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朝天的乌龟

    赶车镖师是年轻的,刚加入这行没多久,先前刀子都准备好了,本来想血下,保持点镖师的职业守,可是见了这轻功,哪里还敢废话,默默地缩到一边打酱油去了。老师傅都交待过了,虽然走镖是刀头上的活计,可是关键时刻,保命要紧。

    五樱姑娘对镖师甲没有出手,只是转撩起马车的帘子,笑吟吟的瞧着车中三人。

    慕容濂心中叹气连连,这姑娘真是麻烦得要死,穷追不舍,竟然还是给她发现行踪。

    琥珀见五樱生得灵动,尤其是笑起来那模样竟然和二姐有几分神似,竟然不怎么害怕。要是换了个真正的劫匪,估计她早躲到柳言之后打哆嗦去了。

    柳言之果然是个胆大的,首先开口,“姑娘是真打劫还是闹着玩的?真要打劫的话,我等穷得很,凑个五两十两最多了。如果是扮强盗玩儿,恕我等失陪,有要事在。”

    “柳公子果真是个书生中的侠客。据说你名气很大,特地去运城寻你,不想那些姑娘们说你出远门了,还带着个罕见的病弱美男子。这下可好,连带慕容公子一并也寻到了。”

    慕容濂心中大呼倒霉。竟然有这么巧的事,原来五樱并非是真寻到了自己,而是来找柳言之,结果恰巧撞见,真是冤孽啊!

    柳言之一听就知道是啥回事,女劫匪不是来打劫财物的,看样子是劫色的。听口气竟然也在寻慕容濂。姑娘真是好生的豪放。

    柳大才子虽不是个风流才子,向来洁自好,只是谁年少时没个轻狂岁月,暖花开时节,也会蠢蠢动。他游学时节,参加个把诗会。夺得得了头筹,喝多了酒,与当地花魁吟唱点浓词艳曲,一个不小心也是会风流一下下的。

    他晒笑一声道,“姑娘这是要一女许配二郎?不过在下暂且没有与人共享一女的打算,估摸着慕容公子大抵也没这个好。”

    他不比慕容濂,没那么多忌讳,风月场上听多了荤话,脸皮厚得多。

    琥珀是个没怎么特别开化的小丫头,平时一旦思维稍微涉及到男女之事。就会羞涩得无地自容。她在旁听了柳言之的怪话,小脸顿时红成了个煮熟的螃蟹。

    慕容濂心道,这位才子好不知廉耻。怎地这般与人调笑,连带他也受了侮辱。也不知道怎么的,他不小心脑补了下镜头,一阵恶心,差点呕吐起来。

    不过话虽不好听。可是效果不错,五樱愣住了,一时间找不到回答的话,脸色微微一红。她顿了顿才开口道,“哼,我不过听说你们两人一文一武。当世美男子佳公子,随便瞧瞧罢了。你这人油嘴滑舌,出口粗俗。半点文人气质都无。慕容濂更是怪里怪气,洗个澡可以洗上一个时辰,全上下足足搓洗了几十遍。”

    慕容濂黑线无语到极点。

    琥珀听了顺口就惊讶的问道,“姑娘你亲眼见到慕容公子洗澡了?”

    她问完才羞愧起来。人家有没有亲眼看到,关她啥事。而且男子洗澡这种事。问那么多作甚。

    五樱呵呵一笑,“小妹子。难道你也想瞧瞧不成?”

    琥珀哪里会应对这个,扭头不再理会她,躲到柳言之的后。反正有柳家哥哥在,她一边凉快着就好。

    慕容濂原本就是斜斜的躺着,这会儿干脆闭上眼睛。他被姑娘人扰多了,遇到这种豪放型的,一般就是装没看见。因为越是搭理,对方就越话多。

    柳言之发现先前鲁莽了,小妹子不起这些,他转凑在琥珀的耳边道,“妹妹,捂住耳朵,等下哥哥说的话可不大好听。”

    琥珀心想估计他又要说些让人脸红的怪话了,忙抬手将双耳捂得死死的。

    柳才子向来狂放,和一般酸秀才文人等全然不同,他嘿嘿一笑,化为个彻底的地痞流氓,对五樱道,“姑娘还请借个位置,在下要下马车方便一二。如若你要观赏,倒是不费时间,绝对要不了一个时辰。”

    他先前就看得出来了,这位女劫匪看起来胆大,其实不过是嘴巴厉害,行为乖张罢了。如果真耍起流氓来,她肯定死菜。再则此女眉目紧锁,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呢!

    五樱果然被惊煞到了,举起手来给了柳言之一巴掌,口中喝一声,“无耻下流!”

    亏得柳言之早料到有这么一出,虽然不懂武功,却是刚说完话就将早备好了垫子拦住了脸。

    如果上被打,最多疼一下,但是脸上打了,掉几颗牙齿什么的,就不大好见人了。

    一巴掌打在垫子上,还是将他掀翻了一个跟斗,将后的琥珀压倒,顺势滚到慕容濂那边。三人倒成一团,狼狈得厉害。柳言之又故意扮得如一只肚皮朝天的乌龟似的,姿势怎么难看怎么来,总之要让这姑娘不但息怒,而且要对他彻底死心。

    五樱一见此景象,果然忍不住笑弯了腰,边笑边说,“你这臭书生,叫你胡说八道,念在你不懂武功,这下还是轻的。”

    慕容濂被殃及池鱼,他子弱,忍不住咳嗽起来。琥珀被压倒在他上,听他咳嗽,想都没想,便用手给他顺气。

    她时常犯咳嗽,方夫人和翡翠等,一听她咳起来,便心疼得不知道怎么才好,都是以手为琥珀顺气。

    她一时间昏头昏脑的,忘记男女有别,而且对方又不是个小孩子,竟然以手轻轻在慕容濂的前抚摸轻拍。

    触手之间好生结实,她顿时心慌意乱,马上发现做错了事,尴尬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哎呀,我。。。慕容公子。。。我幼时娘亲和姐姐都是这般,一时间忘了。好生对不起!”

    慕容濂不与人触碰,大家滚成一团本来应该会觉得厌恶,可是想到上只人是琥珀,马上就觉得好多了。口气闷咳嗽,给她轻轻抚摸,舒服了不少。

    他见琥珀窘迫不安,傻头傻脑的,觉得好笑,忙回答道“不妨事的!你我二人无须如此见外。”

重要声明:小说《万能穿越女的妹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