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 不能提的往事

    过了许久,待宋恩冰冷静下来,冷熠天才试探着问她:“小冰儿,你梦到什么了?”

    “我……”她不知道要怎么开口说,说一个梦缠了自己十年,别人会相信吗?

    “说吧,有我在,不怕。”

    是别人不会相信,但这个人是冷熠天,他一定会相信她的。她舒了口气,准备认真给他说说:“一个缠了我十年的恶梦。”

    “十年的恶梦?”缠了她十年,这丫头却从未向任何人提起过,连他也从未察觉。该是一个什么样的梦,才会令她害怕成这样。

    “是的,十年了,它缠了我十年。”每回忆一点,那些东西就在她的眼前晃悠着,因为有他在,有他强劲的双臂搂着她,她才有胆子说出来。

    他轻拍着她的背,慢慢引导:“可以跟我说说到底是怎样一个梦吗?”

    “那是一个漆黑的夜晚,打着雷闪着电,一声枪响和雷声融合在一起,可警惕的守卫还是轻易分辨出了。他们赶紧赶往首长的房间,却晚了一步。被他们称为首长的男人,眉心正中有一个窟窿,躺在了血泊中。而就在这时……”说到这时,她的全不受控制地抖了起来。

    “小冰儿,有我在,不怕不怕呵……”他紧紧搂着她,将自己的力量传递给她。他不愿意让她去想那些可怕的事,可又不得不让她去想,只有知道原因所在,他才能找到帮她的具体办法。

    “在这时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出现了,白色的衣服,令人感到恐惧的眼神,眨眼前十几个守卫全死在了他的手下……”

    他没有答话,脸上的神色除了心疼也没有其它异常,静静地听着她说,唯有搂着她的双臂在渐渐用力。

    “那个人用的武器是银丝,出手收手不过短短两三秒的时间,那些人的人头齐刷刷的落地……”她抬起头,定定地瞅着他,“和你那天的杀人手法如出一辙。”她不是要怀疑他,而是这件事太蹊跷了。她从来没有见过他亲手杀人,又怎么会在梦里出现同样的节?

    “所在刚刚在梦里,你梦中的那个杀人凶手变成了我。”他不是问她,而是非常肯定。在她醒来时表现出来的,对他的害怕,都说明了这一切。

    “对不起……”她不知道事怎么会变成这样,她愿意接受他的,就会试着回给他同样多的。可她又总觉得他的心里藏着一件事,那件事他永远都不打算将真相告诉她。

    “不要跟我说对不起。”他有片刻的晃神,很快就接话说道,“天下这么大,巧合的事太多了。”

    “是这样吗?”

    “你不相信我?还是你并没有敞开心接受我?”此时此刻,他的心里比她更乱。她怎么会做这个梦,并且一做就是整整十年的时间。

    “不是、我……”

    “不是什么?”他眼中渐渐浮现怒意,“还是你要对我说,你也我?”一只手无意中太用力捏着她伤口刚愈合的手臂,疼得她皱眉。

    “冷熠天、你弄疼我了。”这还是第一次他发这么大的火,看着她时,会让她有一种错觉,那就是他真的在掩饰着什么。

    “你好好休息。”说完他就走了出去,将她一个人留在房里。

    冷熠天走得有些急,在外面找到了阳正南。

    阳正南一看他的脸色不对,什么也没问就赶紧跟了上去。

    走了许久,冷熠天才停下步子,回头盯着阳正南瞧。

    阳正南被他盯得浑不自在,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事做得不好,让当家人不满意。心里有这个疑问,但他也没有说出口,就等着冷熠天先开口询问。

    “正南。”冷熠天开口叫他,顿了一会儿又才继续,“那件事你是不是跟她透露过?”

    “属下从来没有提过。”虽说冷熠天没有说得很明白,但阳正南一听就知道是什么事,也只有那件事才会让冷熠天失了常。连平常惯用来掩饰绪的笑意都早已不见,那一双眉头微微蹙着。

    “这些年她有跟你提过没?”冷熠天还是看着阳正南,不想错过他任何一个细微的表变化。不是不相信阳正南,而是关系到宋恩冰的事冷熠天都非常小心。

    阳正南低着头,想了好一会儿,而后摇了摇头:“一点有关系的事都没有提过。”

    “坐吧。”冷熠天指着一旁的走廊坐椅,随后自己也坐下,才又吭声,“你是否还记得当年李医生说过的话?”

    “属下不敢忘记。”阳正南还是站着回话,不敢真的和冷熠天平起平坐。

    冷熠天的面色恢复了正常,笑了笑:“说来听听。”

    阳正南不知道冷熠天今天怎么突然问起这件事,并且这件事是冷熠天曾经交待过的,任何人都不得提起。三思之下,还是不敢轻易开口答话。

    冷熠天又说:“我叫你说,你就说。”

    “是。”阳正南这才回想当年的景,“当时在经过一系列的心理和药物治疗后,李医生确切地保证过她永远不会想起八岁之前发生的事。”

    “可是她却在梦里梦到了当年的景,十年间从未间断过。”

    “十年从未间断?”阳正南猛然想到一些事,难怪每个夜晚宋恩冰晚间的灯总是亮着,其间有个深夜,他见到汗湿一跑进训练房,打了一个晚上的沙包。他一直以为她是想比其它杀手更优秀,才会在深夜跑来练习,从来没有往噩梦这方面想过。

    “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我有见过她半夜起,在训练室练习到天亮。”阳正南老实的地所有事一一交待,他知道就算不交待,冷熠天也能用别的方法知道。所以,在冷熠天面前最好不要想瞒下什么事

    冷熠天看了看阳正南,也不准备能从他的上知道一些什么,起时又吩咐:“等她的伤再好些,我会带着她出国去修养一段时间。趁这段时间你先去找李医生,找到后再等我吩咐。”

    “是。”阳正南只能如此回答。李医生早在十年前就不知去向,一个消失了十年的人,要他现在去找,无疑是大海捞针。可冷熠天的命令都下达了,就算翻遍整个地球都要将这个人给翻出来。

    ……

重要声明:小说《黑道军王的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