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 她逃不掉的

    宋恩冰幽幽醒来时,双眼刚睁开就让眼前的这张脸给吓了一跳。

    “苗寒墨,你不要戴着这张人皮来吓人好不?”即便今早入睡前已经肯定了这个人不是冷熠天,突然醒来看到这张脸还是能吓到人的。

    男人坐在她的边,笑得好温和:“苗寒墨?”

    “不对……”宋恩冰心里咯噔一声,这朦胧的灯光以及下舒适的铺,在提醒着她此地绝非今早入睡的岩洞。而她竟然毫不知觉地被人转移了地方,作为一个杀手这可是致命大忌。

    她慢慢坐了起来,瞅着这个男人看。男人这声音,这气息,还有这眼神,都在向她透露出一个准确的信息。现在坐在她面前的人是冷熠天,货真价实的冷熠天。

    他是怎么找到她的?又是怎么避开那些人将她带出来的?

    现在她要怎么办?怎么办?

    “小冰儿。”他伸出手去探探她的额头,用一惯懒散的口气说,“在我的上醒来一开口就叫别的男人的名字,你帮我想想办法,这次应该要怎么惩罚你?”

    看着他的笑容,宋恩冰都忘记躲他伸过来的手了,脑子里不停地想着要怎样子才能逃过这一劫。

    “那个、那个我、我……”撒谎向来不是她的专长,我了好几声,也没把一句话给说明白。

    他仍然是笑,笑得温温柔柔的,这笑容一点都不会让人感觉到危险:“不着急,你慢慢想,等你想到了我们俩再慢慢算账。”

    冷熠天这个人到底想干什么?

    她知道得罪他会很惨很惨,并且这次她还犯的是任何男人都不会饶恕的罪行。

    “冷熠天。”她叫着他的名字,也让自己笑,尽量学着他的样子,要笑得好看些,“那个我上黑流崖遇到袭击,好不容易才躲过一劫,若不是路过的苗寒墨救了我一命,我想这会儿在这里和我说话的是阎王爷而不是你。”

    冷熠天也不拆穿她,顺着她的话接下去:“那你的意思是?”

    “看在我我受过惊吓的份上,你大人大量就饶过我一次,以后我肯定不会……”她看了一眼他某个位置,还能坐在这里跟她说话,那就肯定伤得并不严重。

    他用她经常说的话来损自己:“我的心眼向来很小。”

    “我知道你心宽广,是人人都夸的正人君子,从来不会欺负女人的。”给他多戴几顶高帽子,说不定他一高兴就真的不追究了。

    他点点头表示赞同:“你说得很对。”

    “我只是实话实说嘛。”呸,她自己都被自己的话给恶心到了,这男人要是正人君子,天底下再也不会有小人二字。

    他又捏捏她的脸:“对嘛,就是这么乖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你真的不跟我计较了?”这个男人向来是小心眼,这么两句话就放过她,肯定有谋。

    “当然是假的。”他还是笑,笑得惬意极了,“你不是也知道我是小心眼,向来有仇必报的吗?”说完,他以最快的速度翻,将她压在下。

    她露出两颗小虎牙,扯牙咧嘴地吼起来:“冷熠天,你这个禽兽、王八蛋……”

    “我上次跟你说过的话,你都忘记了吗?”说完他低头凶猛地封住她的嘴唇,极尽霸道地闯入她的口中,着她跟他一起缠绵。

    她瞪着眼睛呜呜地又吼又叫,最终不得不被他熟练霸道的吻给淹没。

    二人的呼息都变得粗重起来,而她竟然慢慢地闭上了眼,开始回应他的吻。她的两条手臂也不再反抗,不由自主地攀上了他的背,轻轻地缠住了他。

    温度越升越高,他全的细胞都在叫喊着要了她,吃了她。然而就那个最重要的地方,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该死的!”他在心里低吼,这个丫头片子这次可将他给害苦了。

    他看着她被**烧红的脸蛋,那张嫩唇也启启合合,像等待着他更烈的占有。而他除了吻,再无力给她更多,一直吻,只能是吻。

    久久之后,他才放开她的嘴,问:“现在记住了吗?”

    “你……色……”她气他,更气她自己刚刚竟然忘记了他是在惩罚她,并且还回应了他。

    “嗯?”他轻轻一嗯了一声,她就赶紧将到口边的话给吞了回去,她相信只要自己再说出两个脏字,这个男人肯定还会再来一次的。

    说他喜欢男人吧,怎么总是抱着她又啃又咬的。

    并且这技术一看就绝对是个老手,从没听说过他边有任何女人,那么这些老练的技术肯定是从那些男人们上练就成的。

    “呕……”一想到这个男人用吻过不知道多少男人的嘴来吻她,她马上就感觉到恶心想吐。

    “小冰儿,我感觉得出来,你刚刚也是很享受的嘛,现在这个样子是不是太做作了?”他仍然压在她的上,温的气息全数洒在她的脸上。

    “你胡说。”她肯定不会承认自己刚刚真有的沉浸在他高超的吻技里。

    “云爷。”突然闯进来的女人盯盯地看着上一上一下的两个人。

    “谁让你进来的?”冷熠天侧头看去,说出的语气瞬间变了,冷得让人不寒而颤,“出去。”

    那女人双眼几乎燃起火来:“属下有急事,必须马上向云爷禀报。”

    “你最好是找个合理的借口。”冷熠天的脸色未变,只是那笑容稍有变动。

    “属下是想问怎样处理那个苗寒墨?”

    “杀了。”

    “等一下。”这次插话的是宋恩冰,知道有人闯进来而他们俩是以这种姿势在一起时,她羞得几乎没有脸见人了,只好闭上眼装死。

    这下听到苗寒墨的名字,怎么说也还算是故人,是不是该帮帮忙。但一想到自己根本不能管冷熠天的事,赶紧又闭上了嘴。

    冷熠天的声音又温柔的下来,还带着浅浅的笑意:“你想说什么?”

    “没有什么,你们继续,当我不存在就好。”被他压在下,还以这种暧昧的姿势问话,让她的脸又红了起来。

    冷熠天又吩咐道:“暂时留他一命。”

    “是。”那个女人应道,却还是不愿意退出房去。

    “花芽儿。”冷熠天从上起往外走了几步,眼里闪过一道慑人的锋芒,“来人,给我拖出门规侍候。”

    那女子眼睛也不眨一下,眼里的火越烧越旺,还是死死地盯着上的宋恩冰。

    这突入其来的变故让宋恩冰也不解,她也赶紧坐了起来。

    然而就在此时,那名女子竟像发疯般向她冲了过来,嘴里喊道:“你这个人,我要杀了你。”

    ……

重要声明:小说《黑道军王的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