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龙门大阵

    三位大佬施施然,摆好了架势,一同准备出镇外,打完架再来解决慕容濂等人的事

    宇文琦表示,琥珀等人也得同去,不然姐就在客栈里当场打架了。

    马镖头当机立断,给了几个镖师一个眼色,大家默默地扮演酱油,缩着脑袋当作事不关己,留在了客栈。

    绿芽和黄氏虽然吓得浑发抖,犹豫了一阵,还是决定跟着。反而是琥珀要她们别跟着,掏出一千两银票给她们算是遣散费用。这么一来,两位血上涌,双双噗通噗通跪倒在地,坚决的要生死相随。

    两人这么稀里糊涂的连到手的银票都不要,活生生的给收买得死心塌地。当然琥珀的本意并非要收买人心,不过过程不重要,结果就是这样了。

    一群人浩浩的离开了客栈,刚到了镇外,眼前就摆着黑压压的一大票人。

    轩辕傲怎么会打没有把握的架,他又不是刚出道的血小青年,早就在镇外摆好的龙门大阵。

    此时天还未黑,琥珀看得分明,其中有不少老熟人。灵虚悟能还有苦心神尼都在,叫她心花怒放得一塌糊涂。

    澹台长川和宇文琦却是七窍生烟,轩辕傲这臭小子看起来一副耿直的模样,竟然狡猾得很,将他们骗到镇外,设下圈

    其实他们全然是误会轩辕傲了。他本可带着群雄到清风镇里,可是为了不误伤平民,侠义心肠,才冒险单刀赴会,将人拐到无居民之处才好开打。

    宇文琦觉得受骗上当,火大了,不管三七二十。扇子立马拍开,飞花瞬间朝着群雄攻击过去。

    轩辕傲早料到了。这位老大不小却看起来年青的飞花宫宫主,必定不按常理出牌,他一个飞拦在群雄之前,内力运足,接下她的招式。

    那边苦心神尼也瞧见了琥珀,首先就冲到她的边,将她抱起,然后在离开打斗现场十来丈的地方,寻了老高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树。将她稳稳地安置下来。

    “小丫头,你待在这上边可会害怕?”

    “神尼姑姑,我不怕。只是忧心慕容公子,柳公子,还有我的两个下人,怕他们也会被波及到。”

    苦心尼回到战场,与灵虚悟能两人和澹台长川扛上。吩咐其它的英豪们顺便将慕容濂等人也弄得远远的。

    武林群侠是有备而来,比起澹台长川和宇文琦占老大个便宜。苦心尼和灵虚悟能相识多年,配合无间不说,还研究出了个“三花聚顶阵”,专门对付战力比他们高的人。

    这三人本来就是当世难得的顶尖高手,单打独斗都能和澹台长川战个上百回合。倘若如现在这般。使用了阵法,不但能够打个平手,还略略有点小赢面都不一定。

    最惨就是五樱。她武功虽然比一般的女侠们高得多。可是此地的好手如云,连那些世家的大头目都来了,顺手就将她还有飞花宫撒花瓣的侍女们拿下。

    宇文琦见女儿被擒,心焦得要命,不再摆姿态拿白布飞来飞去。老老实实的光脚站在地上,顾不得脏了脚丫子。弄得脚底板一片漆黑。她向来托大,讲究得很,觉得沾了地就显得不那么仙子了,因此一直以来都是叫侍女们拿白布撒来撒去,在布上飘飞行走。

    轩辕傲的内力浑厚之极,掌风刚猛异常,哪里容得她分心担心女儿。宇文琦一个疏忽,竟然被扫到,裙子嗤的一声,竟然掉了一大片,露出大半截惊心动魄的雪白,色满园。

    没有参加打斗的群豪顿时哗然,这女子的衣衫穿得也太单薄了点吧。他们矛盾了一下,还是偷偷看了无数眼,内心都觉得妖女果然是妖女,本来就隐隐露出肚皮,这下多了半截腿,真是好惑哟。

    最尴尬的人不是宇文琦,而是轩辕傲。他左右为难得很,再这么下去,对方的衣衫又少,不经打,就算伤不了人,难免将她上不多的布料给弄得支离破碎,岂不是失礼得很,极其伤风败俗啊!

    他不再猛力攻击,而是防守起来,忙里偷空说道,“宫主我们歇战如何?你等定然打不过,不然大家坐下来好好商量下。”

    宇文琦正有此意。她虽然好强得很,可是女儿在人家手上,再打下去讨不了好,看来竟然打不过这个年纪不怎么大的武林盟主。女儿她爹没带手下护法等出门,单枪匹马被围殴,被缠得没空,胜败还是两说。

    “好,轩辕盟主是个痛快人!我们就此停手。”

    澹台长川腾出空来,第一件事就是将自己上的长衫剥下来,将宇文琦包裹得严严实实,顺便埋怨了一声,“琦琦,这么多年了,总是叫你多穿点,你从来不听。你看,倒霉了吧!”

    宇文琦横了他一眼。露了点腿有啥关系,就算衣衫给人全部震碎了,只要不少半块,有什么关系。这些所谓正人君子,名门正派的人,一脑子道学,反而无从下手,自己反而占老大个便宜。

    两人啰里啰嗦好几句,一大群围观的江湖豪客们面面相觑,觉得这两人好象没弄清楚状况,明明是自己这方赢了,竟然被无视了。

    轩辕傲先前已经见识过,早知道他们二人不能以常理而推断,并不介怀。

    他稍微思索了一阵,首先开口谈判,“澹台教主最近好大的手笔,将许多世家都搅得鸡犬不宁。你魔教虽能暗中施展谋诡计,各个击破,可是未必我们就不能联合起来,将魔教扫平。此时教主落单,如若我等不停手,你必定讨不了好处。”

    宇文琦只是关注着女儿,男人们商讨事,她就凉快的待着就好,没那么多心思搅和这些。她当初昏了头嫁给澹台长川,生了女儿,可是因为他这个魔教教主的职位,渐渐烦得很,这才各住各的,带着女儿一直在飞花宫。

    澹台长川心中也是无可奈何,他家上几代祖辈不晓得脑子发了什么烧,发下了断子绝孙下十八层地狱的恶誓,接下了这个魔教的活计,无奈之下,只能当个大恶人,经常得在武林中搞些小动作,得瑟一下,表示存在。

重要声明:小说《万能穿越女的妹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