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羞晕了

    这么些年来琥珀在江湖走动,就她最小,又不懂得武功,多走几步就觉得累。她时常忘记自己的年龄,很习惯给大家当行李似的搬运。

    可是一旦想起已经快十三岁了,琥珀的小脸飞红,顿时觉得很不妥当。

    “虞公子,小女子有个不之请。能否将我放下,由我自己行走。虽然慢些,但是。。。但是。。。你我二人,男女有别,如此这般,似乎不大合适。”

    虞若风本来觉得有些羞涩,这会儿给她一说,更觉得不好意思。可是如果真由得她慢悠悠地走几步,歇上一阵,何时才能回到谷中。

    好在此人自小在谷中长大,并未有那些教条思想。他想了想回答琥珀道,“医者,父母也。你无须当我是个男子,乃是个大夫即可。再则,事有从权,总不能因男女有别,因小失大,耽误了治病。”

    琥珀不由得想起那次在盟主府,与老夫人还有二姐讨论起男女大防的事。二姐姐说过,如若是为了救人,可暂且不用顾忌这些。

    “虞大夫,小女子迂腐。多谢公子提醒。”

    方翡翠要是在此,估计会痛哭流涕。妹子啊妹子,幸好咱们聊过这个问题,不然你可活活坑死自己了。

    虽然话说开了,可是琥珀仍旧难忍羞意,耳朵烧得快掉下来,一张小脸涨得通红。她不敢再看虞若风,将头埋在他的前,一声不吭。

    越是回避,她却越是感觉奇异,闻着他混杂着草药味道的男子气息,听着他沉稳的心跳,一颗心如在云中飘一样。找不到落脚的地方。

    虞若风也是类似,闷声不吭的在林中快速飞跃。全力施展轻功须得内息平稳,这般也可控制他脉络中的血液升腾。

    可是他的手抱着琥珀,贴在小女子的体上,打雷都都不会抖的手出卖了他,控制不住的微微颤抖。

    那颗可的脑袋埋在他前,他隔着衣服可感受琥珀脸上的温度,晓得她羞不可抑。虞若风穿着白色丝质的长衫,质料虽然不薄,却因天气炎。未曾穿上内衫。

    两人子紧贴,他全然可以感受她的体。

    小丫头虽看起来不大,但是却已是个名副其实的少女。骨骼细小。体态柔软,腰肢如柳,颇有点婀娜之意。

    琥珀的心跳得狂快,几乎要从嗓子里跳出来。

    虞若风的前全然可以感受到她跳动的心,顿时觉得口干舌燥。

    虽然羞涩。却有一丝奇异的甜蜜,两人都不想打破这气氛,静静的前行。耳边除了快速行走的风声,就只有彼此的呼吸声。

    虽然林中鸟雀叽叽喳喳,时时被虞若风路过的影惊起,两人仿佛充耳不闻。所有的注意力放在彼此的上。

    琥珀一直维持着一个姿势,动都不敢动。心悬了许久,渐渐竟然感觉到非常的不适。不晓得为何,眼前一黑,竟然晕了过去。

    她晕过去了一小会儿,虞若风竟然以为她睡着了,一时间没有发现。他一个年青男子。第一次抱着个半大的小姑娘,竟然大为失常。失去大夫水准,

    等到他觉察到,怀中的小姑娘呼吸已经很是微弱,小脸苍白,唇色发青。

    虞若风轻叹一口气,真是个小可怜虫,竟然活生生的给羞晕了过去。

    作为一个大夫,不会打斗不是弱点,但是不会内功却绝对不行。他此时未带银针,但是有万能的内功。

    琥珀悠悠转醒,眼前是虞若风一张清秀脸,白皙中透着一丝红晕,腼腆得不得了。

    “虞大夫。。。小女子。。。我。。。”

    她张口结舌,不晓得该说些什么。

    “我们歇息下,看你是累着了,竟然晕了过去。”

    “是是。。。我真是累了。”

    琥珀哪里不晓得是太过激动而晕倒,她自小便是如此。既然虞若风给她找了个理由,赶紧点头称是。

    这会儿不赶路,他们眼观鼻,鼻观心,坐得远远的,相隔了五六尺。

    琥珀腹中稍微有些饥饿,顺便也算是找个话题,免得大家干坐着尴尬。

    “虞大夫,小女子有些饿了,先前没有带换洗的衣衫,也不记得带些吃食,不晓得多久才可到公子府上。”

    虞若风愕然。平时他来去的速度快速得很,两百多里的山路,半天就可到达,因此不耐烦上带些食物之类的。今带了个人,虽然琥珀轻飘飘的,速度到底慢了许多。

    柳言之一个男子,虽然如今是细心了不少,却也不记得这些小事。

    小虞傻了,不晓得该如何是好,他去哪里找吃的。即便是抓些鸟雀,又没有刀具调料,如何能吃!

    “柳小姐,是小生的不是,竟不记得带些许点心。”

    琥珀一路上都是睡着的,又给人抱着,并没消耗多少体力,她不过是打破眼前僵局罢了,哪知道却给人出了个难题。

    她赶忙摆手道,“不妨事不妨事,公子无须费心,小女子也并非饥饿难耐。”

    虞若风迟疑了片刻道,“还有两三个时辰的路,小姐能撑得住么?不如我去捉只鸟烤了,只是没有调料,味道不会好吃。”

    琥珀忙道不用。

    虞若风定要去抓。

    琥珀又道不用。

    虞若风说还是去抓吧。

    景太过有趣,两人忍不住笑了起来,将先前的羞涩场面终于给抹去了。

    最终还是小虞胜利,他飞上树,却没抓鸟,弄了几个个头不小的鸟蛋。

    鸟蛋是生的,怎么做成熟的,颇费思量。

    他们都没野餐经验,瞧着几个蛋,大眼瞪小眼,愣了许久,又是笑不可抑。最终不得已,虞若风只好又上了树,将鸟蛋放回了鸟窝。

    鸟妈惊魂未定,在远处见到未来的儿子女儿回来了,还是不敢回窝,只等到虞若风去得远了,才去瞧瞧她家失而复得的蛋蛋们。

    两人继续赶路。这次比先前好了些,经过鸟蛋事件,琥珀稍微放得开了点,虽然仍旧羞涩,心跳却没有先前那般离谱。

    虞若风是个成年男子,对方还是个小女孩。他抱着她走了这么久,稍微不再那般局促。

    两人一路上边不再那般沉默,埋头脸红,渐渐开始说笑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万能穿越女的妹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