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 我也爱你

    二十四个小时的时间,在等待中一秒秒地减少,从夜晚等到天亮,眼看就剩下最后三个钟了,可病房里还没有传出消息。各个医生什么办法都想了,能用的也就用上了,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

    等待总是焦人的,他们也祈祷这些方法有用,上的病人能早一点清醒。如果再不醒来,他们的命恐怕也是保不住了。

    冷熠天有钱他们是知道的,可昨天突然出现的黑暗势力他们是不知道的,那些势力将整个医院都给控制住了。没有人再敢怀疑冷熠天说的那些话,他们都相信,冷熠天动动手指头就能让这家医院夷为平地。

    “快来人。”

    冷熠天一声吼,主治的几名医生赶紧冲了进去。

    “她好像很不舒服。”冷熠天的脸色很不好,有可能是太过担心,也有可能是上的伤引起的。

    一阵检查过后,几名医生明显松了一口气,他们的命总算是保住了。其中一人说:“冷总,这个是她对药物的正常反应,三个小时内就一定能醒来。”

    “……”冷熠天什么也没说,还是紧握着上的小女人。医生说醒来,他一点都不怀疑,因为没有人会拿自己的命来开玩笑。

    ……

    宋恩冰就像在做梦一样,梦里一直听见有人在跟她说话,说了一些什么她听得不太清楚。就像父亲在跟自己讲儿时的趣事一样,可是父亲这个词离她太远,远到她连他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迷糊中,她仿佛听到了冷熠天的声音,又好像听到其它人的声音。听到有人在说,让他先去处理伤口,而他则没有出声,一直将她的手握在掌中,用自己的方式带给她温暖。

    她努力睁开眼,试了一次又一次,最后总是以失败告终。当她以为自己就要这样睡下去时,又是冷熠天一声声的呼唤让她重燃信心。她告诉自己不能这么走了,如果走了,就再也见不到他。

    冷熠天,是这个名字让她战胜黑暗,最终睁开了眼睛。

    当她睁开眼睛时,入眼的是他冒出胡渣的脸以及一双布满血丝的双眼。看着冷熠天这个样子,她又忍不住滚下泪来,这个男人他以为他是铁打的吗?

    “小冰儿,你醒了,终于醒了!”他激动地握着她的双手,想要拥她入怀,却又不敢碰到她。那周的纱布刺激着他的双眼,像透过白色的纱布看到她满的伤口。

    “冷熠天,你这个笨蛋。”在他的眼中,她似乎看到有泪花闪过。刚能开口说话,喉咙还在痛,声音带着嘶哑。

    “不要说话,你嗓子还没有好。”在他的眼里,心里似乎只能看到她的伤,而忽略了自己。

    “你快去包扎你的伤口。”

    “我没事。”

    “快叫人给你包扎伤口。”她因激动而扯到上的伤,刚包扎好的伤口又渗出一些血渍来。

    “你不要动,会扯到伤口的。”他比她还更着急。

    “你不包扎伤口,我就……”她又因为抽泣声,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不哭了,我马上包扎,马上叫人来包扎。”

    如果不是,他又怎么会一次又一次的为了救她而以犯险;如果不是真的她,他那样子的人又怎么会抱着她的时候吓得发颤。如果他不是真的她,又怎么会不顾手臂上子弹穿透的伤口而执意留守在她的旁。

    他的她的感,从不确定,到现在,她终于可以肯定了。有什么事,有什么人,还能像这个男人这样牵动着她的心。这辈子还有谁会像这个男人这么着她。

    在她哭泣的时候,看不到另外一个静立在门外的影,看不到他的眉毛终于舒展开来,也看不到他内心憋了许久的一口气终于吐了出来。此时此刻,对于他们来说,她能清醒就是最大的喜事了。

    ……

    这些天,冷熠天陪在宋恩冰的病边寸步不离。他担心护士不知轻重,每次都亲自给她换药。他担心再有人在她的饭里动手脚,每个程序都是他的人严密控制,最后送到她这里时,还得他先尝尝。在他确认没有问题后,才会喂进她的嘴里。

    有冷熠天在边陪着,再痛的伤对宋恩冰来说都是那么的微不足道。这辈子,她都没有像这几天这么开心过。因为吵嘴时,输的总会是他,她也可以任意使唤他,让他往东,他绝对不敢往西。

    有时候,他死不改总会惹她生气,而后又想一些开心的笑话惹得她笑,笑的时候又会扯动上伤口。事后,他总会自责半天,怪自己不该逗她。

    今天的天气很好,太阳快下山时,她想出去吹吹风。他要抱着她出门,而她坚决不同意,在那么多人面前搂搂抱抱,她脸皮还没有他这么厚。

    其它的事他都听她的,但这件事,他也非常坚持。

    她心里想着,自己的伤还没有全好,他就不让着她了,等出院后,受欺负的还会是她。

    而他的心里想着,到这种时候了,她还这么扭扭捏捏,出院后,他要等到何时才能把她吞进肚子里。

    两个人四只眼就这样瞪着对方,谁也不肯退让一步。

    瞪了半天,眼见太阳下山了,天色已晚了,她就嘟着嘴生起气来。

    看到她生气,他心里可就疼得慌,刚刚让一步不就好了,忍了这么久,也不在乎多等几天是不是,可当时他就是没有想到。

    “小冰儿,吃饭了。”

    他叫她,她侧过不理会他。

    他又转到的另一边,尽量让自己笑得好看些再好看一些,像哄孩子一样哄着她:“不吃会饿肚子的哦。”

    他对她已经够体贴入微了,她还在较个什么劲,张嘴让他一勺一勺的喂。其实她手是可以动的,完全能自己吃饭,他却不愿意,非得亲自喂她吃。用他的话来说,叫体贴。

    等她吃饱后,他才会用餐,他用餐的时候,她就看电视。

    最近她迷上了一个叫当到来时的偶像剧,剧中的男女主人公得死去活来,又因为某些误会而分开。看得她都在心里替他们着急,明摆着是误会啊,干嘛两个人都不说明白。

    这时,她就会想,如果是她,她会怎么做?侧头悄悄看了一眼冷熠天,见他也正在看她,她又马上转过头,装着很认真地在看电视剧。

    “那个女主角的脑袋里装的是水泥吗?”他在一旁插话,话里愤愤不平,“男主角那么她,她都看不出来?”

    “你懂什么?”她倒是一幅很懂的样子,很不屑地瞟了他一眼。

    “小冰儿,这么说你懂?”他来了兴致,起坐到她的边,“那你给我说说她为什么那么笨?”

    “女主角不是笨好不好?”她白了他一眼,像在说,原来你冷熠天也是这么笨的家伙,“男主角什么都不说,女主角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怎么可能知道?”

    “男主角已经表现得够明显了吧,还要他怎么说?”

    “我你啊!”她侧头很认真地在告诉他,“只要他说这三个字就可以了。”

    “哪三个字?”他明知故问,就想再从她的嘴里说出那三个字来。

    “我你。”想当时,冷熠天不就是说了这三个字,她的小脑袋才开窍的。

    “我也你。”

    ……

重要声明:小说《黑道军王的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