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竹马惊现

    老叶就是个传说中活神仙财神爷,到哪里都是贩夫走卒的福音。

    一般市井和江湖上花钱的规矩不一样。

    江湖侠客们动不动就是几十上千两银子的花。邀请人助拳,抢挖宝藏,上好兵器等,哪样都是天价。

    不说别的,这天杀的悦来客栈,收费昂贵到可耻。

    话说回来,悦来的成本其实非常高。桌子椅子筷子桌子,随时都会被打烂。有时候找得到人赔,有的时候大家打架,几个大侠从窗子里跳出去,人影都没了。

    此地工作的小二们也都是口舌灵活的胆大之辈,给的工钱不少。这么高危的职业,都是提着脑袋赚钱,不多给点银子,谁干啊,都去有间客栈那种平常人落足的地方去了。

    厨子也不容易,每天都得做无数的酱牛和馒头,看着都恶心了。还得忧心有人偷跑进来下毒。一般的厨子都可以顺手牵羊,自己吃得肥头大耳不说,家里的老婆孩子也跟着占光。悦来的厨子却是连自己做的都不敢吃。被下了蒙汗药还算好的,万一来个七步断肠丹或者腐心蚀骨丸,他多少条命都得现场了账。

    悦来的高层管理人员赚得多,花得也多,每年要花无数的金银去贿赂官府。这里打架斗殴多,经常搞出人命。衙门里连睁只眼闭只眼都不是,全都是牢牢的闭着眼,全当没这回事。

    江湖人投宿悦来客栈天经地义。这里扎堆闹,又可认识其他大侠们。如果运气好的话,与某武功极其高强的大侠喝得痛快了,聊得高兴了,惺惺惜惺惺或者臭味相投,说不定就可烧黄纸,斩鸡头。立马结为异兄弟。

    这么一来,以后有难,就有大靠山可以找了。

    老叶的消费观念不同,平时大手大脚的,二两是顺手打赏,五两是稍微有点小事。如果心愉快,十两二十两的,随便给。

    两个轿夫欢天喜地的接过五两银子的等待费。他们一人可以分二两多,飞来的横财一笔。一个想着给儿子多买点糖果糕点,另外一个要给媳妇买珠花。剩下的搁到地下的罐子里。以后留着急用。

    琥珀与叶满楼到达了目的地,一看就觉得满意异常,均赞叹那开发商的好头脑。

    这片两层的小楼全部搭建在湖上。颜色造型都不一样,极其精致。每个楼之间大约有半丈的距离,以栅栏围着隔开。栅栏边上放置了许多大盆子栽种的花树,长得枝繁叶茂。

    **也有了,风景也有了。凉爽有了,反正一般人想要的效果全部达到。

    眼下就只有一个难题。这么好的地方,据说排队的人都从南门到北门了,哪里轮得到他们外来的。

    事不宜迟,叶满楼打算立刻去找柳言之开后门。

    他早就问好柳才子小院的位置,压根每打算递上拜帖走正门。江湖人氏不拘小节。从围墙上跳进去,走屋顶,快速又方便。

    刚打算走就听见有人侧不远处一声惊呼。“琥珀妹妹!是你吗?”

    两人转看过去,只见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头戴镶玉紫金冠,穿斑斓锦衣,脚蹬飞云靴。腰缠玉带,脖子上还挂着个镶着红色大宝玉的项圈。

    琥珀一看乐坏了。“德宝哥哥,你怎么在这里?”

    叶满楼不认得此人。他乃是琥珀隔壁的李老爵爷的宝贝蛋孙子李德宝,京城有名的小纨绔。

    李德宝好些年没见到琥珀,每次去找方家的三儿子方宝玉,都说是去了庵堂与姐姐一起养病。找也找不到,问也问不出来,郁闷了许久。

    这会儿见到她,虽然大了几岁的样子,可是样貌并未改变多少,于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琥珀走得近了,他立刻发现她脸上浅浅的疤痕。

    “琥珀妹妹,你脸上怎么了?”

    “唉,很难看是不是?”

    李德宝心疼不已的答道,“不不,不难看。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好看。怎么受伤的,肯定很疼了。你最怕疼的。”

    他凑近了仔细的看了看,没看出什么来。史大夫的手段首屈一指,要是换了个外伤大夫,不懂得对准肌肤纹路细细缝合,她还真就彻底毁容了。

    琥珀见李德宝一副简直要以替之的模样,赶忙安慰道,“早就不疼了,没事没事。有个蛮不讲理的江湖女子用鞭子打的。”

    他一听火就上来了,“是哪个这么大胆的。我写信给刑部的二伯,叫他找到这女子,狠狠的鞭打一顿。”

    李德宝晓得琥珀心纯良,胆子又小,他原本想说鞭打到死,又怕吓到她。

    叶满楼插嘴得意的说道,“我早传话给丐帮了,那父女两人除非改行去做奴仆,给人倒便桶,不然肯定能抓到。”

    李德宝先前的注意力一直在琥珀上,这才发现有个打扮无比潇洒的美大叔在旁边。他心中很是疑惑,这位是谁啊!小妹子不是在庵堂养病么,怎么给人鞭打,又出现在南方运城。

    “这位大叔,敢问您是哪位?方府的几位长辈我都认得,却从未见过您老?”

    叶满楼见他对琥珀的伤颇为上心,还有见到她那个惊喜模样,也就不将这小子话中的“您老”两个字放在心上。不然说不定会给他一袖子,叫他跌个鼻青脸肿。

    琥珀早晓得老叶最不喜人家说他老,帮忙说道,“德宝哥哥,不要对叶大叔无礼。他是二姐的师叔,人最好了,懂得东西很多,还会飞呢!”

    李德宝一听又是个会飞的,心里嘀咕上了。不过此人是个大叔,不存在同他抢琥珀的欢心,就没有那次碰到王小虎那么不爽。

    他不是没尝试练武功,可是实在很受罪,蹲了三天马步就放弃了。一听琥珀崇拜的口气,就觉得沮丧,后悔没有再多蹲三天,搞不好就坚持下去了也不一定。

    大家站在这里说话不方便,李德宝忙邀请两位到他的小楼里去。

    叶满楼惊奇了一小下,这小纨绔在此地竟然租到了一栋楼。

    李德宝的楼位置相当的好,在边角上,两面临湖。

重要声明:小说《万能穿越女的妹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