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五章 穿越才能见的李太白

    柳言之觉得荒谬无比,仿佛老天爷给他开了好大个玩笑。一时间狂大发,仰天哈哈大笑。

    笑完心中仿佛放下了几年的担子,展颜对方翡翠说道,“姑娘误会了。我白在院中所吟诗中的女子另有其人,并非是令妹。其实我原对那女子有些君子之思,不过如今已然放下了。对了,方姑娘,其实小生早年在京城见过姑娘。”

    他将那首方翡翠在太平湖上吟唱的《侠客行》念了出来。

    “姑娘的诗豪气磅礴,意境直冲云霄,如神人下世,闻之忘俗。在下穷一生之力,也未必能望其项背。”

    方翡翠飙了下冷汗,对着这个天下闻名的大才子,她哪里敢说诗是她写的,怕人家缠着她讨论诗词,以文会友,马上就得露馅。

    聪明的万能穿越女得有觉悟,金手指不能瞎开,对着人家大诗人,还是悠着点比较好。只有苏麻栗穿越女以为人家都是傻的,偷了一首诗就敢冒充大才女招摇撞骗。

    她赶忙道,“那诗并非我所作,乃是无意听到。”

    柳言之从她言行举止中就晓得方翡翠并非文坛中人,他早料到了,呵呵一笑道,“不知姑娘是从何处听来,小生念念不忘有数年了,平生就望能得见此人。”

    方翡翠心道,老兄你就不要想了,李太白同学和你不是个时空的,除非你和我一样玩穿越。

    “柳公子,真是对不住了。我有次在山间听到,记了下来,真是不知是谁写的。”

    柳言之稍有遗憾。不过,如今他变了许多,傻书生气息去掉不少。尤其此刻晓得多年的苦苦相思,原来只是他自己的臆想。只觉得有如醍醐灌顶,心窍通了不少,明白好些事理。

    诗文再如何如何,和人没啥关系。虽说文如其人,可是大家都玩夸张。更有许多人,为了写诗,无中生有,无病呻吟。即便是见了那写诗之人,未必就能成个知音。

    他豁然开朗,反而觉得眼前方翡翠另有一番美丽。虽不是个写诗作文的大家闺秀模样,却是爽朗干脆,如雨后彩虹。

    “小生觉得好生意外。琥珀怯弱秀气,姑娘却是女中豪杰。方二小姐在江湖上闯倒也无可厚非,只是为何要将琥珀带离尚书府呢?”

    方翡翠叹了口气,将原委一一道来。

    “柳公子,先前多有得罪。本以为公子对我家琥珀有心。才试探你的人品。想不到乃是误会,不过话说回来,我还真希望事实如此。”

    柳言之心中一动,想起琥珀平里的一言一行,心中顿时觉得分外温暖。自从她走了后,院子里就冷了下来。以前不觉得。可是少了她的陪伴,仿佛觉得缺少了许多似的。

    两人平里常常一起泡在书房,写字作画。共同书写《西游记》,欢声笑语不断。

    偶尔夜间,他对着月亮吹箫。往常在听风阁偶尔为之,那些文人雅士们个个拍手道好,可是说出来的赞美之词。荒谬绝伦,让人啼笑皆非。

    知音难寻。难得琥珀竟然听得懂箫中的意思。

    柳言之想起这个,心中的弦突然被拨动。

    其实这也是格使然。琥珀天中就没多少自我,想着别人比自己多,反而能够体会人家琴箫中的意味。太子如此,柳言之也是一样。

    他一向当她是个小妹妹,从来没有想过有那么个可能。这会儿翡翠提起,柳言之顿时茫然了。

    红袖添香的小丫头,他心中有她么?

    柳言之觉得好生荒唐。一时间无语,他沉吟了许久,才对方翡翠说道,“古往今来,两相悦才为和美。这男女之事,丝毫勉强不得。先前姑娘说带了琥珀离家,怕她被许给达官贵人亲王郡王之家,可是焉知小妹妹是如何想的?据在下所知,琥珀乃是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为正统。私定终生这等离经叛道之事,她决计不会思及。”

    方翡翠想起妹妹的言行,点点头道,“公子说得有理。她现在还小着呢。最紧要的还是她的体,其他的往后再说。我决计不会让她嫁入豪门世家,那种地方,就我家妹子那软和脾,活活给人欺负死。”

    柳言之点头称是。不说别的,单是柳府这种破落了的大家,已是天花乱坠的勾心斗角,更何况是真正的高门大户。

    别说翡翠,就算是他,如若晓得小丫头要嫁入那种人家,估计也会千方百计的阻止。

    两人就着琥珀的婚姻大事说了几话,也就散了。

    柳言之无心睡眠,回到书房,默默地坐了许久,提笔写下一个“荒唐”二字。

    那年在京城,他年少意气风发,在文人圈子中首屈一指。湖上闻得诗一首,心中便认定了那个少女。此刻晓得原来只是梦一场。人还是那个人,却并非他心中所思所想的大才女,乃是个舞刀弄枪,喜欢蹲在屋顶的侠女。

    两人的世界全然不搭边,虽然不至于鸡同鸭讲,但也好不了太多。

    方翡翠一个现代穿越来的暗谍,在方府里成琢磨着挣钱练武功,什么诗词歌赋,都是浮云中的浮云,不但没有兴趣,反而觉得浪费时间。这种不能当饭吃的玩意,虚里吧唧,云里雾里,谁谁。

    柳言之从小到大,看尽了柳家的丑陋。又要面子又要银子,拆东墙补西墙。他一门心思的清高,将整副心思都放在陶冶里了,经济文章什么的,最讨厌了。

    如今虽然稍微开始捞银子,却只是为了让琥珀住得舒服点,怕有个三长两短,没银子看大夫。如若没有这点挂碍,恐怕这会儿还住在听风阁里,沉浸在文学知识的海洋中。

    这两人,好比是古典文学的教授,和商业场上的女强人,用八匹马都拉不到一起。

    至于许多苏麻栗穿越女凭着一首抄袭来的诗,竟然能够泡到大才子,这点真是让人非常费解。

    柳言之这个才子是货真价实的,方翡翠也不是个小白苏麻栗穿越女,基本上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重要声明:小说《万能穿越女的妹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