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权利真害人

    冷家大院住着将近一百来口人,真正常住在这里的主人却只有冷老爷子人,其它都是保全人员与佣人。

    要在这一百来号人当中查出内鬼确实不是件容易的事,不论是谁,有一点是可以确认的,那就是对冷家所有的一切都是非常熟悉的。

    他们能制造出不同的假象,迷惑冷熠天追查下去,事再一次遇到了瓶颈。

    回来几天时间,这是冷熠天第二次去看冷家老爷子。

    在屋外站了许久,他才走了进去。

    这间大厅是特别设计的,正方是主位,左右两侧便是宾客之位,和古时那些帝王的御书房有巧妙的想似。外人万万料想不到,很多时候一些军政大事也是在这里研商讨论。

    冷老爷子坐在高位,手里慢慢地品着茶。远远看去,不难看出当年意气风华的大将风范。可是岁月不饶人呐,如今老爷子两鬓的头发已花白,当初高大的形现在已经瘦小了很多,不论多么厉害权倾一时的人物,在岁月这把杀猪刀面前都不过如是。

    冷熠天清了清嗓子:“爷爷。”

    老爷子并没有应,仍然认真地品着茶。

    品茶在他这一辈的人是非常高雅的事,因此这些年来,总会有不少的大小官员为老爷子送来全球各地的名茶,以博他老人家的欢心。

    冷熠天知道冷老爷子在跟自己呕气,因为他没有答应再回到军中,再过两年之后才能顺理成章地接手老爷子的位置。

    冷老爷子不理,冷熠天也不是任人摆布的主,紧接着他又说道:“爷爷既然没事,那我就先离开了。”

    “混账!”老爷子将茶杯重重地放在桌子上,杯里仅剩的茶水也溅了出来。他怒瞪双眼,伸出手指指着冷熠天,“你今天敢踏出大院一步,以后都不要回来。”

    冷熠天则不急不徐笑得温和,问:“爷爷最近的火气很大,要不要我叫人给你煲点凉茶降降火。”他不会受任何人的摆布,以前不会,再在更加不会。

    冷熠天的个冷老爷子再清楚不过,冷熠天不愿意的事,没有人能强迫得了。这也是这些年,他放任冷熠天在外面活动的主要原因。

    可眼见自己年岁已高,体一不如一,手中掌握的大权许多人是虎视眈眈。倘若冷熠天再不回到军中,那么他这几十年的经营则会毁之一旦。

    想到这些,冷老爷子终是叹了一口气,强的不行,就只有用软的来。冷熠天虽然常忤逆他,却也是极为孝顺的孙子,在他这几个晚辈当中,他算得上是最孝顺的一个。

    如果不是真正关心他的安全,冷熠天也不会在接到假电话的时候匆匆赶了回来。

    “熠儿啊……”冷老爷子长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道,“爷爷真的老了,没有几年可以活了。”

    冷熠天笑着在他对面坐下,一边冲着茶,一边说:“爷爷不老,您老人家一定会长命千岁的。”

    虽说很多时候他不满意老爷子的做法,却也是真心地孝敬这位爷爷,希望他老年能幸福健康地生活下去。但老爷子一生将权力看得太重,年满七旬,还舍不得放下大权。

    老爷子也知道,只要他一天还掌握着大权,那么危险也就常伴在他的边。冷家的安防即便固若金汤,也防止不了一批又一批的人找上门来。

    外贼易防,边的人却是最难防的。

    冷家将近百号人中,谁能保证个个忠心,谁能保证他们当中没有人被收买?

    冷熠天知道的,冷老爷子固然也知道,可是他老人家却选择什么都不知道。只要一切没有摊牌,只要他还在这权力的顶峰一天,那么别人就不敢拿他怎么样。

    势越是危急,他就越希望冷熠天能早回到他的边,早接手他的政业。

    正因为如此,冷熠天一踏上京城这块土地才会接二连三遭到不明人士的攻击。冷老爷子权力再大,也活不了多久,那些人尚可以忍耐些时候。

    然而冷熠天就不同,他年当正壮,只要一踏上这条路,与当年的老爷子相比,只有过之而不无及。

    “长命千岁?”冷老爷子自嘲地笑着,“边连个陪着说话的人都没有,即使长命千岁那又如何?”

    “爷爷请喝茶。”冷熠天双手将茶奉给老爷子,这又才说道,“晴晴不就是常年陪在爷爷边,偶尔才会出去走一圈的。”

    老爷子的思想里重男轻女观念特别严重,自古就该由男儿来继承家业。晴晴再听话孝顺,那她也是会嫁人的。女人一旦嫁出去,那就是跟了男家姓,也就算不上是真正的冷家人。

    他们兄弟三人都在军中浑了几十年,都权倾一方。各自的儿子孙子在他们的教导下,也都听话老实,也在军中任了不小的官职。

    只有他一人,儿子早年在出勤中遇害。

    他表面不动声色,秋后却将陪在儿子边的一干人等全部处决了。他的儿子死了,那些人却还好好地活了回来,仅这一条就该杀。

    冷老爷子想到这件事,那无神的眼里也迸出了一股强大的寒意。谁敢挡他冷家人的路,后果只有一条——死!

    “爷爷……”冷熠天观察如微,冷老爷子一个细致的表变化他都看在眼里,“是不是又想到我父亲的事?”十年来,只有老爷子在想到自己那英年早逝的儿子时,才会有这样的眼神。

    那种眼神就像全世界就欠了他的,他会向所有人讨债。

    冷熠天想,如果老爷子不是年纪大了,恐怕又得掀起一阵阵腥风血雨。

    “你父亲走得走,如今我就你和晴晴这么两个孙子,晴晴又是女儿家,你能明白爷爷的苦心吗?”如今,他所有的希望都落在冷熠天一个人上,谁也不能阻止他让冷熠天回到军中。

    冷熠天说:“我想如果父亲还健在,他会和我一样,希望爷爷活得快快乐乐,不要再沉迷于军事。”

    “熠儿,如果你还当我是你爷爷,如果你还可怜我这个老头子,就赶快回到军中来。”老爷子放下茶杯,又是长长地叹了口气。

    “爷爷,你明知道我不可能会留下来。”

    冷老爷子站了起来,迈着有些蹒跚的步子一步步往下走:“可怜我一个老头子,儿子死得早,不然也不会落得今天这种下场。”

    “爷爷……”

    冷老爷子挥挥手,慢慢往屋外走去,一边说:“走吧,都走吧……”

    ……

    ------题外话------

    写到二万多字鸟,如果有亲们中意的,一定要留下足印,让花爷一点动力哈。

重要声明:小说《黑道军王的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