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黑流崖遇险

    宋恩冰是从阳正南嘴里听到南川这座城市的,当时只听到简短的一句话,就让她深刻地记住了这座城市。

    他曾说,南川以贩毒,贩卖军火而出名,因此这里被称为冒险家的乐园。

    在很久以前,她就很想来这里看看,在云天没有接到任务是不可以随便乱走的,因此被耽搁了好些时间。

    只好趁这个机会来慕名已久的地方转转,同时她好躲避冷熠天。

    她心里想着,任他冷熠天再聪明也料想不到她会来这个地方。即便他知道了,也不可能追过来,为大少爷的他应该不会拿自己的命来冒险。

    而黑流崖又是南川最神秘的地方,她怎么能错过。

    奇怪的是,这里并没有公共交通到达黑流崖的,只有租车。

    宋恩冰到达南川后一刻也没作停歇,便在当地租了一辆车直赴黑流崖。

    然而车子只能停在离黑流崖三公里外的小村庄,后面的路程就只能步行。

    她常年接受训练什么苦没有吃过,步行对她来说也不是个大碍。问题在于到达黑流崖时天色已晚,又听人说过上山的路崎岖难行,稍不注意就有可能坠入万丈悬崖。

    要么在小村庄留宿一夜,要么趁着夜色上崖。

    思前想后,她决定趁夜出行,这样不容易被人发现还更加刺激。

    她背起随时的小包,带着手电筒就直接上路了。

    大约走了半个小时的田间小道,就来到了登山的山路。

    山路旁边立了一块木牌子,上面写着:山高路险,行人小心。

    黑流崖这座小镇算得上是一座自由的城镇,因为中央城府无法真正执权,因此这里贩卖毒品到成了光明正大的事。只要你有钱,就能买到纯正的货。

    这里最大的毒枭,有完全的武装设备,能完全与政府武装力量搞衡。因此单人来黑流崖的人,一般是不会受到攻击。

    上山的路很陡,前半个小时的小道有人工铺成的砖头道路,半个小时过后就只有行人踩出来的一条很窄的小土路,道路两边是各种参天的大树。

    因为有了这些大树,这条道路相对是比较安全。

    走了将近一个小时,宋恩冰有些累了,幸好这里天气凉爽,还算是舒服。

    她找到一个还算宽敞的地方坐下,拿出包里的水和食物,准备填饱肚子,才有体力继续走。

    也不知道这山道有多远,传说中那上万亩罂粟种植地又究竟在哪里?

    刚喝了两口水,从远处传来隐隐约约的声音。

    她屏住呼息认真听了一会儿,大概听出了大意,那些人好像是在找一个人。

    该不会是冷熠天在找她吧?

    这个想法刚浮现在脑海就立即被她否定了,冷熠天就算有通天的本领,也不可能比她先到达黑流崖。

    那么那些人是在找谁?

    不管找谁,如果这个时候发现她的存在,免不了有一番麻烦,说不定还将她也给抓回去。

    她四下观察了一下,这周围树多,却没有杂草,想要躲根本就没有可能。

    再抬头看了看这些树,树干粗壮笔直到顶,中间连树枝都很少,也没有办法躲

    听说下山的路只有这一条,那些人就肯定会从这里经过,也就是说肯定得让她遇见。

    声音越来越近,宋恩冰收拾好背包,赶紧关了手电筒。

    左边两排大树外就是悬崖,如果她不倒回去走,就只好躲在悬崖处,等那些人走过之后她再出来往前走。

    她走到最边上,按动手镯上的机关,铜丝准确无误地缠在最边上的一颗大树干上,而她则慢慢滑下悬崖,悬于半空之中。

    这个铜丝是经过特别制造的,纤细无比,也坚硬无比,就连钢刀也难以将它斩断。

    她背靠着崖,悠闲得闭上眼,准备趁这个机会打个小盹。

    崖上面的声音越来越近,估计已经快到她这个位置,而在这时浓重的血腥味传进了她的鼻息之中。

    她向来嗅觉灵敏,仅凭这一点就能肯定有人受了重伤,并且就在她的附近。

    可她刚刚从崖上下来,并没有看到什么人。

    她往血腥味传来的方向看去,在距自己几米远的悬崖上同样挂着一个人。趁着细微的月光,她隐约能看清楚,那是一个男人,那人竟然全**,只穿了一条内裤。

    再往顺着他的手臂往上看,原来他是将自己的衣服裤子全脱了下来,以和她一样的方式挂在这悬崖之上。

    显然那人也是看到了她,也用同样的目光在月光的照耀下仔细地打量着她。

    他们都知道那一群人就在上面的小道上,两人像有默契似的都没有傻傻地开口问对方是谁?

    两个人都极其小心地你打量着我,我打量着你。

    直到上面的声音早已消失在下山的位置,他们才不约而同地问道:“你是谁?”

    “我们要不要上去再说。”这手镯子勒得宋恩冰的手腕有些微疼,她可不想像一块腊一样挂着与人交谈。

    她借着崖壁,轻轻一使力,人便跃上了悬崖。

    她将自己的铜丝收好,又等了一会儿,却没有等到那人上来。

    她走过去说:“你不上来,我就先走了。”

    “请等一下。”那人的声音说得有气无力,“你帮我上去。”

    在嗅到那浓重的血腥味时,宋恩冰就知道这个人受了重伤,并且刚刚还看到他的左手臂还流血不止。

    受这么重的伤,能吊在悬崖上这么长的时间不动,得有多大的毅力才可以办得到。

    她佩服这个人的同时,当然也料到这个人不简单。

    “你抓紧了,我拖你上来。”

    “好。”

    以防自己被扯下悬崖,宋恩冰先找了颗大树稳定自己子,再动拿着那们用衣服裤子做成的绳子,那人才高大健壮,她费了一些功夫才将他拉上来。

    “把这件衣服撕开替我包扎伤口。”

    那人命令般的语气让宋恩冰很是不爽,她救了他连一句道谢的话都没有,这会还用这种态度吩咐她做事。

    她说:“你究竟是谁?那些人为什么要抓你?”

    “知道太多对你没有好处。”那人的声音很弱,却又非常坚定,“不帮我就马上走。”

    看来这绝对是有故事的人,他不让她帮,她倒偏想帮了。

    嘶的一声那件衬衫就在她手里破成了两块,她故意用力抓住那人受伤的手腕,三两下就给包了个严实。

    她又问:“接下来,你要怎么办?”

    那人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过了好一会儿才勉强说出声音来:“把、剩下的半块衣服放在悬崖边上。”

    宋恩冰立即就明白了,这个人是想让人误以为他摔下了悬崖,这样他才有可能安全脱

    这个人现在受重伤,眼看就要没命了,而她要不要救他呢?

    ……

重要声明:小说《黑道军王的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