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 各怀鬼胎

    外面虽是七月高温天气,这岩洞里的温度却是不冷不,非常适宜。

    宋恩冰住宿的地方安排在另一间岩洞里,这里的温度虽然舒适,却又不适合人居住。岩洞里时不时有水滴落下,非常潮湿,如果长期居住在这里肯定会得风湿病。

    再想想外面那几十个人,个个皮肤黝黑,是常年在光下活动才能晒出那样的肤色来。

    所以,她能确定这个地方只是他们暂时的落脚处,而这么多人同时聚集在一起,肯定是有什么特别的任务。

    从入洞开始,她就注意着这个岩洞的每一个人的进出,再跟着她们转了一圈,确认这里的主干道就一条路。想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出去,唯有不动声色让那些人放松警惕,才有可能离开。

    躺在铺上,细细地回想着昨天晚上与今晨所发生的一系列事件。

    在崖上所救之人肯定不是冷熠天,昨晚在月光下她看不清楚他的样子,但他的气息与冷熠天是完全不同的。

    她所认识的冷熠天不管走到哪里,不管什么时候,上总会有一种很淡很淡的清香,那种香气有点像天然的竹子香能让人心旷神怡,做任何事都非常有精神。

    而这个男人上也有一种气味,却是带着药水的味道。

    冷熠天的型比例比被世人说成完美,就连国际上最著名的模特也和他没得比。这个男人材高大,宽体壮,只能形容是个壮汉,绝对跟美这个词没有任何联系。

    所谓画虎画皮难画骨,也就是这个道理。那张表皮再怎么像,内里却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苗寒墨是他的真名还是暂时想出糊弄她的假名?他的假面是早早弄好的还是今天早上回到这里才弄的?

    一系列的问题闪过脑海,起初见到与冷熠天那一张一模一样的脸时,她确实震惊,脑子被愤怒占据,根本不能思考。这时候冷静下来,事也就渐渐明白了。

    现在摆在她面前的有两个假设,第一,苗寒墨是冷熠天的手下。第二,苗寒墨是冷熠天的敌人。

    如果苗寒墨是冷熠天的手下,是绝对没有胆量把自己弄成主人的模样。那么苗寒墨是冷熠天的敌人这个假设的可能就比较大,为了防止遭到攻击,他以假面目示人。

    苗塞墨为黄子岩的少主,扮成任何一个人都没有人会注意到他,而他为什么要假扮成冷熠天?

    每个组织做事都有目的的,苗寒墨这么做莫非是想探取对方的消息,或者以冷熠天的份进入对方的组织中去。

    不好!宋恩冰喑叫一声。

    如果苗寒墨真的以这张假脸进入云天内部,以云天人人对冷熠天的忠心,只要一看到这张脸就没有人会提出怀疑。那么他的目的很容易就能达到。

    这张脸能骗过她,肯定也能骗过阳正南,那么她现在是不是要告诉阳正南这个消息,好让他提前作好防备。

    她从背包里找出手机,想打个电话通知阳正南,才想起从首都逃出来的时候,为了不让冷熠天追踪到她,她将电话卡直接扔进下水道里了。

    叹了口气,她又只好换个方法安慰自己,即便没有把卡丢掉,这深山岩洞肯定也是没有信号的,所以她还是没有办法联系上阳正南。

    不过不管真相是什么,她都决定在这里留下来,一探究竟。

    如果真是冷熠天的敌人,那么她呆在这个地方肯定就是最安全的。任他冷熠天有天大的本领,也不可能轻易将她从敌营中抓走。

    想通了,整个人也就放松了,不知不觉间就进入了梦乡。

    ……

    “什么?”蓝医生有些不可思议地开口,原本苍白的脸看起来似乎又白了些,“你说她认识云泽天?”

    苗寒墨的脸色倒是比先前的颜色好看了许多,因失血过多而变得干白的嘴唇此时也红润了不少。看着蓝医生,他再重重地点头:“她肯定认识。”

    蓝医生跺着脚转了好几个圈圈,眉头几乎拧成一个结,问:“她究竟是什么人?”

    苗寒墨只是摇了摇头:“不知道她是谁。”

    蓝医生又说:“你能确认她看到这张脸的时候是真的被惊吓到了?”

    “这点错不了。”苗寒墨想了想当时的景,又点了点头,“当时我把她的表全看到眼里,绝对不会是装的。”

    “不管她是谁,也不管她跟云泽天是什么关系,现在不能放她走。”蓝医生最后作出结论。

    苗寒墨摆摆手:“不,绝对不能强行留住她。”

    “为什么不能?”

    “我见过她的手,如果此人能为我们所用,必定是一把利器。”做他们这种生意的人,是把脑袋提在手上过子的,能多几个像宋恩冰这样子功夫高强的人为自己所用,那当然是求之不得。

    蓝医生的表更不解了:“你就不担心她是云泽天派来的?”

    “是又怎样?”苗寒墨不屑地笑着,“即便她是云泽天派来的,我也有本事将她收为己用。”

    蓝医生眉头拧得更紧了:“寒墨,这种时候千万不能意气用事。”

    “蓝凌风,我什么时候意气用事过?”苗寒墨的脸色瞬间变得愤怒,声音加大了许多,几乎是吼出来的,“谁敢说本少爷意气用事?啊?”

    蓝凌风仍然拧着眉,用一惯的口吻说着:“寒墨,要不我将这件事禀告会长,看看他怎么说?”

    苗寒墨气得从上跳了起来:“不要总在我家老头子面前说三道四,他能护得了你一时,护不了你一世。不管我和他的关系如何,你都不要忘记了,我才是他的亲生儿子,而你……”

    苗寒墨的话点到即止,果然看到蓝凌风的苍白的脸也浮出两条黑线,紧握的手掌也同时泄漏了他愤怒的绪。

    短暂的静默后,苗寒墨接着又说:“你马上派人出去打听,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查到有关她的一切。”

    “我这就去安排。”蓝凌风低下头,眼里有一道不明的光芒闪过,不过很快又藏了起来,一拐一拐地往洞外走去。

    ……

重要声明:小说《黑道军王的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