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恶人磨

    柏小青的断了的肋骨给正好了,以夹板绑好,躺在上。如此折腾了一阵,醒了过来。

    一醒过来就感觉到剧烈的疼痛。她哇哇大叫,触动了刚绑好的骨头,更是钻心的痛。

    这女子是个极其没有耐教养的,忍不住破口大骂,从琥珀骂到慕容濂,最后骂到大夫,言语极其难听。

    老王大夫气得七窍生烟,说道,“你就继续使劲骂吧,骨头挪动了,老爷子我绝不管了。活该你这泼妇被人打。”

    老爹本来就郁闷死,又给这大夫刺激得想打人。

    哪里晓得他还没动手,躺在上不能动的柏小青已经开口了,“爹,这老杂种怎么这么说话,给我打他两个耳刮子。”

    王老头先前听了她骂琥珀和慕容濂的那些话,这时候也明白过来,史大夫的小病人竟然就是这个恶女子给打的。

    他向来密切注意史大夫的一举一动,哪里有不清楚况的。两下一联想,就猜出来了。

    柏长青倒没那么丧心病狂,真的会打这老头,只是心里不痛快。这会儿他也晓得是女儿是慕容濂打的,心中很是气愤。不过就是抽了那个小姑娘两鞭子,竟然会将他这宝贝女儿打成重伤。

    老王幸灾乐祸的说道,“人家史大夫忙着给你打的那个小姑娘治伤,你敢去吗?有本事去抢啊?小心那位慕容公子再打断你两根肋骨,凑齐两双!”

    一句话说出来,父女两个都歇菜了。柏长青在地方上虽然有头有脸,可是如果得罪了慕容家,人家满江湖的给他宣传下,以后就甭想混饭吃了。就算慕容濂将柏小青打死了,也不过是个“心急之下,失手打死”的小事。

    况且先打人的是柏小青,这理也说不过去。

    所谓有其父就有其女。柏老爹不怪女儿无礼,不恨慕容濂,倒是将琥珀给恨了个半死。

    老王大夫开了方子,留下两帖药就走人了。本来说好三倍诊金的,最后连急诊费都没给,付的银子比平常的诊费还要少些。

    他是受够了这两父女,临走还添油加醋的说道,“我看你们就是个欺软怕硬的,有本事找那位慕容公子的晦气去!窝里横,不过就有点力气欺负我着六十来岁的老头子罢了。你敢去报仇吗?你有本事将人家史大夫绑来么?”

    王老头这番话并非随口而出,他人虽然老,可心不老,精明着呢。拿言语刺激下这两父女,他们定然是不敢找那位公子的,但是说不定会找史大夫的麻烦。

    说罢他哼哼了几声,表示很蔑视,巍巍颤颤出了房门,去了回堂不提。

    王老头虽然受了气,银子也没拿全,可是觉得给史大夫下了个子,安了个钉子,心里平衡了许多,竟然破天荒的心平气和的回去安稳的睡觉了。

    人算不如天算,柏长青和柏小青父女的想法岂是旁人可以推测的,他们父女都是奇葩,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两人同一个念头。都是因为琥珀那个祸胎!女儿在苦心庵被打,老子被神尼奚落,这所有的错,全是琥珀的错。

    他们没办法找神尼和慕容濂的麻烦,不约而同的想着找人家一个弱里吧唧的小姑娘的晦气。

    欺软怕硬的人非常多,可是也有个限度啊!可见无耻的人无耻起来,全然没有下限。

    柏长青哪里还会去给什么盟主报信,心道到时候万一慕容濂问起来,就随便找个理由搪塞了就是。父女两个是巴不得琥珀的姐姐给人xx了。

    隔也没回头找回堂的老王头继续诊病,又重新打听了别诊堂手段了得的跌打大夫。这次是个唯唯诺诺的人物,火气小,被柏小青骂得再狗血淋头,也默默的忍了。

    这大夫是个专门治疗外伤的,曾经吃过江湖人的亏,因此再大的火气也忍了,就怕挨打。

    百忍成金,这句话果然有道理,江湖人虽然粗鲁,可是银子给得丰厚,时常出现打赏是诊金好几倍的况。他忍来忍去,逆来顺受,渐渐习惯,反而愿意给江湖人看诊。这不口碑就出来了。

    悦来客栈的掌柜消息灵通,晓得这父女两个将人家老王大夫骂得半死。柏长青问上门来,掌柜的只得又推荐了这位属乌龟的大夫。

    不是每个毛虫都可以变成蝴蝶的,也不是每个江湖人都出手大方。他给柏小青骂也骂了,甚至还挨了一巴掌,诊金却是一文钱都没多。

    回去后关起门,火得跟什么似的。

    这人一不做,二不休,搞了点牛x的头疼脑上吐下泻的药,趁着父女两个不注意,叫徒弟放进了他们的茶壶中。

    本来柏长青付了钱,找人盯着回堂,早就知道慕容濂离去。父女两个,尤其是柏小青本打算劫持了琥珀,狠狠折磨一番。可是喝了加了料的茶,又是上吐又是下泻,腾不出功夫来。

    那位跌打大夫也是个妙人,他给了一句,“我是个外伤大夫,你这属于内科,恕在下无能,得另外找大夫看。”

    他们又吐又拉的毛病,治好了又犯,犯了又治疗。连掌柜的都烦了,来的大夫们都是怒气冲冲肿着个脸走,个个都同掌柜抱怨,以后这种人,就不要找他们了。

    柏小青这体真是健康得同一头牛似的,人家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就这么内外折腾,她竟然一个多月就好得差不多了。

    此时离慕容濂走了有好些子了。琥珀在回堂住了许久,托付史大夫去悦来客栈打听况。那学徒回来,同琥珀说起,“琥珀姑娘,你不用心急,我问了好些人,他们都说有大批的江湖人氏在营救你家姐姐。慕容公子也在其中,看来说不定是他发起的都不一定。”

    这下琥珀稍微心安了点,可是姐姐的一天没有脱险,她一天都不会彻底放心。

    不过既然慕容公子都去救援了,那么凭他的名声,肯定可以召集好些人。琥珀心中好生感激这位公子,每天双掌合十拜拜,为姐姐,叶小楼,还有慕容公子求菩萨保佑。

重要声明:小说《万能穿越女的妹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