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回家

    回到久违的京城不等于可以回到家中。

    红颜薄不薄命不知道,但是波折肯定比较多点。方翡翠无可奈何被迫吃了药,内功使不出来,直接被丢到皇宫某个秘密的宫

    琥珀没那么美,好命多了,被送回了尚书府。

    官方解释就是没有解释。

    方家唯一知道的是他家的二小姐进了宫,四小姐回家了。

    尚书大人眼睛红了又红,到底是为官多年,不能肆意妄为,硬是忍着没哭。方夫人却是没那么讲究,哭得天昏地暗月无光。方宝玉如今也大了,十六七的年纪,生来老成,却也顾不得男儿有泪不轻弹的规矩,陪着娘和刚回家的妹妹,好好的哭了几回。

    琥珀将这些年的经历略略说了说,那些惊险要命的事件全部略过。只说了曾经在苦心俺和盟主府居住,而后去南方求医,得遇柳言之相助等事

    方夫人不懂什么打通任督二脉,却晓得那位神尼与另外两位出家人尽心尽力,耗损修为给女儿医病,口中念了数声阿弥陀佛。她打定主意,即便不能亲去,也要寻个得力的下人,去苦心庵多捐些香火钱。

    又得知武林盟主做了女儿的义兄,方氏夫妇却是不以为然。江湖人士打打杀杀,他们宁可没这等福气才好。万一那位盟主有个什么大来头的仇家,岂不要拿自己家小闺女开刀。

    方公子倒是有点神往。他幼时也偷偷随着二姐学了些武功,书院中也学了不少骑,不过自幼家教甚严,又觉得自己是家中唯一男子,还是用心做正经学问上要紧。方宝玉一心要入仕为官照顾爹娘,将来给嫁出去的姐姐妹妹们撑腰,为方家光宗耀祖。

    不过男子心,哪里不想那些血英雄的事。听了妹妹说起武林大会什么的,方公子打定主意。私下里定然要细细地询问一番才好。常言说得好,猪吃不到,闻个味也好。

    至于柳言之,方尚书与方宝玉当然听说过。那么大个大才子。名动天下,这还了得。尤其是方尚书,顿时觉得小女儿果然没有弱了自己的名头,竟然叫柳言之给看重,顿时忧中添了不少喜气。

    小女儿的事稍微放到一边,二女儿那里却是祸福难料。方尚书方夫人真是愁肠百结。

    方珍珠这宫中那么些年,算是个得圣宠的,一般的况下,还是很有体面的。她稍微帮着爹娘问了下老赵,结果老流氓拂袖而去。

    不过真是叫皇上瞧上。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两人都是传统人士,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这是硬道理。所以君要臣的女儿,臣就得将女儿奉上。他们怕的是二女儿子大。万一忤逆了君王,小命不保。

    至于全家的命,这点方尚书倒也不担心。虽然当今圣上对于美色有点不着调,但是政务什么的却不糊涂,最多给他小鞋穿罢了。

    好歹这么多年没消息,总算是回来了。哭了哭过了,愁也愁完了。到底是喜多于忧。慢慢也就缓过来了。

    琥珀又回到尚书府小姐的生活。

    宫里的太医亲自来为她把脉。

    太医向来不担责任,只说需要调养,食疗即可,挥手列了张单子,将有益的与忌讳食物,列了个清楚。便告辞而去。

    这单子与往常的一样,方夫人早都背熟。她心中默默忧伤,小女儿这体终究是好不了。

    这般过了过了一个来月,尚书府迎来了一位客人。

    此人当然是柳言之。

    他不比那些江湖人士,在京城里有些门路。跑去投奔了白家翰林院任职的好友白骏驰,也就是白骏捷的亲堂兄。四下里稍微一打听,便晓得方四小姐回到了家中。

    原来轩辕傲第二发觉翡翠与琥珀不见了,他消息灵通,得知护送等人竟然是官府中的。又偷偷打探,见两姐妹被保护得很好,衣食住行都是上等,此次是要上京。

    轩辕傲心中本来有愧,便猜测姐妹二人如此不告而别,一来大约是想回家了,二来必定是方翡翠不待见他这个德行有亏的人。因此也就作罢,回了泰山城。

    这也是为啥刘大统领一路上顺利得不得了。盟主吩咐了,一路不可惊扰惊鸿仙子。

    柳言之得知消息,想着南方运城也没啥好住的,不如去京城,还能多见见琥珀。再则,他还在困惑,自己是不是真对妹子有那层意思,此次也得多多思量也好。不管如何也得上京,即便不考科举,也得混出个样子来,不然人家尚书家的小姐,如何能嫁他这个白丁。

    柳才子和白骏驰把酒言欢,聊了些文字方面的学问,便归了正题。白翰林与方尚书搭上话,到上等茶楼与柳言之吃了一回茶,大家聊得十分尽兴。

    这不,柳言之打蛇棍上,便住到方府的外院去了。

    方尚书也算是通达之人,小女儿体不好,将来寻婆家是个大难题,如今见柳大才子对琥珀青眼有加,便想着结亲之事。不过柳言之已经二十五六了,还未成亲,也不晓得是个什么原因。尚书大人怕他是那等流连风月场所的人物,眼下留他在府中,也好就近观察观察。

    柳言之还真是不舍得琥珀嫁个陌生人,从此侍奉婆婆,打理家事。方家肯定是挑那好的,但是难免婆家照顾不周。况且哪家也不可能不要子嗣,琥珀这等子,生儿育女等于是要了她的小命。

    方尚书与方夫人当然也想到这点。女儿一生不嫁虽然使得,百年之后也有儿子照应。可是又怕皇上指婚,又怕闺女还是想有个夫君。

    男女有别,柳言之不能与琥珀时常见面。不过琥珀天资普通,却是个好文学的,这点方尚书与夫人当然知道,便由着柳言之以指点之名,隔几天与琥珀中书房中写字作画。

    京城家的女子,十四岁一般十四五岁大多数都定亲了。大女儿二女儿都在宫中,唯独这个小的,还得好生费心。

    这些事不好明说,大家也就这么混着。对外只说柳大才子与尚书大人聊得来,因此住在此处。

重要声明:小说《万能穿越女的妹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