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东方家遇险

    得知宋恩冰与冷熠天的真正关系后,东方敬对她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递茶倒水,嘘寒问暖,各种关怀备至。

    目的就只有一个,那就是要讨好宋恩冰,让她真正的信任他,当他是最知心的朋友。

    因为齐齐特别信任冷熠天,并且还当是偶像一样的崇拜着,这些年来,冷熠天没少利用齐齐这件事来欺压他。

    如今他手上握着这么好的一张王牌,他也可以用同样的方法来制衡冷熠天。一旦他得到宋恩冰的信任,那么就能将这些年所受的气全部还回去。

    只是想着,就觉得惬意极了。

    经过两天的相处,宋恩冰确实喜欢东方敬的,长得好看不说,更重要的是体贴。她需要什么,用不着她张嘴,他就会及时送到。

    她以前认识的人特别少,能算得上朋友的人几乎没有。

    在云天的时候,她与阳正南和沐清风走得最近,她依赖信任阳正南,希望能像他一样成为最顶尖的杀手,可是她的愿望终究落了空。

    她也羡慕沐清风,可以有那么一个人守候着她,默默地为她付出一切。

    东方敬算是她真正认识的第四个人,也是最愿意用正常的方式与她聊天的人,年纪还小的她又怎么会不喜欢这样一个像‘大姐姐’一样的人物。

    “小冰冰……”

    “你不要这样叫我。”宋恩冰听到东方敬的声音赶紧打断,好不容易这几天没有冷熠天在边缠着她,可不想被这个同样的称呼给扰了兴致。

    东方敬问:“那你喜欢我怎么叫你?”

    宋恩冰不耐烦地说:“只要不是这个称呼,其它的随便你。”就因为这三个字的称呼,让她的心一下子就跌到了谷底。

    几天时间没有接冷熠天的电话,更没有他的消息,就在她快要将这个人忘记,忘记她还有那么一段不愿意承认的婚姻之时,这个小小的称呼让她不得不面对事实。

    “要不我认你做妹妹吧?”东方敬得意地想,他认了宋恩冰做妹妹,冷熠天就得叫他一声大舅子。再加上宋恩冰是孤儿,自古长兄为父,那样他就不信治不了冷熠天。

    “认我做妹妹?”宋恩冰从来不敢对亲有任何的奢望,在八岁那年,父母离奇死亡之后,她就再也没有体会到亲的滋味。

    如今,有这么一个人愿意将她当妹妹般疼,可她敢去接受这份吗?

    认这个哥哥,对宋恩冰来说简直就是奢侈的。

    东方敬的目的是想找冷熠天的麻烦,这会见到宋恩冰如此的激动,心里的某一处被撞了一下。反正东方家几代单传,何不真心地认下这个妹妹。

    “是的,我是真心喜欢你,想要你做我的妹妹。”他很认真地问道,“你愿意吗?”

    “我、我愿意!”宋恩冰猛地扑进他的怀里,激动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一边还不停地叫着,“哥哥,我有哥哥了,我终于也有家人了。”他们都喜欢演戏,她也配合着把戏演得真一点。东方敬心里在打着什么算盘,她猜不完全,但也能估到一些。

    “小妹。”东方敬有些不适应地搂着她,这个样子要是被冷熠天撞见,他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楚。冷熠天信得过他,才将心的老婆交到他的手上,这会儿他却搂着冷熠天的老婆。

    过了一会儿,他才腾出一只手来轻轻地拍打着她的背:“是的,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

    认了东方敬为哥哥之后,宋恩冰觉得还真是一件不错的事,至少他表面对她的关心是够的。没有人找她麻烦,每天的心就更加地好了起来。除了东方敬,别墅里其它的人对她也特别好,不会当她是个怪物那样看待。

    想着初识冷熠天的时候,她奉命去保护他的安全,从走进他的别墅那刻起,全上下就开始不自在了。别墅里所有人都当她是怪物一般地打量着,并且对她的态度也特别不友善。

    起初,她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她听到有人在小声谈论着她,说她是什么祸根。

    不过都无所谓了,她很快会和冷熠天撇清关系,再也不会去那个地方。

    算算时间,在东方敬这里呆了已经接近一个礼拜,这个礼拜她没有出门,也没收到消息冷熠天的事办得怎么样了?不知道上次那个来刺杀他的人供出幕后主使者没有?

    冷熠天究竟在忙什么事,连打电话找她麻烦的时间都没有?

    正想着,后的草丛就传来异响。

    她马上警戒,拿出手机,用屏幕照着后方。

    果然,后面一堆万年青的树从后探出半个脑袋,一支枪藏在树枝中间只露出半个枪口。

    这个人显然是冲着她来,并且准备一枪就要了她的命。

    她轻轻地数着:“一、二、三……”

    幸好东方敬花,花园中种满了各种花草,以便她藏。枪声响起的同时,她以最快的速度滚进旁边的花丛中。

    杀手的枪装了消声器,声音很小很小,只有飞出的子弹打在前面的树干上发出了稍大一些的响动。

    这些声音小得无法引起别墅内保卫人员的注意,她只有自救,也就是说,她的动作必须比那人的枪口还要快才有胜算的把握。

    那人不知道她的具体位置,也不敢轻易开第二枪。

    她则计算着那个人的精确位置,她只有一次机会,必须得一次将那人拿下,否则死的就会是她。

    宋恩冰屏住呼息,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她不了解对方的背景及手。而被派出的杀手,则总是将要刺杀的目标了解得非常清楚,擅长的功夫,枪法,最重要的是功夫一定会好过被刺杀目标人物许多。

    所以,宋恩冰猜想,这个人物的拳脚功夫可能在自己之上。

    那么要取胜,就不能硬拼,只能智取了。

    想了想,她将脖子上戴着的那条项链扯了下来,往对面草丛里扔去。

    果然,项链的落地处及时被打了一枪。

    那人的脚步声渐渐近,一步两步,每接近一步宋恩冰就更加警觉一分。

    她在心里默默地数着,当数到第六步的时候,她左手将摘下来的手表扔开,引起那人的注意。趁他朝手表的落地的位置开枪之时,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手上的铜丝迅速飞出,准确的缠住了那们的枪头,用力一掉,枪便脱离那人的手,落在了一旁。

    两人面对面的站着,皆在估量着对方,也在想着最好在三招之内将对方拿下。

    “你是什么人?”明明是个十八岁的小丫头,有时候被人一激就气得跳脚,总是傻傻地分不清状况。偏偏在生死悠关的危险时刻,她又能镇定得令人可怕。那态度以表,就像在对敌人说,你马上就能去见阎王爷了。

    “废话少说。”那人明显有些慌张,他应该是没有料到自己的枪会被对方击掉。

    “我也不想跟你多废唇舌。”杀人是她的强项才是,这些年都是她在杀人,还没有人敢来刺杀她。

    宋恩冰话音一落,那人的脖子上就多了一条很细的血痕,他瞪大眼望着宋恩冰:“你、你……”

    至死,他可能还没有弄明白,她是怎么做到的,能这么快的速度取了他的命。

    ……

重要声明:小说《黑道军王的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