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白小将军

    翡翠和太子下如何谈人生理想,琥珀却是不晓得,她心里就惦记着耍猴戏的。

    四个猴子穿着花红柳绿的小孩衣裳,相互殴打,你给我一个巴掌,我踢你一脚,满场的翻滚逃窜。还冲着观者四处作揖磕头,仿佛寻求帮助似的。惹得观者哈哈大笑。

    琥珀乐不可支。她最喜欢猴子,因为二姐给她讲过一个关于石头猴子大闹天宫的故事。

    耍猴子的老者心思巧妙,现场还卖猴面具,虽然比不上李德宝送的那般精巧,可是琥珀还是很想弄一个。

    她正想求着王小虎给她买,不料对面有个十来岁的小男孩拼命的冲着她挥手。定睛一看,原来是隔壁的李侯爷家的孙少爷李德宝。

    原来这李德宝带了四个家将出来溜达,恰巧碰见琥珀,心中大喜。尤其是左右看了半天,没发现方家的二姐姐,这才敢打招呼。

    要知道,翡翠一见他招惹琥珀,总会给他好看,不是故意绊他一跤,就是后背中石头。可是方家的小琥珀像个雪娃娃似的,瘦弱小,惹人怜,叫人见了就忍不住心中喜欢。

    此刻见琥珀单独一人给一个清秀的少年侍卫牵着,不晓得对方是什么来头,又担心琥珀是给人拐了。转了半个场子,来到小姑娘边,冲着她就说道,“你怎么一个人出来了,外边不安全,我看你还是跟着我好了。”他抬头看了看王小虎,斜着眼又说,“这位很面生啊,没在尚书府上见过。”

    琥珀见了李德宝,很是兴奋,“德宝哥哥,这是小虎哥哥,很厉害的,会飞的。他是二姐姐的朋友的朋友。现在是我的朋友了。”

    王小虎都十七岁了,平时都是跟在太子边,什么人没见过,眼光高得很,哪里会将李德宝这个十来岁的小纨绔放在眼里,话都懒得搭理。

    李德宝心里很不爽,却又不晓得为啥,就觉得自己在琥珀心中的地位有所降低。“哪里有人会飞的。不就是背着你跑罢了。等我长大了,我也可以。”

    王小虎家中都是武将出生,最是厌恶这种不学无术的京城小纨绔,见李德宝上带着沉甸甸的金项圈,镶着块巨大的玉,头上也带着个小金冠,上的衣服缠满了金线花纹,不由得哼了一声,将琥珀放在肩膀上,拉开步子就走。

    “喂,你别走啊!呃,你们两个,给我追。”

    王小虎一听,更是火上添油,这家伙,长大了肯定是个强抢民女的货。走到个没人的侧边巷子,双脚一点,蹭的飞到屋顶上,几个起落,消失得无影无踪。

    留下李德宝张大了嘴,楞了。原来琥珀说的是真的,人真的可以飞,还飞得倍儿快。他回头看了看还没来得及起步追的随从,火气升腾,都是些废物。心里琢磨着,是不是回家找祖父问问,怎么也得学会这功夫,以后可以讨琥珀开心。

    琥珀飞得爽了,哪里还记得李德宝。王小虎的脚力好,将京城闹的地段逛了遍。

    这会儿她给王小虎抱在怀里,坐在太平湖边的树上看星星,等着二姐姐回来。

    王小虎是第一次做保姆这份工作,虽然脚跑得有点累,可是心里很有成就感。小姑娘见啥都新奇,咯咯咯咯的笑个不停,见牙不见眼。人又特别好哄,一路上,都不会瞎跑,都是牵着他的手。

    此刻琥珀崇拜的对他说道,“小虎哥哥,你真的很厉害啊。以后还能找我玩吗?反正你会飞,我就住在姐姐隔壁的院子里,有空来找我玩。不晓得太子哥哥和姐姐玩什么,坐船闷死了。对了,太子哥哥会不会飞啊?”

    这下王小虎得意了,“太子下只会读书写字,不会飞。”

    琥珀说道,“哦,我也很喜欢读书写字,以后找太子哥哥去写字。”

    刚才还得意洋洋的小虎又蔫了。他家所有的大大小小的爷们,见了书本就头疼,宁可绕京城跑三圈也不愿意读一炷香的书。

    说话间,游船靠了过来。还离着岸有两三尺,方二姑娘一点作为女子的自觉都没有,一马当先的跳上岸。紧接着,一个穿白色箭袖武装的高大青年男子随后跳上来,最后等船的靠在岸边,太子下才在另外一个随从的扶持下,小心翼翼的踏上了湖岸。

    王小虎抱着琥珀跳下来过去迎接。

    琥珀见船上比去的时候,多了一个人。她仔细的打量那个穿白衫的高大男子。只见此人头束抹额紫金冠,神采飞扬,一的英气勃勃,长眉入鬓,一双眼睛很是有神。裤脚扎在一双皮靴中,腰上还挂着一柄长剑。

    那男子也主意到歪着头打量他的琥珀,爽朗的一笑,走过来弯腰行了个礼,道,“这位小小姐应当就是四姑娘方琥珀了。在下白骏捷,见过方四小姐。”

    琥珀一阵大乐,还没人当她是个大人一样如此这般。立刻就对这位英武的哥哥产生好感。她也学着大姑娘那样,曲膝行了个规规矩矩的礼,“小女子见过骏捷哥哥。”

    她这番装模作样的动作,惹得翡翠和白骏捷两人哈哈大笑。

    太子赵明宇的脸色比锅底还要黑上三成。先前方琥珀可没给他见礼。本来与翡翠在船上心神俱醉的畅谈,被白骏捷打搅,这会儿上了岸,又大出风头。

    王小虎都没注意到老板的脸色不佳,他正崇拜的看着白袍小将,京城世家白家的天才小将军,十二岁去了边关,一年前才回来京城的白骏捷。此人是京城少女们的头号暗恋对象。

    坐着太子下赵明宇的马车回到家,琥珀伏在姐姐的背上,溜进了府,从窗子里钻了进来。

    困得已经迷糊了的琥珀还不忘记打听白骏捷是啥人。方翡翠打了个哈欠道,“不过就是在湖上以内力吟一首《侠客行》,哪里晓得那人就从另外一艘船上跳了过来。好象是个什么刚升上去的小将军,与太子打小认识。”

    琥珀“哦”了一声,感觉好象想复杂,压根没搞懂到底是什么回事。困得狠了,懒得再问,倒头就睡了。

重要声明:小说《万能穿越女的妹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