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 家有‘嫌’夫

    宋恩冰回到他们二人的‘家’。

    这并不豪华的房子是冷熠天在他们领证时买的,他说以后这里就是他们的家了。家是什么?她一直渴求着自己有个家,但她知道那是奢望,从踏入云天那一刻起,这辈子她就不会有真正属于自己的家。

    在锦州,冷熠天有自己的别墅,别墅养着十几个人来侍候这位冷大爷的。

    可他却说不愿意回别墅,占地宽,房子大,装修豪华,却没有一点点家的感觉。所以,宋恩冰十八岁生那天,他拿着他们二人的结婚证出现在她的面前,然后就带着她住进了这里。

    宋恩冰拿着钥匙着在门外踌躇了半天,一靠近这个‘家’,她就心虚得想要逃跑。也不知道冷熠天回来了没有?

    当她终于鼓足勇气开门进去时,被屋里的人给吓了一跳。

    那是——冷熠天?

    她都不相信自己双眼所看到的了,冷熠天穿着家居服,带着头巾,系着围裙,手里拿着拖把正卖力地拖着地……

    宋恩冰想应该是自己眼花了,可能是心里希望那个男人会像个女人一样的做家务。

    她赶紧闭上眼,希望再睁开的时候,眼前的虚幻景象就能不见。

    当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那个男人放下手中的拖把,赶紧走了过来,笑嘻嘻地迎接她:“老婆,你回来了。”

    “……”宋恩冰愣在当场,这不是幻想?

    “来,先把鞋子换了。”他像个二十四孝丈夫似的,拿着拖鞋颠地跑到她边,打算亲自替她下鞋子。

    “我还是自己来。”宋恩冰感觉到一阵毛骨悚然,无事献殷勤非即盗。再给她十个胆子,也不敢享受冷大爷这般侍候。

    “房间我收拾干净了,你先上去洗个澡,歇息一会儿,饭做好了我再叫你下来。”

    “……”宋恩冰一口气冲上二楼的房间,咚的一声将门关起来,贴在门板上许久后背上还冒着冷汗。刚看到冷熠天那张笑脸的时候,她竟然胆小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确认他没有上楼来,她再把门反锁好,这才走进浴室。

    抬头望着镜子中的自己,脸红得像什么一样,心还在咚咚地乱跳。赶紧放水,衣服都没脱就站在淋浴头下冲起来。

    诡异,太诡异了,这男人又在打什么主意?

    洗完澡后躺在上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全是冷熠天的样子,不停地想着他究竟想要干什么,却是一点都想不出来。

    经过几个小时的飞行,体本就很累,想着想着,也就渐渐地进入了梦乡。

    梦境里,穿着雪白长裙的公主沉睡在一张大上,大周围摆满了鲜花。这时一个男子带着面具,穿铠甲,头戴皇冠,像王子一样来到公主的边,王子在公主的唇角轻轻落下一个吻。

    王子的吻像甘泉一样滋润,唤醒了沉睡中的公主……

    公主慢慢张开双眼,看到王子带着面具的脸近在咫尺,王子的笑容好迷惑人,看得公主整个人都醉了。公主不由自主地抬起了头,然后吻上了王子……

    王子的唇好,这股量融化了冰冻着她的寒冰,寒冰一点点化去,温暖着她的心……

    公主似乎忘记了自己是个女生,心里只知道王子的唇吃起来的感觉好像不错,越吃越想深尝,最后小小的粉舌竟然撬开王子的牙齿,灵巧地钻进了王子的嘴里。

    公主就像几千年几万年没有喝过水似的,一沾上甘泉就恨不得全喝光,她用力地‘喝’着。

    王子先有些惊讶,不久后转被动为主动,一把紧紧圈住公主纤细的腰枝,吻先是落在她的额头、脸颊,再是深深地吻住公主的唇。王子的吻太过霸道,公主快要呼吸不过来。

    公主似乎不愿意这样认输,她挥打着手,用尽全的力量又将主动权给抢回来。而后就将王子推倒,她马上扑了过去,张嘴再一次咬住他的唇。

    “嘶……”王子发出一声声音,唇角的笑容看起来莫名地有些眼熟。

    还有露在外面的那双眼睛,泛着红,整个人看起来像一头猛兽一般,令公主感觉到害怕了。

    公主打算放开王子,不要再继续下去……

    “怎么停下了?”王子见她停止了攻击,声音全是抱怨。

    这声音怎么也那么耳熟?

    “OMG……”宋恩冰终于清醒过来,眼前看到的哪有什么公主和王子。明明就是冷熠天这个王八蛋正和她搂抱在一起,两个人的衣服都被褪去了一半……

    不,不对,不是他们搂抱在一起,而是他在下,而她则以胜利者的姿势骑坐在他的上。

    他则眨眨眼,满脸的无辜,说:“睡觉也不安份,差点让你给吃掉了。”

    “……”这次她真的是无语了,是她欺负他?

    不是梦不是梦,这一切都那么清晰地浮现在她的眼前。她把自己当成是公主也就算了,竟然把冷熠天幻想成为王子。

    刚刚梦境里,是公主先去吻了王子,而后王子再吻公主,再后来她竟然更过份的事都做了出来。难道是跟冷熠天这样的色痞呆在一起的时间长了,脑子里成天也就只想着这些事

    她伸出手用力擦拭着自己的嘴唇,就像刚刚碰到什么毒药一样……

    “若不是我极力反抗,这会不知道被你怎么样了?”他说得好不委屈,向来擅长占了便宜还卖乖,“不过本少爷也不是小气的人,这次就算了。”

    他站起将眼底的笑意掩藏得非常好,没想到她会主动回吻他,害他差点失控。

    她瞪着一双像铜铃一样的眼珠儿,所有的话在肚子里翻滚,真是哑巴吃黄莲有苦难言……

    她竟然会主动对他做出那样的事,光是想想那场景整张脸就像火烧般地烫了起来,连抬着看他的勇气都没有。

    他声音明显的愉悦:“我特地给你煲了红枣花生粥,快起来尝尝。”

    听到他的话,她的头低得更低了,差一点就埋进被子里,准备将自己闷死算了。做出这样子的事,以后她在他的面前永远别想抬起头做人了。

    “小冰儿……”他凑近了些,“我都不在乎了,你还纠结什么?”

    话说得是好听,说是不在乎,不知道过后找她怎么来算这一笔帐。刚拿结婚证那天,她就不小心摸了一下他,而他就借这个烂理由欺负了她三天。

    越是想,就越是气,她恨不得一把扭掉他的头,然后这件事就不会再有第三个人知道。

    “走吧,下楼去喝粥。”点了便宜的男人,这会整个人都精神百倍啊。她猜得对,今天这事还远远没完呢。等喂饱她的肚子,他再来慢慢算账。

    “冷熠天!”她突然出声恐吓,“今天这件事就当没有发生过,你以后要是敢提半个字,小心我扭掉你的头当球踢。”

    冷熠天非常配合地摆出双手抱的姿势:“小冰儿,我好怕怕。”

    ……

    ------题外话------

    在花爷心里,在外面呼风唤雨,在家里懂得做家务,给自己的女人做饭的男人才是真正的好男银,所以表瞧不起俺家的小熠哥哈。

重要声明:小说《黑道军王的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