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极品賤老公1

    漆黑的夜,雷声轰隆、暴雨倾盆!

    “轰……”一声巨响快速和雷声融成一片。

    经过严格训练的守卫,即刻冲进房间。

    “首长……”

    眼见躺在上的男人眉心正中多了一个窟窿,流下的鲜血已染红了白色的单。

    领头的人喝斥一声:“立即警戒,抓住凶手!”

    “我就在这里!”伴随着狂妄的嗓音出现的是一个男人,他的出现,让众人皆是一凛,随即十几枝枪齐刷刷地对准了他。

    一白色衬衫与西裤,包裹着男人肌线条分明的躯。再往上看,一张面具遮挡住了他的脸,仅露出那双慑人心魄的黑亮眼睛。勾唇轻轻一笑,扬手的同时几条几乎难以察觉的银丝,像一张看不见的网直击九人颈项。

    收手一瞬间,九人的人头齐齐落地,血腥一片……

    “啊……”

    宋恩冰再一次被这样的噩梦惊醒,冷汗湿透了她的衣衫,全一片冰凉。这个噩梦伴随着她过了十年,没有哪一个晚上没来缠着她。每一想起黑夜里那双眼睛,她就会莫名地害怕。那种怕,深入骨髓,无论如何也抽之不去。

    梦里的一切是如此的鲜明,鲜明到她会以为那是真真切切发生生过的事件。这个噩梦使她越来越无力、惶恐……

    侧头时无意间看到头柜上的闹钟,时间直指下午两点三十五分。这个时候,她该去机场接冷熠天的,该死的她给睡过头了,心里暗叫一声:“完了!”

    刚想着,手机铃声就疯狂地吵了起来:你是我的心,你是我的肝,你是我生命的四分之三!

    如此令人恶寒的铃声,是冷熠天亲自为她录制的,也是他打电话给她的专用铃声。

    她试着换过几次,后果都很凄惨,后来她就放弃了挣扎。

    这个男人强势得能替她做一切决定,就连几天前的婚礼也是。

    她是云天的杀手,十八岁成人礼前最后一次的任务是保护他的安全,仅仅一个月的时间,他只用了仅仅一个月的时间,把她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再也没有一点杀手的样子。她打不过他,说不过他,更骂不过他。

    最后连她要不要嫁给他,也没有轮到她说一句话,他就捧着两本红色的结婚证摆在了她的面前。

    那天的天气很好,同门的沐清风传话给她,说云爷要见她。

    外面的人一听云天的杀手个个得吓破胆,而云天的杀手一听到‘云爷’二字,莫不惊心的。在云天呆了十年,至今她仍然不知道那怪老头,究竟长成何模样,究竟有什么本事,让人如此敬畏?

    脑中这么想着的时候,她人已来到了储云阁,云爷在此地的唯一住所。

    “宋小姐,您来了。”门口的护卫对她格外的恭敬。

    “我来见云爷。”这是她第一次踏入这个地方,是她第一次单独来见云天的当家人,心里莫名地有一丝慌张。

    “云爷在里面等您,您直接进去就可以了。”

    宋恩冰全紧绷,每走一步,都非常小心,非常谨慎,担心一个不小心就惹火了那老头,丢了自己的小命。

    突然,非常熟悉的气息从背后传来。

    她回头,正对上那个一辈子也不愿意看见的男人。她双眼泛红,杀意渐起,似乎只要他再乱动一步,她就会将他的脑袋摘下来当球踢。不过很快,她就将自己的怒气压下,不停地提醒自己用不着跟这么一个人生气。

    “小冰儿,怎么用这样的眼神看我。”他根本不将她的怒意放在眼里,仍然一步步向她近。

    他进,她就退,直到无路可退整个人都贴在墙上时,她知道自己又败给了他的厚脸皮。暗暗深呼吸了两次,才冷冷地开口:“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特地来看你啊。”他笑得好不惬意,双手一举将她准确无误地控制在他与墙壁之间。

    “马上滚!”她没心和他开玩笑,也不想想这里是什么地方,没有云天那糟老头的许任何人也不敢踏入一步。

    突然,她脑袋像开了窍似的,云爷要见他,而他出现在这里,难道他就是云天人人惧怕的糟老头?可是怎么可能呢,他虽然比她年长,却跟她心里那个糟老头的形象差太远了。后来的事实告诉她,她猜得没错,这个男人就是云天人人惧怕的当家人。

    “小冰儿,这么久不见,你难道不想我吗?”他佯装很伤心的样子,没过两秒又笑了起来,“今天是你十八岁生,我给你准备了一份大礼。”

    “不用。”他能滚多远就滚多远,她不稀罕他送的礼。

    “其它的可以不用,这个一定要送的。”他举起两本红色的结婚证在她眼前晃悠,还故意咧开嘴大大地笑着,“喜欢我给你的惊喜吗?”

    “滚!”她气得全发颤,抬腿向他胯间踢去。

    他的动作比她还要快,在她行动之时,他反守为攻轻易将她制止:“(⊙o⊙)哦,他像想起什么似的,急忙翻开本子,指着上面的字,很有耐心地教导,这上面写了两个人的名字,冷熠天和宋恩冰。如果你不认识字的话,还可以看这两张相片识人。”

    他无视她苍白的脸,还有因控制怒气而不平稳的气息,再往火上浇了点油:“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合法夫妻了!”

    “冷熠天,你最好马上拿着这些东西消失在我面前。”她怒极反笑,这个臭流氓,她绝对不会让她得逞,绝对不会。

    冷熠天才不管她有多气,又故意将脸凑近她,温的气息吐在她的耳畔:“老婆,我们现在是不是该做点夫妻间的事?”话音刚落,他的一只手缠上她的腰,来回摸索着

    “冷熠天,请、拿、开、你、的、手!”她一字一顿,他不知道她得费多大的自制力才能控制怒气没将他分尸十八块。

    “哎呀,都是夫妻了,还叫的这么生疏。来来来,我亲的小冰儿,叫一声小熠熠来听下!”

    宋恩冰十指紧握,发出咔嚓的声响,可想她是有多么生气。生气就容易失去理智,就在男人的手往下再往下……

    “人、色痞、禽兽、去死!”而后男人被女人连根扒起,来了个360度旋转,再后听得男人一声惨叫。只是将他摔在地上,还不够解她心头之气,再补上两脚心里才稍微舒服了些。

    “老婆,如果踹我两脚心里会舒服些,那就再来两脚吧。”

    他不吭声不好,一吭声就让宋恩冰全血液倒流,她还以为自己的功夫见长了,才能如此轻易撂倒这个男人,原来是他故意让她的。

    “不生气,不要生气!”宋恩冰必须得不停地劝说自己,才能稍微控制自己的绪,跟这样的人没法沟通。惹不起,咱就躲,可躲他也不愿意。

    他一边喊疼一边笑嘻嘻得看着她:“老婆,告诉你哦,这门除了我谁也打不开!”

    她回头,怒气腾腾地瞪着他吼:“别以为我不敢杀了你!”

    他还是痞痞地笑着:“你过来扶我起,我就帮你开门。”

    “冷熠天,你TM的到底想要干什么?”她跺着脚,气得转了好几个圈圈,只能吼出这么一句话来。

    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回答依然简单:“娶你做老婆啊!”

    ……

    “你是我的心,你是我的肝,你是我生命的四分之三。”

    听到这追命一般的铃声,以及想起结婚那段不堪的往事,宋恩冰拿起手机,直接接下关机键,她就是不想听他的声音,不想和他说话。

    即便知道惹恼了冷熠天的后果会很凄惨,但她不会当个软柿子,任他搓圆捏扁。

    她要离婚,要逃走,要离开这个男人,永远也不要再见到他。

    宋恩冰急忙找出一个小行李包,准备收拾几件简单的行李就闪人……

    “小冰儿,你这是想去哪里呢?”男人低沉的声音响在耳边时,人已优雅地半倚在房门。

    这是一个复式房,即便整个二楼只有一间大得不可思议的房间,他往这里一站,宋恩冰瞬间觉得空间小的几乎没有她的容之地。那高大的躯带着强烈的压迫感,稍微一靠近,她发现自己竟然紧张到不能呼吸。

    她恨自己这样的软弱行为,八岁就到云天接受训练,还执行了三年的任务,怎么也还算得上是一个冷血无的杀手。但没想到一遇到这个男人,她竟然在自己的字典里找到了害怕二字。

    她在怕这个男人,她在害怕,而她究竟在怕些什么呢?难道是害怕他真的要求她履行妻子的义务?

    不会的,不会的,她明知道冷熠天喜欢男人,怎么还害怕他会对她做出什么事来了。如果他对她真有其它想法,就不会在新房里放两张,她睡她的,他睡他的。结婚七天,他只在家呆了两天,并没做过什么过份的事

    一想到他喜欢男人,悬起的心才稍稍放下了些,舒了口气。

    “让我猜猜你又在想什么呢?”

    冷熠天一张似笑非笑的脸在她眼前放大,宋恩冰这才反应过来,扭过头不想理他。很多时候,她能做到不理他,他说什么她都可以不搭话。

    男人嘻笑着向她靠近,温的气息就喷洒在她的颈项间,低声说:“你明知道我是GAY,为什么还要这么怕我?”

    ……

    ------题外话------

    此文啥呀啥的,各位看官喜欢的话,别忘记支持下花爷哈。

重要声明:小说《黑道军王的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