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古道侠影

    古道黄沙,烟尘滚滚中,一辆马车渐渐停了下来。

    赶车的少年不过十三四岁的样子,头发裹在布巾之中,虽然满面灰尘,也可看凭着轮廓看出绝对是个小美男。尤其是那对眼睛,仿佛如天上的星星一般明亮,让人不敢细看。

    只见他跳下马车,撩开车帘,里面钻出个更小的男孩,不过七八岁光景,怯怯弱弱,仿佛有些不足之症。却是冰雪可,肌肤如雪,一张小脸纯净如满山开放的山茶,让人看着就觉得心中温暖,仿佛能够安慰所有伤痛似的。

    这两人当然是赶了几个月路的翡翠与琥珀两姐妹。

    她们一路向着西北而行,干粮还有不少,却是没水了。见着大道旁的茶棚,立即下来,打算稍微歇歇脚,顺便将几个水囊灌满。

    简陋的茶棚中坐满了人。老老少少竟然有七个人。

    琥珀也倒罢了,看不出门道,可是翡翠一瞧,乖乖不得了。除了躲在一边哆哆嗦嗦卖茶的老头老太太,喝茶的全部都是高手。

    说喝茶倒也不竟然,只有一个年青敦厚的男子一边喝茶一边咬着干粮,其他六个人,全部坐在凳子上纹丝不动,面前的茶碗都是满满的。

    这六人中,有一个老得几乎成了人干的老太婆,又矮又瘦,比琥珀高不了多少。一个肥头大耳的光头和尚,整个人如一座山似的,左耳朵还挂着个大耳环,比手镯还粗。剩下的几个,有浓妆艳抹鬼都不认得的半老徐娘,有脸上被刀划开的狠厉大汉,有坐在凳子上脚离地有半尺的侏儒。只有一个看起来正常点,是一个抹了满脸粉,描了眉眼的男子。

    这六个人全部虎视眈眈的盯着那年青人。年青人看着很是精神,相貌英,鼻梁高。他一普通的粗布短打衣衫,裤脚赛在一双看起来很结实但是非常旧的兽皮靴子里。衣服外罩着件掉了许多毛的兽皮坎肩,下摆扎进腰带。

    腰带也是兽皮的,挂着不少杂七杂八的小袋子,也不晓得里面装的什么。

    他的武器很显眼,因为大大方方的摆在喝茶的桌子上,又大又阔的一把巨刀,即便没出鞘,也让人感觉到压力极其大。

    翡翠饶有兴趣的瞧着年青人。她当然看得出这人武功非常之高,对付这六个稀奇古怪的人应该没有问题。

    琥珀没见过多少世面,瞧着这些人稀奇古怪的装扮,还以为北方人就是这般。她很忧心那个干瘪老太太的健康问题,老婆婆咳嗽得厉害,仿佛随时要断气似的。

    她从上摸出随带着的药包,取出一枚百花顺气丸。这玩意可不简单,还是方淑妃赐的。琥珀秋两季,容易犯咳嗽,吃一丸下去,立刻见效。

    她咚咚咚的跑过去,伸手将药丸递过去给老太婆道,“老婆婆,这个百花顺气丸治疗咳嗽很好,我犯咳嗽都吃这个,吃了就好了。”

    翡翠原本是打算将琥珀塞回马车中,单独看闹。哪里晓得妹子竟然跑进了茶棚。

    老太婆脸色一变,露出凶狠之色。这人早年中过毒,以致老得特别快,时时咳嗽。可是非常不服输,最是忌讳人说她老弱。

    琥珀见她变脸,吓了一跳,蹬蹬倒退几步。

    翡翠大叫不好,她已经飞跃过去,却还是迟了,干瘪老太一手挥过去,试图打飞那枚药丸。就凭这力道,药丸固然会打飞,琥珀的细手腕估计也会飞出去。

    说时迟,那时快,一柄匕首已经钉在老太的手腕上。那匕首的力道之大,匪夷所思,竟然将她的体连带着拖得跌到在地。

    翡翠这时也赶到,抱起琥珀,一个旋,足尖微点,飞出茶棚之外。

    她冲着匕首的主人点头称谢。原来是年青的男子抛出去的匕首。他虽然在吃干粮喝茶,却是一丝一毫都没有放松。当琥珀跑过去,他比翡翠更早发现,而且晓得那老太婆的狠毒,因此早就戒备,出手快多了。

    这么一来,先前的平静彻底被打破,其他五个人立刻朝着年青攻击。一时间,闹非凡,鞭子,飞梭,铁钩,双锤,禅杖,要什么有什么。

    翡翠立即抱着妹妹,将她塞进马车,叮嘱她躺着不许动。自己却跑过去帮手。好歹这年青人救了妹子,礼尚往来。

    先前倒在地上的干瘪老太早已经起,拔了匕首,点止血,随便包裹了一下,加入战团。

    翡翠最是恨她狠毒。琥珀心地善良,好心给她药。这老不死的,差点差点让妹子残废甚至被杀死。刚才剑搁在马车里,来不及救琥珀,这会儿,只想将她剁成七八块才解恨。

    琥珀偷偷将头从马车帘子下边伸出来。只见姐姐在空中如蝴蝶似的飞舞,手中的剑千变万化,东一下,西一下,将先前那个坏心肠的老太婆划得一的伤,鲜血流了一

    褐色的血看起来怵目惊心,她闻到那血腥味,一阵恶心,眼前一黑,竟然晕了过去。

    等琥珀悠悠转醒,发现马车在动,二姐在车中照看她。

    她晕乎乎的没意识到不对劲,冲口就道,“二姐,我怎么了?”

    翡翠马上给她把脉,“先前你晕了过去,不过脉搏正常。这会醒了也是一样。。。。啊,对了,露馅了,叮嘱你多次要叫二哥的!”

    马车外面传来爽朗的笑声,只听一个浑厚的男子声音说道,“江湖儿女,无需拘泥。我不会说的。”

    “对不起二哥。咦,我们有新的车夫了?”琥珀一直心疼姐姐吹着黄沙赶车。

    “是刚刚在茶棚救你的那位大哥哥。你刚才怎么晕的?”

    “我看到二哥你用剑刺老太太,她上的血恶心死了,然后就晕了。”琥珀也不明白。

    翡翠叹了口气,总算弄明白了,原来这家伙竟然晕血。以前也稍微有受过小伤,却是无碍,想必这次太血腥了,妹子受不住。

    马车停了下来,门帘被撩开,年青男子对着琥珀呵呵一笑说道,“对不住你了,刚才吓坏了吧!哥哥与你姐姐已经将坏人全打跑了。”

    他没敢说打死了三个,肠子内脏洒了一地,怕小孩子一听又吓晕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万能穿越女的妹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