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离家出走

    “二姐姐,你可不能嫁给皇帝那个老头子。不如你赶快逃跑吧!反正姐姐会飞。只是皇上怪罪下来,爹娘和哥哥怎么办?不管了,爹是当朝的礼部尚书,一定没事的。”

    翡翠一听这话,就觉察出这傻妹妹一心想着所有的家人,独独将自己的安危给漏了,更是心伤。

    她是穿越来的,前世属于特殊机构,干的都是掉脑袋杀人的勾当,本没有太多牵挂。这一世,大姐姐方淑妃就是个名称,毫无感。爹娘还有弟弟也倒罢了,唯一最疼的就是这个小妹子。

    爹在朝里为官不由己,娘又是个传统的古代女子,皇帝老子在他们眼里最大。此刻说不定正在准备如何将自打包送进宫,与大姐两个人娥皇女英,服侍那个老色鬼。

    如今之计,她是不走也得走,只是很放心不下琥珀。小妹妹一天比一天大了,长得又如此美柔弱,七个月早产,体也不好。万一哪天又给皇帝皇子们看上,或者是给隔壁李德宝那种货色给拐骗,可就哭都哭出来了。

    她坐在妹子的边,沉思了许久,终于下决心釜底抽薪,干脆将妹子一并拐走,两姐妹快快活活的浪迹天涯。

    “四妹,二姐如今之计只能离开方府了。皇上的圣旨下来,爹娘一定不会抗旨,到那个时候,一切就晚了。还不如现在就走。”

    琥珀心中难过万分,放下手中的针线活计,拉着翡翠的衣角,眼泪滴滴嗒嗒的掉下来,抽噎着说道,“我舍不得姐姐。你要时时偷偷回来看我啊!不。。。还是不要回来,万一给人看见就不好了。可是。。。”

    她自有点记忆以来,二姐姐就一直在边,比娘还要上心。姐妹二人,几乎形影不离。翡翠打小就给她设计衣裳,梳各种花样的头发,还给她做了好多稀奇古怪的东西,比如说镜子,肥皂,香粉等等。

    生病了,二姐整夜的守着。跌倒了,立刻察看是否受伤。丫鬟们没有想到的,二姐都放在心里。天冷加衣服,天给她做水果刨冰。

    翡翠本意就是想带琥珀走,忙问道,“不如你和姐姐一起走吧!万一你大了,皇帝看上你怎么办?”

    琥珀连哭都止住了,张大了嘴,楞了半天。她才不过七八岁,哪里懂得这些。不过想着爹和娘相敬如宾琴瑟和鸣的模样,然后迅速脑补,换成皇帝与她,马上就吓得打哆嗦。

    这般一合计,翡翠成功的说服了妹妹。两人都存着不少首饰,大部分都是七大姑八大姨手上胳膊上扒下来的戒指手镯等。将那些不喜欢的全部搜刮出来,翡翠偷偷溜出去,全部当了,换成一些银子还有小面积的银票。

    她的家当本丰厚。这些年来,卖菜谱给酒楼,还有卖服装设计图给成衣铺子。尤其是满京城卖得疯了的花露水,就是她的手笔。

    这事易早不易迟,翡翠忧心迟了说不定这圣旨就下来了。抗旨不尊的罪名实在太大。如果早一步先跑了,传到宫中,说不定圣旨就不可能下来。

    翡翠留下了封信给方老爹方夫人。另外还有琥珀胡乱绣的几个帕子。爹娘哥哥,还有一块只绣了德宝的“德”字的手帕,要哥哥转交给李德宝。

    将这些一并放在闺房的桌子上。两人换上男装,便打算远走高飞。

    翡翠从屋顶上,带着妹妹,从最不大眼的院墙翻出去。外间已经停了马车,是她先前雇好的。

    趁着城门还开着,两人赶紧出城。

    京城的位置偏北,翡翠却没有打算去南方繁华之地,却是继续往北。按道理来说,隐于繁华之处本来是上选,无奈皇家的势力大,反而是偏僻的地方或许会好些。

    琥珀虽然忧心忡忡,不过年岁还小,又从来未出过远门,一路上将马车帘子掀起一个小角,饶有兴趣的瞧着外面。

    马车颠簸,慢慢的外面也没啥可看了,全部千篇一律。小姑娘撑不住了,倒在马车中准备好的毯子被子中睡了过去。

    这一觉竟然睡得非常安稳,却突然被惊醒。原来那车夫看起来一副忠厚老实的样子,见这一个少年一个小孩没有成人陪同,竟然起了劫财的心思。

    他将马车朝着荒僻地段赶,却叫翡翠发现蹊跷。

    中年男子抹去先前那副假面孔,恶狠狠的说道,“将银子都交出来!不然就杀了你二人。”

    琥珀一点都不担心,她如今晓得二姐本事高强,虽然这男子看起来高头大马,不过听白骏捷说过,姐姐的武功非常高,比他都厉害。

    果然翡翠一声冷哼,话头都懒得接,随意一巴掌挥过去,将那车夫的半张脸打得高高肿起。车夫一口血喷出来,连带着好几颗牙齿。

    又是疼有是惊吓,这人竟然傻了半响,这才跪在地上,拼命咚咚磕头求饶。

    琥珀不晓得如何是好,看那人可怜,几乎想叫他起

    翡翠将琥珀从马车中伸出的头给按了回去,“四弟,坐在马车里,别出来,不许看。”

    没过多久,琥珀在车中听到远处一声男子的惨叫,不由得心砰砰乱跳。难得二姐姐杀人了?

    她又将头伸了出去,外面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见。等了好一阵,才见到翡翠回来。

    “二姐,你。。。将那人杀了?”琥珀的声音抖得厉害。

    “跟你说过了,以后要叫二哥。我不杀他,他就会杀了你我二人。说不定以后还有其他的人被他杀死。别怕,有二哥在,旁的人绝对欺负不了你的。”

    琥珀脑袋中一团乱,总觉得哪里不对头,可是又觉得姐姐说的似乎有道理。可是,随便杀人总是不对。应该要交给官府才是。她自小听翡翠的话,因此也不辩驳。

    琥珀这点迷糊的小心思摆在脸上,叫翡翠瞧见,她搂着妹妹小声的哄着,“姐姐这是行侠仗义,为民除害。我不是讲过孙悟空的故事给你听过吗?那些吃人的妖怪不都给他杀了吗?你还拍手叫好呢!”

    这么一说,小姑娘心安了不少。是啊!行侠仗义是应该的!

    马车继续前行,这次却是由翡翠赶车,琥珀在车中继续睡觉。

重要声明:小说《万能穿越女的妹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