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亲自喂她吃

    服务人员一会儿就将菜给上齐了,看着这一桌子菜,宋恩冰却味口全无。东方敬出去有一会儿时间,这菜都上齐了,他怎么还不回来。

    宋恩冰不时地回头看看房门,危险将至,可她还傻傻地搞不清楚。

    侧头不小心看到冷熠天那张笑脸,总觉得诡异极了,令她浑都开始不舒服起来。

    她动了动,又将座椅往一旁移了些,尽量拉开与他的距离。

    冷熠天还是笑,笑得满面风,接着他又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宋恩冰见他这样子实在有些坐不住了,起就想要往外走,一直让她跟这个人呆在这里,不仅吃不了饭,恐怕得让今天中午吃进肚子里的东西都给呕出来。

    “你要去哪?”他放下茶杯,明知故问。

    宋恩冰冷哼一声,心想:你管得着吗?

    不管就不管,他今天倒看看她到底有没有学聪明点,要看看她能玩出什么花招。

    她伸手拉门,门锁却转动不了,再用力转了转,这锁还是没有动。

    “不好,有危险。”她本能地想到是有坏人把门给锁住了,而没有想到这个坏人就是和她坐在同一屋子里的冷熠天。

    冷熠天问得漫不经心,脸上的笑容也越发地诡异起来:“小冰儿,你笨的够可以了。我有时候不仅会想,你这么一个傻蛋这十年是怎么活下来的?”

    宋恩冰转就跑来他的边,指着他问:“你说什么?”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慢慢意识到这是冷熠天设的局,这里都是他的人,除了他的命令谁也不会将这门打开。

    该死的,她又傻傻地掉进他的陷阱里了。

    “说你笨。”他转过,翘起二郎腿悠闲地看着她,“该不会是这句话你也听不懂?”

    宋恩冰深吸了口气,告诉自己必须冷静。和他斗嘴,哪次输得不是她?所以再争下去,难堪的还是自己,忍了,再忍忍就好了。

    看着她俏脸憋得通红,努力地压制自己的怒气,他刚刚心里那口气才稍稍平息了些。不过他向来是有仇必报,并且是加倍奉还的,所以这点还远远不够。

    不能一下子就惹得她炸毛,那样说不定她会做出什么事来。

    要慢慢来,一步步地整整她,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对别的男人如此亲密而偏偏要疏远他。

    “过来吃饭了。”他站起来,刚要伸手拉她,就被她躲过。

    “我自己会坐。”她选了离他最远的位置坐下,这样他总不能吃饭的时候对她动手动脚了。

    冷熠天指指边的位置,依然笑:“过来这里。”

    “冷先生,你慢慢吃。”她不想与他共进晚餐,她走不了,就坐在这里看着他吃好了。

    他又不慢不急地说:“是不是要我亲自喂你?嗯?”

    等了几秒钟,见她还是坐在对面一动不动,还用那一双圆圆的眼睛瞪着他。她这时候应该在心里骂他,恨不得拨了他的皮喝了他的血吧。

    而他这人向来是说话算话,尤其是对她说过的话,就从来没有不执行的。

    说了要亲自喂她,当然就必须得行动起来。

    他先夹了一块咕噜放进嘴里细嚼慢咽,吃完后又说:“这咕噜真是名不虚传,入口就觉得芳香溢人,那种感觉就像……”

    他看她,从上到下,还伸出舌尖唇:“不过这种感觉和我的小冰儿相比还差得远。”

    “无耻。”她牙齿都磨得吱吱响,这色痞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东西。

    “所以与其吃这咕噜,我更想……”他的话还没说完,便一下子起,三步就走到了他的后。

    宋恩冰没料到他有此一举,侧一躲没有避开,被他紧紧地搂在怀里。

    “放开!”她挣扎不开。

    “老公抱老婆是天经地义的事。”他用一只手就能将她困住,另一只手拿起筷子又夹起了一块咕噜衔住,而后将脸凑近她。

    “你要干什么?”宋恩冰似乎知道他所说的亲自喂她是怎么回事了,马上投降,“我自己吃,不用你喂。”

    冷熠天摇摇头,用眼神告诉她,他给过她机会的,现在才想自己吃——晚了!

    她还想反抗,紧闭着嘴,而他一只手却摸上了她的

    “流氓……”宋恩冰接下来的所有脏话,所有不甘心全都没有机会说出口,因为他真这个空隙将衔在嘴里的亲自喂给她吃。

    比起与他嘴对嘴的缠绵,她更在乎的还是前的小山坡。

    以前他再怎么过份,却又不会攻击她这个部位,今天真的是太过份了,太过份了。

    她好想一把扭掉他的手,让这只咸猪手永远也动不了。

    她好恨呐,恨自己为什么总会败在他的手上。

    等他尝到了她的味道,更是一发不可收拾,什么喂她吃东西,简直就是放,明明就是在欺负她。本想像上回一样咬破他的舌头,可是他却早就料到,一只手及时捏住了她的下巴,她根本无法合嘴。

    “冷熠天,你这个王八蛋!”她发出呜呜的叫骂声,然而在他听来,却是最美妙的吟唱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个色痞才放开她的嘴,还是一脸意犹未尽的神色。

    他站直扯了扯自己微乱的白色休闲服,踏着优雅的步伐坐回自己的位置。

    宋恩冰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是有自己的魅力的,即便他耍流氓,可那样子仍然优雅得让人目眩。

    这下她学乖了许多,不等他开口便马上坐到他的边,一块接一块地夹着菜吃。

    所谓的食之无味,恐怕就是指她这种状态。满桌美味在前,却没有心细细品尝。

    他盛了一碗汤放在她面前:“慢点吃,别咽着。”

    她侧头看他,似乎在猜测他有什么目的,在看着他笑起来的时候,马上端起汤一饮而尽。

    “慢点……”他没来得及阻止,这个笨蛋,一碗滚烫的汤就喝了下肚,气得他不顾形象地吼了出来,“宋恩冰,你这个笨蛋在做什么?”

    她以为自己是铁打的,不怕这高温烫吗?

    是烫,刚刚那汤水从喉咙流过的时候烫得她都想吐出来,可又怕被他整,怕被他笑话,只好硬着头皮喝下去。现在嗓子是疼得难受,而她还要装出一点都不痛的样子。

    ……

重要声明:小说《黑道军王的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