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极品賤老公3

    冷熠天回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小冰儿,你在说什么?”

    “我这就去做饭。”虽然是极不愿,可又不得不做,这就是宋恩冰的悲哀。

    明明讨厌这个男人讨厌得要死,明明不想跟他多呆一秒钟,可该死的,她就是逃不出他的魔掌。

    “真乖。”他在楼梯口等着她走近,然后伸出手捏了捏她的脸蛋,“冰箱里有准备好的食材,准备三菜一汤就够了。”

    宋恩冰挥开他乱动的手,心里愤恨地想着,她能把生米煮成熟饭就不错了,还三菜一汤。

    住进这里虽有十天的时间,这是宋恩冰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走进厨房。厨房比她想象的要大许多,里面东西摆放很整齐,应该是各种厨具都准备齐全了。

    她打开双开门的大冰箱,里面确实塞满了各种食材,但是她却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

    在云天的十年里,前七年是天天接受训练,吃睡拉撒都在相对封闭的空间里解决,根本没见过厨房是什么样子。最后三年执行任务的期间,只要完成任务就有人送来好吃好喝的,而她也没去在意过这些东西从哪里来的。

    就如他离开的这七天,她的时间也很规律,白天睡觉,晚上看电影吃零食,七天时间,她大门也没出一步。

    这十年来,她已经习惯杀手的生涯,突然停下来,就像生命也走到了尽头一般,她甚至不知道接下来的子要怎么过下去。

    以前,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活着离开云天……

    “又在想什么呢?”

    男人柔的声音又在她背后响起,宋恩冰眉头微微蹙了蹙,一把抓起冰箱里一颗包菜,转时特意避开了他。她的话不多,除去工作上的事几乎不怎么和人打交道,因此多年来她甚至不知道要怎么和人相处。

    她将菜放在菜板上,拿起菜刀,动手就准备切……

    “小冰儿,你难道不知道第一步不是切菜,而是要洗菜吗?”他当然知道她不会,如此明白地说出来就是想激激她。他喜欢看她生气的模样,喜欢她对他咬牙切齿。唯有如此,他才会觉得她是真正地活着,是一个有血有灵魂的人儿。

    宋恩冰一刀重重地砍在菜板上,菜板啪的一声从中间裂开一条缝来:“你再多嘴,我不介意砍下你的头来炖汤喝。”

    冷熠天一点不害怕她的威胁,又往她上靠去,说得正经的:“即便你要砍下我的脑袋,我还是得告诉你,切菜之前先要洗菜。”

    忍!她告诉自己再忍几天,只需要再忍耐几天就好。再过几天,她就有办法跟他离婚,逃脱他的掌控。

    她深吸了口气,强行压住心中的怒火,然后将包菜飞丢进洗菜池里,放水胡乱冲了两下就准备捞起来。

    “老婆……”

    刚喊出这两个字,他就听得她十指握得喳喳响的声音。老婆两个字是她的忌,是她最不愿意承认的事实。

    她指着他吼了起来:“要么滚出去,要么你来做。”

    “我来就我来。”冷熠天勾唇一笑,拿过她手中的白菜,“你在一旁学着点。”

    宋恩冰往后退开了两步,极拉开与他的距离,虽然很不愿,但她不得不乖乖地在一旁听他的教诲。

    他很有耐心地教导:“首先你要将白菜叶子一片片拨开,这样子才能清洗干净。”

    宋恩冰看着思绪又乱飞了起来,这个男人有时候很轻浮,脸皮厚得不知道用什么东西来形容。但做事的时候又无比认真,就拿此时洗这颗包菜来说吧。他所有注意力都在那颗包菜上,修长的手指利索地拨开包菜叶子,每一片都认真对待。

    很多时候她都在想,这个男人真的是云天的当家人吗?

    在没有认识冷熠天之前,外界把他传得神秘至极,说他长得很漂亮。用漂亮来形容,是因为他长着一张令所有女人都会失色的惊艳脸庞。见到他之后,宋恩冰承认了这一点。以前她觉得最美的沐清风与他比起来,都逊色不少。

    还有就是说他喜欢男人,这一点也从见他第一面就得到了认证。初次见到他时,他正在调戏一名小男佣,那场面到了令人喷血的地步。即便她受过特别的心理特训,当时鸡皮疙瘩还是掉了一地。

    只有一点,宋恩冰却是百思不得其解,冷熠天除了脸皮厚不要脸耍流氓之外,也没有什么地方吓人的。为什么阳正南在见过他之后,足足三吃饭时连筷子都拿不稳。

    ……

    冷熠天明知道她没有认真听,还是每做一道菜都非常认真地讲解着。当最后一道菜起锅时,他总结道:“总之一句话,做菜是要用心去做,只要用心了,做出来的就一定好吃。”

    看着桌子上摆着的三菜一汤,可以用色香味俱全来形容了。

    宋恩冰有七天时间没吃过刚出锅香喷喷的饭菜,吃了两口后心大好地夸了一句:“味道不错。”

    他在她的侧选了个特别的位置站定,弯腰靠近她,然后问道:“那你喜欢吗?”

    “还行。”她很有领导风范地指了指边的位置,“你也坐下来吃吧。”

    “你同意让我吃吗?”他话中有话,又向她贴近了一些。

    “我一个人也吃不完,你坐下来吃吧。”她心好的时候就会疏于防范,本想转头让他别再婆婆妈妈的,谁知道一转头的瞬间,她的双唇就那样贴上了他的。

    四片嘴唇想撞,皆在两人心中引起赫然大浪。

    宋恩冰脑子里第一时间闪出三个字:脏死了!

    想着他那嘴唇不知道吻过多少男人,心中又冒出一股寒意。

    冷熠天却是摆出一幅受了很大惊吓的样子,很是委屈地推开她:“小冰冰,我好心好意地做一餐饭给你吃,你却对我做出这种事来,你要我怎么向东方敬交待?”

    宋恩冰还来不及开口解释,他又说道:“你说现在要怎么办?”

    “我不是故意的。”她真是百口莫变,谁愿意吻他呀,她可是有洁癖的好不。

    “一句不是故意的就可以了事吗?”他越说越委屈,就差没有她面前声泪俱下。

    宋恩冰最见不得就是他这幅男不男女不女的腔调,气得大掌一拍:“亲都亲了,那你说你想怎样?”

    冷熠天更是摆出一幅小媳妇的姿态:“除非你让我亲回来,那样大家就可以扯平了。”

    她不小心亲了他,再让他亲回来。宋恩冰想了想,这样子确实是公平的,而后很豪气地说道:“来吧。”

    ……

重要声明:小说《黑道军王的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