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故意伤了他

    当冷熠天带着宋恩冰离开凌宵阁时已将近晚上十二点,一餐饭从晚上七点几乎吃到晚上十二点,这两个人可是真能吃。

    宋恩冰嘟着被吻肿的嫩唇,心遭透了,冷熠天这个王八蛋上辈子真的是狗吗,动不动就咬人。

    冷熠天还幸灾乐祸,一脸得意地看着她,问:“嘴唇怎么肿得这么严重?”

    “你……”她想骂的话太多了,一时气结竟然想不到具体的词的来骂他。

    他笑:“你不要着急,回去我再用冰块给你敷敷,过两天自然就消肿了。”

    他不说话还好,一说就让她火气上升。什么叫不要着急,什么叫过两天就消肿了,她顶着这个香肠嘴,要怎么出去见人?

    “我们离婚!”她想都没多想,便说出了这几个字

    “你说什么?”他一个急刹车,让没有绑安全带的她又往前冲去,幸好他手快将她拉住了,没让她撞到前面的挡风玻璃去。

    “我说我要离婚!”她终于想明白了,他就是仗着是她挂名丈夫这个假名对她为所为。

    “你再说一次。”他的笑容仍旧温和得很,只是捏着她手臂的力道无意间用得很大,弄疼她而不自知。

    他从来不会因为什么事而失去理智,但这个小女人就让他有两次冲动的经历。

    “你要我再说多少次都行。”她很严肃很认真地说,“冷熠天,我要和你……”

    ‘离婚’二字没出口,就被他强劲的堵住了嘴,封住了他不想听的那两个字。他的吻跟以往不同,带着浓厚的惩治意味。

    他真的太纵容她了,其它的事他都可以不计较,却听不得从她的嘴里说出要和他离婚的字眼。

    即便不是她点头同意,他也将这段婚姻看得神圣无比,这辈子只认定她这么一个女人。

    “……”她用力地摇头推打,小脸又涨得通红。在车子小小的空间里,他没怎么控制她,她也无法推开他。

    他健硕高大,即便她有将近一百七十公分的高与他相比也差得甚远。只要他往她上一压用不着做任何动作,就能将她牢牢制住。这就是男人与女人天生的区别。

    “你不喜欢吗?”他冷冷一笑,长臂一伸,将她拉扯到自己的大腿上坐着。一只大掌快速从她浅蓝色运动服的下摆探进去……

    “冷……你……”可恨可恶可杀,她怒极的声音一发出顿时化成了苦闷的声音。

    “小冰儿,你让我很生气。”他咬着她的耳垂,立刻就感觉到她在他的怀里开始颤抖。

    “放……放开……”她好难受,仿佛全力的力气都被抽干了。

    “你会喜欢的。”他的大掌再一动,就准备扯她的衣服……

    “冷熠天,你这个人王八蛋,快点放开我!”他也太过份了,竟然对她做出这种事来。他喜欢的是东方敬,现在又对她做出这种事,很明显的就是那种花花大少,吃着碗里的还想着锅里的。

    这个不要脸的男人花心大萝卜,她今天不好好惩治他,他就会忘记她曾经还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女。

    可她被他抱着,在这小小的空间施展不了拳脚,根本就动不了他。

    想着想着,下……

    “该死的!”这只乱发的公猫,竟然在这个时候,这样的地点……

    在这么想的时候,她忘记了,如果他是一只公猫,发的对象肯定是一只母猫。

    她伸手悄悄地靠近那里,恨不得连根拨起……

    冷熠天喘息渐渐粗重,仅剩的理智不停地提醒着他,让他赶快住手,不然可能会真正地伤害了她。

    然而心里有一个声音不停地对抗着他的理智,要让她赶快下手,将她吃干抹净,就不会担心她跑掉了。

    心中两个不同的声音在打着架,而他也忘记了防备,正尝着她的鲜美而舍不得放嘴时,体某个部位传来致命的疼痛。

    “啊……”他发出一声惨叫,绝对是真实的惨叫声,没有一丝丝的夸张,“你……你……”他也不是结巴,而是疼得根本说不完全一句话。

    “你怎么了?”宋恩冰用一只空着的手理好自己的衣服,一边还假装很关心地问道。他不是装吗,那她也装给他看看好了。

    “你……”他脸色疼得发白,低头向那疼痛根源望去时,她假装很慌张地松开扭着他命根子的手。

    她夸大声音说道:“不好意思,到浓时没控制好力度,没伤着你吧。”

    换着以往她绝对说不出这么露骨的话,可今天不同。她终于打败了他一次,心一好,做事自然也就出乎意料了。

    “你……”冷熠天还是只能说出这么一个字来,冷汗爬满了额头。这个死女人,她肯定不知道把他伤得有多严重,这万一……

    宋恩冰看着他满头汗水,心里不仅没有一点内疚,更加愤恨地想着,没有一下子给他扭断就是给了他天大的面子了。

    她看了看他,脸上的笑容更得意了。从来都是她看着他笑,恨得牙痒痒的;今天终于可以让他看着她笑,而他气得咬牙,疼得打滚。

    她打开车门下车,回对车里的冷熠天说:“冷先生,属下还有事要先走了。”

    “你……”

    她明知道他疼得说不出话来,故意误解他的意思:“你是疼得不能开车,要我打电话叫人过来帮你吗?”

    冷熠天吸了几口气,才吼出来:“宋恩冰,你要亲手毁掉你一辈子的福吗?”

    “我好像记得现在的婚姻法规定,丈夫如果那方面不行,夫妻关系生活不协调,也是可以申请离婚的。”她也学着他以往痞痞的样子,笑得惬意极了。

    认识他以来,这可是她第一次打胜仗,怎么能不开心。

    “冷先生,我先走了哦。”她对他做了一个飞吻,这才咚的一声甩上车门。一边哼着歌来庆祝今天的胜利,一边蹦蹦跳跳地跑远了。

    “该死的女人!”她最好祈祷他晚点抓到她,不然……

    冷熠天又抽了口冷息,只有男人才能体会到这种痛究竟有多痛。任何男人宁愿挨两刀,也不愿意这里受一点点的伤害。

    ……

重要声明:小说《黑道军王的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