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 回‘家’途中

    坐着直升机从黄子村直接到了南川机场,登上了冷熠天的私人飞机。

    飞机已经飞行了两个小时,装修得像酒店房一样的机舱里,唯一的两个人却谁也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冷熠天仰躺在那张舒适的大上,双目紧闭,大概是睡着了。

    宋恩冰则坐在右侧靠窗的餐桌旁,一边看着报纸,一边喝着茶,偶尔会斜眼悄悄看下冷熠天那边的动静。

    她知道冷熠天在生气,这也是他们相处以来他生气时间最长的一次,竟然超过了两个小时没有理她。

    他问她是不是要做一辈子的傻瓜笨蛋?

    当时她的回答是:你们的世界我不懂,也不想去懂,我只想留在那个属于我的小小世界里,过我自己的生活。

    他的意思她懂,她的意思他也明白。

    一听到她这样子回答,向来优雅喜怒不显于形的男人当场红了脸,竟然气得将屋子里的桌子都给捶了个窟窿。再后来就是现在这个样子,脸上没有任何的表,对她是不理不采的。

    这次他们的目的地是——锦州,因那里有他们的“家”。

    仔细算算子,离开锦州到了京城,再从京城去到南川,一个月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她成为他名义上的妻子也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了。

    这一个月,她的心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不知道该以何种态度再回到他们共同的“家”。

    在冷熠天出现之前,从来没有什么事能让她方寸大乱,也从来没有人能像他这样牵动着她的绪。害怕吗?也不全是,除去害怕,还有更多她理不顺的绪。

    向来想不透的东西,她的处理方法就是不去想,这次也一样。

    躺在上的男人快要憋不住了,慢慢睁开眼睛就坐起来。

    “来人。”

    他的话音一落,就从外舱走进来一位漂亮的空姐,冷熠天的专属空姐,这个飞机上的乘务员和驾驶员全是他私人物品。

    “云爷。”女人的声音柔柔的,甜甜的,“您有什么吩咐?”

    “叫按摩师过来。”

    这飞机上有医药师,甜点师,按摩师,唱歌的小明星……一系列人物将近有二十人,个个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美人儿,就是等着来侍候这位冷大爷的。

    不一会儿时间按摩师来了,很快就将一切按摩工作准备就绪。

    不就是按摩吗?用得着叫那么大声,就好像做那啥似的。

    冷熠天的叫声一声比一声夸张,那按摩师也配合着他,手在他的背后移动也就算了,而前的两个巨型馒头也快要挤到他的背上了。

    宋恩冰翻了翻白眼,拿起耳塞塞进耳里,将手机的音量调到最大,然而再转头看向窗外。眼不见为净,耳不听不烦。

    以前她觉得这耳机好的,不用将音量调到最大也能隔绝外界的杂音,然而今天是怎么了,她都调到最大声了还能听到一旁那男人的‘叫’声,以及女人那令人酥麻的声音。

    她本想回过头去看看,那两人究竟在干什么,按摩这事儿她也见过,就是没有见过像如此夸张的。

    看来这间机舱她是没法呆下去了,得想办法出去。

    刚有这个想法,冷熠天那边就传来一声惨叫,紧接着那按摩师就咚的一声跪在了地上。

    “云爷,我、我不是故意的……”女人哗啦啦地哭了起来,泪水洗刷着那一张化过妆的脸,不一会儿功夫那张脸就像一张粉板板被水泼过后的状态,惨不忍睹。

    将开水当成按摩精油倒在了冷熠天的背上,她就是有十条命也活不成了。做为一个专业的按摩师犯下这种低级的错误,她想活命也找不到理由为自己开脱。

    宋恩冰也看到了,看到冷熠天的背被开水烫到的地方,红得几乎要要冒烟。

    “完了。”她在心里也替那按摩师惨叫了一声,虽说冷熠天的表没有什么变化,可谁又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些什么。这会儿说不定已经想到什么惨无人道的方法要将这漂亮的按摩师给处理掉。

    “云爷……”按摩师吓得整个人都要瘫坐到地上,“我、我……”

    “还愣在那里干什么,赽快拿冰块过来敷敷。”冷熠天的声音不重,听不出一点喜怒。

    “是是是……”按摩师赶紧爬起来,准备去拿冰袋。

    拿着冰袋正要往冷熠天被烫的地方敷去,却被冷熠天的眼神吓得打了个寒颤。这个眼神太吓人了,眼神里饱含着太多的东西,但是她似乎明白了,转将冰袋塞进宋恩冰的手里。

    “宋小姐,云爷这里先麻烦你了,我出去找其它人过来帮帮忙。”

    “……”根本没等宋恩冰答应,那按摩师就一溜烟就跑了出去,留宋恩冰在这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这个按摩师的胆量还真不小,敢留下这么一个烂摊子就跑了。她真心为按摩师祈祷,祈祷冷熠天大发善心就当今天这件事没有发生过。

    “宋恩冰,你能不能行动利索一点。”看着呆在那里还愣得像一个木头一样的女人,冷熠天已经在心里哀嚎了不下十遍。

    他连用开水烫自己的方法都用上了,那个笨蛋的脑袋还是没有开窍。

    宋看着手上的冰袋纠结了半天,最后一咬牙,她就当做做善事给他敷吧。

    她刚坐到边,边的男人就憋不住了,往她的边挪了挪,一只手臂也悄悄地揽上了她的腰,将她往怀里扯。

    这桩婚姻从一开始,他就是输家,这个局早在十年前就已经注定了。所以,先放下段讲和的人必须得是他,不然以那丫头的脾气,绝对能坚持一辈子不跟他说一句话。

    “你又是装的?”发觉自己又上了当,宋恩冰马上就要起

    冷熠天的动作比她更快,一把就按住了她,将她压在边躺下:“谁让你这么笨,一条小计就上当。”

    “……”想到这些她就火大,这男人诡计多端,她千防万防也防不过他。

    “反正我张这么大,我也睡不完,借一个角落给你躺一下了。”

    “……”

    “还有几个小时的飞行时间,坐在那边很累的。”

    “……”

    听他这么一说,宋恩冰觉得很有道理,还有将近三个小时的飞行时间,能躺下好好休息比坐在那边可要舒服多了。可他们俩不是刚吵完架没多久,他不是还在生气吗?

    算了,宋恩冰摇摇头不愿意多想,冷熠天这人哪次不是这样,变脸比那雷雨天气变得还要快。

    就在宋恩冰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仿佛听见些许嘈杂的声音,说了些什么,她是一点都记不得了。

    ……

重要声明:小说《黑道军王的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