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 纯朴黄子村

    经过一天的休息后,宋恩冰感觉好多了,也能下自由活动。

    今早一早冷熠天就出门去了,出门前特地叮嘱她好好呆在屋里哪里都不准去。

    经过这次的事,她乖了许多,连逃出去的想法都没有了。如果这次不是冷熠天出现救了她,她真的不敢想被人下了药的后果会是怎样?

    冷熠天经常说她笨,她也觉得自己真的很笨,自以为有一功夫就天不怕地不怕乱闯,却不知道外面的人如此险恶。正因为自己的自以为是,才会被人下了药而不自知。

    她刚走出房间,就有人迎接上来,非常客气地说:“宋小姐,您饿了吗?”

    “不饿。”宋恩冰看着这个大着肚子的女人,肚子圆圆的,得很大,以她在电视上看到的经验估计这个女人应该快要生产了。

    妇人看着宋恩冰盯着自己的肚子瞧,笑得可幸福了:“这是我的第一胎,预产期是下个月五号。”

    “……”这是宋恩冰第一次接触到怀孕的女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这就是一个小生命的诞生啊。她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会不会说错话而令人不高兴,所以闭上嘴什么都没有说。

    女人却以为她不高兴了,马上又说道:“不好意思,是我多嘴让宋小姐不高兴了。”

    “不是的。”她其实想听女人说说的,又不知道要怎么开口。自己的母亲在怀自己的时候,也是这样幸福的表吗?

    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父亲母亲,而她的父亲母亲却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开她了。他们过世连一张相片都没有留下,现在她脑海里连他们模糊的印象都没有,更不知道他们的姓名。记忆中宋恩冰这个名字,也是到云天之后才有的。

    “那宋小姐是想云爷了吧。”女人笑起来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云爷出门前特地交待过,中午前就能回来陪宋小姐用餐。”

    女人皮肤黑黑的模样也不漂亮,那笑容却是宋恩冰见过最好看的笑容,让人看了心里非常的舒服。或许这就是一个女人即将做妈妈的魅力,那是世间任何东西也比不了的,因为有了生命的延续才会如此的幸福。

    “我没有想他。”她怎么会想冷熠天,绝对不会想的。

    “呵呵……”女人心领神会地笑着,“女孩子害羞是正常的,不过想念自己的丈夫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没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

    听到丈夫二字,宋恩冰的脸有些发烫,她没有料到冷熠天会公开他们二人的关系,毕竟这份关系还是不清不楚的。

    “我才不会想他。”宋恩冰没有再反驳,仅在心里对自己这么说。她想不想他,这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也用不着向别人说清楚。

    见宋恩冰的话很少,女人就拼命地找话题:“我叫阿蛮,是云爷让我过来陪宋小姐解解闷的。”

    “阿蛮?好特别的名字啊。”

    “我们家阿三也说,这是世界上最好听的名字了。”一想起自己的男人,女人黝黑的脸也露出一抹羞,黑中透露出点红,很是可

    宋恩冰觉得让一个孕妇这样陪自己站着很过意不去,赶紧走到外面的亭子,让阿蛮坐着,这样应该不会很累。阿蛮却说什么也不愿意坐,说自己壮得跟一头牛似的,根本不需要将她当个孕妇看待。

    宋恩冰也不坚持,抬头一眼望去,这里围着一排排的小木楼,每一幢楼外观的建造设计都一样,很难分辨得出哪家是哪家。道路仅是用碎石铺成,很有古典韵味。

    宋恩冰想自己若果走出去,肯定找不到回来的路。

    这看似平凡的小村庄却引起宋恩冰浓厚的兴趣,想要了解多一些:“阿蛮,可以跟我讲讲这个村庄的事吗?”

    “当然可以。”阿瞒非常尽责地介绍起来,她指着这一排的木房子说,“我们这个村子像这样子的木屋有五十六栋,每栋的外观设计都一样的,而里面的装修设备却各有特色。”

    “你家是哪一栋?”

    阿蛮指着右边的第二间房子,说:“就是那一栋,如果云爷同意,宋小姐也不嫌弃的话,小的非常欢迎宋小姐来小屋坐坐。”

    宋恩冰一听,又来了兴致:“不如我们现在就去看看。”

    阿蛮的脸色一下子变了,说话时也特别小心翼翼:“云爷交待过,要宋小姐在家呆着,如果去哪里等他回来再说。”

    看阿蛮的脸色,宋恩冰又知道冷熠天在这些人心中是怎样一个人了。但她就是弄不明白,为什么他手底下的人都那么的敬畏他?

    “我只是随便说说,你别担心。”阿蛮着个大肚子本来就不容易了,再因为她而受到冷熠天的责罚,她心里怎么过得去。

    冷熠天的命令谁都不敢违抗,她也不例外,否则后果会很凄惨。

    “谢谢宋小姐。”阿蛮马上又笑了起来,将所有的绪全表现在这一张脸上。

    紧接着她又很开心地介绍:“村里的人们白天都下地里干活,晚上才能回来。晚上回来的时候,灯火通明,唱歌跳舞的人都有,可闹了。”

    “这是什么地方?”她真想不到哪里还会有如此纯朴的民风,起而作,落而息。从阿蛮的脸上,似乎就能看到全村人的状态,他们满足惬意地生活在这个地方。

    “黄子村啊。”

    “黄子村?”宋恩冰又问,“这里有个地方叫黄子岩吗?”

    “从西边的山坳上山,翻过最高的那个山顶再下山就是黄子岩了。”

    “黄子岩这个地方作什么用的?”

    “黄子岩那里地势险要,平常大伙都不会去那里。”

    宋恩冰终于明白了,那天苗寒墨为什么会扮成冷熠天的模样,又明白了他为什么会遭到追杀,而后又带她到黄子岩,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而冷熠天能在最短的时间找到她,黄子村的村民应该起了极大的作用。

    她又想起昨天要刺杀她的那名女子,形非常小,也是黝黑的皮肤,应该也是长期在这山里长大,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阿蛮,你认识花芽儿吗?”

    “我、我……”阿蛮说着咚的一声跪在地上,“宋小姐,求你饶过花芽儿吧,这孩子从小就在村里长大,本不坏,她也不是真的要害你啊。”

    宋恩冰则是一脸的不解:“我饶了她?这话怎么讲?”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阿蛮正想解释,后突然传来冷熠天的声音,吓得整个人都僵硬了。

重要声明:小说《黑道军王的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