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完结篇

    人说岁月如梭,岁月并不会真的如织布的梭子那般过得那么快。 对琥珀来说,其实很慢很慢。

    二姐姐离开,已经过了十年,她总是会想起。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不知道她过得好不好。

    此时琥珀心中总是有些后悔,往不懂事,只晓得一味依靠姐姐,其实她虽然武功高强,懂的东西也很多,可是外间的世界那么复杂可怕,姐姐一个女子,该是受了多少苦难。

    如今大姑李大小姐常常与琥珀说些家里长短,甚至也说些朝廷上的事,琥珀也不像以前那么无知。

    当初姐姐一人在狄国助马贼头子雅克苏做了狄王,肯定不是她后来说的那么容易。

    姐姐被魔教抓去那么久,又发生了多少难以想象的事。后来又给抓到宫中,为了出宫,连皇上都死了,这更是危险万分。

    琥珀很后悔,没有多问问,一心想着自己那点小事。就连姐姐走的那一晚,姐姐还在忧心自己的婚嫁,怕她为了慕容濂伤心。

    二姐姐她不是平常人,自己却是极其平凡,想来姐姐不想她知道那么多,免得担惊受怕。

    想起江湖上那段颠沛流离的子,琥珀此刻仍旧觉得神奇,也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如今真要再让她重新来一次,她可不敢保证会不会跟二姐姐走。外面的世界也许很大,可是琥珀却觉得守着自己的小窝才会觉得暖和。

    她今天带着女儿与儿子来瞧爹娘。衙门沐休,爹爹在家正与孙子讲学。有夫子启蒙,爹爹不过是略作考查。

    哥哥的大儿子简直与他同出一辙,也不过八岁,小小年纪便作大人样。板着一张小脸。动不动说些似而非而文绉绉的话来,竟然冲着他的小表妹说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真叫琥珀啼笑皆非。

    自己的这一子一女可比不了他们,一团稚气,按着他们读书怎么也坐不住,权当认识几个字罢了。简直和他们那个不着调的爹如出一辙。

    嫁给德宝哥哥,琥珀觉得一生都圆满了。

    那他带着一纸文书,跪在爹爹面前求娶。一生不纳妾。一世不移心。最叫方家两老动心的是。李德宝言道:琥珀体弱,不叫她生儿育女受那苦楚,如若想要个孩儿承欢膝下。便从族中过继。

    两人从小一起长大,李德宝什么子,大家都清清楚楚,要说将来有什么出息。肯定想都不要想。可是他憨厚老实,虽略有点纨绔却从不沾染女色。真真是对女儿一心一意。

    李德宝上有两个嫡亲哥哥,已有子息,还有几个庶出的兄弟,唯独他最小。养成这么个不着调浑浑噩噩的格。

    他在兄弟中最小,不用琥珀去做那当家的大少夫人,两家离得又近。就住隔壁,方老爹与方夫人琢磨琢磨就应承了下来。

    至于李家当然也没什么问题。就算有问题也不是问题。方尚书这个官做得四平八稳,虽无大的建树,却是正经清流,朝堂上声誉极好。他们李家是略微没落的老牌勋贵,孙子娶人家的姑娘,绝对是高攀。方四姑娘虽然子不大好,可是李家绝对不缺重孙。

    大家却是没想到,病歪歪的琥珀,竟然子越来越好。想到如今年纪轻轻炙手可的太医院正虞若风,医术极其高明,谁也不惊讶琥珀的病体会康复。虞医正乃是琥珀的大夫,一直为其调理体。

    其实这事连虞若风也纳闷,不过既然琥珀病好,他也算放下一颗心。旧时分总是在那里的,即便心再冷,也希望她能多活几年。

    琥珀的大女儿生跳脱,才六岁就嚷着要学武,马步蹲得似模似样。也是李德宝与琥珀吃了江湖人的亏,见女儿想习武,二话没说便去找了叶满楼帮忙寻个师父。

    结果叶满楼毛遂自荐,自己跑来充当师父。可惜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一大把年纪,仍旧是“满楼红袖招”,成子花楼厮混。不过那些基础的东西,有护院管事看着,倒也使得。

    按照琥珀的想法,过个几年等女儿大了,如果她仍旧坚持得下来,不如便送她去苦心庵熬熬心。女儿成天想带着弟弟练武,可是小儿子却是憨憨傻傻,管你是谁,全然不搭理,埋头玩自己的。

    她不求儿女风光显要,只求他们一世平安。

    有时候琥珀也会想起慕容濂,听叶大叔说他如今是武林盟主,娶了前魔教教主澹台长川的女儿。据说此举是为了武林统一和谐,也有人翻出那位“妖女”曾经与慕容盟主“不得不说的故事”,一时间倒成就一段佳话。

    琥珀心想,女大王姐姐终究是得偿所愿了,只是不知道她还会不会继续捉弄慕容公子。

    二姐姐说慕容公子与柳言之大哥都不是良配。琥珀当初只是乖巧的相信姐姐,如今过了些年,却是真真明白了。

    慕容公子为人傲气,天生好洁,便是一点污浊也忍不下。偏巧五樱姐姐的曾经那般捉弄他,两人能结为夫妻,可不是因为分。其中定然有别的缘故,也正是琥珀不愿意想的那样,恐怕是为了巩固武林盟主的地位,才会娶五樱姑娘为妻。

    至于柳大哥,倒是时不时的来方府走动。他如今也在朝为官,娶了一位才貌双全的官家小姐,纳了两门妾室,其中一人乃是京城出了名的花魁。

    琥珀陪着女儿与儿子,与哥哥的两个孩子玩过家家。女儿说自己是武将,不要做新娘子,觉得自己应该做新郎。她力气可真是不小,将比他大两岁的表哥一把推倒,两小吵吵闹闹的,不一会儿却又和好如初。

    说起武将,白骏捷这个白小将军的名头已经叫他侄儿给占去了,连琥珀这种闺阁之人也听说了,风头着实不小。

    四个小孩手中把玩的那些,全部是李德宝早年收集的玩意。各式各样的猴面具,足足有上百个。精致的那些,舍不得拿出来怕给小孩弄坏了,只取了点稍微结实的给他们。

    琥珀见几个孩子一人戴着一个猴面具,蹦蹦跳跳兴高采烈,不免想起旧自家相公小时候的傻样,不由得心中甜蜜微微笑了。(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万能穿越女的妹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