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 情动

    他说什么?他会不会认错人了?又或许是他说的我你根本不是要对她说?

    “小冰儿,我你!”正当她不确定时,他又加了一句。话里的意柔是那么的真切,仿佛在渴求着什么。

    宋恩冰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吓得整个人都不知道要做出怎样的反应。

    从来没有什么事会让她急不可待,她一向都在按照自己布好的方向和道路,一步一步脚小心翼翼地走着。她以为自己会一直心无旁鹜地走下去,小心谨慎,步步为营,路途中再美丽的风景,也不可能吸引他的目光。

    但是,冷熠天出现了。当他用深专注的眼神看着她时,当他将她搂在怀里时,她会分心,会迟疑,会想停下脚步,为他流连忘返。

    她突然发现,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是让他想要,想占有,想牢牢抓住的东西,就是他,正将自己搂在怀里不停亲吻的男人——冷熠天。

    她知道自己沦陷了,明知道不应该,偏偏不由自主地沦陷了。

    这些年来,她从来没有害怕过,可是现在她害怕。害怕自己一旦动心就会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一旦动心就会变得再也不像自己。

    她会在乎他,会在乎他是不是有别人,会在乎在他心目中的位置。

    在她的心里是高贵的、神圣的,容不得半点污渍。一个人要全心全意,绝对不容许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不她的男人,她不会去强求,她的男人就必须是唯一。他是那么的优秀,而她是那么的卑微,她怎么够资格成为他的唯一?

    他的我你,有几分是醉话?又有几分是开玩笑的?或许等她真的信以为真时,他又会笑着取笑她,说她笨,这么容易就掉进他的圈了。

    因此,她不相信,绝对不相信!

    “我没有醉。”他将她的脸捧地手心,细细端详着,墨黑的发丝全被扎成马尾,露出光洁的额头。又因他的拉扯,那件穿在她上的宽松体恤已下滑无法遮阳那雪白的肩头,顺着圆滑的起伏曲线,甚至可以看到若隐若现的丰。沾在颈畔和粉颊上的几根青丝沾到了他们的汗水,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有种纯真且慵懒的艳丽,看起来面似桃花,百媚千种。

    在媚中又看到她强装出来的镇定与隐忍,望着那张被她紧咬着的、滴的粉红唇瓣,他本能地有了男人最原始的冲动。

    在这个时候,他绝对不能乱来,否则功亏一篑。赶紧扫去心中的杂念,将她的手拉来贴在口,无比认真地说:“宋恩冰,你早早地就进入我的生活,早就在我的计划之内。我的人生计划里,早就为你留着位置,不管你愿意与否,你就是我的唯一。”

    在她反抗时,他又说:“我从来没有喜欢男人,这些只是在商场上掩人耳目的办法。”只有这样放出消息,那些妄想从他这里得到好处的人就不会再送一些女人过来。

    这些事他没有想过这么快向她交待清楚,他一直在等,等合适的机会。他以为还会等很长的时间,没想到的是,在听到他要去找别的女人,她竟然连夜赶了过来。

    这样足以让他的心更加确定,她已经接受他了。虽然她不愿意承认,但她的行动则证明了一切。

    当她突然出现时,他的心激动得无法用言语来形容。那么死板的她能为他做出这样的事来,够了,所有的等待都值得了。

    当时他就恨不得立即扛她回房,好好地疼一番。但是他没有这么做,边有无数只眼睛在盯着他。许多人都在找他的致命的软肋,他不会把她推到风口流尖上来。

    “……”他的认真,他的回答,他所表现出来的都让宋恩冰感觉到真切。一张小嘴因受惊吓而微微张开,有惊讶,有不确定,还有更多的是害怕。

    他又吻了上去,舌头直接侵入她的口中,小心翼翼地吻着,就像在呵护一块至宝。她回应着他,不管他的话是真是假,她愿意让自己接受他的进攻。

    她总是那么甜,一旦沾上就再也戒不掉,会一直想一相想要更多更多。

    半晌后,他才放开她,又说道:“我的一直都是你,以前是,现在是,将来还是。”

    跟他相处的时间并不长,她不是真的傻瓜,不会感觉不到他的用心。他会惹她生气,会骂她笨,会欺负她,可她并没有真的不愿意被他欺负,内心深处甚至是渴望的,渴望他对她做出不同于别人的事来。

    在认识他之前,云天的人都怕他,因此他在她心中的印象也并不好。相处以来,她发现,他根本不可怕,他甚至会像一个孩子一样想尽办法逗她开心,也会像个痞子一样惹得她暴跳如雷哭笑不得。

    以前她的话很少,不知道怎样去和别人相处。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她才会大吼大骂,会偶尔展现真实个。因为有了他,她会从心里觉得是有人还看得到她的存在,在这个世界上有人愿意用独特的方法宠着她。

    她是一个杀手,却也希望过正常人的生活,像所有女人一样,嫁一个简自己的男人,为他生儿肓女洗衣做饭。

    这个人可以是他吗?他可是黑白两道通吃的冷熠天啊!

    这个男人不管走到哪里,光鲜夺目招蜂引蝶不说,还有着绝对的主宰能力。只要有他出现的地方,所有人就会下意识地跟随着他,任他牵着鼻子走,正如她也是一样。

    她敢赌吗?敢吗?她不停的问自己,心里乱得没有方向。

    看到她迟疑,甚至想要逃跑,他伸出手抬起她的头,坚定无比地说:“小冰儿,你只要相信我就好,你要做的就是相信我。”

    “我……”她还是害怕啊,害怕整个人都在冒冷汗。

    搂她入怀,一只手轻抚着她的后背,让她心里的害怕减少一些:“你是我的妻子,我这一辈子认定的妻子。”

    “我可以相信你吗?”她真的能相信他?能敞开心怀毫无顾及地去

    “相信我!”只要她愿意踏出一步,以后的事就由他来证明给她看。只要有他就好了,他会替她挡去一切的风雨,会让她过最幸福的小女人生活。

    ……

重要声明:小说《黑道军王的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