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 脸皮非常厚

    那个个女人挥着手上的刀,再一次狠狠地吼道:“你这个人,去死!”

    宋恩冰想动,却无法移动子,眼见那把刀子就要刺进她的体里。

    就在她的还有一步之远时,女人手里的刀咚的一声落在了地上,女人则瞪大双眼举着手一动不动站着。

    这时屋外的人也冲了进来,个个低着头:“云爷。”

    冷熠天吩咐:“拉出去关起来,她要是死了你们偿命。”

    这样的冷熠天又是宋恩冰未曾见过的,他的笑容未褪,但他的声音却像来自地狱深处的修罗,让人不得寒颤。她知道他的功夫好,却从没有料到他的动作会如此之快,快得连她都没有注意到他是怎么制住那个女人的。

    抬头看冷熠天,却见他也正在打量着她,从他的目光中她看到了与以往不同的东西——担忧?

    是担忧吗?是在担忧她还是刚刚那个女人?

    她与那个女人从未见过面,那女人却口口声声地喊着:“你这个人,去死。”

    难道冷熠天与那个女人是侣关系,以为她抢走了冷熠天,所以才喊着要杀了她?

    宋恩冰心里想到这些,看着冷熠天的眼神也变得愤怒,她终于明白了,他不仅喜欢男人,还喜欢玩女人。那个女人和她都应该是他玩弄的对象吧。

    或许他曾经给了那个女人什么承诺,当那个女人看到他们在一起时,明知道冷熠天惹不起,却还要不顾一切地想要杀了她。

    “冷熠天,你……”

    没有等到她把话说完,他又几步来到她的前,伸手就将她拖入怀中,狠狠地封住了她的口。他狠狠地吻她,直到她全虚软无力,不再反抗时,才放开她:“小冰儿,要学乖点,我不想从里你嘴里听到任何不想听到的话。”

    她还没有生气,他倒有脸先生气了,并且还是第一次甩门而去。

    宋恩冰想起跟着出去,不料刚爬起来,双脚着地却软得没有一点力气。这种无力感很不正常,如果她没有料错两条腿肯定是被人注入了大量的麻醉剂。

    她只得躺回上,再一次回想起在黄子岩的点点滴滴,入睡后不久,她好像有闻到一股奇怪的异香,后面的事完全不知道了。

    醒来的时候,就是冷熠天在她的边。

    这当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

    这里又是哪里?冷熠天的这些手下也是她没有见过的,并且他还抓了苗寒墨,这么说来他的势力肯定不容小觑。

    过了一会儿,冷熠天又返回来了,脸色还是不怎么好看,手里端着一碗汤药。

    在她边坐下后,说:“把药喝了。”

    她的嘴角抽了抽,非常不愿地接下药碗,咕噜两下就将整碗灌入肚子里。她看似柔弱却很少生病,也从来没有喝过这么苦的药,喝了过后满嘴的苦药味,难受得她都想吐了。

    冷熠天这时又拿出从口袋里抱出两颗糖塞进她的嘴里:“快吃这个,吃了就不会这么难受了。”

    这里是种植罂粟的基地,平常很少有人进出,进出也不会带着这些馋嘴的东西。他派出手下的人费了好些功夫才从阿三怀孕的老婆那里找来两颗蜜枣糖。

    她有些别扭地说道:“谢谢。”

    “我比较希望你用实际行动来谢谢我。”说完,他真的将脸凑过去,等着她赏他一个甜美的吻。

    “那个女人是谁?为什么要杀我?”这男人这绪转变也太快了吧,刚刚还甩门而去,现在又能对她如此麻。和他在一起不管多久,她都没有办法适应他的厚脸皮。这才赶紧找了个话题,拉开他的注意力,不然他一定会等到她用实际行动谢他的。

    “你用实际行动谢过我之后,我就告诉你。”这点小花样,在他面前根本没有用。他就像她肚子里的蛔虫似的,她想什么他都能知道。

    “那算了,我不问了。”

    他痞痞地笑着,说得理所当然:“不问了也还是要先谢谢我的。”

    “冷熠天,你的脸皮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厚?”

    他将脸又凑近了一些:“我听人说,脸皮厚的男人才招女人喜欢,小冰儿你说是不是?”

    她又看他,额头黑线乍现,这男人不要脸是已经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了。今天这一劫是躲不过了,与其被他再作弄一番,还不如化主动攻击。可她刚要吻上去的时候,东方敬的样子一下子浮现在她眼前,之后怎么都下不了嘴。

    一直以来她都不明白他是何用意?不她却要娶她?与其天天猜想他的用意,她更宁愿去过那种刀口上血的子。

    “冷熠天,我们……”

    他又笑了起来,还是温温和和地:“小冰儿,每说一句话之前都动脑子想想,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额,你又知道……”她还没说出口,他又知道她要说什么了。这个男人是不是在她的脑子里装了什么东西,有时候她甚至怀疑他比她还要先知道自己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他修长的手指拨弄着她的黑发,来回撩拨:“要试试看吗?”

    他的威胁对于她来说常常是有效的,绝对的有效,这会真的不敢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

    看到她不再吭声,他满意地笑了笑:“你被人下了药,好好休息两天,两天后我们回家。”

    回家?

    家,从十年前父母突然去世后,她再也没有家了。

    这十年来,她将云天当成自己的家,因为那里有阳正南,他虽然沉默寡言,对她却又极为照顾。在初入云天那段时间,如果不是有阳正南,她肯定坚持不下来,哪有命活到今天。

    现在冷熠天突然对她说起家这个字,又让她突增了些悲伤。

    何时,她才会有属于自己的真正的家?

    “花芽儿是很小就跟在我边的,她没有亲人,因此至小就把我当成亲人。”

    冷熠天突然开口解释,让宋恩冰有点受宠若惊。不过听他这么一说,她就明白了,花芽儿对冷熠天可能就像她对阳正南那样,是一种割舍不掉的感。或许是小小年纪的恋,也或许是当成亲人般的珍惜。

    因为她们从小就失去了亲人,所以才会特别特别地在乎自己边的人。

    “你先去看看她吧。”被自己从小就依赖的人这样对待,肯定非常伤心难过。就如她当初,得知冷熠天要带着她离开云天秘密基地,要离开阳正南时,也伤心难过得想要哭泣。

    毕竟那是自己从小最信任最依赖的人啊。

    他揉揉她的头,笑容依旧:“敢伤我的女人,她应该要受点教训。”

    “……”他的这个回答倒是让宋恩冰无话可说了,这也是他第一次用如此认真的口吻对她说,她是他的女人。

    ……

重要声明:小说《黑道军王的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