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 严刑侍候

    能得到她的一席温柔,一抹浅笑,那怕是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

    冷熠天像做梦一样,感觉这是一个美得不愿醒来的美梦。

    原来他的小冰儿也可以这么温柔,可以这么体贴入微,还可以这么和颜悦色地和他说话。

    有好几次,他动手掐自己的脸,一再确认这美好的一切并不是在梦中。

    入夜的时候,她会心甘愿地躺在他的边,只要他的胳膊一动,她就能马上醒来,关切地询问他是不是伤口又疼了。

    看着她捧着药碗亲自喂他喝药,看着她亲自为他擦洗体,他突然觉得这十年来所做的一切都得到了回报,上天待他真的是太好太好了。

    如果可以,他宁愿这伤永远都不要好,那么他就可以正大光明的享受她的温柔。

    “伤口已经结疤了,再过两天就完全没事了。”喂他喝完药,她细心嘱咐,“你躺下睡一会儿,我再去弄点药回来。”

    “小冰儿。”

    “嗯。”

    他指指自己的旁:“过来陪我躺一会儿,没有你在边我睡不着。”

    她看了看,迟疑了下,这才放下药碗,过去躺在他的旁。

    有她躺在边的感觉真好,即便什么都不能做,那种幸福的感觉也是无法言喻的。

    幸福对于他来说是很简单的事,只要有她陪在他的边,就足够了。

    “睡吧。”她并没有报上他的手臂放在她的腰上。

    “你再靠近点。”他小孩子一样的撒起来。

    “……”她怔了一下,又往他边移了移,他则抬起头飞快地在她脸颊吻了下,又躺了回去。

    这次她也没有发怒,也没有吼他是流氓,仿佛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其自然。

    躺了一会儿,他觉得眼皮渐渐地重了,想要努力地睁开眼睛却怎么也睁不开。

    “小冰儿,你在药里加了什么?”他伤口好得差不多了,睡了几天了根本就没有睡意,并且还大白天的。

    “安心睡吧。”她拍拍他的手,确认他真的睡沉了才挪开他的手臂翻下了

    宋恩冰找来阿蛮问出了苗寒墨被关押的地点,便匆匆地赶了过去。

    牢房的外观和其它小木楼并没有区别,这可能就是建造之人的用心良苦,每栋木楼的外观都一样,里面的用途却很广。

    那么外面闯进来的不速之客,不论是要救人还是想要杀人,都无法轻易地找到目标。

    走进小木楼后就走过来两名男人,看样子也是纯朴的种田汉。

    “宋小姐,你怎么来了?”他们都认得她,她来的第一天那场面比云爷每次来的时候排场都要大。当时云爷只对大家说了一句话,这是他的女人,以后见了她就等于见到他。

    “云爷叫我来提审犯人。”这几天她摸清了村子里人们的个,也查清楚了一些事,只要拿冷熠天来说事就没有行不通的路。

    “宋小姐请跟我来。”两个人根本就不会怀疑。

    那名男人在左屋角的圆柱上敲了两下,听得咔嚓一声,地板上的一块木板自动打开,出现一个入口。

    跟着男人往下走,走过一条小小的隧道,前面豁然开朗。

    潮湿暗的地下室有两间牢房,其中一间关着一个人,那人全都是伤,躺在角落里一动不动。

    宋恩冰吩咐:“把钥匙给我你退下,我要单独审问。”

    “可是……”那人迟疑了一下。

    “有什么问题吗?”宋恩冰冷漠的眼神看得男子立即点头,递上钥匙马上退了出去。

    宋恩冰走近牢房,打量着牢里的男人,从形上判断这个男人是那个所谓的苗寒墨没有错。只是那张脸,长像平平,怎么也不能和冷熠天联系在一起。

    她慢条思理的问:“这就是你的真面目?”

    他人还是没动,没有睁开眼睛,也没有答话。

    她又说:“我知道你是清醒的。”

    听到她这么说,男人才睁眼回话:“既然落在你们手中,只能任你们宰割。”

    “我救了你,你为什么要害我?”

    “因为你是云泽天的女人。”

    “云泽天?”宋恩冰终于明白了,他口中的云泽天就是冷熠天。

    “他都来亲自救你了,你还敢说你不认识他?”

    “呵呵……”宋恩冰轻轻一笑,稚嫩的脸杀意乍现,“这么说是你伤了他?”

    “伤了他?”男人终于有了大动作,一匍匐来到牢门前,“你说他没有死?”

    “这黑流崖有两股相当的势力,两个大毒枭,本来大家井水不犯河水,这些年来相安无事,而你却背着苗青山做出这样的事来。”

    那男人又说:“你果然是云泽天派出来的细,我差点上了你的当。”

    “我是不是细都不重要了。”宋恩冰冷笑,那笑意看得苗寒墨这样的人都胆寒了起来。接着又说,“你以为只要由苗青山出马,他们就会放了你,回去后你还是苗家寨的少主。”

    苗寒墨抬头高傲地说:“你知道就好。”

    “你错了。”宋恩冰还是冷笑,“你这个儿子对苗青山固然重要,但是他绝对不会为了你而放弃整个苗家寨,更不会为了你与云泽天结仇。”

    “你胡说。”

    “我有没有胡说你明白得很。”宋恩冰掏出钥匙打开牢房的门,走了进去,“即便我现在杀了你,苗青山也不敢说半个字。”

    “你敢?”

    她抽出上的匕首,用匕首磨着指甲,一幅懒洋洋的样子:“我就这么一条命,有什么事不敢的?”

    苗寒墨眼神一闪,想要趁其不备攻击她。宋恩冰往后一退,轻易避开了他的攻击,手一转动,匕首便顶在了苗寒墨的脖子,稍一用力刀尖就刺进他的喉咙,问:“怎么样,我敢还是不敢?”

    “你究竟想要什么?”苗寒墨没料到一个小女子竟有如此魄力,气势凌人,他连反击的余地都没有。

    “我要什么?”宋恩冰一脚踢在他的脚弯处,强迫他跪下,而后冷冷启口,“我要你血债血偿。”说是迟,那是快,刀锋一转,苗寒墨的左上方就被划出一条血淋淋的伤痕,与冷熠天的伤口所在位置丝毫不差。

    “你……”

    可是一条还不够,怎么能解了她心中之恨,又接着划了几条,那轻松的状态就像孩子在画画似的。

    “你、住手……”

    “哦……”她用他的衣服擦拭着刀口上的血,“我还没有玩够呐。”

    “我们作一个交易。”

    “交易?”她嗤笑,“你一个街下之囚,凭什么和我作交易?”

    “有。”男人浑是汗,说得战战兢兢,“只要你放了我,我就把你们想要的东西交给你。”

    “我怎么才能相信你?”

    “那个东西就在黄子岩。”

    “我没有看出来你想活着出去。”话音刚落,又是一刀划在男人上,男人痛得说话的力气都快没有了。

    “我说,我说。”男人顿了好一会儿才开口,“东西就藏在那天晚上,你救我的悬崖处。”

    “是吗?”

    “你相信我,我让你放衣条就是为了后寻找的标记。”

    “很好。”

    “那么,你可以放我走了?”

    “当然可以。”她最后一刀落在他的口里,整条舌头都被切了下来。

    “……”苗寒墨疼得在地上打滚,嘴里满是鲜血,却再也发不出一个音节来。

    ……

重要声明:小说《黑道军王的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