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 温馨的两人

    上午出去逛街遇到的小插曲并没能影响到宋恩冰的心,一回到酒店她就有些迫不及待地拿出婚纱想要试穿下。看看自己穿婚纱的效果怎样,会不会真像别人说的那样,穿上婚纱的女人都是美丽的。

    折腾了好一阵子才将长长的婚纱,可是问题也来了,这不是她的尺寸。穿在上就像个小丑似的,整个人都快被婚纱给淹没了。

    此时,房门咔的一声响,冷熠天回来了。

    他不是说中午才回来陪她吃饭的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宋恩冰尴尬地将整个脑袋都缩进婚纱里面,希望他看不到她,看不到她。

    他径直走来,走得非常急,脸色也不是很好看。

    “你别过来!”她有些着急,婚纱下的她只穿了内衣内裤,要是被他看到就完了。

    他像没听到一样,几步就来到她的边,亲自动手将她从婚纱里拎出来。

    “冷熠天,你这个流氓!”她手脚并用,希望能挣脱出来。

    他沉声道:“不要乱动。”随即抱着她就往房间里走,轻柔地将她放在上。

    这样**地摆在他的眼前,宋恩冰觉得整个人都快要燃烧起来了,脸红得像充了血似的。在对上他仔细打量她的眼神时,她赶紧用两只手捂着自己的双眼,似乎只要她看不见,他也会看不见。

    宋恩冰感觉到冷熠天把她当成了煎饼,翻来覆去地看了又看,什么都让他看光了,他才拉起被子盖在她的上。

    检查完,确定她没有受到一点点的伤时,他才松了口气,同时也笑了起来,低声斥道:“真是一个傻瓜。”

    还真没见过像她这样子笨的女人,两价值不过三四万的婚纱,卖给她就涨了成倍的价格,而这个傻瓜还一点都不知道。让他又好气又好笑的是,她都没有试穿看看衣服合适不合适,就直接拎了回来。

    宋恩冰急忙用被子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这回连眼珠子都不敢露出来了,她害怕看到他像火一样切的目光,那里面有太多她不太愿意去深想的东西。

    “小冰儿,你想闷死在被窝里吗?”

    “你先出去。”她的声音不太清楚地从被窝里传出来。

    “你不把头伸出来,我就进去。”要让她听话,威胁是最好的方法。这话还没有说完,她就乖乖地把脑袋露了出来,瞪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委屈地看着他。

    不错,这丫头懂得博取他的同心了。

    他摸摸她的头,问道:“想穿婚纱了?”

    “嗯……”她红着脸点头,刚刚都让他现场抓到了,不能睁眼说瞎话说不想穿。昨晚他才对她表白,今天她就跑去买婚纱,他会不会取笑她,觉得她太心急了。

    “再等我几天,等我把宁江的事处理完。”他早就为她订制了一件特别的婚纱,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就等着她点头同意,只要她一点头,他就会亲手为她穿上。

    “好。”她小心地伸出手去握住他的大掌,“你刚刚在生气是不是?”

    “生气也是让你这个小傻瓜给气的。”他将她的手握在掌心,大手指轻轻抚摸着她的手背。

    “其实我也不是你想的那么笨。”他总说她笨,害得她都以为自己真的笨了。

    他宠溺地捏捏她的鼻尖,眼里全是笑意:“我就是喜欢笨笨的小冰儿。”

    他的话,让她脸又烫了起来。这个男人长得好看也就算了,声音也好听;声音好听也就算了,偏偏还能说这么动听的话,他要让别的男人怎么活呀。

    “害羞了?”他故意逗她,看着她红扑扑的脸蛋,真是可透了。

    “才不是。”

    她又想将头缩进被窝里,这次冷熠天的动作比她还要快,成功阻止了她。

    “不是?那躲什么?”

    “我……我……”她就是害羞了,连和他对视的勇气都没有,他的眼神灼似乎要将她融化掉一样。

    “中午想吃什么呢?”他及时转移话题,逗弄她也不能太过,急了只会适得其反,她能有现在的表现已经让他非常满意了。

    “随便都可以。”

    “那我吃你好不好。”

    “你不是说我皮厚磕牙吗?”

    “我就喜欢皮厚的。”

    觉察到再这样下去,她真有可能被他吃进肚子里,宋恩冰也赶紧转移话题:“我也给你买了礼服,你去试试看合不合。”

    “好。”

    礼服穿在冷熠天上显得又紧又小,看得宋恩冰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好滑稽好可的冷熠天啊。

    她笑了?她终于在他的面前发自内心地笑了。

    她笑起来的时候两条眉毛弯弯的,眼睛一眨一眨,就像芭比娃娃一样漂亮。其实他早就知道她买的礼服不是他的尺寸,但看她兴致勃勃就不愿意扫了她的兴。因为是她买的,是她第一次送给他的礼服,不管合与否,价值多少,对于他来说都珍贵无比。

    中午,他开着车载她去一个比较远的地方吃饭。

    是靠近海边的一个渔村,布置简单,周围的风景却是非常美丽。空气也好,吃饭前在这里转转,胃口也能大开。

    他点的每一道菜都是按照她喜欢的口味做的,她本是不挑嘴的人,却让他给宠得开始挑食,一些东西也入不了口。

    吃清蒸鱼的时候,他会先把鱼刺夹走再将鱼送到她的碗里,就像照顾一个三岁小孩子那样细心。她真担心,再这样下去,以后若是离开他一天就没有办法活下去。

    而他总是说得好听:“我的女人,当然得由我来宠。”

    听得她脸又是红得发烫,长得好看的男人真是害人,长得好看又温柔体贴的男人更成害人精了。

    他说下午没事做,就带着她出去走走。

    宁江最有名的景点是东陪海边的人岩,岩石颇似两一男一女两人紧紧相拥,故而得名人岩。

    相传在几万年以前,住在龙宫里的公主和打鱼为生的青年渔夫相了,两人成亲后还生下一子,一家三口生活得非常幸福。龙王得知消息后非常震怒,随即传人将公主抓了回去。

    公主走后,青年就天天守候在海边等她归来。等了一年又一年,整整六十年时间,不管天晴下雨,渔夫从未间断过,直到生命的最后几天,他再也走不动了。

    他的诚心感动了当地的山神,山神将这件事上报天庭,天庭便下旨让龙王准许公主见渔夫最后一面。

    公主与渔夫终于见面了,公主还和当年一样,年轻美丽,而渔夫则老得只剩下一副皮囊。公主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渔夫,她扑进丈夫的怀里与他紧紧相拥在一起。

    渔夫的生命在这一刻停止了,嘴角只挂着浅浅的笑,像是在说:“我终于等到你回来了。”

    公主见渔夫已死,便没有了活下去的理由,她吐出体内的龙珠,用手捏碎……

    他们的生命结束在相拥这一刻,所以这个故事成了经典,流传后世。

    宋恩冰的手被冷熠天紧紧握在掌中,走在沙滩上,吹着凉凉的海风,听着他讲这个故事。她问他:“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他得意地笑起来:“因为这个故事是我刚刚编造的啊。”

    ……

重要声明:小说《黑道军王的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