大一个人,还跟他一个小孩子计较。

    宋恩冰被这父子两人逗乐了,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若得二人同时递给她一个白眼。而后她也别过脸去看窗外,当着什么都没有看见,也没有听见。

    回家的路上,他们先去了一趟超市,也是宋恩冰第一次和冷熠天逛超市,从这一点又能看出这个男人是有多么会持家。

    她买东西的时候从来不看生产期、产地还有什么的。

    而这个男人,从品牌、产地、生产期,各种细节都很细致。她放了一些味重刺激比较大的食物在购物车里,而他马上就放回原处。

    再进行一系列的知识传教,这个东西为什么不能吃,吃了又可能会有什么后果。

    宋恩冰被说得无语只能愣眼看他,照他这样说下去,还有什么东西能吃的。

    不过最后,他还是选了满满的一车,领着他们母子二人回家,说今天晚上要做一餐让她吃了再也忘不了的好菜。这是他冷熠天独创,并且只做给自己的老婆大人吃。

    等饭菜上桌的时候,宋恩冰不得不再一次对这个男人刮目相看。长得好看迷人的男人不少,会做饭的男人也多,温柔的男人还是能常见。长得好看会做饭还如此疼老婆的男人,除了冷熠天,宋恩冰再也想不出第二个。

    “老婆、儿子,你们来尝尝这道十里飘香莲花鸡。”他上还绑着围裙,托着盘子非常骄傲地转了一圈,才将自己的拿手好菜放到桌子上。

    托尼奥听到吃,是跑得最快的一个,一个人爬上桌子又要伸手去抓。不过立即想到多次被烫的经历,他望着那好看的菜还是没敢抓下去。

    “今天没看到你买鸡,你从哪里变出来的?”宋恩冰将他从上到下看了一遍,确认他还是完好无损,这‘鸡’不是从他的上割下来的

    “先尝尝看。”他将筷子递给她,就像一个等着老师给好评的大孩子。

    宋恩冰拿起筷子先夹起一块,用嘴吹了吹喂给托尼奥:“宝贝好吃吗?”

    托尼奥直直点头,嘴里咬着东西,说不出话来,直指着碗里,意思是我还要吃,还要吃。

    “老婆,你也先尝一口。”

    宋恩冰再夹起一块送进嘴里,入口有一股淡淡的莲花香,口感香软而又不腻,有鸡的味道却又不是鸡。这味道确实很美,让她忍不住又往嘴里送了一口。

    一旁的托尼奥见妈妈吃得香而忘记了他,不满地喊道:“妈妈,我肚肚饿。”

    “哦,差点把我们的小宝贝给忘记了。”她又忙着送一口到托尼奥的嘴里,看着小家伙满意地吃着,她回头看见冷熠天还半倚在桌子上,一脸满足的看着他们二人。

    她又动筷子夹起一块,亲自喂给他。

    冷熠天一口吞下,又急忙问道:“老婆,好吃吗?”

    宋恩冰点点头,毫不吝啬地赞美:“从来没吃过这么香,不是鸡比鸡还香的连莲花飘香鸡。”

    “不看看你老公是谁。”他又回到厨房,将其余的菜端上桌子。

    一家三口吃得可闹了,时不时听到冷熠天说:“老婆张嘴,儿子你也来一口。”

    吃过晚饭后,宋恩冰负责洗碗的工作,冷熠天则带着孩子坐在客厅里看动画片,很有耐心地给孩子讲里面的寓意以及讲解小家伙听不懂的句子。

    宋恩冰看着这一幕,很久都迈不开步子。上天待她真的不薄,她没有快乐的童年,却送给她这么美好的一个家庭。这些美好,她以前从来不敢想。

    这一辈子,有他们,她真的别无所求了。

    晚上冷熠天换冷熠天哄托尼奥上睡觉,等他回房时宋恩冰已经梳洗完毕,正吹着未干的发丝。他走过去,直接拿过她手中的风筒,让她坐好,他来动手帮她。

    从镜子里,她看得出他有多么认真,眉宇之间都好温柔。吹了一会儿,他掳起一丝黑发用手指慢慢地卷着,如此重复了好几遍。

    暧昧的气息在两人之间流淌,宋恩冰觉得脸都在发烫,赶紧找了个话题:“托尼奥睡着了吗?”

    他却不回答这个问题,在她旁蹲下,将头放在她的腹部,慢慢地磨蹭。

    她将手指插入他的发间,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此动作。

    夜,渐渐地深了,迷蒙的灯光本就带有调,如今加上动的两人,房间内的气温陡然上升了几度似的。

    冷熠天突然撩开她的上衣,整个头就钻了进去,他的唇贴在她的腹部,用最有感觉的速度轻吻着她。

    ……

重要声明:小说《黑道军王的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