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 公老虎发威

    东方敬走了很久,宋恩冰也不愿意进房。

    想着冷熠天和他俩刚刚在屋内做的事,连昨天晚上吃进肚子里的东西,她都恶心得想吐出来。

    冷熠天脸上什么表也没有,只是站在门口看着她,足足盯了十分钟的时间。最后宋恩冰忍受不了他那样赤**的眼神,只好进屋去。

    以为他会想些什么招数来为难她,没想到他只是让她回房去休息,并且还惜字如金的只对她说了几个字:“不要出来打扰我工作。”

    “切……”她在心里冷哼了一声,能不见着他,她就能尽全力避开。怎么会没事找事,去他面前晃悠。

    宋恩冰躺在上却怎么也无法入睡,冷熠天的份在她看来已经是一个神一样的传说了,现在又得知他竟然是名震京城的太子爷,这又让她震惊不小。如此种种况看来,他娶她的目的似乎也清楚地摆在了眼前。

    为冷家唯一的继承人,不能让任何人抓到不雅的把柄,更重要的还得为冷家开枝散叶。

    倘若冷熠天喜欢男人这一事传了出去,不仅会让冷氏家族蒙羞,恐怕还能气得冷家老爷子当场气绝。冷熠天可以不在乎其它的事,但是绝对不会拿冷氏家族的声誉以及冷家老爷子的命来开玩笑。

    因此,他应该要找个女人来结婚,以便掩饰他真正的目的。

    在关键时刻,他正她遇上了她。

    她是个孤儿,又是云天的杀手,份地位都没有人会去追究。那么很自然的,她就成了他的挡箭牌,成了史上最无辜的炮灰。

    也就是说,她可能永远也逃不出他的掌心,更无法摆脱这段有名无实的婚姻关系。

    这么做冷熠天是称心如意了,可是他有没有想过她的感受?

    想到这些,宋恩冰立即坐了起来,他可知道她也是有自己慕的人,有自己想要嫁的人?

    这些年来碍于份,她从来不敢有奢望,只会悄悄地仰望着那个人,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和他一样,成为最顶尖的杀手。可就在她以为离自己的目标越来越近,几乎触手可得的时候,是冷熠天断了她所有的念想。

    “冷熠天!”她愤恨地念着这三个字,恨不得能马上将他碎尸万断,以泄心头之愤。

    可即便她能杀了他又如何,只要他不松口,只要他不同意,她永远也摆脱不了现在的这个份。

    如果,她帮他找出这次袭击他们那人的幕后指使,又或是东方敬愿意帮忙,那么她是不是就有可能摆脱冷熠天,摆脱她最最最不想承认的份?

    她的格向来是想到什么就必须马上去做,因此急忙从上爬起来,准备去将个袭击他们的人提出来亲自审问。

    幸好冷熠天不在,也就方便她出门了。

    可刚走出属于他的院落,路就被人给挡住了。

    “宋小姐请留步。”

    她评估得出来,这两个人肯定不是她的对手,可她又不能在冷家大宅里动手,只是扬起笑脸,向两位守卫讨个交:“我就去院子里随便逛逛。”

    那两人面无表地回答:“大少交待过,请宋小姐留在这座院子里哪里都不要去。”

    “什么?”冷熠天这是要软她?还是担心她猜出真相后逃跑了,他又要费事去找新的妻子?不管出于什么样的理由,宋恩冰都绝对不能接受。

    虽然,她为杀手,根本就没有自由可言,但也从来不曾被人关起来,止她的自由行动。

    “让开。”她下了最后通牒,“再不让开别怪我不客气了。”

    两人不再回答,甚至都不再看她一眼。

    宋恩冰也懒得再跟他们费口舌,形一动就往外冲去。而那两个守卫早就料到她会有此举,两人同时出手,拦住了她。

    既然是他们先动手,那么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她先出左虚拳,左边那人急忙伸手去挡,而在两人皆反应不及之时,她的右拳击中了右边这人的膛。她正在气头上,力道也非常大,右边那人被震得足足退了五步之远。

    再一个右扫腿,左边那人也被她撩倒在地。

    “凭你们俩也想拦住我?”

    她兴奋不到两秒钟,就听到一声喝斥声传来。

    “马上滚回去!”

    宋恩冰顺着声音望去,冷熠天正看着她,他眸子里燃烧着熊熊怒火,就像她犯了天大的罪一样。

    至从认识他之后,她从来不觉得他是一个可怕的人,以前那些传闻也全都被她抛在了脑后,以为他就是不要脸一点,对她耍流氓一点……

    没想到,那些仅是她的自以为而已,这不没有几天就凶相毕露了。

    可她即便是一个杀手,也不是任他摆弄的玩偶,至少她还有仅有一点点的自尊。

    “还要我多说一遍吗?”他望着她,眼神里的火越烧越旺,几乎将她给灼伤了。

    她别过脸,不想看到那张令人生厌的嘴脸,冷冷地说道:“冷先生,保护你的合约此时结束,违约金我会加倍还给您。”

    说完,她也不看他,不看任何人,迈步就要往外走去。

    “站住!”

    如果换作是以往,她闹脾气的时候,他肯定得去抓住她,用尽一切流氓手段让她忘记刚刚的怒气。但今天他没有,整个人都高高在上,容不得别人侵犯丝毫。

    他是大公司的总裁,是云天人人敬佩的当家人,更是冷家太子爷。这样子的一个人注定就是不平凡的,偶尔的纵容宠只不过是他的心好。

    她淡漠地问:“冷先生还有事?”

    “你知道擅离职守的后果。”他警告完,也没有多看她一眼,便先往内院走去,走了两步又回了一句,“你应该明白自己的份。”

    擅离职守的后果她当然知道,可她就是丢了这条命也不会随他恣意妄为。但她的直属上司是阳正南,如果她违反了规则,那么受到惩罚的还有他。

    她可以自私地现在离开,却不能自私的不顾阳正南的安全,毕竟他这些年和她一样,都是踩着别人的肩膀一步步往上爬的。

    这个时候,她不能拖累了他。

    即便有多么的不愿意,她一咬牙,还是乖乖地回去了。

    作来一个杀手,本来就不该有太多的绪,更不该有私人感。或许她就当自己是一个木偶,一个不会有感的木偶,那么也就不会在乎别人怎么对待自己了。

    “冷熠天,你给我记住了。”终于一天,她会让他尝尝她的手段,会让他知道,什么叫宁可得罪小人,也不要得罪女人。

    ……

重要声明:小说《黑道军王的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