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路上

    待二婶收拾好过来,我们也收拾得差不多了,老妈说那些寄回来的包裹都被老爸一点一点的拿回家了。所以,吴尘和如风不回去倒是对的,正好回去好好清理一下梅姐姐他们都给我们寄了哪些好东西。

    一行人随后就浩浩的出发了。一路上,卢沫扬对于我们这里的山村景色极为感兴趣:“嗯!这乡下的环境就是好!没有吵闹喧哗,真是安静啊!”

    是啊!这一路上就听到我们的脚步声,四周是田野,稻子在八月的阳光下闪着金光,再过不久又到秋收了。秋收前的这段时间应该是农人们比较闲暇的时光,何况是这么子,大家都躲在自家屋里凉着呐!谁没事出来瞎逛呀!

    此时太阳已经西沉,落的余晖给整个田野披上了一层金色的轻纱,间或可看到几只鸟儿飞过,发出几声欢快的鸣叫。路边的小河静静的流淌,无声无息,你不仔细看是感觉不到水在流的。哇!好想把脚伸到水里头凉快凉快。

    记得以前,每到暑假,村子前面的那条小河就是我休闲的好去处。吃过早饭,收拾一家人的衣服装进一个小木桶里,带上棒槌和肥皂,来到小河边洗衣服。找一块树荫下的大石头,石头一般都是方方正正的,最适合洗衣服了。后边还有一个小一点的石头,那是我们的座位。把脚伸到河水里,哇!那感觉真是爽到极致。

    一般来说,这一个上午的时间就消磨在这小河里了。慢吞吞的洗衣服,享受着水的温柔与清凉。那是我最快乐的时光啊!

    “云儿,你在想什么?看你笑的那么诡异。”巧卉一回头,笑道。“我在想我们好久没去小河里洗衣服了,好想去哦!”眼睛看着旁边的小河,微微叹气。

    “嘻嘻!真是想去洗衣服吗?我看是想玩水了吧?”巧卉一副了然的表。也是哦。以前都是我们俩在一起的,哪里真的认真洗衣服了,不过是趁机玩闹罢了。

    这阵子如风沉默的,许是有家长在旁边拘束了吧?于是,我拉拉巧卉悄声说道:“我们走慢一点,让老妈他们先回家吧!”巧卉瞧瞧他们几个,坏坏的笑了:“是不是心疼人家了?有大人在不好意思说话了吧?”我轻拍了她肩膀一下:“好卉姐,你就别笑话人家了。”

    巧卉大笑着跑到二婶旁边,凑在二婶的耳朵边叽叽咕咕说了几句,二婶回头。看看我们,笑着点点头。于是,看到二婶拉着我老妈走到前面去了。而且走得老快了。

    剩下我们这一群少男少女慢吞吞的走在后边。巧英姐本想留在后面跟我们一起走,无奈二婶把她给拉走了,说是家里需要她帮忙。巧英姐幽怨的连连回头,望着我们。

    咦?不对,应该是望着我们其中的某人。顺着她的视线。我不由乐了,巧英姐真是好眼光,竟然看上了卢沫扬。不过,恐怕是落花有意,流水无啊!

    卢沫扬本就是翱翔蓝天的雄鹰,怎可能在这小小的村落停留?这一次的到来只是巧合而已。明天他就会忙着自己的事慢慢离开我们的视线的。

    唉!不由叹息。人家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得今生的擦肩而过。想来我们这一群人的缘分当真是深之又深!何止五百次的回眸啊?

    “又在神游了吗?”耳边是如风的轻笑。我展颜一笑:“喂。刚刚不是一直愣着的吗?怎么现在敢说话了?”我的揶揄让如风脸一红。

    “云妹妹,你就别欺负如风了,他脸皮薄。不住你取笑的。”吴尘这小子倒帮他说话了。“呃!你是谁的表哥啊?胳膊肘怎么向外拐啊?”我撅着小嘴斜睨他。

    吴尘看看我又瞧瞧如风,突然凑过来嗤笑道:“他是外人吗?迟早是我的妹夫,我帮他不过分吧?”我伸手就是一拳,当然是很轻的,瞪了他一眼:“喂!别怪我没提醒你哦!管好你的大嘴巴。别瞎说!”举起拳头放在嘴边吹了吹,“不然。哼!别怪我不把你当哥哥哟!”

    吴尘见我这般,马上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好妹妹,这不是没有大人在吗?我开个玩笑嘛!下次不敢了还不行吗?”我转和巧卉说话不再理他。

    “云儿,你说这卢大哥到我们这小地方来干嘛呀?好奇怪的哟!”巧卉轻声说到。我摇摇头:“谁知道呢?他不愿说我们也不好问。应该是有重要的事吧?”“要不你随便问问吧?他对我们这里也不熟悉,说不定我们可以帮帮他呢?”巧卉看着前面的影,一脸探究。

    “咦?对啊!”我听了脑子里一闪,“沫扬哥哥是第一次来,也许需要我们的帮助呢?卉,你太聪明了!”吧唧在她脸上印上一吻,惊得她连连后退:“云儿,你这疯丫头!”看着她那羞的模样,心顿时大好。

    我哈哈大笑,拉着她走到卢沫扬边:“沫扬哥哥,你觉得我们这里怎么样?比起那些你呆过的大城市是不是差远了?”

    我是故意这么说的。我们这里山清水秀,人杰地灵,是隐居避世的好所在啊!没有大城市的快节奏,没有灯红酒绿的夜生活,有的只是一份安谧,一份闲适的田园风光。

    当然,这只是我的感受。对于自己的家乡总会有一些美化的成分在。而他真的是个外来人,他的感受又是如何的呢?他展颜一笑:“没法比!这里是心灵回归的最好所在。适合退隐之后的生活,肯定会让人延年益寿!”

    “哇!高见!沫扬哥哥,你的感觉太准了!你的欣赏太有水平了。”真是意外!这个在大城市长大的大男生竟然也有一颗细腻而平和的心。若是那浮躁之人,那是断断感悟不到的。比如吴尘就是的。

    “那你到这里来......呃?我知道是不能问的,可是我想要是你需要我们帮忙的千万要说出来,你帮了我们这么多忙,只要你一句话,我们定会帮你的。”恳切的望着他,说出了心里话。

    “呃?”卢沫扬一愣,随即微笑,“谢谢你,云丫头。好,等我需要的时候一定记得找你们帮忙。其实,你已经帮到我了。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你让我有了一个可以停留的地儿。这就够了。”

    说的真好!他果然是个善感的男子。虽然外表不是最帅的,但相处下来,竟觉得他越来越有魅力了。浑散发的是成熟的男子独有的韵味。

    “转过那个弯就可以看到我们的村子了。大家累不累?加油哦!”我指着前面不远处的弯道说。

    “云儿,要不你唱歌给大家听吧!”巧卉甩动着她的小辫子,笑容可掬的说,“你们不知道吧?云儿会唱许多好听的歌哦!听她唱歌就会让你们忘记累了。”这家伙倒会来事的。我轻瞪了她一眼,笑道:“为什么你不唱?我不是教过你好多歌吗?”

    “嗨!有什么歌你们一起唱,看我们会不会?”吴尘笑嘻嘻的打圆场。

    “哦?你的意思是说要是你们会唱了就一起唱,对不对?”巧卉立刻顺势说道。呵呵,反应还快的。

    “行!不就是唱歌吗?我们在省城的歌厅不是唱过好多歌的吗?”吴尘无所谓的答道,“你们放马过来吧!”

    本想一开始就唱一首后世的歌打击一下吴尘,但随即想到卢沫扬毕竟是大城市来的,咱还是低调一点好了。

    于是轻轻哼了一首经典老歌:“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人们经过了她的帐房都要回头留念的张望......”

    动听的歌声随风飘远,巧卉也随即哼唱起来。一边唱还一边向着吴尘眨巴眼睛。我知道她的意思,是在问他会不会唱?

    吴尘挠挠头发,嘿嘿的笑,摇摇头。巧卉越发得意了。一唱完巧卉就对着吴尘嗤笑:“喂!你不是会唱好多歌的吗?这第一首就输掉啦!”

    吴尘一点不介意:“嗨,这不是没准备好吗?其实这首歌会一点点的。接着来呗!”

    我摇摇头:“累了,我歇会儿,巧卉,你唱吧!”慢慢走在如风边,对着他嫣然一笑。如风温柔的看着我,伸手替我理了理乱了的发。

    我知道此刻自己的脸必定是红扑扑的,额头上也出汗了。他又及其细心的掏出了手帕帮我擦掉汗水。

    “呵呵!脸红了?”他轻笑。“哪有?我那是的好不好?”我赶紧接过手帕自己胡乱擦了几下。

    听到巧卉果然在唱歌,不过是在唱我教的那首‘朋友’,我们一起上学放学的路上唱得最多的歌。吴尘更是连听也没听过的。

    心里顿时想起了那个经常陪伴在边的肖扬,那个如邻家哥哥般一直呵护我照顾我的肖扬;还有陆奇,天啦!我怎么又把他给忘了?我不是应该一回来就去看他的吗?

    唉!没成想一回来就碰到二婶的面馆出问题,这一忙就忘了陆奇的事了。不行,明天得想办法打听一下他的况。

    PS:  (云中雁语)哎哟!这标题都跟以前的重复了,可是又没办法!亲,见谅哦!!!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重走青春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