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 初见东方敬

    冷家。

    宋恩冰对冷家的概念一直模糊不清楚,心想应该算是有钱有地位的人家。当她看清楚眼前这座庄院时,仍然震惊不小。

    即便冷熠天已经表明份,还是通过几道安检才将他们二人放行。

    难怪冷熠天说他是凭车牌辨别那个司机不是冷家派来的人,原来冷老爷子就是曾经立下赫赫战功,如今仍居军政主席这一要职的冷天佑。冷家人进出开的车全是军用车牌,那人就是错过了这么一个小细节,就丢了自己的命。

    在京城,冷家可以说是权遮半边天。

    在各个军政要职都能见到冷家人的影子,这些况连她一个只会替人卖命的杀手都能知道,其它人又怎么会不知道。那么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的人必然不简单,恐怕誓要铲除冷家这股强大的势力。

    只是冷老爷子这些年将冷家打造得固若金汤,有人妄想来动,那么肯定是作好了万全的准备。

    宋恩冰摇了摇头,在心中感叹道:“看来冷家这下子会有好戏看了。”

    “少爷,你回来了。”看样子是管家的人物带着几名保卫人员迎接上来,也是非常地恭敬。

    冷熠天仅是简单吩咐:“让虎仔过来把车尾箱里的东西收拾一下。”

    “是。”

    冷熠天又问:“老爷子怎么样了?”

    “老爷子最近常念叨少爷您,不过此时天色还早,老爷子还要过一会儿才会睡醒。”管家毕恭毕擎说得有条有理,“少爷刚回来也累了,先去休息一会儿,老爷子醒了我再通知您。”

    “晴晴最近都在忙什么?”

    “晴晴小姐前两天去了巴黎,恐怕还得过一阵子才会回来。”

    晴晴去了巴黎,那么昨晚是谁用家里的电话冒充晴晴的声音打电话给他?

    冷熠天心生疑虑,不过并没有表现出来。没把这个内鬼揪出来之前,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安全。

    “好了,你先下去,有事我再叫你。”

    “是。”老管家要离去前又看了看宋恩冰,这才向主人请求道,“需要帮这位小姐准备客房吗?”

    “不用了。”冷熠天这才看了看后的宋恩冰,进了冷家半天,他似乎这个时候才注意到边还跟着一个人。

    他说不用,宋恩冰也不好说什么,为保镖就是要二十四小时陪在顾主边,上厕所也要在门外守着。或许冷家这庄院根本就不像她所知道的一样,以为是铜墙铁壁,其实不过就是空有几个守卫而已。

    “是。”老管家说完,又添加了一句,“东方少爷正在家里作客。”

    “东方敬最近常来家里吗?”

    “昨下午来的。”

    “你去忙。”

    “是。”老管家这才悄然退下去。

    一听到东方敬三个字,宋恩冰立即来了兴趣,她倒要看看冷熠天的‘心上人’是不是长了三头六臂。冷熠天竟然可以做到为了这个男人而花露不沾,那么他必定有过人之处。

    再看看走在前方的冷熠天,至从一踏进冷家,整个人都变了,浑上下自然流露出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他还没做什么,周围的人看到他就战战兢兢,如果他真的生气了,该是有多么吓人。也难怪阳正南那样的人物见了他之后,会那么地后怕。

    认识他以来,宋恩冰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子的他。一时之间,心里还有点发颤。

    走进房间,冷熠天才开口对她说话:“这庄院守卫森严,到处都有机关关卡,有什么需要你直接找老管家,千万不要一个人随便乱走。”

    “是。”她也回答得非常恭敬,如此时期还是不要惹到他比较好。

    “你也累了一整个晚上了,先去休息一会儿。”

    “是。”她仍然回答得简短。

    “警醒点,不要一睡下就像头猪一样。”

    “是。”她回答过后,才想起他又是在损她了。不过他现在是以顾主的份说她,她也只好忍气吞声了。过不了几天了,等帮他把这件事处理完,再安全送他回锦州,那么她就解脱了。

    “还有……”

    房间的敲门场打断了他的话,两人不约而同的望向对方,然后很有默契地点了点头。

    宋恩冰放轻脚步往门边走去,从猫眼里望外面后,用手比了个一字。

    冷熠天这才问道:“是谁?”

    “东方敬特来此拜见冷家大少爷。”

    东方敬?看来这两人的基还真是深厚,这个刚回到房间,那个就追过来了。

    冷熠天再作了一个OK的手势,宋恩冰才将门打开。

    “哟……冷大少爷好久不见,我可是想你都想疯了。”东方敬一走进房间直奔冷熠天,要来一个大大的拥抱。

    冷熠天本想喝声阻止,但一见宋恩冰还在场就没吭声,让东方敬搂了搂他。

    搂抱过后,东方敬才想起刚刚起屋时,似乎看到一个小姑娘的存在。他转过去,宋恩冰也正打量着他,很认真很认真地打量着他。

    东方敬承认自己长得帅气,只要不跟冷熠天走在一起,有多少女人是为他而尖叫。一个个女人看着他流口水,他也不会觉得出奇。但这个小丫头看着他的时候,他怎么就觉得上像一股冷风吹过,有种说不出来的奇怪感觉。

    她打量他的眼神像什么?像什么来着?他一时半会也想不起来。

    “你这什么眼神?”

    宋恩冰盯着他看了许久后,总结道:“长得是不错,不过可惜了。”

    “可惜什么?”这话得多让人气结啊。长得不错就行了,偏还要在后面加上半句话。

    “没什么,就是感慨一下而已。”说完,她才不理会东方敬是哪样神,又向冷熠天报告,“冷先生,我去屋外守着,你们慢慢聊。”

    “小丫头,你把话说完。”东方敬伸手一拉,拉了个空。明明看见她在这里,怎么手伸过去的时候,她就离他有几步远了呢。

    冷熠天轻咳了声:“别闹了。”

    “冷大少,你从哪里找来这么一个欠扁的小丫头。”他和冷熠天从小一起长大,是最好的死党。冷熠天向来最讨厌麻烦,而他怎么会带这么一个臭未干的黄毛丫头在边。

    “欠扁?”冷熠天勾唇一笑,“你可以去试试。”

    “她到底是谁?”

    “我的贴女保镖,二十四小时负责我的安全。”

    “她?就她那样也能保证你的安全?”东方敬的神夸张得都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得好。

    “所以还要请你帮一个忙。”冷熠天也不解释,原本也打算要找东方敬,既然他主动找上门来,就早点将事交待给他。

    听冷熠天说有事找自己帮忙,东方敬第一反应就当这是玩笑话,随即也玩笑般地应答:“在京城里冷家大少一句话就相当于皇帝的圣旨,在下实在想不出冷大少还有什么事是需要我这等庶民帮忙的。”

    “我会在京城呆上一段时间。”冷熠天看了看门口的宋恩冰,继续说道,“这段时间我就把她交给你了,由你负责她的安全我放心。”

    他一边说着,一边解掉衬衣的纽扣,几下功夫就将衬衣脱了下来,露出壮实的膛。

    宋恩冰发誓,她绝对没有想过要偷看屋内的况,只是不小心回头看了那么一眼,就看见冷熠天正在脱衣服。从她这个角度看过去,那两人靠得很近,正交头接耳。

    ……

重要声明:小说《黑道军王的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