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春眠不觉晓

    淑女宴会少不了闲话家常。夫人们闲闲的和各家姑娘随意聊天,其实耳朵竖得老高,仔细听她们言谈是否得体。

    翡翠早在前世就熟读诗书,问答之间,不显山水,端的是好学问。至于琥珀,本来就是个七岁的孩子,靠在娘亲的边,说话憨,偶尔借用些文字上的典故。

    众夫人暗赞道,方探花家学渊源,女儿们果然名不虚传。

    方夫人本来捏着把汗,虽然平里请了女先生在家悉心教导,可还是没底。不过她是白担心了。两个女儿似模似样,聪慧又不咄咄人,将那一干面目模糊的闺秀们都比下去了。

    聊完天,接下来就是重头戏了。才艺表演的时候到了。

    姐妹两个早商量好了,一个作诗,一个写字。方翡翠成天忙着搞科研,练武功,哪里有那个耐心坐下来写字。琥珀却是最书法,成里坐在小书房里钻研书帖。

    翡翠脸不红心不跳的抄袭了一首古人的诗,琥珀站在矮凳上,将那首诗写了下来:

    眠不觉晓,

    处处闻啼鸟。

    夜来风雨声,

    花落之多少。

    清新小诗一首,却轰动全场女子。这诗的意境之高,闻所未闻。夫人们年青的时候也玩这些风雅的事,当年有好几个都是诗社的人物,包括方夫人在内。内行人一听就晓得京城的第一大才,女方翡翠就此出炉。

    小小的琥珀那手字,又让夫人惊艳了一把。虽然略显得稚嫩,可是毫不不拘泥,隐隐已经有自己的风格,写得甚为洒脱。

    风头都给二位新来的方小姐给占了,其他闺秀勉强按捺住心中熊熊的嫉妒,虽然面上不显,可是手里的手绢都给揉烂了。

    幸好一向人缘极其好的宰相家刘小姐扳回一城。她一首琴曲,优美动听,引人入胜,绕梁三。还有方家隔壁李德宝的亲姐姐,她拿出的绣品,巧夺天工,可谓神针。

    琥珀一看,心中很是喜。她原本就与李家姐姐认得,只是女子不如男子那般时常出门,即使个比邻而居,也只见过两次而已。这会儿见了绣品,赶忙的凑过去,细细的看着。

    翡翠可没那个耐心绣花,倒是琥珀刚刚学了一阵子,颇为上心。此刻只晓得缝荷包绣几根青草,哪里见过这等好东西。花儿似乎是活的,蜜蜂似乎要飞出来。

    才艺表演过后,闺秀们都结伴在园子里或坐或走动,自动分成了两派。活泼些的围着翡翠,淑女些的与弹琴的刘小姐聊私房话。

    唯独琥珀和隔壁李家的姐姐聊刺绣。

    官家小姐们也分几等。真正高官的女儿们却并不会花太多的时间在这水磨功夫上。

    上层闺秀都得学些基本的刺绣,可是比起中层和下层的又是不同。通文墨懂诗词书画弹琴,比起女红要重要得多。所以虽然李小姐这般的手艺,反而叫一些官家小姐有点微微的瞧不上。

    此处来的份最高贵的却不是宰相家的刘小姐,却是显郡王府的小县主,平时参加宴会,大家都是讨好着,尤其是年岁比较小,才十二岁,很是讨喜。夫人们都与她逗趣。

    今天来了个小琥珀,活生生的将她的可度给压下去了。

    她平时在家中蛮横惯了,站在琥珀和李小姐边假装看绣品,却有意失手将一杯滚烫的茶跌了下去。

    傻傻的琥珀只晓得护住绣品,竟然整个人扑过去,用背拦住茶水。幸好如此,有衣服隔了一层,不然直接淋在手上,小孩子细皮嫩的,还不脱皮才怪。

    不过这夏里,衣衫单薄,只烫得她连声尖叫。

    闺秀聚会,发生烫伤或者拌了腿什么的,虽然不是每次都有,可是发生的频率却是非常高。白府里,早备好了大夫,还有上好的扭伤药和烫伤药。

    夫人们都是宅斗的好手,个个心知肚明。但凡出风头的那个,总是会被人“无意”绊倒或者泼了一茶水之类的。个个假意表示安慰关心

    只有方夫人翡翠,还有隔壁李小姐真心惊慌。厚厚的抹了烫伤药,翡翠没让丫鬟婆子们动手,抱着琥珀就出了白府。

    方家几人还未上马车,却见白骏捷骑着马回府。他原本就是听说府里有聚会,翡翠和琥珀都会来,赶忙着回来凑个闹,哪里晓得正赶上翡翠黑着脸抱着还在哼哼的琥珀出门。

    一听琥珀受伤,心急如焚。赶赶忙忙又骑马去了宫里求见太子,寻些更好的御用烫伤药。

    太子和白骏捷两人也不晓得伤势轻重,心急如焚,找了御医所最好的外伤太医,带上皇家御用的烫伤药,立刻狂奔去了方府。

    方家的七岁的四小姐受伤,惹得白小将军和太子二人如此上心,京城里男女老少的八卦之魂熊熊燃烧。这把火烧得很旺,不到几,方二小姐与两个天子骄子不得不说的故事,被传遍了大街小巷。

    各种上好烫伤药丢上去,琥珀的背虽然烫得厉害,却也慢慢恢复了。与此同时,她得到了多得数不清的小玩意。

    太子送来了珍藏版本的书法帖,除此之外,还有南海珍珠项链,小巧精致的玉佩,宫廷御用的薰香等等。白小将军送来削铁如泥的小匕首一柄,士兵木偶十二个。隔壁的李小姐,送来亲手绣的精美帕子四张,她弟弟李德宝更是离谱,投其所好,找了工匠,手工制作各种形态的猴子面具十二个,外加猴子靠枕四个。

    罪魁祸首显郡王家的夫人亲自致歉,表示女儿一向粗枝大叶,深表不安,特地带了各种厚礼赔罪。

    照理说郡王府不必如此赔礼道歉,遣个管家过来也就是了。可是人家方尚书家有个大女儿淑妃娘娘在宫里撑着,二女儿的名声如今满城都传遍了,当朝太子和风头正劲的白小将军都对她有意。

    方尚书府上,如走马灯似的,上层官僚的夫人们没事就送个拜帖过来,搅得方夫人不得安宁。大家这下都晓得了,方家恐怕要一门两妃,尚书大人为国丈,前途不可限量。

重要声明:小说《万能穿越女的妹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