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惊喜

    夏的阳光从密密层层的枝叶间透下来,地上印满铜钱大小的粼粼光斑。我们坐在树荫下的水泥长椅上,有微微的风吹过,树叶簌簌的响着。

    已过正午,阳光不再毒辣,加上刚刚吃了肖扬买的冰棒,那份清凉还留在唇齿间。倒不觉得有多了。也是,毕竟最的暑假已经过了,夏天也就剩点尾巴了。

    我们一边聊天一边等着,巧卉看起来心神不宁的,老是朝门口望。我不由好笑:“喂,你和宝儿也不是那么亲密无间吧?怎么就等得心急火燎的呢?这不有个杨红嫣跟你作伴了吗?我还一个女伴都没了呐!唉!”

    真是的,现在的家长能够把女孩子读书已经是万幸了,一般读到初中,考不上师范或者其他的中专那就甭想再读了,所以,像我这样读高中的还真是好少,但愿寝室里的那些幸运女生能成为我新的女伴吧!

    总是有些许遗憾的。自己的好朋友没一个跟自己在一起读的。以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不过,还是很庆幸的,毕竟,我的回归让边这两个好朋友改变了结果啊。

    记得以前巧卉读完初中就没读了的,红嫣更不知道哪里去了,好像听说初中一毕业就嫁了。而我则是读她们现在读的师范。

    如今,一切都变了。不仅我在变,连边的好朋友也在改变。而且是往好的方向发生改变。呵呵,看来我的回归还是有意义的。

    “来了!他们来了!”巧卉惊喜的叫了起来。嗯?不是宝儿吗?怎么是他们呢?还有谁来了?循声望去,啊?果然是惊喜,巧卉竟然也学会撒谎了,难怪感觉她怪怪的,还说有惊喜,要不是红嫣及时阻止。她怕是忍不住要说了。

    门口走来的除了宝儿,当然还有那个我心心念念的陆奇,整整一个暑假没见的陆奇正向着我们走过来。

    阳光使得他的那双邪魅的桃花眼微微眯着,白皙的皮肤透着一种粉红,衬得那一头短发更黑更亮更有光泽了。上一件浅蓝细格的衬衣,手腕处松松挽起,简洁略带华美,又有几分说不出的感,果然还是那个妖孽的陆奇。

    一个暑假不见,他好像又长高了。快一米八了吧?脑子在此刻好像不够使了。太帅了!太妖了!望着他,望着他,就这样静静的望着他。

    他的影在阳光下泛着光芒踏光而来。和我记忆中他的影重叠重叠。我不由晃神了。他是我曾经的梦中人啊!前世的我那涩涩的初恋就是他呀!

    只可惜一直不敢表白,只可惜一直在错过。曾经自己是多么恋他。教室里,场上我的眼光追随着他。眼里看着他,心里装着他,梦里喊着他。记里写着他。

    可是那时候的自己是多么自卑,即使察觉到他对我并非毫无感觉也不敢露出分毫,反而总是做出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来。

    我想,当年的自己实在是太想多了,太没自信了。如果我勇敢那么一点点,如果我在他面前大胆一点点。那么我们是不是就不会错过了呢?

    记得前世刚读师范的时候,他是来找过我的,因为我学的是美术。他还特意问了我一些美术方面的问题。现在想来,那是不是他的试探呢?

    可我每次在他面前就会手足无措,心里紧张得要命,不知道说什么好,脑子一片空白。往往一句两话就打发了。过后又后悔得要死。

    唉!难怪当年曾经与他传过绯闻的燕子在离开县城去深圳打工时特意找到我,跟我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现在想来。该不会是因为他曾经是有一点点在意我的吧?可是为什么不跟我表白而只是试探呢?

    如果可以,真的想问问他,如果我没有改变,还是原来那个不显眼的灰姑娘,他会像现在那样在意我吗?唉!好纠结啊!

    “小若若,是我啊?怎么发呆了?”陆奇好听的嗓音在我耳边响起。我眨巴几下眼睛,眼里立刻水汪汪的好像要流泪了。这是我的秘密武器,一般况我是不会用的。

    “怎么啦?小若若,怎么见到我就哭啊?”果然中计了,陆奇慌神了。漂亮的桃花眼里满是心疼。

    转过不理他。却在转的一刹那给肖扬做了个鬼脸,肖扬马上知道我的意思了。“我知道了,小若是在怪你呐!”果然是聪明人,肖扬,以后就选你做我的搭档了。瞧他说得多认真啊!

    陆奇一愣,随即想起了什么,无奈的说:“我那不是怕你担心吗?而且我早就知道你暑假要跟梅老师他们一起去旅游的,要是知道我的事了,那你玩得就不痛快了。现在好了,我又可以跟你一起读书了。所以我迫不及待的来见你啦!”

    其实我当然不会怪他了,唉!只是想起他对我的好.不知道如何回报罢了,要是没有如风,我想陆奇也是不错的伴哦!可是这世界就是这样让人纠结。没有如果,只有现实。

    唉!罢了,罢了,这妖孽我也消受不起,就当个好朋友吧!见我迟迟没搭话,肖扬又在帮腔了:“你这小子,知道我要去参加梅老师的婚礼,还是不要我们说,你可知道多难为我们吗?小若一见我们就问你在哪儿?弄得我们忙着帮你编瞎话。”

    “真的吗?看来小若若心里是有我的哦!那我的一片苦心总算没有白费了。”他眉眼弯弯,唇角弯弯,笑得那叫一个得瑟。

    “若云,我就说了吧,我这表哥紧张你的哦!”宝儿先是愣愣的看着我们,接着恍然大悟,“难怪暑假的时候表哥还交代我,他生病的事不能跟任何人说,除了自家亲戚知道,连朋友都不能说。敢这朋友就是你啊!哟哟!我不管啦,表哥,你得请我们吃东西。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不仅是我,还有他们也帮忙了对不对?就瞒着我们亲的若云。嘻嘻,还是成功的哦!”

    巧卉也拍拍手说道:“对啊,得请客!我最辛苦了,每天跟她在一起,心里老是提心吊胆的,生怕她一高兴就想起你了,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了。”

    红嫣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完全摸不着头脑:“你们在说什么呀?我怎么越听越糊涂啊?”巧卉就细细说给她听了,红嫣这才明白过来。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陆奇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哦,对了,我和若云是一个考场的,考完试后就各自回家了,不是今天听你们说,我还真不知道。”红嫣说道,“那你现在好了吗?”

    “放心,现在全好了,就一个小手术而已,不过是不凑巧正好是考试那天而已。”陆奇说得轻飘飘的,可我知道他是受了极大的苦痛的。

    “对了,你说可以和若云同学了是怎么回事啊?”红嫣曾经是班上的班干部,跟男孩子也是经常打交道的。她的小女儿态也就在我取笑她和肖扬的时候才会显露出来。平时的红嫣可是个不可多得的管理人才哦!

    陆奇沉吟了一下才说:“我后来补考了。考的是一中的美术班,那样我就可以继续跟他们同学了。”“哦,原来如此。”大家都恍然。

    问起宝儿报名了没有,宝儿说上午就来报名了,正好碰见了巧卉,就约定下午过来聚一聚,当然更重要的是带陆奇来。

    又说到住宿的问题,果然跟我心里想的那样,她不在学校住,因为她的姑姑家就在学校附近,家里人也不放心她住校。没办法,其实她是真的好想过一过集体住校的生活的。但是胳膊拧不过大腿,家里人决定的事她也没办法。

    走吧,我带你们去个地方。”我站起,看看我们这一大群人老是呆在这里也太显眼了,那个门卫已经来瞄过我们好几次了。

    “是那个长堤吗?”巧卉简直跟我是心有灵犀啊!“哦,mygod,卉啊,你什么时候变成我肚子里的蛔虫了?”我嬉笑一声就跑。

    曾经,我是把那里叫做人堤的,因为看了琼瑶的书里有个人谷,而我走在那里的时候经常会看到一些约会的人在那里,我想,叫人堤真的好的。曾经也幻想过要是能够跟陆奇一起走上一回那该有多好!

    “讨厌,怎么说得那么恶心啊?”巧卉追着我跑。其他人也随即跟上来。宝儿追着问道:“是什么地方啊?说不定我知道哦!”对哦,她姑姑家在城里,那应该是经常来的,知道也不奇怪了。

    “人堤,你知道吗?”我故意把我取的名字说了出来。宝儿歪着脑袋想了想,茫然的摇摇头:“人堤?城里竟然有这么浪漫的地方吗?我不知道诶。”

    我偷乐,知道才怪,那是我取的名字好不好?陆奇眯着桃花眼,坏坏的笑着:“我也没听过。怕是小若若自己杜撰的吧?人堤?是人约会的地方吗?”

    我莞尔一笑:“你倒是会想的,走吧,去了就知道了。”

    PS:  (云中雁语)有时候回头看看自己前面的文,感觉不是自己写的了,有点新奇,有点好笑,自己怎么会那么想那么写呢?不过还是喜欢的,好像自己的孩子一样,既然写出来了,不管美的丑的都要好好他!!!亲,谢谢你们的关注哦!我的孩子!给点支持吧!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重走青春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